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突围,部队饥渴难忍,看到一条河;戴克明拦在前大吼:不能跳

撰文 | 夏西

1946年10月1日,毛泽东在《三个月总结》中,对7月全国规模内战爆发以来的三个月战争的一系列经验作出了指示。其中,评价中原突围说:

我中原解放军以无比毅力克服了艰难困苦,除一部已转入老解放区外,主力在陕南、鄂西两区,创造了两个游击根据地。此外,在鄂东和鄂中均有部队坚持游击战争。这些都极大的援助了和正在继续援助着老解放区作战,并将对今后长期战争起更大的作用。

在这次指示中,毛泽东把李先念领导的中原突围战役提高到与东北和老解放区作战同等的地位,足以说明他对这场战役的肯定。

1946年6月,蒋介石以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为总司令,纠集了30万人兵力,大举围攻中原解放区。

23日,中共中央给中原局回电:“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于是,中原解放军正式兵分两路,从南北两路向西开始突围。

7月11日,南路大军主力大部渡过襄河。但是负责在东岸阻击敌人,掩护主力渡河的1纵3旅8团和2旅6团以及15旅的一部约3000余人却被尾追之敌打散,只好分散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8团政委戴克明看到渡河无望,只得带着1营、2营剩下不多的战士开始向北撤退。他们之中没有地图,没有电台,甚至没有钱,根本无法跟上级取得任何联系。部队士气比较低落,战士们思想波动很大。

戴克明见状,心里非常着急。他是个老党员,早在1929年时,14岁的戴克明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做思想工作很有一套。于是,他连夜召集干部、战士们开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还对他们说:“我和大家在一起同生死、共患难,有党就有我们。我一定要把大家带出去。”

不久,他们在向北行进途中,意外地遇上了8旅旅长闵学胜,他带了一个通讯班,还有一部电台。

两支部队会合后,干部和战士们又重新增强了信心。白天,他们避开敌人主力,爬山涉水,适当休息;晚上就想办法穿越敌军的封锁线。没有粮食,大家就以树皮草根充饥;鞋子烂了,撕块衣服包裹着走路;没有消毒水,就以盐水来代替。

一开始,大家都还能坚持。可是时间一长,大家又饥又饿,病号也越来越多,掉队的人员也一再增加。

戴克明一看不是办法,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掉队,只能意味着死亡。于是,他去跟旅长闵学胜商议,由闵学胜带领队伍走在前面,他在队伍后面做收容和思想工作,鼓励他们一个都不能少,坚持就是胜利。

在突围时,戴克明有一匹团里分给他的骡子,可他从来没有骑过,一直让病号骑着,自己坚持和战士们一起步行。到了内乡时,团里的文化干事杨兰春得了重病,组织上一度决定让她留在当地养病,可她却死活也不愿意。

戴克明考虑到内乡处于国民党统治区,留下来也不安全,有随时被逮捕和处死的危险。于是,他便让杨兰春骑上骡子跟随部队一起行军。建国后,杨兰春还专程赶赴河南信阳步兵学校,向时任步兵学校政委的戴克明表达救命之恩,感激之情。可戴克明却说:“这没什么,你有病,碰上别的干部也会这么做的。”

当时,内乡附近一带一共驻有国民党8个保安团的兵力,他们几乎封锁了戴克明他们所有的出路。

有一天,部队正在行进中,敌人突然从山顶上疯狂地扑了下来。战士们猛然遭到袭击,一时有些慌乱。戴克明大喊一声:“大家别慌,我戴克明在这里。”拔枪就冲了上去,组织大家反击,硬是把敌人逼得退了下去,让开了出路。

七月骄阳似火,天热得让人窒息。这种闷热的天气,加上极度的疲劳和饥渴,一直威胁着这支几百人的队伍,不断地有战士在酷暑中倒下。戴克明跑前跑后,指挥大家收容、抢救,有秩序地前进,可他自己却又热又累,排出的尿液都是血红色的。

眼看濒临绝境,前卫部队突然发现了一条小河,大家欣喜若狂,争先恐后地准备往河里跳。戴克明见状,赶紧拦在前面,喝止道:“不能跳,这样会没命的!”

