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宪权:本是营级军官,因受重伤成泥瓦匠,建国后致信首长要工作

徐特立曾说:“所谓革命精神就是创造性,要懂得世界上的一切都需要创造,要前进就不能坐着等待,就要去创造。而要创造就要克服困难,不能贪图好环境,好条件。”

自近代以来,无数的仁人志士为了中国的未来拼搏奋斗,他们经历过革命的艰难,大多面临着众多身不由己,但是为中国奉献的初心却从未改变。

建国后,开国大将黄克诚以及贵州军区的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收到了一个人写的信。令人疑惑的是,这个写信要工作的人只是普普通通的泥瓦匠,但上将战友们却大喜过望:“没想到孔宪权还活着!”这个泥瓦匠究竟是什么身份?

图:孔宪权

平凡中的伟大

首长们日夜思念的这个泥瓦匠,名叫孔宪权,红军长征时期,他还是黄克诚将军领导下的红军第三军团十二团的作战参谋。

人们常说:“孔宪权是战场上的疯子!”他打仗不怕牺牲,每次上战场的时候都冲锋在前。虽然英勇异常,孔宪权却并不盲目,恰恰相反,他有勇有谋,多次立下战功。

与此同时,孔宪权得到上天眷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总能够化险为夷,战士们都称呼孔宪权为“打不死的程咬金”。

1934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共苏区大部分的地区都沦陷。为了保存中共的火种,展开日后的工作,中共中央下达了战略转移的命令。红军的各个队伍相继长征,那时候孔宪权在红三军团,也参与到了长征的大部队之中。

1935年,红军渡过赤水,国民党依旧穷追不舍。彼时国民党军队规模远远超过红军,众多先进的武器装备也不容小觑,敌我差距悬殊,中国共产党只能保存实力,适当采取游击战,消耗敌人的实力。

为了防止目标过大,红军的部分部队被压缩,其中红三军团将4个师压缩为4个团,孔宪权成为了12团的作战参谋。

不久之后,红军队伍来到了贵州军阀的统治范围内,毛主席做出了先夺取娄山关,再攻打遵义城的计划。这看似是一个简单的作战方案,实际上却是红军团队深思熟虑的结果。

尽管贵军阀直接听命于蒋介石的领导,但是他们心怀鬼胎,必然以保存自己的实力为前提,因此不会全力进攻红军。与此同时,地方军阀大多是享乐主义的典型代表,他们战斗力较弱,军队毫无纪律可言,攻击性十分有限。

娄山关地势险要,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果红军能够夺得娄山关,不仅能够摆脱敌人,还能够为遵义的战斗提供便利条件。

中共中央下达命令,娄山关战役必须打赢。12团被任命为此战的先锋部队,孔宪权带领部下先行赶到了娄山关,向地方军阀发起攻击。令孔宪权意外的是,地方军阀火力迅猛,远远超过红军最初的想象。

原来,在军阀王家烈围剿红军的时候,蒋介石让国民党将领薛岳进入了贵州城。与此同时,国民党威胁王家烈,如果此战不胜,王家卫将永远失去贵州城。

为了打赢这场战争,王家烈将所有兵力物力都集中到了娄山关。娄山关易守难攻,他们占据有利地形,我军损失惨重。

红军冒着枪林弹雨前进,子弹耗尽,他们就与敌人拼刺刀,战斗到最后一刻。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士兵们用石头对抗。

战况过于惨烈,孔宪权也身受重伤,他的胯骨被流弹击中。即使受伤不能行动,他还是与敌人殊死搏斗。战士们誓死守护,最终打赢了娄山关之战。战斗结束之后,孔宪权被战士们抬下了山。

子弹继续留在体内有性命之忧,孔宪权的手术迫在眉睫。然而战时物资紧缺,没有麻药,孔宪权被医生绑在担架上,嘴里塞着毛巾。

手术过程中的痛苦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孔宪权已经满头大汗,却依旧一声不吭。医护人员们知道手术的痛苦,对他说:“如果你疼,就大声喊,这样疼痛也可以减轻一点。” 孔宪权只是摇摇头,从手术开始到结束都没有任何外放的表情。

3月29日,革命形势再次严峻起来,红军需要继续前行。然而伤员跟随部队会拖慢行军速度,于是党组织就将他们留在当地。因孔宪权刚刚做完手术,身体尚未恢复,也就此离开了红军大部队。

