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军统都搞不定的大汉奸,竟然被家里的厨子砍死了

1940年10月11日深夜,上海虹口傅公馆里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一个厨师模样的男人蹑手蹑脚推开了一间卧室的门,轻轻地走了进去。卧室之中,床上的人发着有节奏的鼾声。但见这个男人走到床边,迟疑了一下,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把菜刀,猛然朝着床上熟睡的人狠狠地砍了过去……

第二天,上海报纸紧急刊出了“号外”,上面印着:南京政府上海特别市市长傅筱庵,于今晨在虹口斯高脱路私邸中被杀死身死。傅身卧床上,头部被砍数刀,血染锦被,枕旁遗有凶刀。当局据报,正着手侦查缉捕凶犯。

傅筱庵

原来,当晚被砍死在床上的那个人,正是民国十大汉奸之一,伪南京政府上海市长傅筱庵。

卖国求荣

傅筱庵生于1872年,浙江省镇海县人。傅筱庵15岁的时候进入上海英商造船厂做工,因为精通英语,又善于献媚外国资本家,被提拔为了领班,专管在船上做工的中国工人。傅筱庵心狠手辣,不仅帮着外国资本家欺压中国工人,还处处克扣中国工人的血汗钱。后来,傅筱庵投靠了清末大资本家盛宣怀,还成为了盛宣怀三夫人庄德华的“过房儿子”。

清朝末年,盛宣怀在上海推行所谓的新政,傅筱庵因为盛宣怀的提携和扶植,成为了招商局船舶科科长、产业科科长等职,成为了盛宣怀的得力助手和代理人。然而,就是这个被盛宣怀一手提拔的野心家,在盛宣怀病死后不久,傅筱庵就采用蚕食的方法,把盛宣怀一生所攫取的6000多万两白银据为己有,摇身一变成为了上海滩的新晋富翁。

盛宣怀

北洋军阀孙传芳和国民革命军在江西作战的时候,他公开支持孙传芳,不仅从中国通商银行调拨了200万送给孙传芳作为军费,还以招商局的名义密电孙传芳:所有江轮,悉供调遣。当革命军占领上海后,蒋介石以支持孙传芳的罪名对傅筱庵下达了通缉令。傅筱庵自知作恶多端,落到革命军手里难逃一死,就向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求援,在日本人的保护上,趁夜登上了日本邮船,逃往了日本占领的大连。

傅筱庵到了大连后,为了保住他在上海的家产,都四处奔波,希望蒋介石能够撤销对他的通缉令。虞洽卿等人就以同乡会的名义,向国民政府请求能够撤销对傅筱庵的通缉令;而蒋介石也希望上海工商界有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来支撑局面。于是,国民政府于1931年撤销了对傅筱庵的通缉。

民国人物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上海沦陷。日军占领上海后,想在上海实行他们一贯的“以华制华”政策,决定让傅筱庵出任上海特别政府市长一职。傅筱庵当上伪市长后,撤掉了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换上了维新政府的五色旗,并且以日本为后台大肆镇压中国人的抗日活动。傅筱庵卖国求荣的行为引起了爱国人士的愤怒。

主仆生隙

蒋介石也决定除掉傅筱庵,就把这件事交给戴笠全权处理。于是,戴笠马上给军统上海特区区长陈恭澍发电报,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傅筱庵。陈恭澍接到指令后,马上作出了部署。但是,此时的傅筱庵也有些闹心,镇海老家不仅遭到革命群众的围攻打砸,他也先后几次遭到了“除奸团”的刺杀。虽然每次刺杀都有惊无险,但是,也把他吓得不轻。他住的地方布满了警卫部队,昼夜站岗,任何人不准备靠近。外出的时候,乘坐的都是防弹汽车,几十名保镖跟随其后,陈恭澍派出来的特工根本接近不了傅筱庵。

军统特工决定从傅筱庵身边人入手,伺机刺杀傅筱庵。傅筱庵早年间在大连流亡的时候,有一天,他在大街散步,突然迎面窜出一条野狗,向他扑了过来。就在这危机之际,一个青年男子甩出一把尖刀刺死了野狗。这名青年男子名叫朱升源,是一个山东人,父母去世后,就跑到了大连投靠舅舅,在轮船上当厨子。

傅筱庵此时孤身一人在大连避难,也希望能一个人在身边帮助自己。就这样,傅筱庵就把朱升源留在了身边,并把他带到了上海,成为了自己家中的厨师。朱升源蒙傅筱庵收留,二十多年对傅筱庵忠心耿耿;而傅筱庵对朱升源也十分信任,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来做。然而,自傅筱庵投靠日本后,两个的关系就出现了裂痕。原来,朱升源在被傅筱庵收留之前,曾经在日本工厂做过工,受尽了日本商人的折磨与欺压,生性刚直的他对日本人有着很深的仇恨。