原来,在戴克明小时候,有年夏天,一个村民在酷暑下赶路,刚好碰到路边有个池塘,他就想着下去洗个冷水澡解解暑,谁知猛地跳了下去后,竟然死了。

乡亲们都不知道原因,最后村里的老赤脚医生告诉大家说,人的身体太热的话,一旦突然以冷水刺激,很容易造成死亡。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猝死。

最后,在戴克明的指导下,他们擦洗了身体,补充了水分,缓解了酷暑,并于8月初顺利到达了豫陕边界的五里川地区,与先期到达这里的河南军区部队胜利会合。

在这一路上,戴克明带领3旅8团,一直北上,24天内行军上千里,穿越了几百里的平原,跨越了几百里的山峰,克服了酷暑、高温和饥饿折磨,最终突出了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

后来,在编撰《中原突围史》时,还专门对戴克明率部突围的这段经历做出了高度评价:“南路军一部在襄河受阻,面临全军覆没的紧急关头,(戴克明)当机立断,转道北上,经过辗转战斗,一路艰辛,进至豫陕边,从而化险为夷,完整地保存了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胜利地完成了自身突围的任务。”

当部队刚到了豫陕边地区时,许多基层干部和战士认不清当时的形势,认为离开了中原地区,突围出来就是打了败仗,甚至对中共中央和毛主席“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战略产生了怀疑。

戴克明敏锐地感觉到了大家这种思想上的波动,白天下连队找干部、战士谈心,晚上在煤油灯下学习、思考理论知识。还组织召开了全团连以上干部大会,统一了思想,使全团上下信心百倍,斗志昂扬。

8月2日,黄林率豫南军区7团突围到了这里,并按中共中央关于创建豫陕革命根据地的指示,成立了豫陕军区第4军分区,黄林任司令员,闵学胜任政治委员,戴克明任8团(后为4团)政治委员。

4日晚9点整,在军分区的统一领导下,为了扩大革命战果,8团开始全面进攻卢氏县杜关镇,向河南省第10专署保安团发起了猛烈攻击。

戴克明主动请战,一面命令重机枪连做掩护,一面亲自带了两个连向敌人阵地发起冲锋,接连拔掉了几个据点,解决了敌人外围阵地上的残敌,实现了对杜关镇的全面包围。

战斗结束后,戴克明马上指挥大家构筑掩体,加强工事,随时准备应对敌人的反扑。

当晚12点左右,敌人果然派了300余人向8团阵地摸来,戴克明立刻组织全团予以顽强反击。谁知就在这时,三连连长由于指挥不当,阵地被敌军占领。戴克明大吼一声,拔出手枪,带着撤下的三连战士猛扑了上去,又把失去的阵地给夺了回来。

5日凌晨3点,总攻开始。7团和8团协同作战,势如破竹,打得敌人溃不成军。天刚亮时,就完全解决了战斗,取得了军分区成立以来第一战的胜利,在豫西地区站稳了脚跟。

随后,戴克明又带领部队取得了双槐树战斗和上戈战斗的胜利,赢得了战士们的高度信赖。

新中国成立后,戴克明相继担任江西军区宁都军分区副政治委员,第五步兵学校政治委员,信阳步兵学校政治委员、校长和湖北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

1955年,40岁的戴克明被授予了大校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1964年,他又晋升为少将军衔。

特别声明:文章中包含个人观点;图片来自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海兰珠二嫁入宫,才貌不如妹妹,贤德不如姑姑,怎么让帝王倾心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急需各位的建议

    本人目前对于两个出路很迷茫,于是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与建议(错版请告知,谢谢),本人现在的公司有配合的学校,只招收应届,是北商企管两日班,优点 学费便宜 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