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炽;人生的那几道光

文/景志祥

公元(1399年),即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建文元年,刚刚坐上皇位的建文帝就遇到了四叔朱棣起兵靖难,并且靠着个人魅力在真定(今河北正定)大败长兴侯耿炳文。

这个时候,本可以让耿炳文再接再厉,继续带兵和燕王硬钢,挽回损失,毕竟拼硬实力,这个时候的燕王还不是建文帝的对手,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但建文帝没有这样做。

关键时刻,翰林学士黄子澄(明朝会试、殿试,考中进士第一名后来状元改为探花)站了出来,给建文帝推荐了一个人——李景隆。

这个人绝对是大明3.0版的赵括,年轻时喜读兵书,举止雍容,在大明年轻一代的富家子弟之中威望很高,有颜有钱,还有地位,唯独没有能力。

这人什么都会,唯独不会打仗。

偏偏,建文帝就看上了他,直接让他接替了防守专家耿炳文。

皇帝如此信任,让李景隆很高兴,高兴之余,很想做点成绩给大老板看一看。

为此,他亲自率五十万大军围困燕王朱棣的大本营——北平。

这是一次可以载入史书的战事,也是一场可以作为教科书经典战例的战事。

李景隆本人以及他身后的五十万大军并没有引起对手朱棣的足够重视,这位纵横战场多年的燕王得知这个消息后,对着众人说了一句颇为经典的话:“李九江,豢养之子,寡谋而骄矜,色厉而中馁,忌刻而自用,况未尝习兵,见战阵而辄以五十万付之,是自坑之矣。(李景隆缺乏计谋又骄傲自负,外表强硬而内心缺乏勇气,刻薄善妒却又不肯接受别人的意见,如今朝廷将倾国之兵托付于他,纯属自坑。汉高祖大度知人,擅长任使,英雄都为其所用,也不过只能将兵十万。李景隆有何才能,能够统率五十万兵马?赵括之败必能重现。”)说完,转身就给自己的大儿子下了一道命令:“我把大本营(北平)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守住,等我回来就是我们胜利的时候!无论多困难,你都要守到我回来!”说着,就领着精锐兵马援救永平,后来又一鼓作气奔袭了大宁(今内蒙古宁城)。

得知朱棣将北平最精锐的将士都带走了,李景隆很高兴,这是老天爷在帮他。

一座北平城,一帮老弱残兵,不足一万的人马,面对自己的五十大军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个理论是没错的。

错的是实际操作。

如果世间一切的战事拼的是人数,是装备,是城池,那《孙子兵法》、《三国演义》一点市场都没有,三国也不会出现,曹操或许就是那个统一天下的人。

这个几乎人人都明白的道理,李景隆却不明白。

五十万大军可以摧毁一切,却不能摧毁北平城。

因为这个城里住着一个胖子。

这个胖子眼下还不知道,这一战不但决定了老爹朱棣的命运,也影响了他的未来。

因为这一战,成了他人生第一个最为闪耀的闪光点。

一切从这里开始。

接到命令后,这个胖子一点都没含糊,他亲自布置了北平城的九座城门的防守策略。

当他一切准备停当后,李景隆的攻击就来了。

事实证明,在绝对实力和绝对装备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虚幻的,五十万大军配合着大量的火炮攻城,顿时让这个胖子感到头皮发麻,看着城墙上几十万大军如同蚂蚁一般拼命地往城墙上爬,他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虽说一早做了准备,但现实告诉他,那点自我安慰的准备充其量也只是安慰,并不能影响大局,九门之中的顺城门很快就被打开了缺口,大部分老弱病残几乎全都逃了,薄薄的一层城门成了九门之中最明显的缺点。

机会来得如此快,让李景隆有些意外。

他随即下了最正确的一道命令——集中火力猛攻一点。

顺城门顿时成了众矢之众,敌人的炮火和人马蜂拥而至。

谁都看得出来,顺城门的失守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如此猛烈的攻击,再好的防守也承受不住的,关键时刻,负责人朱胖子站了出来,这个头一次做主帅领兵的胖子在一番思考后作出了一个几乎让人拍案叫绝的决定——杀出去。

