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卢志英:他的情报挽救了红军,解放前夕牺牲,开棺才知被活埋

1951年初的镇反运动中,上海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提供的线索,抓捕到一名叫任宗炳的原南京宪兵司令部的特务。在审讯中,任宗炳为了掩盖罪行,交代了干过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坏事。

负责审讯的同志,一看他是在绕圈圈,故意吓他:“我们最近抓到的南京宪兵司令部的人,可不止你一个,你再不说重点,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夏麟昆你认识吧?”

其实夏麟昆并没有被抓到,只是上海公安局的同志从曾在南京隐蔽战线的同志那里,了解到的几个南京国民党特务的名字之一。

任宗炳一听,有些乱了阵脚,因为夏麟昆是他的搭档,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下,终于开口交代了一些罪恶行为。“再想想,还有什么没说的?”审讯的同志不断地深挖。

低头想了一会后,任宗炳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有件事我和夏麟昆一起参加的,那是在1948年底,我们奉命将三名被杀害的共产党员,拉到雨花台后山埋了。”

任宗炳抬头看了谈审讯的同志,然后小心翼翼地问:“这个事夏麟昆说了没有?”

“那三位被你们埋的同志,叫什么名字?”审讯人员并没有回答,而是问了另外的问题。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那天是我们队长潘立新叫我们去的。我之前真的没见过那三位共产党,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任宗炳交代的这一线索引起了上海公安人员的高度重视,遇害的三位同志,任宗炳并不知道姓名,公安马上寻找了当年曾经被关押在南京看守所幸存的革命同志,经过照片、时间线及描述比对,确定牺牲的人中包含我党传奇特工卢志英。卢志英的名字再次被提起,让不少党内老领导唏嘘不已,表示无论多大的困难,一定要找到卢志英同志的遗骨。

卢志英

1951年6月11日,根据任宗炳的现场指认,南京公安在雨花台宝林寺后山挖出了三口木箱拼凑的棺材,烈士的遗体早已腐烂,不过打开棺木的一刻,在场的法医觉得有些不对劲,只见棺木内的白骨散乱,明显不像牺牲后埋在这里。法医根据多年的从业经历,推断他们可能都曾在棺内挣扎,最后在窒息中死去。这意味着,三位同志可能是被活埋的,任宗炳有可能撒了谎。

公安人员再次提审任宗炳,这次他心理防线崩溃,终于交代了事情的全貌:“他们三位都是被用沾了药水的毛巾捂晕后,拉到雨花台后山上,装进木箱里钉上钉子,才将他们埋了的。”

任宗炳还说出了敌人丧心病狂的一幕,“刚埋完的时候,那三个人中应该有人醒过来了,不断从箱子里敲击,我们在外边能听见咚咚的响声,那种挣扎的呼喊,是我这辈子听过最绝望的声音……”

得知丈夫的遗骨被找到,卢志英的爱人张育民赶来,通过死者身上的绿色毛衣及牙齿,认出丈夫的遗骨。

卢志英是谁?今天或许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多,当年正是他从国民党那里窃取到第五次“围剿”中央红军的“铁桶计划”,才让红军转危为安,开启了长征。在长征途中,又多次传递来有价值的情报,护送红军通过贵州,他被称为红军长征背后的大功臣。为什么他会在黎明之前牺牲?现在让我们走进这位传奇特工波澜壮阔的一生。

第一次被捕,结识了妻子

由于地下工作的特殊性,卢志英一生有很多的化名和曾用名,几乎每到一地都会有一个化名,卢志英是父母给他取的大名。他于1905年出生在山东昌邑县望仙埠村,父亲卢金冠当过郎中,还做过私塾先生。卢家在当地还算殷实,供卢志英上学读书没有问题。

1920年,读了几年私塾的卢志英,考入昌邑县乙种蚕桑实业学校,受五四运动的影响,在学校的卢志英接触了很多新潮的思想。毕业后,一心报国从军的卢志英,离开父母,来到东北考入绥宁镇守使署军官讲习所,加入了奉系东北军。

但看着军阀混战,奉系也越来越不得人心,南方的革命形势越来越汹涌,使他再也坐不住了。1925年,他脱离奉系军阀,只身南下寻找真理。来到河南后,他结识了共产党人王乐平及续范亭等人,相谈甚欢,被王乐平等人介绍进入洛阳陆军训练处任队长,没有再去广州。在这里,卢志英接受了完整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将此视为毕生信念,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北伐战争开始后,卢志英先后在国民革命军中担任上尉参谋、营长、师参谋主任等职。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卢志英被党派到陕西关中搞军运,公开身份是蒲城县保安总队长兼承审员。卢志英不畏困难,不计艰险,在军中策反了几名基层干部,准备起义,但由于力量薄弱,很快被镇压下来,卢志英和几名参与者被捕,关押在当地驻军的监牢里。

