开国大将回乡视察,跪在一农妇脚下痛哭:娘,以后我就是您儿子

王树声

前言

1951年8月,开国大将王树声在离家多年后,第一次回到了让他魂牵梦绕的故乡麻城。

在家乡,王树声热情慰问父老乡亲,以及革命老战士,挨家挨户地访问烈属。

就在慰问工作即将结束离开时,警卫员来报:“首长,有一位老大娘找您。”

王树声听后,急忙起身而去。

当王树声来到一条小溪旁,看到对面站着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老大娘后,突然激动了起来。

王树声一脚踏进近膝深的溪水中,跌跌撞撞地奔向小溪对面。

随后,王树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用颤抖的声音喊道:“娘!我是树声啊!”

说着,王树声失声痛哭。

王树声的这一声“娘”,让不明真相的人一头雾水。王树声6岁丧父,9岁丧母,哪里凭空冒出一个母亲呢?

这件事情,还要从20多年前说起。

敌人搜村,周家姆拱手送出“王树声”

湖北省麻城市西张店村一位名叫程代英的女孩,在两三岁的时候,因为家境贫困,被父母送给了周性远房亲戚,改名为周代英。

15岁左右的时候,周代英认识了一个走街串巷卖豆腐、干子的河南小伙王良喜。

年轻时期的王树声

由于王良喜经常在周家塆附近叫卖,一来二去,两位年轻人就熟悉了起来。

后来,俩人互生好感,开始交往并顺利结婚。

婚后,夫妻二人感情很好,周围的人都开始叫周代英为周家姆。结婚几年,周家姆为王良喜先后生下三个儿子,分别取名为王政道、王政乐、王政欢。另外,他们还收养了一个孤儿,取名为王政齐。

由于王良喜一直在悄悄从事地下工作,在西张店村一带串联发动群众,发展苏维埃组织。受他的影响,周家姆也开始走上革命道路。

不幸的是,1927年,时任乡苏维埃主席的王良喜在黄麻起义后壮烈牺牲。

此后,周家姆依旧坚持革命道路,她的家是红军的落脚点,干部的联络处。她还经常给红军战士烧水、洗衣服。大家亲切地称呼她为“干娘”。

1928年5月的一天晚上,劳累了一天的周家姆,感到浑身酸痛,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

周家姆画像

突然,她听到外面传来几声“啪、啪、啪”的枪声。枪声惊动了村里的狗,瞬间狗叫声四起。

随后,周家姆又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声喊着:“抓住王树声,赏200大洋!”

听到这里,周家姆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穿好衣服后走到家门口观察情况。

就在此时,被敌人追捕跑到麻城市西张店村的王树声,刚好来到周家姆家附近。

看到王树声,周家姆赶紧悄悄朝他招手示意。王树声注意到周家姆后,周家姆一把将王树声拉到自己家里,随后轻轻关上大门,安排王树声躲在自己家的夹墙里。

没有抓到王树声的敌人恼羞成怒,开始挨家挨户搜查,同时将全村的老百姓,都抓到街头的柳树下威胁:“如果不交出王树声,就把你们全部都杀掉!”

说着,敌人点燃火把,架起机关枪,准备对着村民扫射。就在此时,人群中的周家姆,突然站出来,大声喊道:“王树声在我家里!”

王树声

看到周家姆“告密出卖”红军,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道:“胆小鬼!叛徒……”甚至还有人对着周家姆吐唾沫。

紧接着,几十个拿着枪的敌人,在周家姆的带领下,一起来到了她家门口。

突然,周家姆停住脚步,转身对敌人说道:“王树声带着双枪,你们先躲在门口,我进去把他骗出来,你们再抓他……”

敌人信以为真,一个个缩着脑袋不敢上前。于是,他们同意了周家姆的提议。

随后,周家姆走进院内,打开夹墙门,对藏在里面的王树声说:

“白狗子走了,你再躺一会儿,让政道先出去探探路。”

说着,周家姆拉着儿子王政道的手走了出去。

她将儿子领到自己的房间,双手轻轻捧着儿子的脸,仔细地看着儿子的面容,像是要将儿子刻在脑子里一样。

周家姆

就在周家姆不舍地将儿子紧紧抱在怀中时,门外不断传来敲门声、吆喝声。

周家姆怀着复杂的心情,对儿子说:

“政道,你快出去,就说你是王树声!”

王政道深明大义,为了王树声、为了全村人的性命,他听从母亲的话,义无反顾地走出家门。

就这样,周家姆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敌人五花大绑带走。

看到这一幕的乡亲们,终于明白了周家姆的良苦用心,纷纷落泪。

周家姆亲手将儿子送到敌人手中,是觉得儿子被抓后,敌人会核实身份。一旦发现王政道不是王树声,就会放了他。

但让周家姆没有想到的是,敌人第二天在张店河南面的河滩上,就将王政道处决了。

而且,敌人还非常残忍地砍下王政道的头颅,挂在大柳树下示众。

听闻噩耗,周家姆顿感全身无力,瘫坐在地,失声痛哭了很长一段时间。

革命老区

儿子全部牺牲,王树声报恩

大儿子牺牲没多久,周家姆就做出另一个重要决定:送二儿子走上革命道路,继承父亲遗志。

不幸的是,周家姆的二儿子,后来在敌人的“清乡”行动中,被残忍杀害。

几年后,已经成为红军师长的王树声,专门前来看望周家姆。刚一见面,王树声就跪倒在周家姆的面前,难过地说道:

“您为了救我,亲生儿子牺牲了,以后您就是我的干娘!”