最后的防守就是进攻——汉尼拔·巴卡原创

很显然,朱胖子的领悟要比李景隆强得多,他虽然不怎么参与打仗,但很懂得打仗的精髓。

于是,历史出现了很壮观的一幕。

就在李景隆以为胜利在握的时刻,摇摇欲坠的北平城门忽然都被打开了,数百,数千的敌人从里面奋勇而出,他们骑着马,挥舞着明晃晃的大砍刀,见人就杀,见人就砍,全都不要命。

李景隆傻眼了,这些人不怕死么?

死人人都怕,但有些人更怕失败。

相比失败,他们更愿意厮杀。

所以,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五十万大军没料到敌人会有胆量出来搞偷袭,仓促之间竟乱了阵脚。

和这帮亡命之徒打仗,怎一个惨字了得。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李景隆做了一个足够让建文帝破口大骂的决定——五十万大军退后十里扎营。

如果说,第一个决定只是气得老板破口大骂,那么下面的一波操作,差点让建文帝提着刀来杀人了。

并非所有人和李景隆一样在意个人安全,其中也有不怕死的,比如都督瞿能就是这样的人,这个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将,最先发现了朱胖子的弱点,在朱胖子偷袭的过程中,他敏锐的发现,朱胖子的偷袭不过是虚张声势,他们并没有与李景隆一战的实力。

这个时候破城是最佳时机!

通过观察,他发现张掖门是最弱的一环,只要猛攻,敌人的堡垒必破。

应该说这是一个几乎准确到9.99999的答案,可惜李景隆完美地错过了。

瞿能亲自领兵攻击张掖门,在他猛烈的攻击下,朱胖子已经顶不住了,眼看城门就要被攻破,关键人物李景隆重新上场了,他再一次下了停止攻击的命令,如果说第一次下令停止是担心自己的安危,那么这一次下令是怕手下抢功劳。

如此操作,结果显而易见——李景隆败了,朱胖子胜了。

一座不足一万人的老弱病残城池,抵挡了五十万大军,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这道光足够闪耀。

但朱胖子显然并不满足这道光,作为一个善于发光的人,他充分发扬了趁热打铁的优点。

仅仅一年,他的表现再一次亮瞎了世人的眼。

公元1401年,朱棣取得了济南府的胜利,靖难之役的战火已经烧到了长江以南,连连战败的局面让建文帝措手不及,看着大老板忧心忡忡,翰林院文学博士方孝孺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他对建文帝谏言说:“兵家贵在于离间之计,燕王父子兄弟可间而离之,燕王世子令人怀疑,燕王一定会返回北方,则德州的道路就会畅通,大事可成。”

离间计从来都不缺市场。

因为它的成功率很高,田单用离间毁了乐毅,周瑜用黄盖成功挫败了曹操。

现在轮到了方孝孺了。

方孝孺奉命起草了密诏,并派遣锦衣卫千户张安以最快的速度去北平送给朱胖子。

诏书的内容是:命令朱胖子回到南京城,许诺册封他为新的燕王。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釜底抽薪的计划,一旦成功,足够扭转局面,但方孝孺低估了朱胖子的能力。

这个看似胖胖,还带点跛脚,不入老爹朱棣的法眼的胖子,脑子却不糊涂,他在第一时间识破了方孝孺的反间计,并在第一时间将这封信原封不动地送往燕军大营。

光芒就此产生。

信件刚到北平的时候,太监黄俨就开启了诬告模式,他对朱棣说:“你家胖子趁你不在要谋反!”

朱棣怀疑了,数十万大军都在外面,如果自己的儿子与朝廷里应外合,死的一定是自己。

换句话说,面对诱惑,这个胖子有谋反的实力。

犹豫不定的朱棣征求次子朱高煦的意见:“你看你大哥会这么干么?”

