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钢铁将军”,主导着乌克兰的军事传奇(组图)

乌克兰武装部队总指挥官瓦莱里·扎鲁兹尼。

华盛顿、莫斯科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原本都以为俄罗斯能在几天内摧毁乌克兰军队。

但乌克兰武装部队总指挥官瓦莱里·扎鲁兹尼(Valeriy Zaluzhnyy)却不这么认为。

如果说到目前为止,乌克兰令人惊讶的军事胜利,包括保住了首都基辅,并在袭击中守住了大多数其他主要城市,可以归功于一个人的话,那就是48岁的扎鲁兹尼,他于2021年7月被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任命为该国的最高军事指挥官。自2014年以来,扎鲁兹尼和其他乌克兰指挥官一直在准备与俄罗斯的全面战争。

不像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领导美国军队的“风暴”诺曼·施瓦茨科普夫,也不像在伊拉克战争中被奉为“大卫王”的大卫·彼得雷乌斯,扎鲁兹尼在很大程度上避开了广泛的关注度。

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在第64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发表了事先录制好的讲话。

在许多方面,扎鲁兹尼是新一代乌克兰军官的缩影,他们在顿巴斯八年的艰苦战争中磨练了自己,不在前线的时候,他们被部署到欧洲各地的训练场,与北约部队一起演习,这些经历磨去了几十年僵化的苏联军事训练产生的许多陈旧思维。

与北约的合作塑造了一群有专业头脑的军官,他们渴望达到西方的标准,并帮助建立了一种去中心化、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作战方式,其风格远比陷入乌克兰泥淖中的俄军更为灵巧。

前乌克兰空军军官、现为基辅智库拉祖姆科夫中心(Razumkov Centre)对外关系和国际安全项目联合主任奥列克西·梅尔尼克(Oleksiy Melnyk)说:“在我看来,扎鲁兹尼不仅仅是个别现象,他代表着新一代的乌克兰军队,当中既有高级、中级将领,甚至也包括了低级军官。”

2021年9月,也就是拜登政府开始大声警告俄罗斯入侵并分享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军队的情报两个月前,扎鲁兹尼表示,自己已经在为袭击做准备。

左图:2021年9月24日,在乌克兰利沃夫附近的亚沃里夫军事训练场,士兵们参加训练。右图:2021年12月7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在白宫战况室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进行了虚拟会晤。

“自从我上任以来,我一直在谈论这件事——因为我们一直面临着全面侵略的威胁,”扎鲁兹尼当时在接受斯沃博达电台采访时说。“因此,作为武装部队,我们的任务不是等待天上掉馅饼。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我们为它做了一切。就我们而言,我们正在进行一系列演习,包括我们的西方伙伴,包括北约成员国和北约伙伴。可以说,我们正在尽一切可能让敌人放弃实施这样的方案。”

今年1月,扎鲁兹尼向北约军事委员会表示,乌克兰军队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提醒盟友,我们的战争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进行,在那以后我们一直在做我们的工作,”他在会后告诉乌克兰国家通讯社(Ukrinform)。

自2014年俄罗斯军队入侵克里米亚、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并将顿巴斯变成永久战区以来,为更广泛的战斗做准备一直在进行。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美国、英国、加拿大、波兰、立陶宛和其他北约盟国在乌克兰西部开设了训练中心,包括为特种作战部队提供训练。

这种训练和对持续的战场经验,使得乌克兰部队基层指挥官能够独立思考,颠覆了自上而下的旧苏联领导模式,这种模式使俄罗斯部队陷入瘫痪,并迫使高级将领冒险前往前线,在那里已经有几个人被杀害。

“乌克兰人能够保持灵活,”一名美国国防官员告诉POLITICO,与其他现任和前任美国军方官员一样,这名官员要求在分析评估战争进展和乌克兰能力时匿名。这名官员说,自2014年以来,乌克兰人“能够以一种以前无法做到的方式更好地适应和主动做出反应”,并补充说,迄今为止,面对俄罗斯的猛攻,乌克兰人的灵活性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俄罗斯派出了“一支更大、更有能力的部队,但他们的计划都是死板的”。

一位军人和一支发生了文化变革的军队

扎鲁兹尼出生在1973年7月,他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人,当时驻扎在乌克兰北部日托米尔地区。

