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北京一老人去世,养女从遗物中发现血书,才得知自己真实身世

1998年冬天,北京某医院的病床上正躺着一位名叫史洪全的老人,只见他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每一下呼吸都显得十分艰难。

史洪全也明白自己命不久矣,于是决定将那段埋藏了大半生的秘密告诉女儿。

可当他使出全部力气说出“张士杰”这三个字之后便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女儿史庆云在悲痛的同时,“张士杰”这个名字也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史庆云对这个名字感觉十分的陌生,并且也从未听父亲提起过这个人。

这个人到底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父亲大半生都没说出口的秘密又是什么?

可父母都已离世,史庆云也不知该问谁,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直到一封血书的出现,终于让史庆云找到了答案。

这天,史庆云处理完父亲的后事之后,又回到父亲的房子里收拾遗物。

在一个抽屉的角落里,一个棕色的小药瓶引起了她的注意,药瓶的瓶口被蜜蜡封的严严实实,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

这让史庆云不得不感到奇怪,她拧开药瓶,发现里面有一块红布,红布里面还包着一封血书,上面写着:今有子城哥把张义存密保小名小云生日1942年4月16日4时46分,张士杰、史子城定不面。

看到上面的内容,史庆云就断定这封血书和自己有关,因为她的小名就叫“小云”,并且生日也对得上。

很明显,上面的张士杰正是父亲临终时说的人名,但史子城又是谁呢?两人为何要约定“定不面”呢?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史庆云带着疑惑在老家附近四处打听,这才知道原来史子城正是父亲史洪全之前的名字。

这也就说明,史庆云是史洪全从张士杰那抱养来的,张士杰才是她的亲生父亲。

史庆云怎么也想不通,为何自己的亲生父亲会狠心将自己送予他人,还和对方约定不在见面。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既然亲生父亲找到了,那她的亲生母亲又是谁呢?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史庆云都在打听自己亲生父母的下落,但始终一无所获,就在史庆云准备放弃的时候,一件棉袄引起了她的注意。

2006年冬天,我国南方的一些地区发生了低温灾害,为了帮助同胞度过难关,史庆云相应政府号召,准备将自己的旧衣物捐出去。

就在她翻箱倒柜的时候,那件蓝底白碎花的大棉袄,又被她拎出来了,这是养母张君在1976年为她亲手缝制的。

看着这件棉袄,史庆云又想起了当日的场景,她清楚的记得,养母张君将这件棉袄交到她手里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要她好好保管,只不过当时她嫌弃棉袄不是新款,所以不愿意穿出去,就把它放在了衣柜的最底层。

史庆云拿起棉袄,准备重新整理一下,就在此时,一个纸卷从衣服里面掉了出来,仔细一摸,棉袄里还有东西。

史庆云赶紧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将线脚全部挑开,果然,棉袄里面还有不少小纸片。

看着这些小纸片,史庆云这才明白当初养母的良苦用心,原来,这些纸片都和她的身世有关。

其中有张纸片上清楚的写着:代号我叫张士杰,代号我叫素云,我们生了女儿小云,当时素云是党的妇女干部,担任取送情报,给八路军送军鞋。在一九四二年八月去送情报时,半路上被敌人发现了,当天晚上不幸就牺牲了。落款:晋察冀妇救会主人戎冠秀,时间:1942年8月6号。

看到自己的亲生母亲素云早已不在人世,史庆云忍不住啕嚎大哭的了一场。

当史庆云将所有的纸条都看完之后,她的身世之谜也随之浮出水面。

素云只是地下交通的代号,李淑敏才是史庆云生母的本名。

1918年,李淑敏出生于山西省灵丘县的一户贫穷人家,为了生计,李淑敏的父母将刚成年的她卖给了地主家10岁的儿子当童养媳。

地主的儿子年纪太小不懂事,只会对李淑敏又打又骂,而她的婆婆更是瞧不起她,完全是把她当成下人一样呼来喝去。

李淑敏在婆家度日如年,每天都要起早贪黑干活,还要忍受丈夫和婆婆的打骂,这让李淑敏看不到任何生活的希望。

在日复一日的压迫下,李淑敏终于鼓起勇气,逃出了这个是非之地,躲进了平山县的一处山洞里,渴了喝雨水,饿了吃野菜。

就在李淑敏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八路军情报员代号5号的李云平发现了她,在得知李淑敏的遭遇后,李玉平也十分痛心,于是在下山之后,就将此事告诉了晋察冀妇救会主任戎冠秀。