临走前,王树声从身上掏出几块银元给周家姆,周家姆没有收。

在接连失去丈夫与两个儿子的情况下,周家姆又将自己的三儿子、四儿子,托付给王树声,参加革命。

王树声被感动得泪流满面,激动地说道:

“干娘,您是我们红军的干娘!就因为有了您这样的娘,我们红军才能生生不息,不断壮大啊……”

王树声

几年后,周家姆的两个小儿子,也先后牺牲在长征路上。此后,周家姆一直孤身一人,艰难度日。

数年间,王树声虽然一直没有干娘的消息,但心里从未忘记过自己的救命恩人。

1951年8月,王树声回到家乡慰问革命老战士和父老乡亲。

在他热情的慰问了革命老战士和乡亲们,挨家挨户的探访烈属,关心老区建设的同时,也在努力寻找当年的恩人。

王树声的妻子杨炬回忆称:“他找遍了麻城张店街,也找遍了顺河集区,都没有打听到干娘的下落。”

而且,王树声还曾委托当地的县政府打听周家姆的下落,但同样没有结果。

当年,敌人烧了周家的房子后,有人说周家姆外出避难了,有人说周家姆已经被敌军杀害了。

听到这些话,王树声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周家姆一家,可谓满门忠烈,丈夫与几个儿子先后牺牲,这样的打击,对于周家姆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杨炬

而这样一位孤寡老人,如今却下落不明,王树声的心里,说不出的沉重。

就在王树声即将结束访问工作,准备离开时,突然被警卫员告知,有一位老大娘找他。

虽然警卫不知道老大娘的名字,但此时,王树声的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当时,西张店村还没有通公路,王树声步行走了十多里路,来找自己牵挂了几十年的人。

当他来到小溪边,看到对面穿着破旧衣服的老大娘后,瞬间情绪激动,不管不顾地踏进近膝深的河水中,跌跌撞撞奔向对岸。

虽然此时俩人近在咫尺,但由于老大娘早已哭瞎了双眼,什么也看不见,无法认出王树声。

王树声扑通一声跪倒在老大娘的脚下,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娘!我是树声啊!”

听到王树声的话,老大娘激动得一把抱住王树声,用手轻轻抚摸着王树声的脸说:“树声啊!你可回来了!”

冯仁恩

“娘,你别叫我树声,就叫我政道吧!以后,我就是您的儿子……我养您!”王树声哭着说道。

新中国成立后,周家姆一直与侄儿生活在一起。

此次分别后,王树声曾多次托人给周家姆送钱送物,照顾老人家的生活。还多次委托冯仁恩少将、高志荣少将,亲自到周家姆的家里看望。一直到1956年,周家姆病逝。

在周家姆的墓碑上,左边刻着亲人的名字,右边则刻着王树声的名字。这块墓碑,记录着他们之间特殊的母子情。

王树声大义灭亲

对于恩人,王树声竭力相报,对于亲人,王树声要求严格,为了革命事业,甚至不惜大义灭亲。

王树声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祖父靠着行医积累了一些家产,父母早早去世后,王树声兄弟姐妹五人,全靠祖母抚养。

读书时期,王树声看到了人世间的不平等,在共产党员叔伯长兄王幼安的影响下,王树声读了一些进步书籍,成为一名进步青年。

王树声

后来,王树声正式成为共产党员,担任麻城县农民协会组织部长。

打土豪时,一位同志对王树声说:“树声,打土豪好办,只是,你那个舅爷……”

原来,王树声的舅爷丁枕鱼是当地无恶不作的大土豪,群众们称呼他为“北乡虎”。

丁枕鱼有个独生子叫丁岳平,也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霸,大家称呼他为“北乡狼”。

当时,丁枕鱼在当地实行“初夜权”。意思就是凡是他家里的佃户、债户、佣人,谁家如果嫁女娶媳,新人都要先陪丁枕鱼睡觉。

王树声听到同志这样说,朝着桌子猛砸一拳,大声说道:

“要革命,就不能顾私人情面!走!我们今天就找丁枕鱼算账去!”

说着,王树声带着数千名农友冲进丁家大院打土豪,开仓放粮,还押着丁枕鱼游街,乡亲们顿感大快人心。

但是,王树声也因此被丁枕鱼父子视为眼中钉,伺机报复。

王树声将军

一天晚上,丁枕鱼父子带着几十个打手,包围了王树声的家。

正在屋内吃饭的王树声,听到动静后,拿起武器迅速翻身上房顶。

丁枕鱼父子冲进王树声家里后,王树声从房顶上跳下,与打手对打期间,冲着丁枕鱼父子大喊道:“姓丁的,滚出来,我王树声在此!”

