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曹魏集团的二号人物及创立合伙人荀彧,为何后来会被曹操弃用

荀彧:秉忠贞之志,守谦退之节

在英雄辈出的三国乱世,各路军阀大打出手,他们雄霸一方,彼此争斗,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文臣武将,各显神通,但其中有一个名叫谋臣的群体,然而就知名度而言,是远低于武将的,而在这个群体中,首屈一指的非荀彧莫属。

他肯定应该是同诸葛亮相提并论的人物,但诸葛亮后来成为蜀汉丞相,早已脱离了谋臣的范畴,所以,说荀彧为谋臣第一,当是不虚之语,可惜的是,人们现在还是将其归于如郭嘉,贾诩一类,这实在是有些委屈荀彧了。

要评价荀彧是很困难的,作为曹氏集团的第二号人物,他到底是忠于曹操还是忠于汉王朝,主流说法是荀彧是汉王朝坚定的守护者,及至洞察了曹操篡汉的野心后,决心与其分道扬镳,于是,被曹操逼杀,当然,也有说是病逝的。

陈寿的《三国志》中是将他作为魏臣之首,而范晔的《后汉书》则将他作为汉臣,同如孔融这般总与曹操作对之人并传,当然就是视其为汉臣,所以,连当时的史学大家都有分歧,如我这等后世草民如何又能说得清楚。

荀彧,字文若,人如其名,长相清丽,内心通透,据说是荀子的后代,颍川郡人,即今河南许昌人,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官至侍中,守尚书令,居中持重达十数年,处理军国事务,是曹操统一北方的首席谋臣和功臣,年50时去世,谥号为“敬”。

作为顶级谋士,荀彧的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同郭嘉这一类的谋士不同,他的谋划大部分是属于战略上的,高屋建瓴,在“深根固本以制天下”的基础上,坚持迎奉天子“以令不臣”的策略,并且在曹操外出征战时,他多次主持后方大计,稳定后方,支援前线,如汉之萧何不为过也。

他御吕布而保兖州,献奇谋而扼官渡;举贤臣高士毕集,施仁政百姓心安,可以说曹操主内,荀彧持中,这是曹魏政权的基本格局,也是群雄中最稳定、最完美的配置。

对荀彧的解读最关键的就是他同曹操的关系,当时汉室衰微,除了小民百姓,没有几人拿大汉当回事了,而荀彧反对曹操篡汉,自然会被定义为是大汉王朝的忠臣,是反曹的中坚人物,这其实是一种误读。

荀彧是颍川士族的代表人物,早年事袁绍时就看出这位四世三公的后代不能成事,虽然袁绍对他待若上宾,但他还是早早地就选择了离开而投靠了曹操,尽管他的弟弟荀谌及老乡辛评,郭图等人依旧还在辅佐袁绍,这说明荀彧是有着卓越见识的大智之人。

曹操迎汉献帝以令诸侯,前期对汉献帝还算恭敬,但这只是个幌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曹大人越来越不把汉家皇帝当回事了,谁都看出来,汉王朝的覆没只是时间问题,而曹操对汉王室的迫害也是日益加剧,他董承,诛伏完,置董贵人于死地,连怀了孕的伏皇后都废除诛杀。

在各地军阀都蠢蠢欲动地过把瘾时,曹操自是不能免俗,要说以荀彧的绝顶聪明还看不出来阿瞒的野心,那真叫自欺欺人了,完全是不可能的,要说他是大汉的忠臣,那么他就早应该站出来抗争了,最次也要选择出走,另寻能匡扶汉室之主才是。

所以,他肯定不能算大汉忠臣,汉末经两次党锢之祸后,真正忠于汉家的忠臣早已不复存在,遍观三国群雄,可能只有刘虞这一棵独苗了。

那么荀彧算不算呢,他不应该算,他只是一个逆流而上的君子;一个寄希望于强势集团来结束战乱,实现匡朝宁国的理想人物;结合他倾力辅助曹操的所作所为,是否能认定他是曹操坚定的支持者呢,答案肯定不是,如果是的话,就不会出现他被逐出中枢的现象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那荀彧到底是属于哪派,哪个集团呢?答案是他哪个派别都不是,他属于士人集团,更准确地说,他是属于颍川士族集团,而他的追求的目标是“天子垂拱,士族共治的天下”的太平世界。

