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有多牛?高邮战役打服日军,日军大佐鞠躬献上祖传紫云刀

中日最后一战,便是那著名的高邮战役。

一代战神粟裕,指挥新四军以迅猛之势,在自己最熟悉的南方战场上,开始血战日寇。

粟裕打得日本兵扔掉军装,换上干净的和服,说自己是良民;粟裕打得日本指挥官,交出祖传的战刀,向新四军将领表达敬意。

今天我们从三个角度:官方正史、战地记者、当地老百姓的视角,全方面回顾这场经典战役。

从正史看全局、从记者看细节、从老百姓看局部。

一切的一切,要从新四军的粟裕,和国民党蒋介石的恩恩怨怨说起。

因为粟裕在红军时期、抗战时期、一直都是在南方活动,解放战争时期,更是在南方大放异彩。

而蒋介石就不用说了,标准的南方军阀,虽然说蒋介石这三个字儿,只要出了南方就已经不好使,但是蒋介石在南方的时候,却有压倒性的恐怖实力。

先说红军时期,在1934年的时候,粟裕担任红七军团参谋长,于7月份出发赶奔皖南。

那时候,红七和红十两个军团,成功突围的人数,不到一千人……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等粟裕突围到浙江的时候,也就是一头扎进蒋介石老家,身边只剩下区区四五百人……粟裕内心的滋味,可想而知。

估计任谁也想不到,粟裕会在十几年后的淮海战场,一战摧毁蒋家根基!

粟裕到了浙江、也就是蒋介石的老家之后,担任挺进师的师长,随即开始了那经典的三年游击战,被一些史学家称之为:在蒋介石的老家大闹天宫!

和以前相比,此时的战神粟裕,因为电台坏了,无法再联系到上级,所以他开始独立自主的指挥这几百人,自己制定作战计划,所以打得是有声有色,在敌人的心脏当中,来了个中间开花。

蒋介石恨得牙酸,他多次派遣大军,非但没有成功打败粟裕,恰恰相反还被粟裕多次击败。

即使到了西安事变之后,国共要合作一致抗日,蒋介石也亲自下令联北不连南,也就是说承认陕北的共产党红军,不承认南方的红军游击队。

国民党在国共合作的前提下,派遣十万大军去围攻粟裕,但最后也功败垂成,蒋介石不得不承认南方游击队的地位,随即新四军成立。

经过八年抗战,粟裕摸透了南方战场的地形,吃透了水乡泽国的地形地物,那自然占尽优势。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日本当局已经宣布无条件投降,可江苏高邮的日军,却盲目地想要效忠天皇,这帮侵华日军,开始讨论是投降还是不投降?

关于高邮战役,咱们先看看官方正史怎么记载,内容如下: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战场,以中国军队获得完全胜利而告终。

到11月份的时候,蒋介石召开国民党高层会议,开始为内战做准备,会议上自然重点讨论南方的新四军问题。

蒋介石的干女婿陈诚,当时担任总参谋长,在会议现场放大炮,说能在两个月之内彻底“消灭”南方的共产党。

就此时的华中地区地形来说,国民党想要切西瓜一样,将解放军一刀分成两半,而这一刀下去之后,重点的战略要地就是高邮!

如果国民党拿下高邮,真就是一刀切西瓜,等于是“腰斩”新四军。

国民党的会议结束之后,这帮顽固派立刻通知高邮的日本人,说什么不要向新四军投降,而是应该向国军投降。

高邮的这帮鬼子,凭借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御,原本就不想投降,而今收到了国民党的指示,所以更是有恃无恐。

(左边是粟裕)

粟裕一直关注南方局势,目光久久盯着高邮那片战略要地,他自然知道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下一场战争要拉开帷幕,粟裕原本就是为战争而生的男人!

1945年12月3日,粟裕等人随即向中央军委和新四军的总部发电报,认为高邮是战略要地,国民党的企图是分割华中。

粟裕建议我方新四军,集中三个纵队攻占高邮,而且国民党的25军随时会支援日军,我们也要做好相关的应对准备。

中央军委经过讨论,两天之后随即回复粟裕,立刻展开高邮之战,打击侵华日军。

此时的高邮,经过日本人的多年“经营”号称是铁壁铜墙,外围有大量的永久防御工事,远远望去宛若乌龟壳。

高邮有日军一千一百多人,步兵都是甲等兵,炮兵更是携带着重武器,外加五千伪军协助。

日伪军的战术是,抵抗粟裕的进攻,然后等待蒋介石的国民党第25军来支援。属于是内有粮草、坚城利炮、外有援兵。

他们对新四军的回复则是:按照蒋介石的命令,在高邮“维护治安”不向新四军投降。

粟裕随即开始下达作战计划,因为各种军事术语晦涩难懂,所以笔者将作战计划,做了通俗的解释,内容如下:

