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数啊!都是定数!

瘟疫是上天的安排,瘟疫中人生死皆有定数。

疫情肆虐、天灾人祸不断,再加上亚太局势紧张,国际间的军事结盟已成常态,岁月静好如此遥不可及,太平时光看来也只不过是一种向望而已。然而,身处同一世代的我们,与死神的距离都一样近吗?

要从中华神传文化的智慧来看,万事万物都蕴藏着人眼所不可见的因由,死神名单可真是含糊不得;以下两则故事中可见,无论显达贫富,神的拣选分毫不差。

身首异处七日再复活

唐时,武将朱泚作乱时,在长安巷弄里流传着这样一件事,大伙津津热道。李太尉(军事最高将领)麾下有一士卒,为乱兵所杀,惨死并身首异处。令人惊异的是,他七日后却复活了,身体无恙如常,只是稍稍感觉到头颅骨有些硬、咽喉处也比以往更为硬实,而原来刀伤的部位稍有些痒而已,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该士卒行走也没受到什么影响,经旁人搀扶回到家后,妻儿十分惊讶,原本不是说他已经身首异处,如今怎么就好端端的回到家门口,一点都看不出来呢?他也就娓娓道出来龙去脉。

士卒向家人说道,当他惨死之际,一点都没有痛楚的知觉,既没有身首异处的感觉,心中也没挂念家乡妻儿;只是清楚知道自己被赶入一座城门,而跟我依样被赶进城门的还有其他已死的士兵好几千人。

我们都被带至城东面后,有一大官署在那,又见一名身着绿衣的长官倚靠在桌边,并对我们这群士兵依序一一点名。才刚叫到我时,他马上核对著名录,以苛责严厉的口吻说道:“不合来!”,意思是来错了,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

绿衣长吏随即喝斥左右,命他们速速让我返回到阳间,绝不可耽误时间;此时,一冥司拿着如同胳膊一样长的桑木棍,木棍还削的十分光滑,牵着我的头身断裂处,就用这支桑木从脑门钉入我咽喉之处。一会不到的时间,我就感觉回到阳间了,又重见日月,丝毫不感觉到痛。

妻儿听完后实在好奇,就掀看其夫头颈处,还拢起约有一寸多高,而且隐约可见其皮下的桑木纹路,实在是非比寻常,旁人查看后还说形容这隐约可见的桑木纹路是粉黛色的。多年后,该士卒已分派到守清将军麾下,多方核实后得知他名为耿皓,这时他已是七十多岁的老夫了,可还是身强体壮,一人可抵多个武夫;守清特别把他叫来面前,为的就是要当面亲看其头颈复合之处。(出自《太平广记李太尉军士》)

唐玄宗女婿也难逃死劫

唐开元五年春,专责观测天象运行的司天监发现目前的天象正预示着将会有一场大灾难,并确切得知将会有三十位大人物在同一天内无故身亡,而那年新科进士也正好是三十名,着实引人联想,不巧其中一名进士正好是公主的夫婿李蒙。

司天监以此悄悄的禀报了唐玄宗,玄宗得知后甚为忧虑,也就悄悄的叮嘱了公主,但又不方便说出真正的原委,就只叮嘱公主要把驸马爷好好的留守在家中,任何的宴会、大型活动都不要露面参加。这既已再三叮嘱,应该就万无一失了。

不过,一日公主家附近举办了大型的音乐飨宴,江河上乐声飘飘;一船一船连结在一起,又正逢曲江涨潮大水之际,新科进士们都在江边,才正准备登上船游江。而公主家就位在离江边不远处的昭国,夫婿李蒙在家中耳闻悠扬乐声、欢声笑语不断,又得知同榜登科的进士们都聚集在江边正准备乘船游江呢…实在是耐不住性子,一马就跳过家院门墙,和新科进士们会面后还真的就一同登上船了。

上船才不一会的时间,船驶向江心,不久连船带人全都覆没在江涛之中、不见踪迹;三十名进士无一生还,乐师、歌女和船工也都罹难。

上一篇:郭沫若不配给黄帝陵题字?启功:要是不服气,看看街上的中国银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