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说心语丨从故乡到异乡,母爱如月光照在我的哨位上

从故乡到异乡,母爱如月光照在我的哨位上

■尹广进

前段时间,我和母亲视频通话时,她总会切换成语音,简单寒暄几句就匆忙挂掉。我问父亲缘由,父亲也没有多说。不久后,我休假回家,本想给父母一个惊喜,但当我推开家门,却看到母亲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看到我突然回家,母亲激动地流下了眼泪。我拉着母亲的手,问怎么回事。“上个月在田埂不小心踩空,摔了下来,我想也不严重,怕影响你工作,就没告诉你。”面对我的询问,母亲不停地安慰我,“孩子,你别着急,我就是摔了一下,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那一瞬间,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又疼又羞愧。

去年12月的某天,屋里飘来饭菜的香气,母亲像往常一样在厨房忙活着,此时我的假期接近尾声,马上就要踏上返回部队的列车。

我洗干净手,去给母亲打下手,母亲却催我坐下休息,我笑着说:“每年难得回来一次,就让我帮帮您吧!”母亲这才作罢,让我洗菜,她则在一旁擀面,准备做我最喜欢吃的饺子。我将青菜洗净放在案板上,母亲则在一旁弯着腰、揉着面。

看着一旁揉面的母亲,我愣住了,灯光下映出了母亲的身影,那满头的白发,是为我留下的;那一双粗糙的手,是为我操劳的……锅里的水沸腾了,雾气消散开来,润湿了我的眼睛,我连忙用手擦去眼角的泪。

临行前,我收拾行李时,耳畔不断传来母亲的唠叨声,“把这件衣服带上,到时候下了火车穿,别着凉了……到了部队好好工作,不要担心家里。”听着母亲的话语,我才发现,无论我走得多远,如何成长,永远都是她心中时刻牵挂的孩子。

是时光,苍老了母亲年轻的容颜。是岁月,掠去了母亲青春的年华。是我们,在一次次远行,一次次离别中,让母亲在等待与操劳中渐渐变老。我总以为在某个将来,等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再好好孝敬父母,却没意识到他们老去的速度是何其快。

转眼间我已经入伍七年了,细数七年的时光,陪在母亲身边的日子却寥寥无几。每当看到母亲头上长出的白发,心中不由得生出感慨,这些年让母亲操心了。对母亲而言,在生活中我虽不能常伴她左右,但是她心中没有一丝怨言,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一名军人,这始终是她心中最大骄傲。

母亲,是从故乡到异乡的那一轮明月。我走到哪儿,月光便照到哪儿。这些年来,母亲不断给予我前行的力量,也让我慢慢地体会到,无论走到哪里,在我的身后,永远有一双眼睛深情地凝望着我。那是母亲眷恋的目光,那是无穷无尽的爱。

今夜,我同往常一样走上哨位,站在岗楼上,望着天边皎洁的明月,突然感觉它离我是那么近,仿佛是一面明镜,照得我的心胸豁然开朗。那一刻我顿悟,对于军人而言,故乡的炊烟袅袅,荷塘月色,那魂牵梦绕的春夏秋冬都成了远方,而故乡也变成了他乡。

或许多年以后,母亲将会带着故乡的召唤成为村口守望的老槐树,等待我归家。而我也会奔赴人生新的起点,在不断积累中,变得枝繁叶茂。

叶落无声,深爱无痕。成长是一列永没有回程的列车,将我和母亲的距离越拉越远,等到相聚的那一天,我想月亮一定会知道。因为它曾无数次陪伴着我,在哨位上送走了一个个宁静的夜晚,迎来了一个个充满希望的黎明……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

作者:尹广进

上一篇:AC352直升机完成局方审定试飞 适航取证进入倒计时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天秤男请进

    最近暧昧很久的天秤男突然冷掉了,想跟他沟通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有新欢可以说,如果不想继续也可以直接讲,但他态度就是很冷淡,打给他不会接,但讯息会回,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