第一阶段是先打外围,就跟砍树似的,先把高邮外围的旁枝末节,全部清理干净,留下高邮孤城。

由第七纵队和苏中军区的部队,负责最外围的战斗,拿砍树来比喻的话,就是斩断那些乱七八糟的枝条。

这最外围的日寇据点,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很多很乱。

扫清了日军的外围之后,要控制运河大堤,防止国民党的第25军,来援助高邮的日军。

如果第七纵队是拿片刀修枝条,而第八纵队则是拉大锯,把城外的日军清理干净,打得高邮只剩下孤城,这便是第一阶段。

至于第二阶段的计划,便是锯大树主干,向高邮发动总攻,由第八纵队来完成。

为了保证以上作战方针的顺利实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苏中早就成立了后勤部门,动员本地区的人民群众,开始支前作战。民工负责送物资补给,总人数高达一万五千人!

1945年12月19日,粟裕指挥新四军十五个团,随即和日寇展开激战,高邮战役在傍晚7点钟打响,目标清理外围战场。

南北长八十里,东西宽大概四十里,第七纵队从三个方向东、西、北,开始秋风扫落叶。

粟裕亲自随军指挥,第一阶段的战斗,基本完成了战略目标,第七纵队抵达河岸,随时准备抵挡国民党第25军来援。

接下来就是第二阶段,高邮已经成了孤城,就跟砍树似的,只剩下主干。

时间是22号的早上,粟裕带着第八纵队的司令员陶勇,来到了高邮城外,仔细查看战场环境,为接下来的总攻制定方针。

开战!

首先登临战场的,就是反战同盟的新四军分部,他们都是反对战争爱好和平的日本友人,随即展开攻心作战。

例如:用日语宣读天皇的投降诏书,现在日本已经无条件投降,如果持续抵抗的话,注定是死路一条。随后又播放日本歌曲,响起思念故乡的旋律……

各种攻心战开始之后,就陆续有日本的士兵悄悄离开高邮城,投入了新四军的怀抱。

攻心战接连“打”了两天,虽然大多数日本士兵都坚守城池,不敢违抗他们长官的命令,但是内心深处的战斗意志,已经开始出现了动摇。

(粟裕和陈毅)

12月25日,粟裕召开了动员大会,地点是在高邮城的东面一个小村庄,这是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战,所以各级军首长非常重视。

到了夜里,新四军的火炮,随即在黑暗当中发出了烈焰的怒吼,开始轰击高邮城。

而我军的攻城突击队,早准备好了“土坦克”意思就是用棉被蘸水裹在方桌上,下面再使用小车推着,用来抵挡敌人的子弹。

在炮火的掩护当中,突击队开始攻城,城外的开阔地当真是枪林弹雨,我方战士陆续出现伤亡,依托百战而来的经验,和大无畏的勇气,攻入高邮城下。

云梯随即架起、爆破手随即开始作业,中日双方的军队,用自己的鲜血,为这场战争画上血腥的句号。

到了25日的夜晚,粟裕随即发出总攻的命令,八纵、六十八团、三营、九连、得班长的朱铎,朝着南门发动猛攻。

朱铎后来对记者说:

“昨天晚上下着小雨,粟副司令对我们说,务必要拿下高邮。黄连长手持毛瑟枪,带着我们杀上城头。”

“突击班长张万成同志,带7个同志带足手榴弹,也上了云梯,我们身上有汗水、有泥水、又有雨水、所以竹梯子特别滑。机枪和迫击炮进行火力掩护,战士们犹如猛虎上山……”

“第二次攻城的时候,连长带着我和另外三个同志,再次带着手雷和汤姆逊机枪攻城,我一手端着枪,一手扶着梯子,爬上了高邮城头”

“我的面前,有一大堆敌人,他们想要用马刀,去砍我的手,还抛起石灰洒向我的眼睛。”

“我登上了城墙之后,用汤姆逊给了他们一梭子,战友施光国的轻机枪,也哒哒哒扫射敌人。”

“连长随即上了梯子,他的手枪接连射击,我们打得敌人仓皇逃走,到处都是惨叫的声音,脚下遍地都是尸体。”

“后续部队登城之后,我们打垮了那些疯狂的日本人,拿下了南城门。”

