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俄罗斯倒下 欧洲会和中国一起反对美国?(组图)

昨天,我们向大家简单介绍了俄军在红利曼-克雷缅纳亚战线上,实施的一次失败的渡河行动。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儿还能引起争议,不少读者老爷在文后留言,质疑大伊万的“立场问题”,认为大伊万故意夸大了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损失,认为大伊万的立场“站在北约国家一边”。

对于这种观点……大伊万觉得吧:任何军队在初入战场的时候,都是处于懵逼状态的,无论是俄军,美军,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都是如此。这种懵逼状态,也往往最容易顾此失彼、造成战争初期的重大损失。而夺取战争胜利的基本前提,是能够直面、并正确认识作战中的损失,通过分析作战损失,弄清楚自己在战役、战术上的强点和弱点,并迅速予以改进。

俄乌军事冲突爆发以来,俄军在战场上受到了一定的损失,损毁了一定数量的技术装备,还有一些熟悉的姓名,比如弗拉基米尔沃加,谢尔盖李森科,已经离开了我们。正因为如此,我们对俄军的损失,更应认真分析,分析出乌军的战术强点,以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同时,俄军在北顿涅茨克河上的渡河行动,以及乌军的火力围歼,大伊万之所以花了很大的篇幅去写。最重要的因素,是因为这种抢占登陆场、展开登陆兵、随后登陆场遭到对手火箭炮火力覆盖的战场图景,和我军未来即将面临的作战场景,具有巨大的相似性。甚至我军面临的作战环境,面临的敌火威胁,相比俄军只会更加严重。

能威胁到的俄军的只有BM-21这种东西,到时候威胁到我军的,说不定是M109A7型155毫米榴弹炮、雷霆2000火箭炮甚至M142型远程火箭炮。分析俄军在北顿河上强渡河川作战的得失,对俄军的反制措施进行预先设想,事实上分析的是我军在面临相同的战场环境和作战态势下,怎样对同类装备进行反制,确保我军登陆兵上得去、立得住。当然了,这个问题大家“懂的都懂”。

俄乌冲突对世界格局的影响

谈到这个“立场问题”,大伊万其实还有不少话想谈一谈。从二月份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到现在,以大伊万在国内网络上的耳闻目睹来看,几乎是这么多年来,在看法和认知领域前所未有的分裂。无数人在立场问题上互相攻讦,无数观点你来我往,堪称意识形态的罗马斗兽场。

比如前几天,大伊万就曾经看到过这样一种说法,认为俄乌军事冲突,只是欧洲自己的问题,是局部性质的冲突,对当前的世界秩序,尤其是中美两国的“两极格局”没有本质的改变;

此外,还有人在网上更是直接提出,在俄乌军事冲突中,我们应当“放弃俄罗斯,重点拉拢欧洲”,试图和欧盟协调一致。其原因在于一旦俄罗斯在冲突中彻底战败,则北约就“失去了目标”,欧洲的自主性会大大加强,我们可以和欧洲联合,共同应对美国。

美国海军马斯廷号驱逐舰近距离观测辽宁舰

那么,对于这两种说法,咱们应当如何看待,俄乌军事冲突真的是“局部冲突”、对于当下的中美“两极”格局“没有改变”吗?

中美是“两级”吗?

大伊万觉得,提出这种观点的人,首先对于当前的国际秩序就没有明确的认知,目前的国际秩序是中美“两极”格局吗?

大伊万认为并非如此,要成为国际秩序中的一个“力量极”,起码应当具备如下条件:一是具有较强的资源、产业、军事和意识形态禀赋,二是在所在的地缘政治区乃至全球范围内具有相应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基于这种考虑,如果能够将中美两国并称为两个“力量极”,则意味着中国在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方面,相比美国能够达到基本相当的水平。但很显然,这并不符合相关事实。

美国在舰艇核动力领域,拥有雄厚到令人望而生畏的技术储备:最新的福特级两座单台功率62.5万千瓦的A1B反应堆,可实现28万轴马力的推进功率,足足是辽宁舰的1.4倍。

尽管这么多年来,中国的综合实力得到了长足进步,但在多个关键性领域上相比美国依然有着不小的距离:

在国内因素上,中国资源禀赋不足,缺乏对经济发展具有战略意义的能源和工业原料;

工业禀赋一般,诸多核心技术相比西方国家尚有巨大差距;

农业禀赋先天不足,传统式的农业生产方式极大地限制了农业生产力的提高,对生产效率的制约更大;

军事禀赋进步明显,但整体还处于亟待发展的阶段,诸如战略投送能力等更是接近为零;

