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在白门楼给刘备挖了一个坑,刘备怎样做,才能从坑里爬出来?

春秋无义战,三国无忠臣。这话说得可能有点绝对,但是我们细看三国史料,就会发现我们所知道的那些名将良相,没有一人向大汉天子刘协效忠,也没有人按照规定向朝廷缴纳赋税,要没有曹操养着,刘协可能早就饿死了——曹操可是出了名的“白脸奸臣”。

曹操是不是奸臣暂且放在一边不提,我们看正史和演义记载基本一致的“白门楼斗智”,就会发现楼上的主角们那可真是变脸如翻书,刘备、曹操、张辽、陈宫、吕布等人的表演,不拿个小金人都委屈了。

曹操、刘备、吕布、张辽、陈宫白门楼斗智,《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以及裴松之注引史料的记载大同小异,咱们正好拿来互相补充。

综合这些材料来看,白门楼上的主角就是曹操和刘备,吕布、张辽、陈宫等高级战俘,不过是这两位枭雄斗智的道具而已——曹操就是用这些道具,给刘备挖了一个大坑,刘备在相当长时间内,都可能陷在这个坑里爬不出来。

话说当年曹操进了下邳城,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刘备以半个盟友的身份陪坐一边,关羽张飞诸曹夏侯侍立两侧,如果他们拄着水火棍大喊一声“威武”,那就是县太爷和师爷升堂问案了。

第一个被推上来的是方天画戟专捅义父的吕布吕奉先,这个身高一丈的大汉(壬午本中有吕布身高),已经被捆得像一只进了沸水的大虾,佝偻着腰憋得脸红脖子粗,但还是满脸堆笑地“关心”着曹操的身体健康:“曹公,您怎么变得这么瘦了?”

曹操也被吕布弄得一头雾水:“咱们从前见过面吗?”

吕布热情洋溢地回忆起了美好的过去:“咱们在洛阳的时候,一起去‘温氏园’办派对,您怎么忘了?”

曹操一拍脑门:“对,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你不提我倒忘了,但是我之所以变瘦,还是想你想的——你不跟束手就擒,我辗转反侧寝食难安。”

吕布先拉关系再提要求:“这绳子绑得太紧了,能不能松一点?”

曹操笑了:“绑老虎,哪能不紧点儿?”

吕布即使真是一头猛虎,这时候也是虎落平阳,根本就威风不起来,曹操跟吕布逗闷子,其实就是在玩儿猫捉老鼠,可怜的吕布看着满面春风的曹操,还以为自己求生有望呢:“您原先最大的对手就是我,现在我是彻底心服口服了,只要你饶我一命,我就替你管起兵,你只管带步兵,那时候天下就是咱哥们儿的了!”

曹操一听吕布这么说,心中也有点含糊:“这句话听着不太对劲儿,但是哪里不对,还得好好琢磨一下!”

吕布说错话了,旁边坐着的刘备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天下被你们平定,我岂不是只能将鞋(织席贩履)了?”

曹操和刘备正在琢磨吕布话中含义,刀斧手把高顺推了上来又推了出去,估计高顺心里也是十分郁闷:“这个曹阿瞒,也太性急了,刚问了一句话,我还没想好咋回答,你就下令开刀问斩——你要是亲手解开我的绑绳,再赐座赐酒,我怎好意思不降?”

曹操懒得搭理高顺(高顺是吕布死忠,劝降可能白费力气),却有兴趣调侃一下被押上来的陈宫:“公台别来无恙!”

这句听起来很普通的一句问候,在陈宫听来却是充满了杀机,读者诸君当然也都知道,曹操对陈宫与自己的分手耿耿于怀,在前几天,这二人还见了一次面:“操统众将至城下,大叫吕布答话,陈宫在布侧大骂曹操奸贼,一箭射中其麾盖。操指宫恨曰:‘吾誓杀汝!’”