他曾就读于敖德萨军事学院的陆军研究所和基辅的国防学院,并于2007年完成学业。接着是一系列的职位,包括一个机械化旅的指挥官。扎鲁兹尼随后回到军校接受更多培训,并于2014年毕业。在他毕业几个月前,独立广场革命导致时任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逃往俄罗斯,顿巴斯的战争随之加剧。

扎鲁兹尼被派往东部,领导战斗部队积极作战。2014年8月,扎鲁兹尼指挥的一个旅被部署到德巴泽维,那里发生了一些最血腥的战斗,乌克兰军队在那里伤亡惨重。为了避免在德巴泽维的进一步损失,当时的总统彼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最终承受了更大的压力,不得不签署明斯克2号和平协议,但事实证明,该协议的条款并不有利。

2019年,扎鲁兹尼被任命为乌克兰军队北方作战司令部的负责人,驻扎在切尔尼戈夫,这是他母亲的家乡,靠近白俄罗斯边境,他小时候在那里度过了很多时间。

在2020年2月接受军事新闻网站ArmyInform采访时,扎鲁兹尼描述了他童年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高级指挥官。

“我就想作一个普通的士兵。我得到了任命,完成了任务,又得到了新的任命——就这样不断晋升,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将军,”他说。

扎鲁兹尼晋升为最高职位也是乌克兰军方重组领导层的关键部分。乌克兰军队还认为,在更广泛的现代化战役中,需要采用新的、更有创意的战斗技术,这些技术是基于对真实敌人(而非理论上的敌人)的战斗经验。

扎鲁兹尼在接受ArmyInform采访时说:“我们想要摆脱刻板的军事理论,比如说,把1943年的战斗命令甩到一边。”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扎鲁兹尼现在正在与一个至少在某些方面看起来更像1943年而不是2022年的敌人作战。

左图:2022年3月10日,乌克兰布罗瓦里附近的一条主干道上,一辆被摧毁的坦克停在街道上。右图:2021年9月11日,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地区,一架俄罗斯无人机在穆利诺训练场发射导弹。

坦克和装甲车在空地和小村庄里互相射击,让人想起二战中最丑陋的战斗。但是,使用无人机来摧毁后勤纵队或调整距离前线数英里的乌克兰炮兵部队的火力,也让人们看到了一种分析家们已经谈论了多年的战斗方式,如今乌克兰终于将它用于现代战争。

一名前美国特种部队军官见证了乌克兰特种部队多年来的变化,他说,到了2020年,乌克兰突击队“看起来、闻起来、尝起来都像西方的特种部队”。

在过去八年中,顿巴斯地区每天都在发生着小规模的战斗,这意味着乌克兰那些最接近战斗的部队亲眼目睹了在这种小型冲突中,个人主动性将发挥何等关键的作用。

这些年轻的士兵和他们的军官“获得了战争的一手经验,他们意识到‘嘿,我们不能在做决定之前把所有东西都交给将军,’”退休的美国陆军上校利亚姆·柯林斯(Liam Collins)说,他曾担任约翰·阿比扎伊德的高级助手,2016年至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他派往基辅,为乌克兰军方领导层提供建议。

那次战斗以及北约在乌克兰西部的亲身训练,培养出了新一代能够独立思考和行动的小部队领导人和士官。柯林斯说,这些变化不是立即发生的,但从常规的小冲突中得来的来之不易的知识加快了“营级以下的文化变革”。“整整一代军人都明白如何领导,而且我认为将军们明白这是可行的。”

一位现代将军和他专业的士兵扎鲁兹尼曾表示,乌克兰军队中充满了年轻、专业的士兵和未来的领导人。“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跟们当中尉那会儿完全不同了。这些新苗子将在五年内彻底改变军队。几乎每个人都精通一门外语,能很好地使用科技产品,阅读也很广泛,”他告诉ArmyInform。“这些新兵不是替罪羊,不是炮灰,而是真正的帮手,他们很快就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们已经开始了这场运动,没有回头路了,”他补充说。“全社会都不允许我们军队重返2013年时的老样子。”

乌克兰士兵今年使用的灵活战术产生了惊人的影响,以非常务实的方式削弱了俄罗斯的军事机器。2月24日,俄罗斯向乌克兰推进了120个营级战术小组,其中40个——包括领导了对基辅和切尔尼韦夫攻击的那些——已经撤退到白俄罗斯进行改装。

