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六星上将”洪学智,如今妻子百岁,儿子一省长一少将

“人的一生名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为国家、为人民做了哪些贡献,干了哪些好事”——洪学智

1959年,洪学智到吉林省农机厅任厅长,虽说是“下放”,但他并不在乎,在哪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啊!

几年后,他又到吉林省通辽市一农场,在这里,洪学智开始了自己的“养猪生涯”。

洪学智和知情小孙两人共饲养50头猪。当时猪饲料紧缺,猪吃不饱,到处乱跑,啃食庄稼。他俩一起把猪往回赶,但是猪不听他的。

洪学智很生气,指着猪大喝道,“你们这些猪八戒还真是不省事啊,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你们知不知道,我可是开国上将洪学智!”

猪哪能听懂他说啥呢,照样还是乱跑,根本不给他面子。

后来,洪学智想了一个办法,让小孙去隔壁酒厂要来一些酒糟掺在猪食里,这些猪始终处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不仅不到处乱跑了,而且还长得很快,可谓“一箭双雕”。

洪学智是一位传奇式人物,更是一位福将。军中的福将很多,但很少有像他这样,既能坚持正义、良心、原则,又能福禄双全、险中求胜、高寿去世的。

将军最大的特点就是宽厚正直,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既有武将的威风,又颇具儒将的风采。

纵观他的百年生涯,打仗不错是无疑的,但又不是那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胜之极端的大将。

这是因为,他内中缺少这样建功的急切和为人的狠戾,他总是温和待人,跟着天下大势造英雄,打了些仗,为国为民,特别是打击侵略者,这都没说的。

他后来又很早从“军事干部”转向后勤干部,这又避免了许多无谓的纷争。

其实,洪学智当上志愿军后勤司令完全是被赶上架的,作为从排长、连长一路打上来得战将,与中国军队的许多将领一样,喜欢在前线打仗,不愿意干“婆婆妈妈”的后勤工作,心里甚至以为干后勤是“不能打”。

但经过劝导后,他克服了这种思想,率领部队顽强抗击美军的狂轰滥炸,建立了一条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为夺取抗美援朝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955年,洪学智被授予上将军衔,肩扛三颗星星,1988年军衔制恢复后再次被授予上将军衔,也是唯一的“六星上将”。

洪学智革命生涯几十年,为祖国的独立、民族的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但他的生活却始终很简朴,一直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留下了很多广为流传、感人至深的故事,比如:一床毛巾被“盖”了三代人,一床鸭绒被伴随十多年,一床皮褥子成为“传家宝”,一只柳条箱用了十七年,两双皮鞋穿了三十载,不让女婿升官,严格要求子女,等等。

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国家谁最好?人民最好,老百姓最好,当年要不是老百姓推着小车支援前线,我们不可能取得战争的胜利。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老百姓,不要忘记群众”。

这份对祖国、对人民的深情,强烈而深远地影响着他的子女。

将军有3儿5女,他是那样深沉地爱着自己的儿女,他说,我最大的财富,就是这8个子女。

平时的工作非常繁忙,他与子女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并没有放松对子女的教育,只要有时间,都会与子女和晚辈们交流思想,交流看法。

在子女上小学的时候,每个学期结束后,家里都要开家庭会议,针对子女的表现进行讲评,学习好、表现好的还有奖励。

每逢八一建军节,洪学智夫妇总会把子女召集在一起,给子女讲战争年代的经历,告诫他们不要忘记过去,继承和发扬革命传统。

子女们也争气,大儿子洪虎曾担任过吉林省省长,而小儿子洪豹是一名少将。

如今虽然洪学智将军离开了人世,但他的妻子张文却还健康的活着。两人相识在一场军运会中相识,从长征时就建立了革命的友谊,随着时间的流逝又转变成爱情。张文陪伴了洪学智的成长,也见证了丈夫的成功。祝愿老人一直健康长寿。

上一篇:聊一下孙权绰号“孙十万”的由来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