彼时孔宪权本是营级军官,但基于他的突出贡献,为了保障他的生活,组织上特批孔宪权享受到了团级以上伤病员待遇,并为后来暂时无法回到队伍的孔宪权留下了一些银元。

命运无常

孔宪权被组织上安排在一个富有人家,在群众的照顾之下,他渐渐康复。然而当孔宪权真正能够下地走路的时候,已经是整整一年之后。遗憾的是,孔宪权被流弹击中的胯骨已经无法修复,他的左腿变短,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行动不便。

漫长的康复时间让孔宪权心急如焚,因为通信条件的制约,孔宪权也与红军失去了联系。除非原来的红军部队能够主动寻找孔宪权,否则他将永远无法回到队伍之中。

孔宪权需要生活,也需要革命,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留在当地安顿下来,先养活自己,等待红军归来。

为了谋生,成为农民的孔宪权做过许多工作。他当过卖货郎,每天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小玩意儿勉强维持生计。不久之后,孔宪权学到了一门手艺,便做起了泥瓦匠。因为孔宪权行动不便,人们又称呼他为跛子瓦匠。

在遵义这个特殊的地方,百姓们都对红军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孔宪权生活多有不便,群众们便为他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街坊邻居经常为孔宪权送吃的,家中修修补补的零活都会请他前来。

孔宪权没有想到,原本只是暂时歇脚的遵义地区竟然成为了他的另一个家乡,从红军长征到新中国成立,孔宪权在遵义扎下根来。中国革命胜利之后,孔宪权不再寻找红军部队,决心做回一个普通人。

他原本想要庸庸碌碌地度过自己余下的时光,却没想到一次意外的出现,他再次改变了心意。

重振旗鼓

某次孔宪权意外看到了一张报纸,报纸上出现了贵州省军分区司令杨勇和政委苏振华的名字。杨勇和苏振华是孔宪权的老首长,也就是说,孔宪权找到了自己从前的队伍!他激动万分,急忙致信首长们,报告自己多年来的情况。

杨勇和苏振华前后收到消息,欣慰不已。长征途中死伤太多,孔宪权不能随军成为了他们多年来的遗憾。尽管杨勇和苏振华之后集结各方力量寻找,却依旧一无所获。人们十分悲伤,都以为孔宪权已经去世。

时隔多年,当他们再次收到孔宪权的消息时,社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杨勇和苏振华给孔宪权回信,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参谋长黄克诚的信息给了他。

图:黄克诚

不久之后,孔宪权给黄克诚写信,希望组织上能够恢复他的党员身份。孔宪权觉得虽然自己曾经为红军做出了贡献,但是他身患残疾,在生活上和工作上都存在着诸多不便,希望自己能够为党和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

黄克诚在收到孔宪权的信件之后紧急给中共遵义地委写信,他的身份也被证实。相关部门迅速行动,到遵义地区了解孔宪权的情况。经过重重考察,组织上恢复了孔宪权的身份,任命他为第七区的区长。

1952年,组织任命孔宪权为遵义纪念馆的馆长,他给前来参观的人讲述当年红军的经历,讲述着那段艰难却又热血沸腾的时刻。有人曾经说,孔宪权的一生始于平凡,成就伟大,却再次归于平凡。

一方面,孔宪权的故事是红军长征中永远的丰碑。革命必然要有流血和牺牲,孔宪权就是千千万万革命先辈之中的一个。舍弃小我,成就大国,这便是独属于中国共产党的使命和荣光。红军部队的生活是孔宪权一生之中最危险的日子,却有着独属于中国的未来。

另一方面,历史责任时刻铭记。物换星移,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从未改变。与红军部队失去联系之后,孔宪权曾经回归了普通人的生活,安安心心做一个依靠双手生活的泥瓦匠。

纵使脱下一身军装,孔宪权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却时刻影响着他。新中国成立之后,社会环境不断发展变化,孔宪权挺身而出,继续为国家和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革命之时,他是斗士,和平时代,他依旧是社会岗位上的一颗螺丝钉。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是因为他们的永不磨灭的责任感以及永不退去的热忱和决心。

上一篇:1945年日本投降,至今77年,为何日本人仍然得不到中国人的原谅?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选择障碍 帮挑

    最近想买换短夹 所以有在观望小ck,想买短夹是因为包包比较放的下,(不然长夹有时候挺麻烦的),有买过以下的钱包也可以给我一些意见!,或是有其他推荐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