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风暴眼!亚速钢铁厂“大鱼”即将出水?(组图)

中新网5月10日电 (记者 孟湘君)随着俄乌双双确认平民撤离行动完成,形如迷宫、易守难攻的乌克兰工业重镇马里乌波尔的亚速钢铁厂,即将迎来重要转折——不是被俄军攻占,就是乌守军顺利撤离。

无论哪一种,俄乌局势的下一个风暴眼,都正在生成。

西方政要“秘访”、军援不断加码、谈判停滞不前,马里乌波尔最后一个抵抗点,是否会随着传言中的“大鱼”浮出水面,揭开最终命运的谜底?

当地时间4月21日,乌克兰马里乌波尔的亚速钢铁厂升起浓烟。

【平民撤了,守军没撤】

为期十周的激烈攻防战过后,亚速钢铁厂已成一片废墟。乌方此前表示,“妇女、儿童和老人,几乎没有食物、水或药物”,“受伤士兵正因为坏疽和败血症死去”。

当地时间5日以来,俄罗斯和顿涅茨克武装力量单方面停止所有作战行动,以开启人道主义通道。

7日,俄国家防御指挥中心负责人米津采夫指出:这是一次联合国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参与的撤离行动;俄方从亚速钢铁厂建筑群撤离了51名平民,包括22名女性和11名儿童。

乌总统泽连斯基则在当天的深夜讲话中表示:乌方已从工厂救出300多名平民;准备第二阶段疏散伤员和医务人员的任务;承诺继续进行“极其困难但必不可少的外交努力”,呼吁无国界医生组织等营救剩余战斗人员。

联合国方面证实,共有500多名平民从亚速钢铁厂撤离。平民撤离后,钢铁厂内留下的乌战斗人员,可能还有1000多人。

总而言之,看在联合国份上,平民撤了,守军留下了。俄罗斯和乌克兰,一个为胜利舒了口气,一个为败走输了口气。

【“大鱼”是谁,很难说清】

现在外界最关心的问题可能是:

一、钢铁厂内这批守军如此重要,是因为有“大鱼”被困?究竟是谁?二、接下来,钢铁厂会爆发“最后激战”,还是以守军顺利撤离告终?三、俄罗斯打算怎么办?到底何时发起总攻或做出决定?

资料图:乌克兰军队在基辅与俄突袭小组交火后的场景。

此前,乌军事指挥部称,在坦克和大炮支持下,7日当天俄军再次试图袭击钢铁厂,驱逐最后的乌守军。泽连斯基顾问阿列斯托维奇指出,俄军可能想在9日的胜利日阅兵典礼前消灭钢铁厂内的乌守军,作为送给普京的“礼物”。但是,这没有发生。

西方还认为普京将在阅兵典礼讲话中,宣布对乌开启“战争”或发出“末日警告”,普京也没有这样做。

关于那里被困的“大鱼”究竟是谁,疑云始终未散。有传言称,加拿大中将特雷弗·卡迪厄在试图突围时被抓获,其在乌境内负责1号生物实验室,那里有18人专门研究致命病毒。而美国总统拜登小儿子的基金会,被指资助了在乌生物实验室。这是迄今,有关“大鱼”的最重磅消息。

加媒对卡迪厄的相关报道。图片来源: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报道截图

4月21日,《渥太华公民报》报道,加国防部消息人士证实,卡迪厄4月5日退役,已赴乌提供“志愿服务”,一个关注点是,他涉嫌性行为不端的调查。加方试图撇清关系,称其退役后已是普通公民一个,一切都是“个人行为”,军方未提供任何帮助。

目前既无法证实卡迪厄在亚速钢铁厂,被俄方抓获带到莫斯科受审,以上提到的其他消息,也都无从核查。

【换俘多轮,还没轮到】

局势扑朔迷离,分析认为,普京宣布对马里乌波尔的进攻取得胜利,大力嘉奖俄军将士,并将猛攻突然转变为围困,屡次提议让乌军“举白旗”投降,这些迹象,都与俄军要“活捉大鱼”的意图相契合。

乌克兰则有意用所有俄战俘,交换马里乌波尔的乌守军,更凸显了这批人的“特殊价值”。泽连斯基表态,如俄军在钢铁厂“夺走乌军生命”,基辅将不会与莫斯科进一步会谈。

当地时间2月24日,乌克兰马里乌波尔,机场附近一处军事设施起火。

实际上,3月下旬以来,不完全统计显示,俄乌已进行了至少四轮小规模换俘:

3月21日,俄乌进行首次战俘交换行动,乌方用9名俄军战俘换回被俄方扣押的梅利托波尔市长;乌方宣称“壮烈殉国”的“蛇岛勇士”之一也获释,并被授予勋章。

3月24日,俄乌再次换俘,乌克兰用10名俄军人交换10名乌军人;11名“千年精神”号化学品船上的俄平民水手,交换了19名乌平民水手及所驾驶的“蓝宝石”号救援船。

4月9日,俄方再交换被俘人员,1名女性军官在内的12名乌军人回国;14名乌平民被释放;在乌境内被扣押的32名俄司机与20名被扣的乌司机交换。

4月30日,俄方进行新一轮换俘,乌方“回家”的有14人,军人和平民各7人。

这几批换俘,都与亚速钢铁厂毫无关系。不难看出普京目前决定“拿捏”这批人,最大化利用钢铁厂的形势增加谈判筹码,应该还有进一步的战略意图。

【两场“秘访”,纯属巧合?】

俄乌冲突发生后,已有20多位西方和国际政要访乌“打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先后前往俄乌斡旋,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英国首相约翰逊、北约在欧洲成员国的多国总统、总理等,都到访了乌克兰。

除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防长奥斯汀、众院议长佩洛西,乌克兰近日还迎来一位特殊访客——美国总统拜登的妻子吉尔·拜登。

吉尔·拜登于8日母亲节“秘访”乌西部城市乌日霍罗德,与乌总统夫人泽连斯卡娅会面并进行闭门会谈。吉尔认为,表明“美国人民与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是很重要的”。

资料图:美国总统拜登与夫人吉尔。

“碰巧”与吉尔一同现身乌克兰的,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他打算秘密访问基辅郊区伊尔平,乌当地官员和媒体却走漏了风声。

在与泽连斯基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鲁多表示:加拿大将向乌提供无人机摄像机、卫星图像、小型武器、弹药;向扫雷项目提供资金;制裁45个与克里姆林宫和俄国防部门关系密切的个人与实体。

泽连斯基称特鲁多为乌克兰的“好朋友”,他指出:加拿大可发挥影响力,说服其他北约成员国向乌提供更先进武器;支持乌克兰所提出的新版“马歇尔计划”,助其危机后迅速恢复;使乌克兰与欧盟更快实现融合。

【西方举动,大有深意】

以上两场“秘访”究竟有何深意,还是要和形势结合起来看:

第一,美加的行动高度协调一致。

当地时间7日,据白宫消息,拜登和特鲁多在电话中讨论了对俄制裁和对乌援助。拜登“高度评价加拿大在危机中的密切合作,及在对俄全面制裁等方面的领导作用”。

第二天,拜登的妻子与特鲁多本人就都“巧合地”到访乌克兰,一个表达情感支持,一个给予军事援助。《华盛顿邮报》评论,对美国现任总统的配偶来说,进入一个“活跃的战区”,是罕见的举动。

美加还差不多同时宣布,其外交官将重返基辅,以表明俄军“未能占领乌首都”。

当地时间5月8日,加总理特鲁多和乌总统泽连斯基在基辅会晤后出席新闻发布会。

第二,多国政要“纷至沓来”,只能说明西方卷入冲突越来越深。

俄国家杜马安全和反腐委员会成员什哈戈舍夫此前透露,亚速钢铁厂被困人员中,包括美、英等多国情报人员、北约国家高阶将领及雇佣兵。

西方众政要到访,不仅是为展示盟友团结、给乌军打气,或许还在紧张一些别的事情,比如前面加拿大前中将的“罗生门”?

第三,美西方军援继续加码,停不下来的节奏。

美媒指出,俄乌冲突已转变为一场激烈的消耗战。拜登这两天就又宣布向乌提供1.5亿美元的一揽子军事援助,包括25000枚155毫米炮弹、反炮兵雷达设备和通信干扰器等。

拜登还指出,美国会必须迅速提供资金,因为政府即将耗尽可用资金。为了乌克兰不惜“掏空家底”,这里头到底还有多少文章?

第四,西方重磅人物接连撑场子,泽连斯基底气越来越足。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泽连斯基一方面对西方提高要价,要求越来越多、越来越高,比如对特鲁多所提的那些;一方面,对俄谈判门槛,也不断提高。

6日,泽连斯基向伦敦智库查塔姆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发表视频演讲时说,俄军必须撤回2月24日入乌之前的位置,和平协议才有望达成,这是乌方“可接受的最低限度”。

不过,分析认为,泽连斯基划定的时间点是2022年,乌方可能不会坚持让俄交还2014年被并入俄的克里米亚。

最后,不光西方人“赶时髦”,俄高官也去了乌克兰。

资料图: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市的居民从人道主义走廊撤离。

当地时间4日和8日,俄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基里延科、俄副总理库斯努林先后到访马里乌波尔。

库斯努林在顿涅茨克民兵持枪陪同下现身,成为近期到访当地的俄最高级别官员。他会见了“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领导人普希林,并表示在这些被“俄军解放”的地区,“和平生活重新开始了。”他称,俄方将提供帮助重建,特别是人道主义援助。

西方不断给武器、乌方不断要武器的同时,俄罗斯却在谈重建和人道援助,这种对比,还真有点意思。

“我乞求上帝,我希望奇迹发生,他们能活着从亚速钢铁厂里出来”