“她一个女人在山洞里恐怕要很难捱过这个冬天了,还是得把她接回来才好。”

在戎冠秀和李云平的帮助下,李淑敏将自己梳洗干净,换上了一身干净的军装,宛如重获新生。

从那之后,素云就成了地下交通员李淑敏的代号,开始了传递情报的工作,在一次次的历练中,素云迅速成长了起来,传递情报的工作做的更加的游刃有余。

1941年春天,素云再一次接到了重要任务,这一次她将情报藏在了发髻中,打算以普通农妇的身份出门。

可当她准备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准备拿出情报时,刚好被两个日本兵发现。

素云见状拔腿就跑,可是那两个日本兵就像狗皮膏药一般,边追边打,好几次差一点就打中素云。

就在素云命悬一线之际,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两声枪响,那两名日本兵也应声倒地。

素云回头一看,发现是自己之前在工作中接触过的张士杰救了自己一命。

张士杰也认出了素云,开口说道:素云同志,原来是你呀。

一段英雄救美的故事也增加了两个人之间的联系,除了同志友谊,更多的是对彼此的爱慕之情。

后来,李云平索性就帮他们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素云和张士杰也从革命关系上升到了夫妻关系。这里要提的是,张士杰也是一个代号,他的本命叫李景春,已经参加革命多年了。

婚后,素云和张士杰琴瑟和鸣,很快就有了爱情结晶。

1942年,戎冠秀将身怀六甲的素云安排到了一个隐蔽的窑洞里养胎,她亲自照顾素云的饮食起居,直到孩子出生。

素云为自己的女儿取名为小云,希望她延续自己的革命理想,长大后成为一个栋梁之材。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素云就带着3月大的小云开始执行任务了,她将重要情报塞进了小云的虎头鞋里,本来万无一失的计划,却在中途出出了岔子。

当她俩快走到平山县城南的王子村时,被迎面走来的一群日军发现了,日军立马下令追捕素云。

素云意识到自己已是在劫难逃,于是将女儿藏在了路边的草垛里,自己朝着反方向逃跑,吸引日军的注意力。

就这样,素云被日军抓了回去,经过多次的严刑拷打,日军也没能让素云吐出任何关于八路军的情报,失去耐心的日军将素云一刀杀死。

另一边,小云被当地老乡发现后又被送回了戎冠秀和李云平手中,素云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女儿和情报的安全。

素云牺牲后,素云的抚养就成了问题,他的父亲张士杰正在为革命奋斗,根本无暇顾及小云,深思熟虑之下,李玉平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小云的责任。

小云三岁时,李玉平因为要调往别处,所以不得不写信让张士杰将孩子接走。

了解了母亲的故事后,史庆云痛心不已,她决定要找到父亲,弄清楚为何要狠心将自己送给别人。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最后,史庆云又将目光放在了药瓶上,她心想,这么重要的东西被放在药瓶里,是不是因为这跟八路军医院有关?

皇天不负有心人,史庆云循着这条线索,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找到了一位叫做邢竹林的老医生,经过两人的交谈,史庆云这才知道父亲将他送养的真相。

原来,当时张士杰有任务在身,无法照顾女儿,所以就托邢竹林将她送给了史子城夫妇,出于保护,还约定“定不面。”这才让父女俩60多年不得相见。

好在,在邢竹林的帮助下,史庆云见到了自己的生父,后来,史庆云也找到了生母的坟墓,这么多年过去了,史庆云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2011年,国家民政部追认素云为革命烈士,她的雕像和戎冠秀的雕像在解放石家庄烈士陵园中“并肩站立”着。

后来,那些记载着烈士素云的小纸条也被放在了博物馆中,时刻警醒世人,要铭记那些为革命献身的英雄烈士。

上一篇:1963年,杜聿明与妻子重逢,得知蒋介石的两件事后,他又悲又怒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狂乱的感情问题

    我男友,性格偏执,可能伴随人格障碍,常常因鸡毛蒜皮大发雷霆,真的就是鸡毛蒜皮,下楼拿包裹没报备,生气!,拿卫生棉给邻居,生气!,倒垃圾没报备,生气!,去餐厅吃饭,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