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式体验《御驾亲征》

皇帝御驾亲征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在我们印象里,御驾亲身仿佛是一个王朝最后的一手王炸。毕竟皇帝亲自出马,士气这一块肯定没得说,贪腐呢,肯定也会大大降低,但真的是这样吗?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如果不懂军事的皇帝出马,沿途到底会有多糟糕?

你是皇帝,有一天草原人大举进犯中原,你心血来潮想要亲征一次,朝会上你把你的想法刚说出来啊。下面的朝臣就炸了锅,马上兵部尚书就在人声鼎沸中站了出来表示反对,他说这次草原人,虽然来势汹汹,但是边关要塞都未失守,形势是大好,无需皇上你多操心。礼部尚书呢,更是直言你身为一国之君,怎么能如此轻率自龙体于险境之中,这是对祖宗社稷的不负责。接着所有参会朝臣啊都争先恐后地发言表示反对,整个早朝啊,所有人其实都一个词不行罢了。

早朝还没完,接着奏书又纷纷而至,六部的尚书还有左右侍郎,御史台,督察院,大理寺,甚至翰林院的学士,几乎京城所有官员啊,都交上了奏折,表示反对。你以为他们是担心你的安危吗?千万不要过度自恋,对他们来说啊,有你没你。只是换一个主子的事,他们这么做只是走个形式,省得日后落下个劝谏不力的罪名。

最后大臣们拧不过你,所以朝廷就开始为你的亲征做准备,兵部开始整顿常年驻扎在京城外的八万京城守备部队,还特意跟下面大大小小的军校打了招呼。吃空饷克扣军饷的这段时间暂且打住吧,别不识好歹,往枪口撞。

户部开始下达文牒,就近开始征发附近各个州县的徭役,这些民兵缺乏训练,将来的作用呢,也只能是炮灰,为主力军创造机会。半个月下来,终于一切都准备就绪,现在得到的情报是,草原人这次虽然集结了不少的部落,但由于攻城能力低下,目前仍被挡在寨外,所以兵部最后的计划是,大军兵分三路前进,在边关会合。

你知道宰相和太子关系有些不好,所以把他们两个留在都城暂理朝政,这样一来,虽然双方势力可能会故意扯后腿,导致行政效率低下,但不至于两人勾结起来一起造了你的反,虽说太子做事向来规规矩矩,但你还是没有给太子留下任何的兵符,毕竟在权力面前啊,谁都靠不住,自己儿子啊也不例外。

你在数百名禁卫军的护卫下,开始向前线进发,所有人都忘不了大军开动的模样,长矛丛丛,旌旗辉辉,战马长簇,铠甲铮明,这架勉强仍可以运转的战争机器所发出的声音,让境内任何心有不轨者。都暂时放弃了所有的想法。

一路上因为你直接监督了大军的粮草调动,人事变更,甚至军纪士气你都亲自过问,士兵们反而感觉到现在过得比京城都要好,为了鼓舞士气,你每天都会离开六架的豪华马车,亲自上战马,在文武重臣的陪同下巡视军队,给士兵赐食,偶尔你也会来一出跟士兵同桌共食的政治作秀,所以现在士气高得不得了。你现在觉得打仗其实就这样,士气这么高,怎么可能打不赢呢?

可是就在快接近边关时,突然传来了坏消息,前方不到二百里的要塞因为出了叛徒,已经彻底被鞑子攻破。得知要塞已经被攻破,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了慌乱的神色。

兵部尚书。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干瘦老头子和几个同样上了年纪的大臣在马上争论不休。多数大臣们认为啊,马上移驾到后方最近的城内,然后等其他两人汇合后再另做打算,兵部尚书呢,则固执地坚持要求,现在立马在这里深挖壕沟,广结营寨,坚守等到其他两路支援。

他们各持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最后的决断权就交到了你的手上。理性上,你知道兵部尚书的计划反而是最稳妥的,因为现在鞑子已经没有城墙阻挡他们来去如风,如果仓皇后退对士气大降不说,如果急行军被鞑子的骑兵逮到,那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说不定现在鞑子的前哨已经知道你的位置了,可你也跟大多数大臣一样,怀疑自己手里这些兵马的实力,如果真的在这荒郊野岭防守,大家能不能挡住是个未知数。