本着坑哥的朱高熙一点没客气的意思,“据我所知,我大哥一直和太孙(建文帝)关系不错,为了这个新的燕王,没准还真会这么干!”

朱高煦的话还没说完,朝廷使者张安就到了大帐内送上那份并不曾拆封的信件,朱棣打开信件,看过之后幡然醒悟:差点杀了我儿子!

聪明如朱棣都上当,朱胖子却洞若观火,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事后有人问他:“你知道有人会离间你们父子吗?”

朱胖子回答说:“不知道。”

又问:“这种事怎么会没有预料到呢?”

朱胖子想了想说:“我只知道要恭谨地尽到做儿子的本分。”

这一波神操作,赢得了父亲朱棣的信任和器重,最终被确立为皇位继承人。

这个发光发热的胖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朱高炽。

朱高炽身材胖胖的,还带点跛脚,这个身体素质并不讨朱棣的喜欢,却意外地得到了朱元璋的喜爱,这个人因为性格和身体的原因,对军事不太喜欢,但并不表示他不懂军事。

朱元璋让他跟着几位叔叔在天刚亮的时候去检阅大明的军队,其他人去得早,回来也早,唯独朱高炽回来天都黑了,弄得几个叔叔都笑话他他也不解释,直接找到了朱元璋说明了原因,因为在天刚亮的时候,天太冷了,这个时候应该让将士们吃完早饭再检阅,这个解释让朱元璋大为高兴,这是一个骨子里都知道体恤别人的心,这是一个有怜悯之心的世子。

为了检阅朱高炽是不是作秀,朱元璋又让他去批阅军中的奏章,好给自己汇报。到了第二天有将士的奏章有很多的错别字,朱元璋就问朱高炽是不是时间不够,来不及做,朱高炽回答:“时间是够的,奏章他也批阅了,这些错别字他也发现了,但他没有改,理由是这些都是小事情,军中的将士都是带兵的,天天跟着一帮粗人在一起没读过什么书,认识不了几个字,能把事情说明了就可以,因此不用刻意的去放大他们的细节,这样反而让他们不敢说,不会说,不适应。”

这一波好人卡,让朱元璋很满意,毫无疑问朱高炽做事情想问题都有一颗很强的同理心,能看到别人的不容易,这才是他最强的光芒。

公元1425年,历经千辛万苦的朱胖子终于登上了皇位,定年号洪熙。

就在这一年的一个早上,朱胖子毫无征兆地下了一道特赦令,赦令的内容如下:建文朝众臣,已遭处决示众。他们的家属沦为官籍奴仆者,都释放为民,发还他们田地。其外亲戍边者,只留下一人于戍守之处,其余释放还乡。”

什么情况,这是要否定自己老爹么,谁都知道这几个人都是朱棣严惩的逆臣,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爹么?

就在众人蒙圈的时候,他忽然问大臣:“那个齐泰和黄子澄还有血脉留下来么?”

听了这话,众大臣才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胖胖的男人的确有一颗无与伦比的大心脏,他那肥胖的外表下,藏着世人看不到的光芒。

有人忙回答说:“黄子澄没有后代,(其实有后代,儿子黄圭改名为田立微,户籍改在苏州府昆山县,身份是位道士;二儿子黄玉改名为田彦修,身份是昆山县一农村的里正;三儿子黄润改名为田彦温;四儿子黄泽还是少年,也是改名换姓。4人均学会了昆山方言)齐泰有一个儿子,当年因为年纪小(6岁)没有被杀,被罚戍边。”

朱高炽沉默了许久才说道:“都赦免了吧,该接回来的接回来吧!”

在这个寂静的早晨,朱高炽完成了他人生最后最亮的那道光。

虽然他的一生并不长,做皇帝的时间还不足一年,(10个月在明朝皇帝在位时间里排在朱常洛后面)但人生的这几道光却是照耀千古,与他而言,这就足够了。

上一篇:汉武帝安排了四个辅政大臣,其实是个败笔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