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旗手”无人机如何崛起成为神话?

过去20年,土耳其的军事工业的规模增长了10倍,而“旗手”无人机则是这种增长之下最耀眼的符号之一。“旗手”无人机已经获得了众多的海外用户,有军事专家甚至已经将它同神话联系在一起。这种无人机是如何崛起的?它究竟神不神?也许通过本文,大家能够自行作出一个比较客观的评价。

已完成800多次打击任务

2022年2月底,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瓦列里·扎卢日尼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俄军车队正接近赫尔松市。俄罗斯几天前进攻乌克兰,第聂伯河口的船舶工业重镇赫尔松是重要的战略要地。在屏幕中间,瞄准系统锁定在车队中间的一辆车上,几秒钟后,这辆车爆炸了,浓浓的黑烟腾空而起。“看看我们‘旗手’的杰作!” 扎卢日尼还说:“欢迎来到地狱!”

“旗手”TB2是一种扁平的灰色无人机 (UAV),带有倾斜的机翼和后置螺旋桨。它携带激光制导炸弹,体积小到可以用平板卡车运送,成本仅为美国和以色列类似无人机的一小部分。它的设计师塞尔柱克·拜拉克塔尔是土耳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的儿子。在保卫乌克兰的过程中,“旗手”无人机已被描述一个神话,它与基辅动物园的一只小狐猴同名,并成为一首朗朗上口的民歌的主题,该民歌声称TB2无人机“使俄军成为鬼魂”。

2016 年 4 月,TB2 首次完成击杀任务。从那时起,它已销往至少13个国家,将精确空中打击的战术带到了发展中国家,并扭转了几场战争的进程。2020 年,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围绕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飞地的冲突中,阿塞拜疆使用 “旗手”TB2无人机攻击车队和部队,然后在首都巴库的数字广告牌上展示了袭击的镜头。

“旗手”TB2 已经在从北非到高加索的冲突中完成了 800 多次打击。它携带的炸弹可以在半空中调整弹道,而且精度高,可以投放到步兵战壕中。军事分析家此前认为,低速低空飞行的无人机在常规战斗中几乎没有用处,但 “旗手”TB2可以摧毁防空系统。前美国国务院土耳其问题专家里奇·奥特泽指出:“这使得现代战争方式发生了一场相当重大的作战革命。”

塞尔柱克·拜拉克塔尔居住在伊斯坦布尔,拜卡技术公司的总部也在这里,该公司拥有 2000 多名员工。在谈到“旗手”TB2无人机的任务时,塞尔柱克·拜拉克塔尔指出:“它们正在做该做的事,摧毁一些世界上最先进的防空系统和装甲车。”现年42岁的拜拉克塔尔,有着柔美的眼睛,略偏中心的鼻子。他的两侧是新无人机的小比例模型,安装在透明的塑料支架上,他以毫不掩饰的自豪感向我展示:“公司生产的任何无人机,我都是自己操作的,因为我喜欢它。”拜拉克塔尔拥有超过 200 万粉丝,他使用他的帐户来发布新飞机设计的图片。

2016年5月,拜拉克塔尔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小女儿苏梅耶·埃尔多安结婚。土耳其的军火工业在过去20年中增长了十倍,该国的大部分军事装备现在都是在本国制造的。拜卡公司,尤其是它生产的“旗手” TB2无人机,已经成为土耳其国防工业的名片。

从兴趣转化为事业

拜拉克塔尔和他的家人住在拜卡公司的园区,他将其比作大学校园,那里有运动设施和一个他称之为“比谷歌的更大”的工业园区。拜拉克塔尔是拜卡公司最年长的工程师之一,而且公司的许多程序员都是女性,“旗手”TB2无人机的很多软件设计就出自拜拉克塔尔的母亲之手。

