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热血边疆,我找到了心中的樟子松……

心中有棵樟子松

■贾国梁

“学长,我终于看到樟子松是什么模样了!”

一年前,我从陆军军事交通学院毕业志愿戍边来到“长攻善守英雄团”。站在部队大门前,我激动地同远在千余公里外的张伟学长进行视频通话。

“好男儿到边关,祖国需要你!”电话另一端的张伟对着我比了一个象征胜利的“V”字手势。

张伟曾是三角山哨所“尖刀”班班长。认识他是在学院举办的一次强军故事会上。他讲到,在干旱、风沙肆虐的恶劣条件下,哨所周围的一排排樟子松挺拔葱茏,连每一根松针看起来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众人眼中艰苦枯燥的边防生活在张伟的眼中,似乎总是充盈着积极乐观的意蕴。

经过两年刻苦学习,学长带着优异成绩重返三角山哨所,当上了一名边防排长。

“飞走的雄鹰又回来了!”张伟再次戍守边防的选择,让我对边疆的辽阔壮丽更加向往。两年后,我也站在边疆这片热土上,开始了自己的逐梦之路。

边疆的天空总是那么湛蓝纯粹,饱和的色彩就像是被打翻了的调色板一般。在我眼中,这片广袤大地的苍凉美丽中还蕴含着中国军人的家国情怀与赤诚坚守。可是初到这里,我却总是被内心的焦虑所折磨,甚至一度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彼时正值岗前培训,八月的北疆,烈日肆意灼烧着西陲大漠,燥热的空气里满是沙尘的干涩。一圈,两圈……酸胀的双腿在戈壁石子路上越来越沉重,已经是第三次考核了,我不甘心再次掉队,不顾身体状态,大步向前冲去……

醒来时,已是晚上。因为中暑晕倒的我躺在病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停滞,脑子里一片空白。

“也许我并不适合这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我知道自己需要时间去寻找答案。

我把视线转向了身边的战友。那段时间,团里开设了“功臣讲堂”,邀请团里的一等功臣、训练尖兵讲述自身成长的经历来鼓励大家。那时的我太需要这样的“能量”来振作自己有些松软的斗志。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陆军“投弹王”史天虎。“在日常考核中,30米就已经算是合格的成绩,所以90米以上的成绩真的很难达到。”讲台上的史连长自信、干练,胸前的荣誉勋章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他一次次挑战自我、打破纪录的故事让我们这些新排长们听得入迷。

“身边人身边事”所蕴含的巨大魅力让我意识到与其自怨自艾不如采取行动。每天早晨提早一小时加练体能,晚上理论学习过后做几组力量训练,周末也不能放松……我开始与自己较劲。

一个周末,长跑练习结束后,我来到训练场准备做几组跑后拉伸。就在这时,一道道尖锐的破空声打破晨曦的宁静,是谁在练习投弹?我顺着声音寻去。

“史连长!”我惊讶地叫出声来。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打破了军区投弹纪录、满身荣誉的连长也在加练。史连长朝我笑了笑,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右脚蹬地,扭动腰部,挥臂扣腕,动作干练有力。此后的早晨,我也常常与连长“偶遇”。我这才明白,原来每次多扔几厘米的背后,都要付出无数的汗水;每一项荣誉的背后都有着不断超越自我的付出。

勤能补拙,苦练,既是最“笨”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一个月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再次遇到史连长时,他手上的茧子又厚了几层,而我在集训期间也取得了“师优秀学员”的成绩。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我曾经的困惑迷茫早已是“云淡风轻”的过往。

扎根贫瘠的沙土地,傲然挺立直顶苍天,一圈圈年轮上写满战天斗地的豪迈和不甘平庸的品格,这就是樟子松。它们生长在祖国边疆,在风暴中,在沙尘里,在积雪下,它们把根系深扎在土壤里,始终傲然挺立,无所畏惧。

边即是远,关即是险。赴疆一年有余,我曾顶着烈日在地表60摄氏度的戈壁奔跑,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地面卧雪射击,也曾裹着棉大衣在边关冷月下思念家乡,但我从未后悔过!这片粗犷的大地蕴含着边疆军人独有的浪漫,磅礴如风、烂漫如花、纯洁似雪、清冷如月。走进热血边疆,我从向往诗和远方的少年真正蜕变为坚定的边疆卫士。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心中的樟子松……

(原文刊于《解放军报》2020年12月21日“长征副刊”,内容略有删减;封图来源解放军报微博。)

解放军报微信发布

播音:任为

编辑:向晓昕

上一篇:美媒:乌军在东部重镇发起反攻以切断俄军补给线(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