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孝宗朱佑樘:来自父亲的一次偶遇,却达到了父亲够不到的高度

有人曾这样评价朱祐樘:

明孝宗朱祐樘为政颇多靓丽和温馨,史称“弘治中兴”,是三百年明史罕见的最富暖意、最得人心的篇章。在漫长的华夏古史上,也属深蕴人性光辉的卷帙……

让一个王朝充满温馨、富含暖意,把王朝的政军实力提振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中国古代史上,要想实现这样的完美契合恐怕比登天还难。

然而有个人却做到了,他就是明朝第九位皇帝一一一朱祐樘。

明孝宗朱佑樘画像

朱见深也烦恼

1475年,朱祐樘的父亲明宪宗朱见深28岁,这一年,他的两鬓已渗出白发。

十年前,他和比自己大17岁的万贵妃曾育有一子,可不到一个月这条小生命就薨了。为寄托哀思,朱见深把这个孩子追封为:悼恭太子。

十年弹指一瞬,万贵妃自那次后没了生育。期间,包括皇后在内的所有嫔妃再没给朱见深诞下一男半女。

这是朱见深最大的忧虑!所以他每日都会坐在镜前,召宦官张敏前来,一边为他梳头一边细数自己的白发。

有一天,张敏为他梳头,朱见深自怨自艾,说了一句:

我老了,到现在还没有儿子。

突然,张敏放下手中的梳子,跪伏在朱见深面前说:

臣死罪,皇上已经有儿子了。

朱见深惊愕不已!问:

我的儿子在哪里呢?

张敏答:

我说了之后马上就得死,请皇上得为小皇子做主。

站在身边的司礼太监怀恩明白,这张纸怕是再也包不住火了。于是叩首说

张敏说的是实话,皇子被悄悄藏养在西内,如今已六岁,只是这个消息一直没敢公开。

明宪宗朱见深画像

那个穿着黄袍留有胡须的人就是你父亲

这个消息无异于天降甘霖,让朱见深内心狂喜。随即摆驾西内,着人迎回张敏口中的皇子。

在朱见深没赶来前,纪氏已得到消息——这一天她等得太久,欣慰的是儿子终于有了条活路,但她分明知道母子的情份就快到头了。

于是,大内出现了一个忧伤的画面。

纪氏搂着朱祐樘,说:

儿啊,你过去后,母亲也到头了。一会儿看见那个穿着黄袍子长有胡须的人,记住他就是你父亲。

当朱见深见到朱祐樘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朱祐樘颤颤巍巍,一脸怯懦,还没剃过胎头,三尺长发拖地,在一帮宦官的鼓励下,才缓缓向朱见深走去。

来到面前,朱见深蹲下双膝,对朱祐樘注视了许久,说:

这是我的儿子,像我。

纪氏画像

多年前的旧事

朱见深这才想起那件旧事。

七年前,他无意间经过内府库,看见一名女官低着头,正在盘算自己的账目。只见这位女官美貌绝伦,眉宇间还透着一种令人心驰的淡雅。

朱见深内心像火一样燃烧,见四下无人,便临幸了她。这个被朱见深临幸的女子就是广西“断藤峡”叛乱,土司之女纪氏一一一朱祐樘的生母。

按说被皇帝临幸,并怀上龙种是天大的荣宠。可当纪氏知道自己怀孕后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担心迟早有一天母子俩终会被宫中的“堕胎御手”剿杀。

这个“堕胎御手”是谁呢?她就是独获专宠的万贵妃。

万贵妃仗着当年救下朱见深,在后宫恃宠而骄。偏偏这种骄纵还有附加条件一一一规定朱见深不能碰别的女人,即便是皇后。

自那年悼恭太子薨后,万贵妃更加变本加厉——假如朱见深在外面无意中沾了花、惹了草,那么她就来善后,立即着人命嫔妃堕胎,要么就溺死刚刚坠地的孩子。

然而,对万贵妃的骄横跋扈朱见深却选择了包容,拿这个“堕胎御手”毫无办法。

万贵妃画像

母亲不得不离开

所以,朱祐樘一落地就面临厄运。

好在纪氏善良温婉,人员关系极好,所以周围的人集体选择了沉默。在怀恩和张敏的庇护下,一帮宫女整日抱着朱祐樘东躲西藏,就这样,朱祐樘吃着“百家饭”长到六岁。

而此时,万贵妃雄风依然不减当年,用一种屠戮的病态心理强占着后宫。

朱佑樘的事彻底穿帮,万贵妃气的牙痒痒。接下来,朝廷验明皇子身份后,封纪氏为淑妃。十一月,立朱祐樘为太子。

纪氏的直觉是准确的,从西内迁到宫中没几天,她便一夜暴亡。六岁的朱祐樘永失母爱,伏在母亲的身上:

哀慕如成人。

张敏也自知“穷途末路”,在房中吞金自杀。

为躲避万贵妃的残害,从此,朱祐樘由周太后亲自抚养,终于成了万贵妃手下的漏网之鱼。

幼年朱佑樘影视剧照

父亲的烂摊子

不得不说,早期成化帝朱见深的确做过些好事。但后期因口吃造成的自卑和“恋母情结”泛滥,朝政若一潭死水想搅都搅不浑了。

“纸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生动再现了朱见深的执政风格。各路朝臣除相互倾轧外就是坐在案上喝茶聊天,但下朝后却一头钻去了热火朝天的阁楼妓院。

不仅如此,朱见深三大弊政:建西厂,募皇庄、私授传奉官,桩桩件件割裂帝国心脏,在朱祐樘将接大位的时候,帝国早已人心向背,毫不夸张地说:

