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后,我给军人当红娘

copyright三剑客题图:大唐

我曾是一名军人,将最为美好的青春岁月交给了军营,军营也赋予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

我曾是一名军人,明白从军路上的艰难困苦和离开军营后面对新生活的迷茫与无助。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为穿着军装的人和喜欢穿着军装的人尽一点绵薄之力。

为军人当红娘,就成为我的一项业余工作。

在一个偶然的活动中,我认识了红,并且得知,红是一位特喜欢军人的音乐老师,喜欢到了痴迷的程度。

喜欢军人的女孩,都很简单。

那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超。

超是我所在部队时的一名班长,高高帅帅,一身阳光。参加过北京奥运会开幕式、“9 3”阅兵。我在部队从事宣传报道工作时,每逢野外训练,我都会跟着他们班吃饭。他知道我不喜欢吃米饭,就告诉班里的兵,打饭时,只要有馒头,就给我留两个馒头。超有表演天赋,曾经带领全班人员,在单位表演了一个节目,受到很高的赞誉。在他、他们班的兵、我的心中,我们已经是他们班的一员了。

我想,他们如果结合,红能够圆了自己的军嫂梦,也能让超不再重复我经历过的那份艰难与无奈。

当初,不愿让家属承受一个人撑起一个家的艰苦,我在我工作游刃有余的时候选择了离开部队。

从部队归来时,本想着靠着扎实的文字功底,找份工作应该不成问题。找工作的确不成问题,但是工作起来,却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因为部队与地方上的写作风格完全不同,每当我写出文章时,我自己不满意,领导更不满意,我有种出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家属没有工作,我工作上也不顺心,那种迷茫与无助,只有我自己知道。

如果他们结合了,即使超退伍回来一时找不到工作,他们也无需为生活担忧。

我是这样想的。

不过,好久没有跟超联系了,他应该结婚了,说不定也已经退伍了。

那年夏天,我又走进梦里常常回到的军营,偶然得知,超还在军营。

他还是那样实在,班里的兵依然那样热情:将平时不舍得吃的零食拿出来给我孩子吃、带着孩子去训练场玩,孩子说渴了,马上带着去买饮料。

上一篇:绿媒继续炒作:5架次解放军军机今天进入台西南空域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台北徵姐妹(闺蜜)

    出社会朋友越来越难经营,很多女生交了男友不容易约出门,不然就是交了男友变了一个人,有些渐渐淡了,闺蜜人也不在台湾,新朋友也很难经营 有时候可能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