很快,丁枕鱼父子冲到王树声身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兔崽子,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叛子!老子今天非结果了你不可……”

说着,丁枕鱼指挥打手向王树声砍去。打斗中,王树声虽然处于劣势,但勇猛无比,挥手将冲上来的打手全部打倒在地。

随后,王树声对着丁枕鱼大骂道:

“你无恶不作,欺男霸女,草菅人命。我今天就代表农会叛你的死刑……”

说着,王树声冲向丁枕鱼。但是,此时突然有人朝王树声开枪,导致丁枕鱼趁机逃跑。

蒋介石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麻城的反动派纠集红枪会向麻城民主政权反扑过来,制造了轰动全国的“麻城惨案”。

后来,王树声自告奋勇前往武汉搬救兵。

一天深夜,王树声打扮成红枪会会徒的样子,带着两名战士。从城墙隐蔽处坠绳而下。

路上,他们遇到敌军,一名战士为了救王树声不幸牺牲。王树声强忍悲痛,将烈士的遗体掩埋好,继续赶路。

千辛万苦到达武汉后,王树声向董必武做了汇报。很快,董必武派出正在黄安剿匪的警备团,以及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300名武装学员,前往麻城增援。

围攻麻城的红枪会听到援兵到来的消息后,火速出逃,危在旦夕的麻城因此解围。

紧接着,王树声等人召开群众大会,依据湖北省《惩治土豪劣绅条例》,逮捕了丁枕鱼等人,经过公审,判处死刑,当场执行。

董必武

对子女要求严格

对于自己的子女,王树声也有着严格的要求。

王树声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对女儿王宇红尤其疼爱。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女儿的严格。

王宇红回忆称,她从幼儿园、小学就开始寄宿生活,每周回家一次。

一直到小学四年级,父亲才将她带回城里读书。

结束寄宿生活后,王树声就将家里的院子,划分为四份分给孩子们,让他们自己种一些农作物。

从挖土、播种、浇水一直到收获,都要孩子们亲自动手。

平时生活中,王树声也要求孩子们自己洗自己的衣服,不允许阿姨帮忙。洗完以后,王树声还会亲自检查,询问孩子们,是不是自己洗的,有没有让阿姨帮忙。

王树声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孩子们保持农民朴实的生活作风。

王宇红14岁的时候,就被送去部队当兵。一年春节,部队没有安排王宇红回家休假,考虑到母亲去外地出差,家里只有父亲一人,王宇红便想要请假回家陪陪父亲。

王树声与家人合影

几个小时后,传达室有人找王宇红说,有人来看她。

王宇红向连长请示后,来到传达室,发现是父亲赶来看她了。

由于传达室非常简陋,王树声就坐在一条长凳上,跟女儿说了会儿话,然后就让女儿归队了。

当时的王树声,是国防部副部长,但他不但没有动用特权让女儿回家团圆,还亲自跑到传达室,看望女儿。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王树声对自己有明确的定位,他不但是一名父亲,更是一名军人,军人就要遵守纪律、维护纪律。

同时,他也是在教育女儿,如何尊重领导

1972年,王树声的长子王鲁光准备结婚。看到王鲁光将室外的一个石头茶几搬到房间里,用桌布盖上,还在旁边摆了两把旧椅子,王树声的警卫员实在不忍王鲁光的婚房如此“寒酸”。

王鲁光

于是,警卫员便自作主张,将单位休息室的两把金丝绒面椅子,以及一张大理石茶几,搬回来暂时放在新房里,等婚礼结束,就将这些东西还回去。

不料,王树声得知后却生气了。他对警卫员吼道:“你给我送回去!公家的东西不能动!”

警卫员只好将东西归于原位。

不幸的是,结婚前几天,王鲁光在骑自行车赶往工厂上班的路上,由于有浓雾,再加上地面结冰,王鲁光骑车转向马路时,疾驰而过的无轨电车将他擦倒。

由于来不及刹车,王鲁光被挤压到路边。

王树声闻讯赶往医院,躺在抢救室的王鲁光看到父亲后,情绪崩溃嚎啕大哭。

王树声只能强忍悲痛,轻声安慰儿子。但当王树声走出抢救室后,就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往下掉。

王树声虽然备受打击,但依旧像往常一样,照常上班,忙碌之余,他常抽空到医院看望儿子,鼓励儿子要与病魔作斗争……

两个月后,不幸再次降临,王树声也因病躺进医院。

虽然被确诊为癌症,但王树声却说:

“癌症算什么,我要抗住它!党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做呢!”

此后,王树声晚上接受治疗,白天打起精神工作。但是,打了很多胜仗的王树声,最终还是没能战胜病魔。

1974年1月7日9点57分,王树声逝世,终年69岁。

上一篇:1978年的黑龙江哈尔滨老照片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