突击队子弹打光之后,就跟敌人展开白刃战,双方打了七个小时,新四军大获全胜。

第八纵队打得日军残留部队缴械投降,第七纵队则击退国民党援军,保障了高邮战役的胜利。

连国民党也想不到,新四军的速度会那么快,而高邮日军又投降那么快,他们还派遣飞机空投了大量的补给,有罐头有武器,殊不知日军早就投降。

而国民党空投的补给,自然被我新四军缴获。美味的罐头,和精良的武器,属于是国民党误判大局势的一个小缩影。

以上便是官方正史,对于高邮战役的记载,下面咱们看看战地记者的报道,官方正史很严谨很客观,而记者写的则更有故事性。

第一阶段,粟裕亲自指挥第七纵队,从高邮外围的三面进攻,之所以网开一面,是故意让日伪军进入开阔地带,敌人果然上当,粟裕指挥部队,歼灭日伪军的数量高达两千人。

与此同时,华中军区的部队,也先后拔掉日寇十六个据点,消灭日伪敌人四千多名。

这里笔者本人要说两句:记者是现场清点出来的数据,官方正史要严谨,宁愿少报不能多报。所以记者和正史的歼敌数据有出入,是很正常的,正史记载是共计五千五百多人。

到了第二阶段,第八纵队的陶勇,随即发动总攻,先是攻占城外的制高点,也就是先歼灭“奶奶庙”当中的日寇。

前文说过拿下南城门,也就是那位英雄班长朱铎,关于他的采访,我们已经将其插入了“正史”的内容当中。

攻城的梯子,和电线杆一样粗,南门拿下之后,东门、北门也被我军攻克,歼灭了城里的一千多日寇,和五千多伪军。

缴获六十一门火炮,四千多条枪。

接下来就是受降仪式,粟裕站在人群当中,全程注视着投降仪式,他衣服穿得很简单,再加上个子也不高,大家都把粟裕当成了普通人。

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到此时彻底结束。最后的高邮日军,向我新四军投降。

仪式结束之后,粟裕身为这场战役的总指挥,在城内接见了高邮日本守军的军官。

高邮的日本指挥官当中,有一人名叫岩奇,大佐军衔。

岩奇的表情非常肃穆恭敬,他站在了粟裕的面前,拿出了祖传的紫云刀,他弯腰鞠躬之后,将战刀举过头顶。

岩奇非常说,要将这把世代相传的军刀,敬献给中国新四军的指挥官。

参战士兵吕哲民,谈起前天的激战,他说:“我们打进城里之后,鬼子扔了武器,钻到了兵营,将那满是泥水的军装藏起来,换上干干净净的和服,他们跑出来对我说新四军大大的,我们干净的,我的,没有开火……”

“他们想要伪装成日本的普通人,可我进到床底下,搜出了那些军装,所以他们不得不承认是战俘。”

“国民党的野马飞机掠过,故意飞很低很低,把我帽子都给吹掉了,想要炫耀空军武力。”

“飞机来的时候,日本人突然不见了,只剩下衣服,飞机走了之后,我才看到在我脚下呢,吓得‘钻地’了。”

高邮战役结束之后,还有个美国记者名叫罗伯特,我们给他起的外号叫大萝卜,他坐着吉普车从徐州来到高邮,他是陶勇的好朋友。

据野史传闻,说国民党的飞机轰炸新四军,大萝卜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了弹片,他对陶勇说:“这是我们美国制造的!”

三天之后刚好是阳历年,部队杀鸡宰猪吃肉,我们一起过了年。期间,大萝卜吃得很高兴,走的时候将卡宾枪,给了陶勇。

以上是笔者我收集的多位记者采访,咱文章写到最后,咱们从当地老百姓的视角,看待这场经典战役。

(珍贵历史照片,周恩来亲自授第一枚大将军衔)

笔者直接复制而来,内容如下:

那是1945年12月中旬,新四军八纵几个团和地方部队,在粟裕和陶勇的指挥下,消灭了外围的鬼子和汉奸,不少敌人逃进了高邮的城里。

我家住在城西的杨家坞,那时候我的年纪还很小,那天来了许多新四军,领头的是一位干部,带着一位警卫员,后面跟着二十多名新四军。

干部穿着灰布军装,带着公文包;警卫员则背着盒子枪。

他们敲我家的门,说:“老板,我们是来打鬼子的,想住在你家几天!”

我父亲一看是新四军来了,所以非常的高兴,打开大门让新四军来住。

我母亲非常歉意地说:“我们家做小生意,卖鱼虾,有鱼腥味,怕你们住不习惯。”

那军官说:“哪里、哪里!我们都是穷苦人,不怕的。”