就是一个烂摊子。

但朱见深留给朱祐樘的却颇多:六岁出阁讲学,勤奋刻苦,学贯古今,深受儒家文化的熏陶,到十八岁正式继位时,已出落得温文尔雅,极具才华。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春,万贵妃暴亡,朱见深由于过度悲伤于当年八月追随而去。

此时的帝国,需要一个吹鼓手,需要一个力挽狂澜的人。这个人就是朱祐樘。

明朝官员图

必须力挽狂澜了

朱祐樘即位后,立即召回南京兵部尚书马文升。马文升提出:

巡司御史及兵马司、锦衣卫逐一搜访,但有玄鸾祷圣、驱雷唤雨、捉鬼耳报一切邪术人等,及无名之人,俱限一月内尽逐出京。

朱祐樘听了这个建议,随之掀开“弘治风暴”:

九月六日,即皇帝位。仅过五天,九月十一月,下旨清除前朝巧言获宠的奸侫,侍郎李孜省、太监梁芳,外戚万贵妃的弟弟万贵及其党羽。贬黜的贬黜,流放的流放,着手第一步。

十月一日,取消传奉官制度,拿下滥竽充数的右通政任杰、侍郎蒯钢等一千多人。不仅如此,对这一千多人进行了流放、判刑和枭首,充分体现了朱祐樘的政治智慧。

同期又下诏,赶走祸害朝廷的法王、国师、佛子、真人,处死深得宪宗信任的妖僧继晓,显示了朱祐樘敢于革除旧政,开创明路的决心。

二十一日,处死万安——这是一道惊雷,意在敲山震虎。因为万安曾是宪宗朝的内阁首辅,一心迎合帝意,与万贵妃攀亲戚,媚上欺下,霸占着首辅位置,人称“万岁阁老”。

可以说,宪宗后期的荒政、懒政,甚至不听政,与此人有很大关系。万安在取悦宪宗时,不停地向他进贡“仙丹”,为万贵妃撒下大把的银票,对江河日下的朝政推波助澜,难怪会夺得“纸糊三阁老”的首魁。

万安影视剧照

胸怀

最初,朱祐樘记不住朝臣的名字,于是亲自誊抄,把四品以上官员的名单贴在文华殿的墙柱上。

重开大小经廷,虚心向臣下讨教治国方针,经廷上君臣之间不拘礼节,从容问答。

他感觉时间不够,启用了荒废几十年的“午朝”制度。收回故去的土豪劣绅的官田,分配给老百姓,极大缓解了土地和阶级矛盾。

1500年,制定《问刑条例》宽以刑律,删除了大部《大明律》中的多项残暴法令,严管宦官,强力约束东厂、锦衣卫,在弘治一朝很少有冤假错案。这些监督机构均各司其职、恪守本分。

其中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就是一个公正无私的“儒监”。

怀恩影视剧照

王者温度

朱祐樘大胆启用刘健、李东阳、谢迁、刘大夏等一众能臣贤士,心胸开明,让其真实感受到了家天下的温暖。

一次,他问兵部尚书刘大夏:

朕数次任用你,你数次称病而去是为什么?

刘大夏回答:

臣年老又有病,看见国家民穷财尽,倘若有所不测,责任在兵部,自己估量力不从心,因此而辞。

朱祐樘听后沉默不语,深思己过。从此,刘大夏奏请凡属非祖宗留下的旧制而危害军民的,只要呈上,随即革除。

刘大夏画像

马文升的殊荣

在军事改革上,更让马文升感激涕零。

马文升曾向朱祐樘提出时政十五事,如:选贤能、禁贪污、正刑狱、整武备、抚四裔等,朱祐樘一一采纳。并任命马文升为新的兵部尚书。

接下来实行军改,马文升一次罢免了三十多个不合格将军,军士们“闻马色变”,群情激昂,扬言要刺杀他。

朱祐樘做了什么呢?专门给马文升配了一支皇家卫队,誓将军改践行到底。马文升何等殊荣,朝廷君子怎不前赴后继?

1493年,马文升再次提督河西诸部,奇袭哈密、沙州,打跑牙兰,新疆再度回归。

朱祐樘曾写过一首诗,常在生病的时候自吟:

自身有病自心知,身病还将心自医。心若病时身亦病,心生元是病生时。

这首诗看似平平无奇,其实蕴含着很深的哲理——挽救个人、拯救国家就像生病一样,很多时候心中是知道的。

弘治九年,全国赋税米麦合计二千八百八十四万余石,弘治十七年,全国达10508935户,人口60105835,比弘治初年足足增加了1000万。

这就是“弘治中兴”——明朝的新高度。

马文升画像

帝王心

中国历史上,朱佑樘创下一个奇迹。

1487年十月十日,他颁旨立当年的太子妃张氏为皇后。从此,一生不再纳妃嫔,坚决践行一夫一妻制,开了帝史先河。

而且,早年他和张皇后一见钟情,一生若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晨起,张皇后为夫君整理装束,然后送他到门外,用温柔的目光凝注着步辇远去;

黄昏,静静伫立在楼前热盼丈夫归来,一张巾洗去风尘,一尊酒举案齐眉;

闲暇,夫妻二人谈古论今,弈棋听曲;

夜来,在寒风中同卧,一起倾吐爱情的喃呢。

张皇后影视剧照

朱祐樘用一颗平常心做成了平常的帝王。

他包容每个人、每件事,怀揣着整个天下。表面看,弘治一朝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朱祐樘也没有饮马江湖,仗剑天涯,但他却真的把明朝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1505年,在位18年的明孝宗朱祐樘却走了,年仅36岁。

参考文献:《明史》.《明实录》.《罪惟录》

图片:来自头条图库

上一篇:唐文宗在位十四年,为何说自己不如汉献帝?被宦官羞辱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