而当时全国上下都在“清共”,原本在西安地下组织工作的蒲城县女党员张育民,逃回老家后在县城一所小学里教书,与组织失去了联系。当她听说当地驻军有共产党策动起义后,便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得知有几位同志被捕。于是张育民便通过学生家长在师部监牢做饭的这层关系,偷配了监牢的钥匙。随后打扮成送饭的进入,摸清岗哨的规律,在一天夜里冒着危险进入监牢,将卢志英等五人放出。

卢志英马不停蹄地逃出了陕西,来到北平并与组织联系上。组织派他在北平搞学生运动,卢志英于是经常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当旁听生,顺便学习英语、德语、日语等语言。

在校园中学习的时光,让他想起了救命恩人张育民,当时张育民还在蒲城老家,苦于联系不上组织而烦恼。卢志英与北平的组织汇报了张育民的情况,组织上觉得,一位女同志能不畏生死,救出卢志英等人,说明她是经得住考验的,这么忠贞的同志,不能让她就在老家这么孤零零地耗着,而且北平也正是用人之际。

于是,在经过组织同意后,卢志英写了一封感谢的信,并附上50元钱,寄给了张育民,提出如果她愿意,可以来北平一起工作,组织张开怀抱欢迎她。

张育民收到信后,于1928年元宵节后赶到北平,再次见到了卢志英,随后被组织安排在北大医学院的护士专修科学习,配合卢志英与项与年等人开展学生运动。

本身就有救命之情,再加上相同的信仰和追求,而且还经常在一起工作,卢志英与大他9岁的张育民很快就相爱了。1928年8月,卢志英与张育民这对志同道合、患难与共的有情人在北平正式结为夫妻。当时在北平的周公、邓大姐为两位新人送来了一对绣有鸳鸯戏水的枕头套当做贺礼。

争取杨虎城,帮莫雄“剿共”立功

在北平期间,卢志英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头脑灵活,办事随机应变,党性强的他,1930年被周公调到上海中央特科,面对更加复杂的局势,从事秘密情报工作。在上海党组织的领导下,卢志英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在北平、上海和杭州之间建立了几十个秘密联络点。

1930年底,中央将卢志英派往西北军杨虎城部任少校参谋。9.18事变后,组织让卢志英努力争取杨虎城反蒋抗日,加入抗日统一战线。卢志英很好地完成了组织安排的统战任务,杨虎城几年后与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其中也有隐蔽战线上卢志英的功劳。

杨虎城

1932年,卢志英被派到南京接替已经暴露的王世英。卢志英再次展示了他作为优秀“救火队员”的过人之处,每次组织交给的工作,无论多么艰难,他都能完成。

在南京,临危受命的他,通过种种江湖手段,拉拢认识了很多国民政府的政要,用请求帮亲人安排工作的方式,将地下党员安插进国民党中央党部、立法院、外交部、铁道部等部门工作。

有一次,一位同志见卢志英身体不好,特意让人从老家带了盒人参给他补身子,谁知卢志英见了人参后不仅没有感谢,还反问:“这东西送我干嘛?要送国民党的长官才有用啊!”

没几天,这盒人参果然被当做礼物送给了某位国府要员。

1933年冬天,卢志英在争取国民党中央委员王昆仑等人的时候走漏风声,第二次被捕入狱。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没说透露任何机密。而此时在北平的妻子张育民,也因叛徒出卖被捕入狱,在被捕之前,她曾将一岁多的儿子卢森林交托给住在旁边的一位工人朋友帮忙照看。等她半年后出狱时,已经寻不到那位工人朋友,组织这边为了安全起见,让她赶快转移到上海,张育民不得不放弃寻找儿子。

第二年,卢志英也在党组织的营救中获释。夫妻两人在上海再次相遇,得知儿子失踪后,两人抱头痛哭,将这笔仇记在了国民党反动派头上。

1934年,卢志英和张育民夫妻俩再次接受任务,打入了国民党赣北区专员兼保安司令莫雄的司令部。莫雄16岁就追随孙中山加入了同盟会,是国民党内思想进步,同情革命的大佬,与中共党员刘哑佛也是故交。莫雄的军队当时驻扎在江西德安,卢志英来到后,在提前打入的党内同志的举荐下,出任保安司令部上校主任参谋,妻子张育民在南昌开了一家诊所,接应掩护丈夫。

莫雄

很懂得观察局势的卢志英,很快就与莫雄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了解了莫雄有同情革命的思想动态后,卢志英马上向组织汇报,希望能将莫雄打造成为“剿共”红人,以此获得蒋介石的信任。