被困在亚速钢铁厂里的平民被逐步撤离,英国《卫报》采访了最后一批被撤离的平民,了解他们被困时的生活。

英国《卫报》5月9日报道,Spike是一只腊肠犬,它每天都能有饭吃,即使被困在亚速钢铁厂里的人正因为饥饿而日渐消瘦。最后,食物和水少得可怜,成年人一天只能吃一小顿。两杯通心粉放入10升水里面,而这碗“汤”要养活30个人。孩子们每天吃两顿。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和宠物分享食物。

Spike在沙滩玩耍。

欧莱娜(Olena Chekhonatski)说:“有人会给他一勺粥,家里的每个人吃饭时都会给它三四勺食物。幸运的是,它很小。”战争开始时,她和丈夫叶戈尔(Yegor)以及两个儿子逃到地堡中躲避炮击。他们原以为可能会在那里待两周,但两个月之后才得以出来。

欧莱娜说:“在Spike到来之前,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爱狗的人。”她悲伤地瞥了一眼这条狗,为了让它活下来,她自己饿着肚子。这条狗沿着第聂伯河的沙滩跳跃着,这是这家人自2月底以来获得自由的第一天。

报道称,这家人是最后一批从亚速钢铁厂正式撤离的平民,他们于5月8日晚抵达乌克兰控制的领土。叶戈尔说:“(在亚速钢铁厂)最后那几天,我们都失去了失望。炮火如此猛烈,似乎不可能逃出去。”

欧莱娜(右一)、叶戈尔(左二)和他们的两个孩子。

这家人认为他们可能会在地堡里待两个星期,而和他们一起避难的其他人只准备待两天。但是两个多月后,他们仍然在那里,食物和水的供应越来越少,而他们上面的建筑被俄罗斯的炸弹炸毁了。

他们被剥夺了一切,除了睡眠。“多睡,少吃。因为当你睡觉的时候,你不需要吃东西。”叶戈尔说,“现在的计划是继续活下去。其余的会随之而来。”

当他们刚躲进亚速钢铁厂地下室的时候,里面还有电,但他们的世界在发霉的地下室里迅速缩小,潮湿的气味渗入他们的衣服和皮肤。一天后,电力被切断,里面也没有互联网,只有一个小收音机,可以接收一些长波传输。他们用汽车电池为LED灯供电,在昏暗中玩游戏打发时间。他们带来了国际象棋、纸牌等。

亚速钢铁厂的员工奥克萨娜(Oksana)也说:“没有人能一成不变地离开那里。他们进去时是一个人,出来时是另一个人。”她说,在最初的日子里,孩子们明显受到了创伤。孩子们会花好几个小时盯着墙看,年纪较小的孩子会回避被触摸。当她鼓励他们画画时,他们会避免使用彩色笔,只会用黑色画。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逐渐适应了这种可怕的新生活。“后来他们让我们拥抱他们,尤其是在轰炸期间。他们交朋友,年长的孩子教年幼的孩子学习。有一个四岁的孩子刚来的时候几乎连字母表都不会认,但到最后他已经会算术,读写也都很好。”

3月初,当一条“绿色走廊”被开辟后,他们试图离开,但被战斗逼回地下。他们看到几十个人比他们先离开,包括附近一个地堡的居民,那里的食物在他们离开前几周就用光了,但每次撤离之行都是一场赌博。奥克萨娜说:“当孩子们出去时,我们在他们的衣服上贴上标签,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血型和出生日期。所以,如果他们被杀死,至少可以更容易地识别他们的遗体。”

一组人决定徒步100公里,穿过战场、雷区和废墟,到达别尔江斯克,因为这似乎没有待在钢铁厂里那么可怕。“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成功了。”

然后,被困于地堡的人们从无线电里听到了建立平民救援通道的最后努力,于是决定看看是否能找到一条出路。士兵们发现他们在外面等着,告诉他们有15分钟准备时间。他们担心可能还有其他绝望的平民被困在钢铁厂下面,他们没有收音机来了解撤离的情况,或者士兵没有发现他们。

在俄罗斯的一个“过滤检查”营地,俄军会对撤离者进行检查。在那里,欧莱娜一家遇到了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在整个战争期间都和另外两个人躲在一个地下室里,离他们家只有几十米远。他们不知道他在那里。

欧莱娜一家也担心那些穿过废墟救出他们的士兵。叶戈尔说:“甚至用英雄都不足以形容他们,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无法用言语表达我们对他们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的感激之情。我向上帝祈祷,我希望奇迹发生,他们能活着出来。”

两个月后,当奥克萨娜终于能够给手机充电并开机时,她发现来自乌克兰和世界各地的家人、亲戚和朋友发来了大量信息,她高兴得不知所措。

上一篇:俄军是被乌克兰反坦克小组打退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