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忠实的伙伴,更是我永远的“战友”

军用水壶

■湖东柳

亲爱的朋友,我们都知道军人在战场上最离不开三样东西,这就是性能卓越的钢枪、充足的弹药和装满水的军用水壶。枪弹能有效地杀伤敌人,水壶能提供生命之水,使军人始终保持旺盛的战斗力。作为一名原铁道兵的汽车兵,每当我驾驶“大解放”,奔驰在祖国大地上的时候,身边就离不开我那心爱的水壶。

在我穿上军装那天,这只军用水壶就陪伴在我身边了。它和我一起走上“闷罐”,一起走进军营,是形影不离的“伙伴”。

要论军龄,它可是“老兵”,不知道比我早穿几年“绿军装”,它好像在仓库里静静地专门等着我呢!它是铝合金制成的,轻便结实,褐色的水壶盖旋拧在壶嘴上,大大方方的令人十分喜爱。整个水壶套在草绿色的背带兜里,看起来虎头虎脑的。

它是最忠诚的“战友”。不论你在战火纷飞的前沿阵地,还是在烈日炎炎的训练场,不论你在茫茫的大草原,还是在青藏高原,它都忠实地跟随着你,不离不弃。当你离开军营,它也随你退出现役,伴你走天涯。你暂时不需要它时,它能静静地待命,时刻准备着。当你启用它时,它会盛满甘甜的水、浓郁的茶或者一壶甘醇的美酒等待着为你服务。我欣赏军用水壶的廉洁,只是奉献,没有索取。我赞叹军用水壶的品格,忠心耿耿,终生相伴。

朋友,听听我和水壶的故事吧。

那是1978年春节前,我奉命从科尔沁右翼中旗的驻地单车去通辽,全程400多公里。那时还没有像样的公路,很长时间都是在草原上行驶。可能临近春节,人们都在家猫冬,在草原深处看不到一台汽车,我开着汽车就像茫茫大海里的一叶小舟,孤独地向通辽行进。行驶一百多公里时,我陷在公路低洼处的积雪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雪地垫上我心爱的皮大衣才把车开出来。

此时我又渴又饿,立即抱着我的水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风卷残云似的吃掉了一包早上买的黑饼干。吃饱了,喝足了,继续前进。又跑了100多公里,我拿起水壶还想喝水,坏了,水壶的水不多了!我开始在公路两侧寻找村庄,又行驶了一个小时,哪有村落的影子啊!这时天渐渐暗了下来,由于吃的是饼干,我这时口渴难忍,怎么办?我的目光又回到水壶身上,有办法了,化雪!

我把水壶装满雪,固定在发动机进排气管上,用排气管的高热给水壶加温,等雪化了再往水壶里加雪,没有20分钟,我成功了,得到了大半壶水。我手捧着热乎乎的水壶,吸吮着它为我加工的救命水,顿时解除了疲惫,趁着月色,我顺利走出了没有人烟的草原。

亲爱的朋友,你一定以为这是多么平常的事儿吧,那你是不知道草原寒冬的严酷,白毛风不停地号叫着,气温都在零下30多摄氏度。一旦驾驶员因为身体问题,导致精力分散,车辆很容易发生事故。从那次通辽行以后,我更加珍爱我的军用水壶,从内心把它当作战友了。

我的水壶不仅时时刻刻关爱着我,还凝结着深深的亲情和厚厚的军民情。

我参军离开家那天早上,我父亲把水壶灌满了开水交给我,告诉我路上喝开水,别闹肚子,这情节我永远不会忘记。从那时起,水壶里就永远有了亲人的爱,就永远有了家乡甘甜的水。

1976年5月,我在军训期间,到河北平山县野营拉练,夜宿老乡家,早上吃完饭回来发现我们班的水壶都盛满了开水。看着房东大婶,我们那个感动啊!我们出发时,全班列队,齐刷刷地向大婶敬礼,那只敬礼的手久久不能放下。平山县人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就有着拥军的光荣传统,他们把子弟兵当作自己的孩子,关怀备至。我们学校的王副校长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在这一带打游击,他说,这里的百姓胜似亲人。是的,这一壶装的不仅仅是开水,它装的是老区人民沉甸甸的爱呀!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把珍藏的水壶放在我的眼前,看着它略显斑驳的外表,那缺失的油漆哪里去了呢?一定遗留在了青藏铁路的路基上,留在了科尔沁大草原公路旁。再看那条背带,经过50年时光的磨砺,已经变成了淡淡的土黄色了。我不由地把水壶捧在手上,默默地和它说,水壶啊,你跟随我风风雨雨几十年,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亲历了襄渝铁路、京通铁路、青藏铁路的建设,你为我提供了昆仑山的玉液,为我准备了大草原的甘泉,你使我永远保持着昂扬的斗志,完成了祖国交给我的各项任务,你就是我真正的战友!

水壶啊,我们老了吗?不!我们不老!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果祖国再次召唤我,我将再次和你一起出征,为祖国赢得更大的胜利。

(封图来源:中国军网)

解放军报微信发布

播音:郝澄波

编辑:杜昱昕

上一篇:钧评:“吸睛”猛料?“戏精”添乱!
下一篇:美再度对台军售,其防长谈台湾问题时改口,澳洲:大陆或提前统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