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化雨润心田一记滕海清旅长的一次谈话

春风化雨润心田——记滕海清旅长的一次谈话

文/汪流 推荐人:王皇义

1942年7月上旬一天早晨,新四军第四师十一旅领导机关、直属单位和直属单位和郑集附近的几个营,全副武装、集合在十一旅旅部驻地——泗南县郑集东边的操场上,站成讲话队形,听取彭雪枫师长讲话。

彭师长肯定了十一旅东进淮北路东一年来的进步,也指出了存在的主要问题,号召大家立足路东,面向路西,严格训练,英勇作战。

十一旅首长鉴于彭师长的讲话十分重要,部署各单位集中几天时间学习、讨论,针对存在问题,制定改进措施。

我们三十一团第二营驻郑集西北6华里胡桥村,滕海清旅长连续几天带着警卫员步行到胡桥,参加该营干部的讨论会。大家对滕旅长以普通一兵的身份,早出晚归、按时来去,每天步行10余华里,平等地参加讨论的作风十分感动。

当时,三十一团二营干部中的主要思想问题,是对十一旅一年来两次缩编认识不够,产生埋怨情绪。滕海清旅长多次抓住讨论的适当火候谈些自己的认识,启发、提高大家的认识,他不是以首长身份进行说教,更不是不顾原则的迁就,而是把自己摆进去,自然、平等地讨论,他的发言深入浅出,循循善诱,似绵绵春雨,点滴入土,滋润着每个人的心田,使正确认识的“心苗”油然萌芽、升华。

滕旅长谈到1941年6月,十一旅转进洪泽湖以东淮宝地区整编时说:当时淮北路东中心地区刚由五旅、九旅恢复,根据地还巩固,不但无适当兵员补充,还需要我们继续战斗,巩固和扩大这个地区。这个时候,华中局指示要充实第十旅。大家知道,十旅是红军部队,原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是四师的主力,首先充实她是十分必要的。既然无兵员补充,又要充实第十旅,只有在四师内部进行调整了。

于是,第十二旅的建制暂时撤销了,又将当时兵员较多的三十三团编入第十旅,使这支红军部队得到适当的充实。滕旅长稍作停顿后继续说:看问题不能只从一个单位一时的利益出发,要多想全局。要是只从一个单位的需要出发,最想不通的应该是十二旅了。

以三十四团来说,那是党1938年夏在豫东创建的抗日武装,对睢杞太根据地的形成有着汗马功劳;1939年4月编为我们游击支队的第三团后,与老一团、老二团同是开创豫皖苏抗日根据地的主力;在反顽斗争中的万楼战斗中,该团的第一营英勇顽强与数倍于己的顽军奋战竞日,为我们第四师谱写了光辉的篇章。这样一支历史久有战功的部队应该保留呀!或是像有的同志讲的,调编为十一旅三十三团,使第六支队的“老弟兄仨”重新聚合,大家皆大欢喜。

但是,我们的师首长站得高,看得远,将该团编为淮北军区地方部队了,以连为单位分散到有关各县,成为发展地方武装的酵母。如果不这样,如果象我们所想的那样,必然不利于淮北军区地方武装的发展,必然不利于淮北路东地区的巩固和发展。而且,如果十二旅不撤销,不但三十五团的四、五百人不能编入在反顽斗争中减员很大的三十二团,使该团陷入“团不成团”的境地,而且三十五团本身又需要补充兵员,全师兵员的矛盾就更大了。关键的问题是没有兵员补充。

再说,主力地方化,也是抗战大局的需要,连十旅这样的老部队,都在淮海地区地方化了。十旅兼淮海军区,几个团都分编到各县总队了。看起来是主力地方化,需要时,不就又是地方主力化了吗?