拜拉克塔尔 1979 年出生于伊斯坦布尔,在三个孩子之中排行第二。他的父亲尼兹德米尔是一名渔夫之子,毕业于伊斯坦布尔技术大学,创办了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他的母亲迦南是经济学家和计算机程序员。拜拉克塔尔很小的时候就接触过机床。到十几岁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称职的工具和模具技术工人了。厄兹德米尔也是一名业余飞行员,小时候,塞尔柱克会在他父亲飞机里观察土耳其壮丽的风景。塞尔柱克·拜拉克塔尔说:“在一架小型飞机里面,感觉像一只鸟。” 拜拉克塔尔很快就开始用套件制造无线电遥控飞机,有时还会用他自己的设计对其进行修改。他说:“我把模型飞机藏在床底下,偷偷摸摸地改造,其实应该一直在为考试而学习。”

拜拉克塔尔的无线电遥控飞机原型给学术研究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2 年,从伊斯坦布尔技术学院毕业后,他被宾夕法尼亚大学录取。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他在佐治亚州本宁堡陆军基地操作两架无人机编队。随后,拜拉克塔尔在麻省理工学院开始了第二个硕士课程,在那里他追求一个艰巨而另类的目标,试图将一架遥控直升机降落在墙上。

顾问埃里克·费隆认为,拜拉克塔尔是一位敬业的工匠和思维敏捷的设计者,对青年教育充满热情。他回忆起拜拉克塔尔在辅导女儿完成数学作业以及向女童子军展示直升机时的热情。费伦说:“他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但直到我被邀请参加他的婚礼,我才明白他所追求的一切。

当拜拉克塔尔还是一名学生时,美国正在使用 “捕食者”无人机打击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目标。拜拉克塔尔不赞成美国的外交政策,痴迷于诺姆·乔姆斯基,但他被自动驾驶汽车所吸引。在 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期间,他开始在伊斯坦布尔的家族工厂制造小型无人机原型。

厄兹德米尔着手争取土耳其当局对塞尔柱克研发无人机的支持。厄兹德米尔与克梅廷·埃尔巴坎很友好。机械工程教授埃尔巴坎认为,通过投资工业和培养技术人才,土耳其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拜拉克塔尔向埃尔巴坎简要介绍了他的工作,并且在 2000 年左右已经与土耳其军队建立了紧密的关系。

拜拉克塔尔的第一架无人机是手动发射的迷你无人机,重约 20 磅。在早期测试中,它飞行了大约 10 英尺。拜拉克塔尔改进了设计,很快这架迷你无人机就可以在高空飞行一个多小时。拜拉克塔尔在安纳托利亚东南部的雪山上对其进行了测试,监视库尔德武装。费隆回忆起他在山区联系拜拉克塔尔时的震惊,“他毫不犹豫地亲临前线,前往土耳其军队可以进入的最恶劣条件,基本上和他们在一起,和他们一起生活,直接向用户学习。他更喜欢在战区对无人机进行实地测试。他说,无人机需要久经沙场且坚固耐用。”

“旗手”无人机的崛起

后来拜拉克塔尔开始研制更大的无人机。2014 年,他首次推出了“旗手” TB2 的原型机,这是一种螺旋桨驱动的固定翼飞机,大到足以携带弹药。拜拉克塔尔将他的原型机献给埃尔多安的导师埃尔巴坎。2015 年 12 月,拜拉克塔尔现场查看了“旗手” TB2 的首次对地精确打击测试。“旗手” TB2无人机使用激光制导炸弹(没有弹头)能从五英里外击中野餐垫大小的目标。

到 2016 年 4 月,“旗手” TB2 首次投掷送实弹。最早的目标是库尔德武装。“旗手”TB2无人机已经杀死了至少 20 名该武装的领导人,以及站在他们附近的任何人。这些实战还教会了拜拉克塔尔重视无线电的作用。无人机是通过无线电信号控制的,对手可以实施干扰。飞行员可以通过采用跳频通信,或采用更宽的信道来应对。拜拉克塔尔说:“土耳其有很多干扰机,因为库尔德武装也一直在使用无人机。”那年五月,他娶了总统的女儿。这个婚礼办得非常风光,总共有5000多人参加。