曹操要能饶过陈宫,那他就不是三国第一枭雄了,陈宫很明白自己的处境,与其求饶后被曹操羞辱一番再杀死,还不如硬扛到底给曹操留下一点念想:“吾闻将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老母之存亡,在于明公也。吾闻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妻子之存亡,亦在于明公也。”

陈宫这番话,在《鱼氏典略》《三国演义》中一字不差,可见陈宫硬扛到底,而曹操扶养其老母妻子,也确有其事——读者诸君请注意:陈宫这时候对曹操的称呼,已经不是“曹贼”而是“明公”了,刘备关羽称曹操,也是“明公”。

陈宫在自知必死的情况下,用自己的骨气保全了老母妻儿,更硬气的张辽,不但保住了脑袋,还给自己弄了个关内侯爵位。

张辽出场,人未到声先到,不过他骂的不是曹操而是吕布:“吕布匹夫!死则死耳,何惧之有!”

睿智的读者诸君当然知道,张辽这一骂,就把自己变成了“无主之将”,他先炒了主公吕布的鱿鱼,接下来“跳槽”就名正言顺了。

张辽骂完吕布骂曹操,这是为曹操献上了一份大礼:天下都知道曹丞相虚怀若谷不计前嫌,张辽当众骂他还受封关内侯,看来还是曹丞相的饭碗好端,大家同去,同去!

曹操和张辽二人的表演痕迹有点明显,变脸的速度有些太快,连刘备和关羽张飞看了也有点转不过弯来:“操掷剑笑曰:‘我亦知文远忠义,故戏之耳。’乃亲释其缚,解衣衣之,延之上坐,辽感其意,遂降。操拜辽为中郎将,赐爵关内侯。”

很多人都怀疑张辽和曹操在白门楼上这番表演是事先商量好的,至少他们是早已达成了默契,就是为了树立千金买马骨的招牌:“臧霸闻吕布已死,张辽已降,遂亦引本部军投降。操厚赏之。臧霸又招安孙观、吴敦、尹礼来降,操封臧霸为琅琊相。孙观等亦各加官,令守青、徐沿海地面。将吕布妻女载回许都。”

曹操杀了吕布的死忠高顺,“宽宏大量”厚待张辽,这都不是他最高明的一招,他的压箱底绝技,是要用来对付刘备的:“布缚急,谓刘备曰:‘玄德,卿为坐客,我为执虏,不能一言以相宽乎?’太祖笑曰:‘何不相语,而诉明使君乎?’意欲活之,命使宽缚。”

说曹操要真放掉吕布,估计谁都不会相信,如果他真要收降吕布,也不会卖人情给刘备,这时候刘备怎么说都可能惹事儿:说留吕布,曹操就会想起吕布曾经跟刘备关系不错;说杀吕布,又得罪了吕布旧将。

刘备思虑再三,说出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明公不见丁建阳、董卓之事乎?”

很多人都说是刘备这句话断送了吕布性命,但是刘备却可以有自己的解释:“我那句话的意思,是让曹公对吕布恩威并施严加防范,只要控制得好,就等于多了一个能打的儿子!”

其实不管刘备怎么说,曹操都不会放过吕布,他故意征求刘备的意见,其实是挖了一个大坑:如果刘备“既知能吕布啖父,将其留取害曹瞒”,那么白门楼上多吊一个人也不嫌挤;如果刘备不替吕布说好话,又成了“最无信者”。

曹操给刘备挖下的这个大坑,刘备很久也没跳出来:外界盛传是刘备“谗杀”吕布,不但吕布的旧部对刘备恨之入骨,刘备的“仁厚”形象也大打折扣——吕布对你并未赶尽杀绝,你却在白门楼上落井下石!

白门楼上一场智斗,两个胜利者和三个失败者的精彩表演,给后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和许多疑问:如果刘备力保吕布,曹操会不会把他也挂上白门楼?如果陈宫、高顺屈膝投降,曹操又该如何应对?刘备除了重提董卓丁原,还有更好地回答吗?

上一篇:第二代宋氏三姐妹:宋子文三个女儿,个个身材高挑,如花似玉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怀孕投保工会

    想询问怀孕9周投保工会若想领生育补助,会去投保工会,是不是表示生育补贴的钱大于缴出去的钱?说要投保280天后生产,若是现在保时间不符是不是就无法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