滕旅长谈到1942年十一旅的整编时说:“这次整编与去年不同的是为了贯彻执行党中央的“精兵简政”政策,以渡过抗日战争最困难的阶段。这次“精简”是全党、全军性的。至于我们师的第九旅,大家知道,去年9月才奉命与第十旅互调隶属关系,从第三师转隶第四师。从全局想,九旅的编制不宜有较大的变动。但九旅的人员也有较多的“精简”。旅部、团部人员有了减少,所属二十五团是两个营6个连;二十六团虽是3个营,但每营只有2个连,也是6个步兵连;二十七团取消了营部,直辖5个连。你们三十一团1940年与九旅前身各团在皖东北共同战斗8个月,相互间有较多的了解。九旅有不少优点值得我们学习。

再说,也不能平均主义,要怎样编,都怎样编。大家站在师的角度,就会正确认识这个问题了。既然“精兵简政”是全党、全军都要认真执行的一项根本政策,我们十一旅在原有基础上如何“精简”?经过上级的认真考虑,在可能的几个方案中,目前执行的这个方案最为合适。大家想想看,我们编小了旅部,暂时撤销了三十一、三十二团团部,而我们的战斗部队比以前人员更充实,装备更加强了,工作效率空前提高,不那么“头重脚轻”了。现在如遇敌人的大“扫荡”,我觉得比以前好应付多了。我们的认识不能总在“旅直辖4个营”、“旅不旅、团不团”的牛角尖中钻来钻去,这样只会钻入死胡同,出也出不来。要是一定需要这样认识,那么,这种认识的第一名就轮不到你们了,应该是我滕海清了。

讲心里话,一开始,我也想过:干脆编一个团,我当团长好了。经师首长多方面讲情况,说道理,很快与上级的认识取得一致。你看我们旅部,领导干部暂时就是我一人了,孔石泉政委调任师政治部副主任,张太生副旅长调任宿东游击支队支队长,政治部黎同新主任调任师骑兵团团长,参谋长原来就缺,这次把三十二团副团长周世忠调来任旅司令部副参课长。现在我是“光杆司令”,军、政工作“一肩挑”,虽然工作负担较重,但我的认识与师首长一致,心情十分舒畅,劝大家也能放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

滕旅长在畅谈部队整编时,以马列主义认识论,舒展博大的精神世界,不时抓住以下几点提高与会同志的思想认识。

他说,部队的编制,是党和上级首长根据主、客观情况决定的,不是随意的。我们各级干部的责任就是要以老老实实的态度,踏踏实实的作风,完成党交给的带兵任务,不要计较编制的大小,人数的多少。

他说,编制的大、小,不代表战斗力。实际的战斗情况才说明战斗力的强弱。去年下半年,三十一团仅直辖5个连,在淮泗的多次战斗不都打得很好吗?还有,今年1月初,三十一团恢复一、二两个营的建制时,你们第二营的第六连是个新兵连,二营的重机枪也比一营少1挺,你们的佘骑义营长、苗久锐政教、后来的杨军政教,没有消极的攀比这一点,而是团结一致,奋发图强,坚决在训练中、战斗中提高全营的军政素质,现在不是取得群众的赞扬了吗?在泗五灵凤县,人民都说“佘营打鬼子行!”

滕旅长还着重地说:看部队的编制,不但要有辨证的观点,还要有发展的观点。我们党的革命事业不断发展、变化,新四军、八路军的编制在总的趋势上,也必定是发展、壮大的。拿十旅来说,4个营为什么还叫旅?不就是考虑到以后恢复团的建制吗?至于什么时候恢复所属各团的建制,这要看准北抗日根据地的形势发展和我们第四师任务变化的情况而定。我们当前的任务就是放下包袱,轻装前进,做好工作,多打胜仗,促进形势向好的方面发展变化,随时准备恢复所属各团团部。

滕海清旅长的每次谈话,都赢得阵阵掌声,各种错误的认识,无不随着滕旅长的谈话内容而顺利地纠正。

杨军教导员事后专门召集各连政指、支书、文教会议学习、讨论滕旅长做思想政治工作的方法和特点,要求政工干部认真学习滕旅长理论联实际、采取讨论式、启发式、深入浅出的以理服人、以情感人的思想政治工作的方法,做好全营指战员的思想政治工作。杨军政教还将滕旅长的谈话和营政工会讨论的结果书面报告给十一旅政治部,建议将滕旅长的谈话内容印发全旅各单位。

上一篇:1957年廖汉生军校毕业想回西北去,萧华却不答应:你得留下当校长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