于是,一出经过卢志英精心安排好的“双簧戏”,开始上演了。当时莫雄所辖的德安、彭泽、九江等几个县,是共产党活动最频繁的区域。在卢志英的安排下,莫雄每次出兵“剿共”,共产党在假装打几仗后,都会“溃逃”。半年后,莫雄辖区内,“共匪”竟然绝迹了,这让蒋介石喜出望外,将该防区提升为“剿共模范区”,莫雄也获得蒋介石“剿匪得力,全省第一”的表扬。

争取莫雄,获取“铁桶计划”挽救红军

1934年10月,蒋介石在庐山召开高级军事会议,成为“剿共”红人的莫雄,被破格特邀允许参加。会议上,蒋介石决定听从前德国国防军总司令,当时出任国民党军事总顾问的冯·塞克特的提议,针对苏区实施“铁桶计划”,进行第五次“围剿”。

这个“铁桶计划”的主要核心是,调集150万大军,以瑞金为中心,形成一个150公里半径的包围圈。在包围圈形成之前,先用12个师,不断从各个方向袭扰红军,让红军搞不清国民党的进攻方向,拖延时间,在包围圈形成后。全部军队按统一部署,不断缩小包围圈,步步为营,每推进10公里,部署一次碉堡、地雷、火力交叉网等,等到半年之后,国军能推进到瑞金固然好,就算没能攻下,在瑞金之外,有十多道碉堡线,红军也不可能突围出来。

这个计划,如果真完成实施,那本身就武器短缺,缺医少药的红军,还被这么多道包围圈困住,真的是插翅难飞。

在庐山开完会议后,莫雄带着厚厚的会议文件回到驻地。而共产党这边,也得到国民党要开始实施“铁桶计划”的消息,只是苦于无法得知具体内容。于是组织派了两位情报员来到卢志英的家里,希望卢志英配合他们,除掉莫雄后,获取庐山会议的内容。

卢志英听完一口回绝了要求:“搞那套计划可以,但不能杀莫雄,他是同情革命的,与我党多位党员都有交情,我们可以争取他。”

一个高个子情报员表示:“我们这是执行命令。”

“到了一线就应该多听一线同志的意见,这是我党地下工作的传统。”卢志英最终将两位同志说服,并在当晚带着二人去见了莫雄。

卢志英来到莫雄家里,直截了当地说:“莫大哥,这两位是共产党的人,我也实话实说了,我也是。”

莫雄也是见惯了世面的人,问:“那你们找我,是为何事?”

“你从庐山带回来的资料,想借来看看,你也知道,老蒋这次是想将共产党全部消灭,到时候这个国家他一个人说了算,那闹革命这么多年,还有什么意义?”卢志英说完,看着莫雄。

莫雄没有说话,起身踱步。经过简短的思考后,开口说:“卢主任,你来抄写吧,文件在这。”

卢志英马上起身,把厚厚的文件粗略看了个大概,将要点以紧急电报发往瑞金,然后连夜用密写药水将国民党的兵力部署、进攻时间及计划、火力配置等内容写在4本字典上,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主要内容才写完。

写完后,本来应该交由两位组织派来的人将情报带回的,但卢志英出于安全考虑,找来会说客家话的项与年,经过一番打扮,活脱脱一个落魄的教书先生的样子,将4本字典交给他送到了苏区。

项与年

中央收到这份重要情报后,马上开始转移,在“铁桶”还没有完成合围的时候,红军主力就从缝隙中绕了出去,同时也开始了两万五千里长征。

蒋介石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开完会没几天,就被共产党掌握了。

里应外合,掩护红军通过贵州

在红军长征途中,卢志英一直与红军里应外合,提前为红军探路,做好策应计划。1934年底,他借助莫雄的势力,进入国民党在贵州的机构工作。

当时红一方面军还在贵州北部一带,卢志英利用国民党的身份,送出了许多情报。此后,他成为毕节专署保安司令部的参谋长,更加便于开展工作。他来到毕节地区,为红军秘密踩点探路,与当地党员尹司农,在毕节的各种深山中探寻道路。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询,卢志英将情报收集完后,写了一封家书。然后从兜里掏出一瓶药水,将一支笔交给尹司农,要其在信的空白处,用小楷写下情报。

卢志英拿出一个小本子,边思索边念道:

兵力不下二十万,来自四川綦江、合江、叙永及云南彝良、镇雄、昭通、宣威一带,已抵贵州桐梓、赤水、习水、仁怀、打鼓新场、息烽、思南、石阡、余庆、瓮安等地,配合湘、桂军,正向赤水河与乌江之间行动,逐步形成包围……

卢志英想了一会,又说道:

“接着写,川黔边区建立根据地的计划似难实行。行军方向,宜取道毕节西进入滇。”

多年后尹司农回忆起这封信的内容,依然觉得卢志英是个奇人,因为这是四渡赤水时的重要情报,并在情报中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红军顺利到达陕北后,伟人曾感叹:“红军得以生存,卢志英同志功不可没!”