意识形态禀赋就不用说了,看着现在为了美国人画的大饼就能自带干粮去填战壕的乌克兰炮灰。我们只能说,在意识形态的国际影响力上,我们相比美国,甚至连小学生都不如。

而在所在地缘政治大区乃至全球的影响力上,尽管伴随着国内的经济发展,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正在日渐提高,但相比美国来说,我们的全球影响力还处于草创阶段。不然,请看在乌克兰冲突中,能够迅速整合整个欧洲力量的、由美国主导的北约;在印太战略中,能够迅速统合澳大利亚、英国、日本等国力量,有效拉拢印度的、同样由美国主导的AUKUS联盟;这都是联系异常紧密、兼顾了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国家集团。

所罗门群岛皇家警察已经提前开始使用95-1步枪和92式手枪的模拟器材进行训练。

相比之下,我国连和所罗门群岛签署一个警务合作协议,都显得步履维艰,还要面临着西方的质疑、打压甚至“颜色革命”的直接威胁。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中国当前在国际影响力上,不能仅仅从经济角度的出发,认为经济实力达到全球第二、国际影响力自然也能达到全球第二,国际影响力天然是由多个因素共同构成的结果,而非单纯由经济塑造的结果。

因此,认为当前的国际秩序,实际上是中美两国塑造的“两极”秩序,这本身就不符合事实。更为确切的表述是,从上世纪末就已经存在的、以美国一个具备全球影响力且国家禀赋极高的超级大国、以中俄英法四个国家禀赋各有优势并具备地区影响力的区域性强国、以日印伊(伊朗)土(土耳其)以(以色列)德(德国)等为代表的区域性国家组成的“一超多强”格局没有太大变化,最多只是超级大国优势略微下降、被区域国家崛起分流走了部分优势而已。

俄乌冲突是欧洲一隅的事吗?

除了过高地估计了中美两国之间的力量对比,大伊万认为,说俄乌军事冲突,仅仅是局限于欧洲一隅的局部冲突,也是不符合事实的。

局部冲突在世界各地每天都在发生:比如当前,阿富汗的杜斯塔姆大帅、努尔大帅、小马苏德已经再度举起叛旗,阿富汗塔利班部队已经又开进了潘杰希尔谷地开始清剿作战;叙利亚的伊德利卜兄贵们现在依然在上演着伊德利卜吃鸡大赛,土耳其军队和库工党武装则在伊拉克北部打得你来我往;更不用说又蠢蠢欲动准备对亚美尼亚开战的阿塞拜疆,常年持续冲突中的尼日利亚北部博尔诺州等——但是,这些军事冲突的影响,并未达到全球的范围,也未出现蔓延到其它地缘政治大区的危机。

而乌克兰危机则不同,由于俄罗斯自身系举足轻重的地区强国,在地缘政治上是现有国际秩序的基石之一,它的存亡与否,直接关系着现有的国际秩序能否维系;而由于俄罗斯国内的资源、能源禀赋极高,它的对外贸易,直接关系着更多的地区强国、大国的经济发展,关系到现有的国际经济版图。

举个简单的例子,俄罗斯对欧洲能源出口的不确定性,将极大地提高欧洲的产业成本,让美国“下山摘桃”、其它区域性强国也可过来分一杯羹;而由于俄乌军事冲突造成的粮食出口危机,已经导致中东、中亚、南亚乱局初显,如果俄罗斯以粮食为武器,今年没有得到俄罗斯出口粮食的国家,不知道有多少会立即发生饥荒和内乱。

这还仅仅是经济角度的全球性问题,在地缘政治角度上,正如我们之前一再强调的那样,伴随着北约国家在美国的引领下全面下场,也伴随着英美两国宣布乌克兰冲突将以“彻底削弱俄罗斯”而告终,乌克兰冲突在这个角度上,已经有了拆除现有国际秩序基石的潜能。而美英两国力图借着俄乌军事冲突,将危机外溢,将祸水引向亚洲,当然不是说说而已,应当被视为严肃的地缘战略安排。这对于现有的国际秩序,同样有着造成“翻天覆地”影响的巨大潜能。

因此,毋庸置疑,俄乌军事冲突,虽然主战场在乌克兰东部,但背后的因素错综复杂,掺杂的利益方太多,震荡和影响极为广泛,不少已经显现、可能出现的后果,都具有全球性意义。认为俄乌军事冲突“局限于欧洲一隅”,只是“一场局部冲突”,显然是对此次冲突可能的恶劣后果认知不足。

既然明确了俄乌军事冲突是一场极其恶劣的、可能导致现有的国际秩序和政治经济版图发生巨变的全球性冲突。那么,中国在此次冲突中应当采取何种策略,某些人心心念念的“等待俄罗斯倒下,以便欧洲反对美国”的态势能否出现呢?我们留待下次再谈。

上一篇:美军传统作战优势受到中国挑战 需增强补给能力(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老鸟的危机

    目前在资讯业担任业务。部门内来了一个年轻的女生业务,非常积极努力向上,但可能因为年纪相差加上有些误会,我们彼此没有处的很好。另外之前得罪过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