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农妇远赴千里,寻找失散十年的丈夫,林伯渠知晓后,急电延安

1938年8月,延安的大旅社聚集了不少慕名而来有志青年,其中有一个湖南农妇显得格格不入。她是来寻找一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个让她等了十年的人。

当时的邹靖华不久前突闻徐特立先生说,“或许你可以去延安的抗大看看,我听说你的丈夫德华可能在那里,哦不,现在改名叫光达了”,听到此处邹靖华哪里还能坐住,急忙收拾东西,准备前往延安。

赶路途中,邹靖华每路过一个红军驻扎地,她便打听许光达的名字,跟人说:“我的丈夫叫许光达,请问你们见过没有?”其中有位叫林伯渠的长官听到这个名字,觉得很是耳熟,“这不是我们的教育长嘛,得赶紧发个急电问问”,于是一封电报火急火燎地发往延安。远在延安的许光达大概还不知道,他十年未见的妻子正离他愈来愈近。

接到电报的许光达派人去各个落脚旅店打听,终于找到了他的妻子。只是近乡情怯,一时之间竟然不敢进去相认,身旁的士兵看不下去了,只能先去打头阵,问到:“哪位是邹靖华啊?我们教育长找。”邹靖华自是一头雾水,我哪认识什么教育长,正纳闷着呢。这边许光达终于做好心理准备了,“不管了,先见面再说”。

于是邹靖华迎面便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恍惚了一下,一股酸涩涌上心头。十年前,他还是一个稚嫩的小伙子,现在他的样子更加伟岸,更能撑起一片天了。许光达看着眼前的女子,她似乎更消瘦了,但她的面庞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纯真。相隔十年未见,但实际上只在一念之间,一眼万年大概就是这样吧。

许光达拉起了邹靖华的手,邹靖华眼里也满含激动的泪水,她说道:“德华,我来了”。说完两人相拥在一起,邹靖华这十年走过无数的路,问过无数的人,所有积攒的劳累都在丈夫的怀里消失不见。他们边说边往外走,大概是要把这些年都未能述说的情感尽情吐露吧。

留下那个找人的士兵羡慕地望着两人,士兵骄傲地对旁边人说,“看吧,我们教育长早就说过,他有一位已经成亲的妻子,无论沧海桑田,他都要等她的”。

二人为何相隔十年再见?这十年,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故事的起源——婚事初定

许光达和邹靖华都是湖南长沙人。邹靖华出生于一个没落的书香世家,她的父亲邹希鲁以教书为生,因为友人徐特立的推荐曾在长沙师范学校教书,还曾是毛主席的授业恩师。而许光达,他的原名叫许德华,则出生于一个穷苦人家,少时就给人家放牛,但从小就好学,常常趁着放牛的间隙去学堂窗边偷偷听课,搁现在妥妥的是“别人家的小孩”,人们的学习榜样。这么看,两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交集的。但命运似乎早已注定,红线也早已将两人系在一起。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许光达仍旧冒着风雪在学堂窗外听课,屋内读书声朗朗,也比屋外暖和得多,那时的许光达不断向手心哈气,搓手,想要保持温暖,但眼睛依旧盯着屋内,有时他心想:要是我也能光明正大地在学堂里念书该多好啊。

时间过去了不知多久,大概是天气寒冷加上腹中饥饿,少年竟晕了过去,幸而屋内的老师及时发现,并将其救起,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其实,邹希鲁早已留意到这位在窗外听课的“学生”,这时见他晕倒,顿时心生怜爱,在许光达醒来后便问他:“你可愿做我的学生?”许光达自是愿意的,只是家中并没有余钱供他念书,故而犹豫了好一会儿。邹希鲁知道他家里的窘况,便说:“不收你学费,可愿意?”许光达欣喜若狂,自是一番感激涕零地答应了。

许光达心里一直记得这个恩情,而他也不负栽培,在13岁那年成功考入了长沙师范学院,也就是未来岳父的友人徐特立创办的学校。

说到这门亲事,大概是邹希鲁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刚好我闺女比他小5岁,许光达又是个忠厚聪慧的人,以后的日子一定差不了”。于是邹希鲁主动提了这门亲事,老许家那是一百个同意,这一年两人便定下了亲事。事实也证明了邹靖华父亲看人眼光独到,确实为女儿选了个好夫婿。

立业

在长沙师范学校读书期间,许光达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1926年也就是加入共产党的第二年便被湖南的党组织送到黄埔军官学校学校,考入黄埔五期编入炮兵科,后又迁去了武昌,进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江西九江第四军直属炮兵营,任见习排长。1927年,许光达在党组织的指示下,脱离炮兵营,赶赴南昌,参加南昌起义,但是晚来一步,起义部队也已撤离。待赶上部队后,又担任起了排长,随后在三河坝的战斗中,许光达光荣负伤,只能留下养伤。伤好后,他又迫不及待地辗转潮汕、上海、安徽三地寻找党组织,无论如何都要跟党走。

就在执行下一个任务前,许光达忙里抽空回了趟家,那是1928年的农历8月20日,中秋节后第五天,也是这个机会使他再次见到了自己的未婚妻,在父母的操办下结了婚。据说那时许光达是不想结婚的,他说:“外面这样动荡,你知道我是共产党,当下还正被追捕,随时都有可能秘密撤退,你不怕吗?”邹靖华回复道:“不怕,死都不怕。况且父亲也希望我们能够结婚,我会一直等你的。” 后来,邹靖华确实等了很多年。