士族集团对朝廷的态度绝对不是想取而代之,而是最大程度地瓜分其权力,他们最愿意的是东晋“王与马,共天下”的生存状态,皇帝就是个名义,真正的国家权利是掌握在士人手中,自然,他们更不愿意改朝换代,进行利益再分配。

荀彧所代表的颍川士族集团对曹操的支持是巨大的,不仅曹操谋士集团绝大部分成员来自颍川郡,更是对曹氏集团与最大的财力支撑,以期在曹氏集团中获得最大限度的话语权,他们可以容忍曹操是霍光,是周公,但绝对不允许其篡汉,这就是荀彧最后同曹操登门分道扬镳的根源。

我总觉得荀彧有些天真,其实在颍川士族集团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荀攸,郭嘉,陈群,钟繇等等皆为颍川士族集团成员,虽然我不知道如郭嘉这些人对曹操和朝廷的态度,但触动荀彧底线是曹操加九锡,意味着篡汉的开始,而这一劝进的发起人,正是荀彧的侄子荀攸,由此看来,颍川士族其实应该是呈分裂状态了。

所以,要说荀彧是大汉忠臣实在是有些勉强,如果是忠臣,他不可能坐视曹操做大,说得更严重些,荀彧就是为虎作伥,当汉献帝在许昌时,这是在荀彧的势力范围中,他再努力地帮助曹操都是可以理解的。

而一旦曹操要挟着皇帝去邺城当魏公,那荀彧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这是篡位前的潜规则,所以,荀彧的死是由他的价值取向决定的。

荀彧的名声是相当好的,人品正直高洁,荀令留香,但是,他身处乱世,传统儒家思想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异,忠君报国的观念早已不合时宜,然而,作为出身世家大族的荀彧并没有彻底抛弃儒家传统理念,他只是站在自身的立场上,冷静地看着这个天翻地覆时代,按着自己的观念行事。

曹操的出身是被荀彧这样的人看不起的,曹操提拔寒族为官,实际上是触动了士族的利益,当荀彧看出曹操必然要走向篡位时,他作为士族首领,当然是反对的,因为,荀彧的制约皇权和曹操的篡位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曹操如果当了皇帝,对士族将是一场大灾难。

从荀彧全力帮助曹操到后来的反对曹操,这是对荀彧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心路轨迹,我觉得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也罢,说是集团利益的必然也行,这些都同忠于汉王朝没太多的关系,有关系的只是他逐步认清了曹操后,在其内心满满地失落和煎熬。

因为,举目四望,周围应该找不到一个他心中理想的代言人了,他除了死,别无他选,尽管他的死因有多种说法,但他被曹操弃用当是不争之实。

也许他出头代表士族发声,其中有种种的无奈,但曹阿瞒打击他来震慑世家大族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魏武扬鞭天下归,大汉雄风去不回;

文若心事谁人知?荀香清风挽歌悲。

我感觉到,曹操一生之所以没有称帝,以荀彧为代表的士族集团的制约肯定是起到一定作用的,到了曹丕之时,是出让了曹魏集团很多的核心利益,方才得以上位;比如,九品中正制的实施等等,这些不但为曹魏集团被司马家族取代埋下了伏笔,更是南渡后门阀制度的滥觞。

如果有人说,荀彧为何不去投奔刘备,共同为光复汉室而奋斗,对此,我只能说太天真了,是被小说《三国演义》所迷惑了,刘备也是一个野心家,那个时代的人没一个真拿汉室当回事了,否则,当曹丕篡位时,刘备就不会在还不知汉献帝死活的前提下,猴急猴急地就忙着登位当皇帝了。

上一篇:陈芝豹走后,为什么北凉都护是褚禄山,而不用战力更强的袁左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