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面部识别帮乌克兰发现那些犯下战争罪的人(图)

来源:纽约时报

尊室宏展示如此使用Clearview的技术搜索自己的面部。

1.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有关乌克兰遭受破坏的图片充斥着新闻,面部识别公司Clearview AI的首席执行官尊室宏(Hoan Ton-That)开始考虑如何参与进来。

他相信,他公司的技术可以在战争的复杂情况下提供清晰度。

“我记得看到过被俘的俄罗斯士兵声称他们只是演员的视频,我想,如果乌克兰人可以使用Clearview,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多信息来确认这些人的身份。”尊室宏说;他拥有越南和澳大利亚血统,现居纽约。

3月初,他联系了可能帮助他联系乌克兰政府的人。Clearview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之一、曾为拜登政府工作的律师李·沃罗斯基(Lee Wolosky)正在与乌克兰官员会面,并提出要传达一个信息。

尊室宏起草了一封信,解释说他的应用程序“可以通过照片立即识别出某人”,美国的警察和联邦机构用它来破案。这一功能也导致Clearview始终备受争议,批评者认为它可能侵犯隐私,而且人工智能系统中存在种族主义和其他偏见问题。

但是,这个工具也可以识别监控录像中的嫌疑人,对一个遭受袭击的国家来说可能很有价值。他说,该工具可以通过将这些人的脸与Clearview的数据库中来自公共网络的200亿张面孔进行比较,从而识别出可能是间谍的人,以及已故的人。该数据库中包括了来自俄罗斯社交网站,比如VKontakte上出现的面孔。

据路透社早些时候报道,尊室宏决定向乌克兰免费提供Clearview的服务。现在,不到一个月之后,总部位于纽约的Clearview已经为五个乌克兰政府机构的用户创建了200多个账户,这些机构已经进行了5000多次搜索。Clearview还将其应用程序翻译成乌克兰语。

“帮助乌克兰是我的荣幸,”尊室宏说。他提供了乌克兰三家机构官员的电子邮件,证实他们曾使用过这个工具。它已经确认了死去的士兵和战俘,以及在这个国家的旅行者的身份,确认了他们官方身份证上的名字。

一封电子邮件显示,乌克兰国家警察在3月21日获得了两张死去的俄罗斯士兵的照片,《纽约时报》看过了这些照片。一名死者的制服上印有名字,但另一名没有,所以司法部在Clearview的应用程序中搜索了他的脸。

该应用程序在俄罗斯社交媒体网站Odnoklassniki上发布了一名类似男子的照片,此人33岁,来自乌里扬诺夫斯克,身穿伞兵制服,手持枪支。据乌克兰国家警察局的一名官员称,警方曾试图联系这名男子在俄罗斯的亲属,通知他们他的死讯,但没有得到回应。

根据乌克兰副总理米哈伊洛·费多罗夫(Mykhailo Fedorov)在Telegram上的帖子,乌克兰在持续确认俄罗斯死亡士兵的身份并通知其家人,目的是向俄罗斯公众说明冲突的代价,并“驳斥在这场‘特别行动’中‘没有征兵’、也‘没有人死亡’的说法”。2.

在社交媒体时代,来自冲突地区的图片更加广泛和即时,在这些画画中,既可以看到被屠杀的平民,也有陷入巷战中的士兵。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向世界领导人展示了该国遭受袭击的生动图像,以争取更多国际援助。但是,除了传达一种发自内心的反战意愿之外,这些图像现在还可以提供其他东西:面部识别技术有机会发挥重要作用。

然而,批评人士警告称,科技公司可能会利用一场危机,在几乎没有隐私监管的情况下扩张,该软件或使用该软件的人出现任何错误,都可能在战区造成可怕的后果。

数字权利组织“为未来而战”(Fight for the Future)的副主任埃文·格里尔(Evan Greer)反对使用任何面部识别技术,她说,她认为这种技术应该在世界范围内被禁止,因为各国政府使用它来迫害少数群体和压制异见。

“战区不仅经常被用作武器的试验场,还经常被用来试验监视工具,这些工具后来被部署到平民身上,或用于执法或人群控制,”格里尔说。“像Clearview这样的公司急于利用乌克兰的人道主义危机,使他们有害和侵入性软件的使用正常化。”

Clearview在美国面临着几起诉讼,在加拿大、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意大利,该公司未经许可使用人们的照片已被宣布为非法。它在英国和意大利面临罚款。

近年来,人脸识别在功能和准确性方面都有了进步,而且越来越容易被公众使用。

Clearview人工智能表示,它的数据库只对执法部门开放,而其他在网络上搜索匹配的面部识别服务,包括PimEyes和FindClone,则对任何愿意付费的人开放。PimEyes将在互联网上公开照片,而FindClone则搜索从俄罗斯社交媒体网站VKontakte上抓取的照片。

面部识别供应商正在冲突中选择站边。格鲁吉亚第比利斯的教授吉奥吉·戈布罗尼泽(Giorgi Gobronidze)去年12月买下了PimEyes,他说,入侵开始后,他已经禁止俄罗斯使用该网站,理由是担心它会被用来识别乌克兰人。

“现在没有俄罗斯客户被允许使用这项服务,”戈布罗尼泽说。“我们不希望我们的服务被用来犯下战争罪。”

荷兰调查网站Bellingcat等组织使用面部识别网站用于报道冲突和俄罗斯的军事行动。

Bellingcat研究主管埃里克·托勒(Aric Toler)表示,他更喜欢的面部搜索引擎是FindClone。他描述了本周出现的一段长达三小时的监控视频,据称是来自白俄罗斯的一家快递公司。视频显示,身穿军装的男子正在打包货物,包括电视机、汽车电池和一辆电动滑板车。

托勒说,FindClone让他识别出其中几个人是俄罗斯士兵,他们从乌克兰把“战利品”送回家。

乌克兰副总理费多罗夫在推特上发布了同一段监控录像中的一张截图,画面上是一名士兵站在快递服务柜台前。费多罗夫称,这名男子已被确认为“俄罗斯特种部队的一名军官”,曾在布查犯下暴行,并“将所有被盗物品寄给他的家人”。

费多罗夫补充说,“我们会找到每一个凶手。”

使用FineClone工具,让人们发现俄军在劫掠了乌克兰居民后,将“战利品”邮寄回家。

3.

这项技术的潜力不仅在于识别伤亡人员或追踪特定单位。华盛顿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安全学者彼得·辛格(Peter Singer)表示,人们及其行动的数据越来越容易获得,这将使追踪犯下战争罪行的个人变得更容易。但这也可能使平民难以在高压环境中保持低调。

“乌克兰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如此大规模地使用面部识别技术的重大冲突,但这绝不是最后一次,”辛格说。“未来的战士将越来越难以保守自己的身份秘密,走在自己城市街道上的普通平民也是同样如此。”

“在一个收集越来越多数据的世界里,每个人都会留下一串可以连接起来的点,”他补充说。

这条线索不只是在网上。乌克兰人拍摄的无人机镜头、卫星图像以及照片和视频,都在识别那里发生的事情方面发挥了作用。

Bellingcat的托勒说,这项技术并不完美。他说:“不用说,失败很容易。但人们对此的看法是正确的。他们已经找到了确认身份的方法。”

上一篇:外媒:中国对乌俄战争宣传 放大强化俄方虚假信息(图)
下一篇:全台战机清晨紧急起飞 飞越台北上空吓坏民众(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分手

    好烦吶,分手一阵子了但还是放不下,我可以很理性的去想很多我们不适合的原因,我也知道不管怎么样我跟他就是不会有未来,但每每想到就还是会很难过,我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