这些战术组中有29个目前没有作战能力,因为乌克兰小分队使用西方提供的反装甲武器,给对手造成了巨大损失。一名西方官员向POLITICO证实,其中一些部队可能需要长达四周的时间进行改装,以便部署到乌克兰东部。

北约国家提供的数千枚标枪(Javelin)、毒刺(Stinger)、铁拳(Panzerfaust)和其他反装甲和空中导弹,已经成为社交媒体的主要内容,催生了表情包、T恤和音乐视频,但乌克兰军队内部的文化变化可以说对战场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他们的步兵、火炮、创新技能,以及能够使用无人机并同步使用它们的能力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一名曾多次前往乌克兰为军方提供建议的前美国军官说。“他们的特种部队和空降部队非常出色。当我第一次到那里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比俄国军队更像苏联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可以亲眼目睹他们在进化。”

作为前乌克兰军官,梅尔尼克说,战场上的胜利,包括在基辅北部郊区的胜利,是军事现代化的直接结果。

他说:“北约的战术和训练是根据乌克兰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的,这就是为什么它产生了相当惊人的结果。我们看到俄罗斯人在移动这些巨大的纵队时,看起来像是二战的战术。相反,乌克兰人利用了这一优势——他们熟悉地形。他们有这些机动部队进行打击。”保持低调,保持强韧扎鲁兹尼被任命为总司令本身就是乌克兰军队更大规模改革的一部分。泽伦斯基于2021年7月任命他为最高作战职位。此前,国防部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同时军方也在重组军警司令部,将作战和政策职责分开,就像美国军方明确界定职责和责任一样。

“总统希望看到国防部和乌克兰武装部队之间的协同作用,”泽伦斯基的新闻秘书谢尔盖·尼基福洛夫(Sergey Nikiforov)当时说。“不幸的是,我们没有看到这种协同作用。我们看到冲突。”

扎鲁兹尼后来简洁地总结了他的职责。“现在,作为武装部队的总司令,我负责战斗准备、训练和武装部队的使用,”他在9月的采访中告诉斯沃博达电台。

自2月底俄罗斯发动大规模袭击以来,扎鲁兹尼一直回避大多数采访,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只是偶尔通过他的Facebook页面发表公开声明。

其中一些帖子是简短的战报,关于击落俄罗斯战斗机或摧毁俄罗斯坦克纵队。还有一些只是简短的信息,比如感谢军医,或者向军队和乌克兰公众传递鼓舞人心的信息。

3月22日:“乌克兰武装部队是欧洲的盾牌。”

3月27日:“自由的代价很高。记住这一点!”

4月2日:“乌克兰人已经忘记了害怕。我们的目标就是赢。”

但也其他帖子篇幅很长,包括周日介绍了他与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莱将军(Mark Milley)的电话交谈,他一直与米莱保持定期联系。

2022年2月1日,扎鲁兹尼(左)和捷克参谋长奥帕塔在布拉格国家纪念馆敬礼。

多年来,扎鲁兹尼毫不掩饰他推动为军队提供更多资金和其他公共支持的努力。但在战争期间,他对政治领导人的主要要求是别添乱,让士兵们做他们的工作——尤其是不要引起公众对战争进程的怀疑。

扎鲁兹尼写道:“我想对那些在后方城市谈论‘背叛’、对作战环境进行‘评估’的政客们发表讲话。你们那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比如说什么‘对手轻易攻下一地’,是在侮辱我们的士兵。”

他说,乌克兰军队已经阻止了世界上第二强大的军队。“我们从各个方向阻止了对手,”他写道。“我们给他们造成了他们从未见过或无法想象的损失。所有乌克兰人都知道这一点。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

虽然这位最高统帅一直试图避免成为明星,但扎鲁兹尼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乌克兰的军事传奇。最近的一段爱国主义视频甚至给他起了一个“风暴诺曼”(Stormin’Norman)一样押韵的绰号:Zalizni Nezlamnyy Zaluzhnyy——“钢铁般牢不可破的”扎鲁兹尼。

上一篇:德国防长:德军库存已经没有武器能给乌克兰了(组图)
下一篇:乌克兰对俄实施贸易禁运 英国首相秘密访问基辅(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