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炸了!看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如何在巴黎和会“舌战群儒”

37年前,一位生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轰轰烈烈的伟大人物,安静地离开人世。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评价他:

“他是这所大学有史以来最有才华的学生。”

唐德刚说:

“中国近代以来只有“两个半外交家”,其中,两个是李鸿章、周恩来,半个就是顾维钧。”

钱钟书敬佩的著名学者温源宁说:

“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顾维钧博士,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光芒四射的星星。”

顾维钧

顾维钧,究竟做了什么,让无数人记得他,赞颂他呢?

这还得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说起。一战后,中国作为战胜国,参加了1919年的巴黎和会,顾维钧跟随使团出席会议。

“弱国无外交”,顾维钧他们到巴黎时,就遭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刚到巴黎,代表团就接到通知:参加和会的各个国家被划分为三等,位列一等的英美法意日可以有5席,而一些新成立、新独立的国家只有2席,中国被划为最末一等,5位代表只能轮流出席。

图|巴黎和会会场

和会召开前夕,中国代表团准备提出收回山东权利问题,但日本先发制人,率先在五大国中提出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应直接由日本继承。

在这种情形下,顾维钧临危受命,就山东主权归属问题据理力争,并在巴黎和会上就山东问题作了一次缜密细致、畅快淋漓的精彩发言。

听完顾维钧掷地有声的声明、痛快淋漓的演说后,美国总统威尔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和法国总理克里孟梭,一齐走上前握住他的手,称他为中国的“青年外交家”。

论证上,顾维钧没有把主观情绪融入其中,而是用英文从经济、文化各方面说明问题。顾维钧首先回顾了一下山东是如何被德国人占据的,接着谈到山东是如何又被日本人占领的。

“山东省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孔子和孟子的诞生地,对中国人而言,这是一块圣地。全中国人的目光都聚焦于山东省,该省在中国的发展中总是起着重要的作用。

—(《顾维钧外交演讲集》)”

这是近代百年中受尽屈辱的中国第一次在西方列强面前说“不”!

受到多方影响,6月28日,当巴黎和会与会各国在凡尔赛宫举行对德和约签字仪式时,顾维钧等中国代表没有到场,拒绝签署条约。

那一天,顾维钧乘坐汽车经过巴黎的街头。他在回忆录中说:

“汽车缓缓行驶在黎明的晨曦中,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黯淡……

我暗自想象着和会闭幕典礼的盛况,想象着当出席和会的代表们看到为中国全权代表留着的两把座椅上一直空荡无人时,将会怎样地惊异、激动。

这对我、对代表团全体、对中国都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中国的缺席必将使和会,使法国外交界,甚至使整个世界为之愕然"

巴黎和会历时5个多月,中国外交的主要目的就是收回山东权益,顾维钧据理力争并占据上风。

但遗憾的是外交要靠实力说话,仅凭一番雄辩,改变不了旧中国任人宰割的命运。

最终,西方列强为了自己的利益,讨好日本,将德国在山东的权利全部转给日本。

“这是平静的一天。”

1985年11月14日,顾维钧写下了最后一篇日记。

几个小时后,他在纽约寓所的浴缸里洗完澡,准备穿睡衣上床睡觉,却突然晕倒在浴垫上平静地辞世,享年97岁。

上一篇:老谋深算的斯大林,如何掌握了雅尔塔会议的主动权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