2016 年 6 月,恐怖分子在伊斯坦布尔机场杀死了 45 人,很快在叙利亚开辟了一条新战线,土耳其使用拜拉克塔尔的无人机袭击了这些恐怖分子。拜拉克塔尔现在是埃尔多安核心圈子的一部分,他的无人机被推向出口市场。拜拉克塔尔是土耳其名人,他的社交媒体上挤满了回复者。与见习飞行员交谈时,他穿着一件贴着臂章的飞行夹克。参观大学时,他会在高领毛衣上穿一件西装外套。

拜拉克塔尔的哥哥哈鲁克是拜卡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则是首席技术官和董事会主席。除了在乌克兰和阿塞拜疆使用外,“旗手”TB2无人机还被出售给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卡塔尔、利比亚、摩洛哥和波兰。后来,拜卡公司还获得了东亚的用户。该用户将采购TB3 无人机,这种无人机可以从船上起飞。

一架 TB2 无人机的价格为100 万美元,拜拉克塔尔虽然没有给出准确的数字,指出它成本更高。无论如何,单价具有误导性,TB2与指挥站和通信设备一起作为“平台”出售。2019 年,乌克兰以 690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至少 6 架 TB2 无人机,类似的“捕食者”无人机的成本约为其6倍。拜拉克塔尔谈到 TB2 时说:“从战术上讲,它处于最佳位置。“它不算小,但也不算太大。而且它不是太便宜,但也不是太贵。”

诀窍是不断升级

客户购买机队后,操作员将前往土耳其西部的一个设施进行数月的培训。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军购专家马克·坎奇安指出:“你不只是买它,而是与供应商联姻,因为需要源源不断的备件和维修专业知识。”土耳其已经善于利用这种关系。它与尼日利亚达成了一项国防协议,其中包括对该国的操作手进行 TB2 培训,以换取矿产和液化天然气。埃塞俄比亚后用没收几所学校的钱采购了TB2无人机。这些用户与与美国打交道不同,他们从土耳其购买无人机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拜卡公司的程序员也为买家提供支持。拜拉克塔尔将 TB2 比作他的智能手机,它拥有 40 多台机载计算机,拜卡公司每月会发送数次软件更新以适应对抗策略。拜拉克塔尔说:“你可能已经看过相关文章,这就像技术水平同一战时期差不多螺旋桨飞机如何与世界上最先进的防空系统,诀窍是不断升级它们。”

无人机的大部分战场经验都来自俄罗斯的装备。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很复杂。俄罗斯是土耳其的重要贸易伙伴,土耳其是俄罗斯游客的热门度假胜地。俄罗斯正在帮助土耳其修建第一座核电站,该核电站建成后将为这个国家提供1/10的电力。2017年,土耳其购买俄罗斯先进防空系统激怒了其在北约的盟友,引发了美国的制裁。尽管如此,土耳其和俄罗斯都在寻求恢复其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甚至在乌克兰战争之前,他们就经常发生冲突。

在利比亚内战中,土耳其和俄罗斯支持对立的派别,“旗手”TB2无人机与俄罗斯的 “铠甲”-S1 防空系统对抗,后者是一种机动式防空系统。至少有9辆“铠甲”防空系统被摧毁,至少有12架“旗手”TB2无人机被击落。

另一个战场是2020 年的高加索地区,当时阿塞拜疆袭击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亚美尼亚飞地。在最初的几天里,阿塞拜疆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成功,直到土耳其介入进来。亚美尼亚与俄罗斯建立了安全联盟,俄罗斯提供了大部分军事装备,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苏联时代。TB2 无人机无情地轰炸了这些军事装备。一项独立分析统计了 500 多个被摧毁的目标,包括坦克、火炮和导弹防御系统。一段 6 分钟的视频汇编被发布到互联网上,展示了同一场景的数十种变化:亚美尼亚士兵蜷缩在战壕里或挤在卡车周围,炸弹发出嘶嘶声,意味着他们很快就会被炸飞。