回上海结交日本人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卢志英和张育民再度来到上海,在日占区组建地下情报网。他在沪上社会中如鱼得水,在闹市区开了一家大中华咖啡馆,得知日军驻吴淞海军司令保岛喜欢音乐,他在咖啡馆里经常搞“献艺会”,终于将保岛吸引到店里来。

早年在北平时就学习过日语的卢志英,在与保岛简单交流了音乐后,得知保岛酷爱琴弦之音。于是顺水推舟将“献艺会”办成了“中日琴艺共赏会”,这样保岛来得更加频繁了。几次来往后,卢志英与保岛竟成了世间难觅的“知音”。

1938年2月,卢志英在上海禁区内成立了沪丰面包厂,这是保岛特批给卢志英这位中国“知音”的项目。面包厂表面是生产滞留上海的国际难民的口粮,但实际上送面包的工人全部都是地下党员,他们利用送面包的机会,四处收集情报。

利用保岛的势力,卢志英为新四军购买、运输了大批医疗物资。保岛后期对卢志英的身份也产生了怀疑,不过对于这位难得的“知音”,他还是网开了一面,以朋友身份劝卢志英离开了上海。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第二天,卢志英再次回到上海,找到老朋友保岛,希望日本驻吴淞海军向共产党缴械投降,而不是将武器全部交给国民党。保岛有些为难,表示已经接到命令,只能将武器交给蒋介石军队,“不过我们是老朋友了,三天后我们海军军械车队会向南京集结,有60辆车,能不能取到是你们的事。我今天什么也没说,你也没来找过我。再见了,老朋友!”

三天后,新四军在沪宁公路半路将60车的装备全部“接收”了。

“胜利在望,死而无怨”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接收了上海,并迅速开展“肃奸活动”,成立“肃委会”,清除汉奸的同时,也在抓捕共产党。

1946年初,卢志英得知在江西时莫雄部队中认识的郑少石竟然是上海“肃委会”副主任,马上去攀了交情,请郑少石帮忙在国民党里谋到一份中统上海沪东区副主任职位。

卢志英在敌人的情报机构里,不断安插自己人。可这种局面没有维持太久,卢志英就被自己人出卖了。1947年3月2日,由于叛徒张莲舫的出卖,卢志英被逮捕,这是他第三次被捕。随后,妻子张育民和儿子卢大容也被抓。中统方面派人诱降,许以上海警察局长的职位,但卢志英不为所动。随后,恼羞成怒的特务们用尽了办法,老虎凳、辣椒水、烙铁、电椅等各种酷刑轮番上阵,全都不管用后,特务们又将他转移到苏州监狱,安排妻儿与他在监狱见面, 企图靠亲情攻破卢志英的防线。

卢志英冷冷一笑,说:“我卢志英岂会为儿女之情所累?”

敌人见还是撬不开他的嘴,暂时将他们一家关在一起。那段时间,也是卢志英一家子难得的“团圆时光”,他在狱中教儿子英文和数学,自己写诗,并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用铅笔写下了“胜利在望,死而无怨”8个字,与妻子张育民共勉。

1947年10月,卢志英被押解至南京秘密关押,从此与妻儿再也不能相见。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特务经常会让他写自白书,他却用纸和笔写了各种诗篇。

1948年12月27日晚上,特务再次提审他,他刚到审讯室,就被人用沾了药水的毛巾捂住口鼻,不一会就昏迷过去,与他一起被迷晕的还有陈子涛、骆何民两位报人。他们三人被卡车运到雨花台宝林寺后山坡,这里已经挖好了三个坑,三人分别被装入木箱拼凑的棺材内,钉上钉子,盖好土。三位烈士,被活埋窒息而死。卢志英牺牲时,年仅43岁。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隐蔽战线上的英雄卢志英,牺牲在黎明到来之前。从1925年3月入党开始,他的人生一半的时间都在为中国寻找真理和光明,辗转甘肃、陕西、新疆、江西、北平、江苏、南京、上海、贵州等地从事了23年的革命工作,其中近20年都是在隐蔽战线上默默付出。

1951年6月,三位烈士的遗骨被找到后,被送往殡仪馆,用白布重新裹成人型,穿上军装后,重新安葬在雨花台烈士陵园,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卢志英颁发了60号革命烈士证书。

1951年秋,反革命分子任宗炳被枪决。1953年4月,出卖卢志英的叛徒张莲舫也终于落网,并于同年伏法。

上一篇:他娶了4个老婆,个个都是他的福星,活到97岁,如今家喻户晓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求解天秤男

    有一个聊天很久的天秤男,刚开始因为我们两个刚好都分手失恋了,互相安慰对方,常常我约他出门去哪他都说好,我们彼此也会互相请吃饭之类的。因为他是大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