当傅筱庵决定投靠日本人的时候,东升源就劝傅筱庵,不要给日本人卖命,但是,每次都被傅筱庵拒绝了。因此,朱升源一直闷闷不乐。而就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让两个人的关系彻底出现了裂痕。

傅筱庵家里有一个叫吴妈的佣人,是傅筱庵的太太从娘家带过来的,为人很是善良贤惠,深受傅家上下的喜欢。傅筱庵有一个日本顾问叫甲斐,原来是一个混迹上海的浪人,此人极其好色。

一天晚上,吴妈服侍太太睡下,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碰到刚刚跟傅筱庵喝完酒的甲斐。甲斐仗着是傅筱庵的日本顾问,看吴妈还有几分姿色,径直就闯到了吴妈的房间。吴妈逃出房间后,见厨房的灯还亮着,就跑到厨房寻求帮助。果然,此时的朱升源刚刚喝了一点酒,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睡觉。吴妈见到朱升源后,大喊:“朱师傅救命!”还未等朱升源开口,甲斐就追到了厨房,一把揪住吴妈,淫笑道:快让我陪陪你吧!

朱升源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对甲斐说:“顾问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呢?”甲斐怒道:“我的事,哪里容得你来管!”说完,就推开了朱升源。朱升源本来就对日本人非常痛恨,从桌子上抄起一把菜刀,大声喊道:“我敢欺侮我们中国人,你敢过来,我就敢劈死你!”甲斐一见,也没有了来时的威风,恨恨地对朱升源说:“你给我等着,明天让你好看。”说完,甲斐就离开了厨房。

第二天,傅筱庵得知事情经过后,不仅没有安慰吴妈,反而训斥朱升源:“你怎么这么爱管闲事。一个女佣人,日本顾问要,就让他去玩罢,何必要跟他相闹。”朱升源听完这话,暗暗就对傅筱庵有了恨意。

罪有应得

朱升源受了傅筱庵训斥,就跑到府外一家酒馆喝闷酒。这家酒馆正是国民党军统的临时联络站,当朱升源进到酒馆后,老板就认出了朱升源。于是,酒馆老板就迎了上去,并主动请朱升源喝酒。

一来二去,酒馆老板就和朱升源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这一天,朱升源又来到了酒馆。酒馆老板对朱升源说,我知道朱兄虽然已年过四旬,却还没有老婆。我有一个表妹至今未嫁,我和朱兄情投意合,有意撮合你们,你意下如何?

说完,就从里间走出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原来,这名年轻女子也是军统的一名工作人员,为了完成刺杀傅筱庵的任务,只好靠美色来接受朱升源。朱升源见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自是神魂颠倒。

1940年10月的一天,当朱升源再次来到酒馆与那名女子约会的时候。陈恭澍来到了朱升源的跟前,说:“我是军统上海特区区长陈恭澍,有事想请朱先生帮助!”朱升源吃了一惊,慌忙说道:“什么事?”陈恭澍说:“我知道朱先生是一个爱国之人,看不惯傅筱庵卖国求荣的行为,我希望朱先生能以民族大义为主,帮我们军统除掉傅筱庵。”陈恭澍接着说:“我知道,朱先生你和傅筱庵有二十多年的主仆情谊,一时下不了手。可是朱先生你想想,你一直待在傅筱庵身边,也逃不了卖国贼的骂名。如果你能帮我们除掉傅筱庵,朱先生不仅会留得一个美名,我们军统会担保你的安全,事后给你5万大洋,让你和未来的妻子远走高飞。”

这个时候,与朱升源约会的那名年轻女子也走了进来,她对朱升源说:“你若真心喜欢我,同我做夫妻,就杀了傅筱庵这个卖国贼。杀了傅筱庵,你成了英雄,我面子上也光彩,到时候我们拿着四五万的资金,远走高飞,过一辈子不好吗?”

朱升源思考了一下,看了看未来的妻子,说:“好!”

过了几天,傅筱庵被周文瑞、魏晋三等人拉到盛老三宅内听堂会,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已经接近古稀之年的傅筱庵回到傅宅躺床上就睡着了。朱升源见随从、佣人也都回房休息了,就悄悄地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朱升源砍死傅筱庵后,没有立即逃跑,而是从容不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下了血衣。等到天亮以后,他拎着菜篮,推着自行车就走出了傅府。朱升源是傅府的厨师,这个时候正是他平常外出买菜的时候,自然没有人阻拦他。

朱升源安全逃脱后,军统上海特区区长陈恭澍并没有食言,立即给军统头子戴笠打电话,并请求让那名年轻女子脱离军统,带上许诺的五万元奖金与朱升源远走高飞。

据说,朱升源和妻子在军统的安排下,离开上海后,逃到了重庆,开了一家小型手工卷烟工厂度完了余生。

上一篇: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李宗仁说幸亏自己当时失败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