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参加“百人斩”的三名日寇下场如何?一人竟被吓尿了

这里是南京城,曾经的纸醉金迷,繁花似锦都已不见,这里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南京城的大街小巷,甚至连防空洞里都是中国百姓的尸体,这些尸体大多不完整,断手短腿随处可见,头顶上也传来轰炸机轰炸的声音。不远处却出现一支军队,凑近才知道这是日本军队,他们正追捕着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

为首的两个少尉狞笑着拿起大砍刀,手起刀落地砍下中国人的头颅,手中的刀都因为砍杀太多人而卷刃了,他们一边砍一边喊着人数,这就是臭名昭著的“百人斩事件”,中国人成为了他们游戏的玩具。抗战胜利后,还意外发现还有一个日本人参加了“百人斩”,那到最后这三个人的下场如何呢?

日本媒体争相报道“百人斩”竞赛

1937年12月11日,因为国民政府不敌日军,蒋介石下令放弃南京城,南京保卫战的失败意味着南京的彻底沦陷。当时因为日军伤亡1.2万人,所以日军高层十分恼怒,所以在占领南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屠杀南京城幸存的无辜百姓,将南京城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场举世闻名的大屠杀持续了整整六个星期,约有三十万同胞遇难,日军在南京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其中两个日军少尉丧心病狂地举办了“杀人”比赛,仅仅是为了一瓶洋酒,就约定杀够一百人为获胜的条件。这两个人叫野田毅和向井敏明,活似两个狰狞的魔鬼。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这两人因为杀到约定地点的时候,没有杀够一百人,就决定重新开始比赛,最终两人杀到紫金山下的时候,当时他们手中的军刀因为砍人太多已经卷刃了,这两个丧心病狂的禽兽一个杀害我中国同胞105人,一个杀害106人,他们手中提着的砍刀上都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如果你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那就太低估日本人的兽性了,这场残酷的屠杀才刚刚开始而已。杀满100人后,他们又以不知道谁先杀满的一百人为由,又重新开始比赛,要求计时,谁先杀满150人,谁就获得胜利。

更让人气愤的是,当时日本的国民报纸《东京朝日新闻》居然对这件事情大肆宣扬,称他们为“民族英雄”,日本民众对南京大屠杀也是拍手称快。由此可见,日本民族的劣根性,从上到下都烂到了骨子里,如此骇人听闻的兽行,在他们看来竟是习以为常,俨然不把人命当回事。

但是当时洋洋得意的这两个魔鬼恐怕也不会想到,这份让自己在日本出尽风头的《朝日新闻》报纸,在十年后竟成为悬在他们头顶上的一把刀,成为他们的催命符。

《朝日新闻》成为刽子手的催命符

1945年8月15日,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终于以日本的无条件投降而全面告终,日本战败,曾经那些作恶多端手段残忍的战犯们也都交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但是由于犯案人数众多,每个侵华日军手中都沾满鲜血,所以当时只处理了甲级战犯们。还有很多臭名昭著的战犯没有处置,比如731部队的石井四郎,中国派遣军司令岗村次宁等,他们虐杀了如此多的中国百姓,却能逃之夭夭,实在令人愤怒。

除了这些罪大恶极的战犯,还有很多的中下级军官也不在被审判之列,明明他们手中沾满鲜血,却依然能作为战俘被遣送回国,没有性命之忧。这两个南京大屠杀“百人斩”的刽子手也混在了战俘当中,堂而皇之地回到日本,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就这样这俩魔鬼安稳过了几年,但是天无绝人之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这俩刽子手得以伏法。

这是1946年的一天,这年的1月举行了举世闻名的东京审判,中国代表团成员高文彬待在国际法庭的档案处,四处搜集资料,努力收集日军的罪证,他想尽自己努力为中国百姓讨回公道。这时一份1937年的报纸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1937年的特殊性,所以敏感的高文彬发觉这里可能有他想要的罪证。

尽管翻开前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了,但是里面的内容还是让高文彬极其愤怒,只见这张报纸上的标题非常大,内容很多,几乎占据了一整个版面,显然是做了大力宣扬的,标题是《百人斩超级录》。这一刻,任何文字都没法描写他当时的心情,他愤怒,他不解,他感到不寒而栗。

无辜的中国人惨遭屠戮,这些日本人却毫无愧疚之心,还在报纸上大肆宣扬,称那两个恶魔为“民族英雄”,怎能不让人不寒而栗呢?这一刻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两个罪犯伏诛,不能让他们继续逍遥法外。

高文彬很快就将收集到的全部资料送交国际法庭,但是事情的进展却并不尽如人意,一个星期之后高文彬的请求被拒绝。因为这俩罪犯级别太低,而国际法庭又比较繁忙,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件事情。