结婚后仅仅十天,叛徒供出了许光达的身份,他不得不出逃。无处可去之时,得知岳父此时正在河北清河县当县长,只能先去那儿暂避风头,之后还被任命为警察局局长。然而清河县终究不是久留之地,敌人很快发现了他的行踪,随后又逃往北平,继续寻找党组织。

又经一番折腾,终于在芜湖对接上了党组织,经介绍又进入上海军事训练班学习,重新走上了为党、为国而战的正轨。

许光达曾任参谋长、团长、师长,领导红军参与抗日游击战。然而命运弄人,妻子邹靖华曾去红军所在地找过他,但因为这时他已经改名为许光达,不再是以前的许德华,便因此错过了与妻子的见面。而邹靖华以为许光达已经牺牲,一时竟然想要上吊自杀,还好被父亲及时发现。为了防止女儿在家中抑郁,父亲把邹靖华也送入了长沙师范学校学习,这么一说,邹靖华也算是毛主席的小师妹了。

1932年许光达在瓦庙集参加战斗时,不小心身负重伤,子弹射进了胸口,但是战场医疗条件简陋,于是他被紧急送往上海医治。

许光达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这一遭,他决定往家里寄封信,未免暴露行踪,他以友人的口吻询问,“德华兄,昔日一别,可是去何地进修了,怎得久不闻你消息”,知道他笔迹的邹靖华哪能不知道他的用意,当即按信上的地址回了封信过去,“想问一句,安好否?”。

一来二去,邹靖华终于了解了丈夫的近况,即便生活再艰苦,也是有盼头的。许光达信中让她多读书,她便发奋学习,努力考上了长沙女子师范。只是没过多久上海的安置点被暴露了,许光达便被中央送去了苏联治疗,伤好了之后,他还进入了列宁学院中国班学习。转移到苏联之后,许光达仍坚持给妻子写信,而邹靖华也多次回信。但由于时局紧张,二人并没有机会见面。

阔别已久的重逢

4年后,许光达终于离开了苏联,来到了延安,先是担任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长,后任抗日军政大学的教育长。

这次回到延安,也正是夫妻两人见面的契机。经历了战争洗礼的许光达早已长成了高大英俊的模样,而多次的学习又增加了他内在的涵养,另外正值壮年,确实是延安很多女子结婚的理想目标。其实也曾有友人想给他介绍对象,但每次许光达都说,“我早已结婚,妻子在家中等了很多年,我不能负她”。他的坚持没有白费,妻子邹靖华在徐特立的介绍下来到了延安,随行的还有许光达的妹妹许启亮,到达延安后她们住在了延安大旅社。

许光达也经常在来到延安的一批又一批来访学员中寻找她的名字,像是冥冥中约定好的,她一定会来延安这个革命根据地。到那时为止,两人结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算起来已有十年了,没人知道这十年邹靖华是如何度过的,或许是靠着那几封一直藏在她身边的信件。两人见面后,抱头痛哭,十年间,二人只通过信件聊过三两句,心中纵使有千言万语,此刻也无语凝噎。

重聚的温情再怎么浓厚也要先放在一旁了,抗日战争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之后的解放战争也将消耗许光达的大部分精力。之后几年,他便处于不停地战斗当中,此外他还是西北野战军的重要领导人物,由于指挥有方,上下一心,许光达积累了不小的军功,他也因此是开国十大将军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夫妻二人终于能为理想的事业一起奋斗了。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了装甲兵司令部,许光达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负责装甲兵的组建,而其妻邹靖华则任司令部机关党总支书记,负责党支部的管理。就这样他们相互扶持过了很多年,很多时候夫妻能共患难却难以共富贵,但这两个人总能打破常规,或许这就是以前的爱情吧,守一座城,等一个人,遇到了,其他的人便都不如他,唯他一人足矣。

结语

战乱时期,两个人感情的维系往往很是不易,有的人还没有分开多久便已经找了新欢,而有的人从头到尾就那么一个,前者是风流韵事,后者则是一段佳话,常常更令人羡慕。许光达和邹靖华两人开始是包办婚姻,后来分开多年还能够走到一起,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极为少见的。这不仅仅是因为许光达将军重情重义,爱护妻子,有着极强的原则底线,也是因为邹靖华本身也是个才华出众,善于学习,一心一意的人。

只有双向的奔赴才是有意义的,两个人的共同进步才能让重逢后的他们有共同语言,从爱情过渡到亲情,最终长长久久。相较两人的爱情故事,遍览许光达的从军史,这才是让人更为敬佩的经历,少时求学,长大从军,始终追随共产党的领导。奈何更多时候,世人更愿意听风花雪月,侠骨柔肠,少有人看马革裹尸,两军对垒,交战厮杀。这恐怕也代表着人人都想获得一份忠贞的爱情!

上一篇:1982年,中组部撤销一个老妇汉奸身份,几个月后老妇自尽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也许不会到最后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有这样的感受,跟另一半从学生时期在一起,随着日子越来越久,对他越了解 对他的家庭越了解,两人也不断在对未来心态上的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