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瓦岗英雄死不瞑目:早学秦琼程咬金徐世勣,哪有今天的结局?

贾家(柳)楼四十六友结拜,这当然是小说对史料的艺术加工,只不过是作料加得有点太多,把屈突通、史大奈这些不可能跟秦琼程咬金结拜的人也算了进去:屈突通比魏征还大二十三岁,在大业年间已经在隋朝担任左骁卫大将军、关中讨捕大使、左光禄大夫(正二品)、卫大将军、长安留守;史大奈是突厥特勒(王子或大人),跟处罗可汗一起投奔隋炀帝杨广,在伐辽之战中积功被封为金紫光禄大夫(正三品,银青从三品)。

在投奔瓦岗军之前,秦琼是隋朝正六品建节尉,罗士信是秦琼同队战友,程咬金是东阿县保安司令,品级不详,他们也不可能跟单雄信、徐世勣结拜——秦琼和罗士信的老上级、齐郡通守张须陀,就是在跟瓦岗军作战时阵亡的。

贾家楼四十六友半真半假,但瓦岗英雄却真实存在,当时甚至还有“得瓦岗者得天下”之说:李渊接纳了徐世勣(赐姓李)、魏征、秦琼、程咬金、罗士信、尤俊达(牛进达)、吴黑闼(不是刘黑闼)等一大批高端精英人才,这些人基本都位列大唐开国公,其中秦琼、程咬金等人还受封为上柱国,也就是顶级战斗英雄的勋位。

秦琼受封上柱国人所共知,徐世勣刚一加入唐军就受封上柱国,可能被很多人忽略了:“高祖大喜曰:‘徐世勣感德推功,实纯臣也。’诏授黎阳总管、上柱国,莱国公。寻加右武候大将军,改封曹国公,赐姓李氏,赐良田五十顷,甲第一区。《旧唐书·列传第十七》”

这样看来,徐世勣比秦琼受封上柱国的时间还早,而程咬金受封上柱国,应该是玄武门之变后的事情了:“(武德)九年夏末,二凶(建成元吉)作乱,太宗(世民)受诏,宣罚禁中,公任切爪牙,效勤心膂。事宁之后,颁乎大赉,赏绢六千匹、骏马二匹、并金装鞍辔及金胡瓶、金刀、金碗等物,加上柱国,授东宫左卫率。寻拜右武卫大将军。《大唐故骠骑大将军卢国公程使君墓志》”

秦琼、程咬金、徐世勣都受封开国公(公侯不带开国二字,级别骤降)、上柱国,而且都是生荣死哀,有追赠头衔,有好听的谥号(秦壮,程襄,徐贞武),这三位上柱国的待遇,可比另外五位死不瞑目的瓦岗英雄强多了,如果那五位死不瞑目的瓦岗英雄九泉之下有知,也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我要是早学秦琼程咬金徐世勣,又怎会有今天这样令人不甘的结局?

单雄信、王伯当都是瓦岗出身,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单雄信跟随王世充一起归降,李渊李世民赦免了王世充,却把单雄信押赴刑场斩首,徐世勣怎么求情都没用。

王伯当明知道李密降而复叛必死无疑,但还是不离不弃:“李密谋叛,伯当止之,不从,乃曰:‘士立义,不以存亡易虑。公顾伯当厚,愿毕命以报。今可同往,死生以之,然无益也。’熊州副将盛彦师率步骑伏陆浑县南邢公岘之下,密兵度,横出击,斩之,年三十七,伯当俱死,传首京师。”

如果单雄信跟秦琼程咬金一起投奔唐军,开国公、上柱国的爵位勋位十拿九稳,如果王伯当跟徐世勣一样,也外出带兵,就不会被李密拉成垫背了。

单雄信王伯当之死,都是跟错了人,在战乱年代,“审于量主”是很重要的,在这一点上,单雄信和王伯当都不如程咬金——当年要不是程咬金最先识破王世充面目,秦琼后来能不能成为门神,那还真不好说呢。

除了单雄信、王伯当,还有三位瓦岗英雄死在隋唐交替之际,读者诸君最熟悉的就是秦琼最开始的战友罗士信了——小说中的罗成,有一半是以罗士信为历史原型的,某些版本的隋唐英雄小说,干脆将他们合二为一:罗成,字士信。

读者诸君都知道,古人称字是一种尊重,比如称秦琼的名字,李渊和李世民也不会轻易叫,他们一般都是跟程咬金等人一样,敬称秦琼为“叔宝”。罗士信可能本名就叫罗成,只不过为了尊敬起见,史官只称其字而不称其名。

罗士信死在另一位瓦岗英雄刘黑闼之手,刘黑闼又被瓦岗英雄魏征算计击败擒斩,瓦岗英雄自相残杀,罗士信和刘黑闼都死不瞑目,而且还会相互抱怨。

要说刘黑闼也够倒霉的,他这一辈子,成于瓦岗败于瓦岗,甚至连他归降窦建德,都跟另一位瓦岗英雄,也就是被称作“徐茂功”的徐世勣有关:“刘黑闼,贝州漳南人。事李密为裨将。密败,王世充虏之,以其武健,补马军总管,镇新乡。时李世勣陷于窦建德,建德使攻新乡,虏黑闼献之。”

徐世勣被窦建德俘虏后,又抓了刘黑闼当投名状,徐世勣逃归唐营的时候,也没带刘黑闼,这才弄出了罗士信死于刘黑闼之手的悲剧——如果刘黑闼早跟秦琼程咬金跑进李世民军中,岂不是就没有后来的手足相残了?

提起刘黑闼和罗士信的手足相残,我们不能不提这件事的导火索,也就是原洺水城守将王君廓——他就是小说中的“大刀王君可”,有版本直接称其为王君廓。

王君廓被刘黑闼包围,罗士信杀出一条血路救出王君廓,王君廓当上彭国公、左光禄大夫之后走了歪门邪道,居然想去投奔突厥,结果走在半路上被一群村民杀了:“居职不守法度,长史李玄道数以法绳督,猜惑不自安。会被召,至渭南,杀驿史,亡奔突厥,野人斩之。”

王君廓投唐的时间,比徐世勣和秦琼程咬金还早:“高祖兵起,召之,不从。归李密,密不甚礼,乃归国。授上柱国、假河内太守、常山郡公。”

王君廓和单雄信、罗士信、刘黑闼一样,都是当世一流悍将,王伯当武功多高,史书没有记载,但他比秦琼还早受封十六卫大将军可见也非泛泛之辈,这五个人如果不走错路,熬到贞观年间,至少能与秦琼程咬金同列,甚至像徐世勣那样“开府仪同三司”也有可能。

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这五位瓦岗英雄的结局都很不好,而他们不如秦琼、程咬金和徐世勣的地方,也被人总结成了一句话:“投降和逃跑是个技术活儿!”

秦琼、程咬金、徐世勣都曾被俘投降,但他们最后都找到了济世安民之主,并在隋唐交替之际的战场上大放异彩,建立了赫赫战功,享尽了荣华富贵,而单雄信、王伯当、罗士信、刘黑闼、王君廓这五位瓦岗出身的英雄或枭雄,连一天安乐太平都没享受到,我们在扼腕叹息的同时,也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如果单雄信刘黑闼跟秦琼一起投唐,将会受封怎样的官爵勋位?

上一篇:他是一等功臣,回乡后却遭小人陷害,差点被判死刑,躲进深山8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