但是高文彬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自己的力量有限,那就争取祖国的支援。高文彬把资料寄给当时的国民政府行政院的宋子文,宋子文知晓后也愤怒了,他当即以国家名义向远东军事法庭发函,强硬表示一定要处置这两个罪大恶极的恶魔。

如果说高文彬的请求还能被糊弄过去,但是这份函告却借着国家的名义,这背后的分量和意义立马就不一样了,这代表着中国当局的重视。国际法庭知晓这次无论如何是糊弄不过去了,就立马重视起来了,法庭调查科科长理查德·沃森受命,追查这两名凶徒的下落。

抓捕刽子手过程困难重重

然而虽说国际法庭已经决定审判这两人,但是距离事情发生已经十年过去,这十年足以改变好多人和事,这个时候找两个普通下级军官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沃森突然有了这二人的地址的线索,于是他立即带着宪兵队去搜查。

宪兵队先后去了向井明敏和野田毅的老家,向当地的村民询问俩人的情况,却只得到“不认识”的回答。但是他们得到的线索不可能会出错,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村民们还有他们的战友都在包庇这两名战犯。多么可悲呀,尽管日本已经投降,但是在这些日本人心中仍然觉得这些战犯没问题,是保护大和民族的英雄,也从不觉得侵犯另一个国家,屠杀别的国家的百姓有什么问题。

第三位“百人斩”战犯

就当沃森以为线索就这样中断的时候,第三位“百人斩”战犯的出现令事情有了转机。

这是1947年5月的一天,就在一队国际宪兵路过一家鱼丸店的时候,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争吵声,里面挑事的男人骄傲地说自己在中国打仗的时候,一天屠杀了一百多位百姓。

宪兵们大喜,以为此人就是他们搜捕的向井明敏或者野田毅,就二话不说把那个男人带走了。但是他并不是这两人中的一人,而是另外一位“百人斩”战犯。

虽然审讯结果出来了,让沃森大失所望,但是沃森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从这个人口中套出向井明敏和野田毅的线索,结果这个人很不经吓,直接交代了野田毅的下落。

最终沃森于一个月后,在埼玉县的小市场抓捕了小贩野田毅,抓捕过程中野田毅还不断反抗,似乎不服,认为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宪兵无权抓捕自己。但是当他看到那份报纸的时候,他明白了自己为何被抓,也放弃了抵抗,被严刑拷打后,也交代了向井明敏的下落。此后,向井明敏被抓,三位“百人斩”战犯悉数落网。

军事法庭的审判

这三个战犯落网后很快就被押解到了南京。1947年11月18号,南京军事法庭依旧对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进行了公审审判。但是向井和野田死不承认自己有过“百人斩”的比赛,谎称自己只是跟随部队入侵南京,还说《朝日新闻》的报道是假的。明眼人一眼就看出这俩人说辞的漏洞,但是他们就是不管铁证如山的证据,绝口不提“百人斩”。

审判当天的天气其实不是很好,还有雨雪,但是当天的法庭却是座无虚席,人挤人甚至都把外面的大片空地都站满了。法庭门外的喇叭下也挤满了前来听审判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他们一个个都眼含愤怒,等着听这些魔鬼的审判。

虽然向井三人拒不承认自己的罪行,但是在铁证如山的证据面前,他们依然逃不脱法律的制裁,最终向井三人被判处死刑。此宣判一出,当年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无不喜极而泣,坏人终于得到了惩处,在场的中国人各个欢欣鼓舞,而这三个大和民族的“英雄”却脸色发黑,腿软得支撑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能看出挺有“武士道精神”的。

1948年1月28日,南京雨花台刑场人山人海,原来今天是三位战犯的行刑日。南京市民自发来到刑场观刑,他们要亲自看着这些恶魔、刽子手伏诛,以慰自己亲人的在天之灵。

刑场周围是愤怒的南京群众,一个个的眼神中都带着仇恨,反观三名战犯早已瘫软在囚车里,在死亡面前,“武士道精神”似乎也失去了作用。田中更是在极度的恐惧之下,下体流出了一股黄色的液体。

随后这三人终于伏诛,他们背负十一年的血债也终于偿还了。但是南京大屠杀中牺牲的同胞们,他们的一生就这样定格了,而罪魁祸首竟然还能在屠戮那么多人后,苟活十一年。

我知道南京大屠杀是埋藏在中国人心中的难以忘却的痛,是屈辱的历史,是沉痛的写照。这个“百人斩”的故事就是在时刻提醒我们,莫要忘记历史,也不要忘了祖先的伤痛,国仇家恨不是玩笑,勿忘国耻,吾辈当自强!

上一篇:历史上的段誉,是大理国皇帝,娶“王语嫣”为皇后,最终出家为僧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