最后你做出了决定,还是回去吧,回到城市就把所有军务都交给兵部这群人去办。你现在已经不想打仗了,这一路的兵车之苦,已经消磨光了你对战争所有的好奇心。打仗这种事啊,还得让别人干,你就适合在都城偶尔处理处理政务,在园子里跟自己的后宫们玩耍,你发誓只要能安全回去,以后绝对不会动御驾亲征这种愚蠢的心思。

昨天还趾高气扬前进的大军,现在成了仓皇后撤的败军一般,恐慌和不安,开始在队伍里蔓延,莫名其妙的调动命令,给了基层士兵很大的想象空间,连同收拢起来的溃兵散发的流言,这支部队还没有接战就开始厌战。

黄昏时,离最近的都城只有三十里了,于是大军决定不设营开灶,只要加急赶一晚上的路,进了城就安全了。

三十里。可惜,这就是你和你的大军离城市最近的距离了。

鞑子的骑兵已经来了,北方的地平线上一排鞑子的骑兵像鬣狗一样探头探脑,这是他们的前锋高层立即命令士兵停止前进,结阵御敌。鞑子来的是前锋骑兵,数量还不多,暂时还造不成任何威胁。疲惫不堪到极点的部队,这时在危险面前勉强打起了精神。

军官们开始命令士兵挖出一条条壕沟来,抵御随时都可能来到的骑兵冲锋。骑兵队列也从大队伍中脱离出来,分别掩护两翼。你所在的中军占据了高点,俯瞰整个战场状况,鞑子的前锋骑马大胆地跑过来骚扰正在挖壕沟的军士。你们的骑兵刚赶过去,这群人就像飞鸟一样散开,你们的骑兵也不敢深入去追。

临时搭建的营帐里,高级文武官员都汇合起来讨论形势,所有人都难掩脸上的慌张。各部大臣表示,现在他们要和你带着所有的骑兵立即赶往城内,其他人负责殿后,兵部的人又表示反对,说现在分兵与寻死无异。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在你身上,又是需要你作出选择的时候了,你现在只想能够安全地逃回去,你根本不在乎所谓的输赢了,只要能安全回去,哪怕葬送所有大军,你也在所不惜。

在大家的目光下,你说出来连你自己都脸红的话语,你要带着骑兵跑路,各部大臣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只有兵部的人员脸色却更加苍白,但他们却无能为力,兵部尚书的山羊胡动了动,却没有多说什么。这个干瘦的老头哼了一声,戴上头盔走了出去。所有辎重你都不要了,骑着马带着大臣们就从中军后撤,两翼骑兵开始后撤追随你。

这时留下的步兵们看着发生的场景开始恐慌起来,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被抛弃了,队伍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兵败了”,先是发生出的士兵开始动摇,然后丢下武器开始逃跑,紧接着更多的“兵败了”,以及更多的溃兵,士兵们开始成片地往后逃跑。你的禁军骑士们本想充当督战队,但看着溃败的数目,知道大势已去,随即调转马头先你而去。

鞑子先锋骑兵原本也就不过千人,看到这一幕竟然直接抽出了马刀开始冲杀,你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不过十分钟连仗都还没打,你的部队就溃退了,时间像静止了一般,透过大火,所有画面都像是一幅幅末日浮世绘。一个士兵绝望地跪在地上讨饶,却被鞑子麻利地划过脖子,一个军士蛮横地把大臣推下马,把马占为己有。还有一个高级武试图组织起士兵,却被手下趁其不备,身后来了一刀。

你知道,全都完了。你在这场行军中只做了两次选择,但这两个选择就足够彻底埋葬你的军队,还有你。

一队鞑子骑兵朝你们冲来,你身边仅有的几名近卫冲上前去为你争取逃跑的机会。可你知道,已经没有机会了,你仅存的脸面,让你根本没有勇气活着面对任何一种结局。火光之中,你横刀一挥,选择了结局。

上一篇:康熙千辛万苦扳倒鳌拜,为何晚年及其子孙为鳌拜平反?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