亚瑟·萨扬是一位 27 岁的亚美尼亚老兵,经历了纳卡冲突。部队在凌晨两点左右被炸弹击中时,萨扬正和一小群士兵站在一起。萨扬说:“我们不知道自己是目标。在它袭击我们之前,只有两三秒的反应时间。爆炸后瞬间就腾起了一个火球,除了我每个人都被烧死了。六名士兵阵亡,七人受伤,这是一个可怕的场景。”

拜拉克塔尔的 TB2 无人机飞得很慢,很容易锁定它的螺旋桨。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无人机似乎通过实施干扰或利用技术优势,逃避了敌人的侦察。以色列导弹专家乌兹鲁宾在回顾了阿塞拜疆精确空袭的镜头后写道:“有些防空系统被摧毁,它们的雷达天线仍在旋转,徒劳地寻找目标,足以见得它们有多么无助。”阿塞拜疆还故意让经过改装的农药撒布飞机在亚美尼亚阵地上空飞行,诱使敌方雷达开机。如果亚美尼亚的防空导弹系统上钩,暴露了位置,就会被 TB2 摧毁。土耳其和阿塞拜疆有着密切的联系,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代表了新的合作水平。

有影响力的亚美尼亚侨民通过游说美国国会和给制造商施压,试图阻止西方向拜卡公司提供制造无人机所需要的零部件。但对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坠毁的 TB2 的分析显示,这架飞机使用的是瑞士公司的 GPS 转发机。该公司发表声明称,它与拜卡公司没有供应关系,并且转发机是商业可用的。尽管如此,拜拉克塔尔一直在努力减少对西方组件的依赖,他声称 TB2 无人机93% 的组件现在是在土耳其制造的。拜拉克塔尔的开发周期有一个 DIY 元素,这会使五角大楼的做法显得过时。

正面临人才流失危机?

2021年 10 月,乌克兰宣布将在基辅郊外建造一家工厂来组装拜拉克塔尔的无人机。不久之后,乌克兰发布了 TB2 在顿巴斯地区对一个炮兵阵地进行打击的视频。这位负责乌克兰无人机计划的空军上校出于安全考虑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但在 2019 年,他前往位于土耳其西部的拜卡公司旗下工厂接受了3个月的培训。

战争初期看起来像是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重演。公开的视频显示,TB2 摧毁了至少 10 台俄罗斯防空导弹车,并通过轰炸卡车扰乱了其补给线。不过,在过去的几周里,打击视频的发布速度有所放缓。这可能是出于安全考虑,但俄罗斯人也有可能调整了战术,TB2 对战斗机没有真正的防御能力。而且在进攻之前,俄罗斯军方对无人机部队进行了训练。

2022年3 月初,乌克兰官员宣布他们正在从拜卡公司接收新一批TB2无人机。到月底,俄罗斯声称击落了 39 架 TB2无人机,这很可能已经是乌克兰这种无人机的很大一部分了。乌克兰高层最初对 TB2 很感兴趣,但在 4 月淡化了这种飞机的重要性。有乌克兰官员声称,我们对拜卡公司表示应有的尊重,但坦率地说,这是一场不同的战争,无人机可能会有所帮助,但不会从总体上改变战局。

几周前,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阿列克谢·叶尔霍夫对这笔交易提出了抱怨。他说:“‘生意就是生意’这样的解释是行不通的,因为你们的无人机正在杀死我们的士兵。无人机可能会有所帮助,但不会有太大作为。”

拜拉克塔尔的软件升级响应客户反馈,他的设计也在不断发展。拜卡公司最新生产的无人机可以飞到4万英尺,并且可以安装抗干扰装置。今年 3 月,拜卡公司发布了第一种无人喷气式飞机原型的照片,该原型类似于一架没有驾驶舱的 F-16战斗机。

拜拉克塔尔认为,拜卡公在自动化领域的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他说:“这就是我们的专长,按一下按钮,飞机就会降落。如果通信链接被切断,自主无人机可能会找到回家的路。为了开发这样的系统,拜卡公司需要留住编程人才。”但是,拜卡公司现在可能面临着人才流失的问题,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我个人认识一大堆离开的人。在土耳其,他们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上一篇:乌克兰计划动员100万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