新四军来了之后,帮我们挑水、扫地、干各种家务,就连窗户后面的蜘蛛网,都用小条扫掸尘给清扫一干二净,桌椅板凳擦得明光发亮。

当时我就感觉吧,原来我家这么漂亮,那时候我才6岁多,家里突然来了这么多的客人,他们又是喊老板、又是喊老板娘、相互之间自称是同志。

我当时就感觉吧,不像是第一次见面,反倒像是一家人的样子,亲情油然而生。

他们年龄大的,抱着我喊孩子,他们年龄小的,就抱着我喊弟弟,我特别特别喜欢新四军。

我的父亲,把以前很少使用的玻璃罩子拿了下来(油灯)然后仔仔细细擦干净,往里面灌装了满满的洋油,所以晚上院子里亮堂堂的。

到了饭点,我很疑惑,难道新四军不吃饭吗?直到傍晚我吃过饭之后,才看到他们借用我家的大锅在做饭。

哦……我这才知道,他们想要借用我家的锅和灶,他们吃的是大米饭,菜里放了盐巴。

我的母亲一看新四军人很多,但是吃的菜却很少,所以就把我们家里的菜挖出来,送给了新四军。

我家吃的是大咸菜煮小鱼,我妈妈又为新四军,做了一锅这样的菜,都给战士们吃。

可是那军官叔叔始终在阻拦,军官叔叔说:“老乡,谢谢你们!部队有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可我父亲和母亲,却执意要为新四军做饭,那军官叔叔掏出一些钱,想要塞给我的母亲,可我母亲始终不肯收。

那军官叔叔看到了我奶奶,所以把钱硬是塞给了奶奶,算作是今天的饭钱。战士们吃上了大咸菜煮小鱼,他们嘴角笑得很开心……

到了夜里,战士们先是打了地铺,随后就开始擦拭枪支,我看那军官叔叔的动作非常娴熟,他把盒子枪都给拆开了,每个零件都擦拭很干净。

四方桌的三边,坐着三位军官叔叔,桌上都是手枪的零件,我坐在最后那个桌子边。

我那个时候贪玩,就拿起一个仔细观察,沉甸甸的感觉很精致。

军官叔叔的声音很小很和蔼,对我说:“孩子,在哪里拿还放哪儿,不要丢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把枪的重要性,只是嘿嘿笑了笑,又赶紧把零件放了回去。

军官叔叔对我说:“长大了想当兵吗?”

我说:“想!”

军官叔叔说:“等你长大了,到我这里当兵吧!”

我那时候年纪小,起床自然很晚,大概早上七点半吧,我和弟弟穿好衣服,看到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但叔叔人都哪里去了呢?

我拉扯着弟弟,一直到了后门,看到新四军的战士们,在坞中的浅滩上站队。

昨天的军官叔叔,正在带着战士们训练。

12月25日那天,父母很早就去湖边贩鱼。而新四军的战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来了很多很多的菜。

我后来才知道,那是即将要展开血战,所以要让战士吃一顿好的。

我年龄很小,只看到他们吃完中午饭之后,又开始准备晚饭,有很多肉、很多鱼、很多虾、非常的丰盛。

有一位炊事员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对我母亲说:“老板娘,你们也烧晚饭吧,早点吃过后,呆在家里不要出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让我母亲出去呢?结果到了天黑之后,枪声和炮火声,打得是震天动地,吓得我弟弟一直在哭。

我的胆子非常大,爸爸趴在墙头看打仗,我也搬着椅子,去看新四军打仗。

很多的战士们去攻城,四面八方都是咱们的人,远处打得非常激烈,嘟嘟嘟哒哒哒的枪声,时而被炮弹的声音掩盖。

我往近处看,也就是我家门外的河堤,新四军在那里修筑了很多很多掩体工事。

他们的重机枪,就摆在我家门外的河堤上,朝着城墙上面打。

母亲把我拉回去,结果我们一家人刚刚进屋,战斗更加激烈,我们家五口人,躲在墙角那里,上面顶着桌子和棉被,父母都不敢动。

我那时候不知道啥是害怕,所以偷偷到门缝那里,看到红色和绿色的子弹对着飞,炮弹像是红色灯笼。

结果一发炮弹在我家附近爆炸,奶奶从那之后就成了杨家坞有名的聋奶奶。

又一发炮弹,引燃了我家的草堆,大火熊熊而起,父母想要救火。

军官叔叔赶紧拦着说:“老乡,火太大了,救不了的,鬼子就是要烧房子,让火光照亮我军位置!火救不了,你们很可能就没命了,不能救!”

军官叔叔很忙,一边指挥战士,一边在本子上写字,写完之后撕给我父亲,他说:“老乡,等高邮解放了,你拿这条子,到县军政委员会去,一定会有说法的!”

父亲拿着条子,带着我们一家人就跑了,而新四军还在那里战斗。

父亲晚年很想念那位军官,他一句话救了我们家的人,父亲想要报恩,于是我开始寻找恩人。

可是我找啊找啊,见了很多当年新四军的领导,都做了军长、师长……一直到了我70岁那年,也没有找到那位军官叔叔,无法报答恩人,是我的遗憾。

上一篇:红军长征中“掉队掉大了”的第九军团是如何突出重围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