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台诏对,汉武帝狂甩三个锅

千百年来,人们都认为汉武帝的《轮台诏对》是一封罪己诏,其实这封诏书本质上仅仅是对桑弘羊上书轮台屯田奏章的一种拒绝,是一种公文形式,并没有政治意义上的悔过。

纵览通篇汉武帝仅仅说了一句“朕之不明”,啥意思? 就是我一时糊涂。我再让您看看朱由检写的罪己诏,那才是真正的罪己。

“比者灾害频仍,干戈扰攘,兴思祸变,宵旰靡宁,实皆朕不德之所致也!罪在朕躬,勿敢自宽。自今为始,朕敬于宫中默告上帝,修省戴罪视事,务期歼胡平寇以赎罪戾”

字字见血,字字有罪。这才是真实的罪己诏。

此时的汉帝国经历了连年征战,民生疲敝,巫蛊之祸,统治不稳,官员贪腐渎职,边境松弛。此刻的汉武帝如同当年的秦始皇,如果再强行征调民夫,极有可能激起陈胜吴广的起义。为了缓和国内矛盾,正巧桑弘羊上了一个继续拱火的奏折,汉武帝借坡下驴,不仅拒了桑弘羊的建议,而且还打算把以前的苛政废除。

汉武帝这么要强的男人,说了一句“朕之不明”,非常的不痛快,为了保证自己的脸面,便开始疯狂甩锅,揪住了李广利出征这事。你能想到他出兵的理由竟然是匈奴人绑了几匹马过来。“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看这些官名,就知道我们的汉武大帝广泛征求意见都说,匈奴自己梆马过来,是他们的不祥之兆。这是汉武帝第一次甩锅,都怪你们当时虾扯淡。然后汉武帝开始占卜,出兵大吉。占卜人选是贰师将军李广利,地点是鬴山。这是第二次甩锅给封建迷信。李广利出征的时候,汉武帝还跟李广利说不要深入冒进。这是第三次甩锅给当事人。

前两个甩锅其实都是徒劳的,作为帝国的一把手,一言九鼎,再多的大臣劝你出兵,再多的吉相让你出兵,你也可以不出兵。

第三个锅看似李广利确实冒进了,导致全军大败,但是汉武帝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李广利率军征讨匈奴前与宰相刘屈氂暗中趁卫太子刘据死于巫蛊之祸,谋立昌邑王刘髆为储。同年六月,内者令郭穰密告汉武帝刘屈氂与李广利共同向神祝祷,希望汉武帝早死,昌邑哀王刘髆将来做皇帝。武帝便将刘屈氂处以腰斩,将刘屈髦的妻儿在长安华阳街斩首。李广利的妻儿也遭逮捕囚禁。正在指挥大军对匈奴作战的李广利听到家中妻儿因巫蛊被捕收监的消息,如五雷轰顶,既忧虑,又害怕,不知所措,如何是好。李广利心想若投降匈奴,将加速妻儿老小的死亡,情况会更惨,不如立功赎罪,也许有一线希望。便不根据实际情况,违背汉武帝的叮嘱冒进导致失败自己投降匈奴。

汉武帝彷佛再说都怪你们,我没错,我不听。

上一篇:国民党战败,蒋介石琢磨后路最终退守台湾,背后其实有高人指点?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