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壹度|“欧洲军”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随着俄乌冲突持续发酵,欧洲多国防务政策出现大幅调整。欧盟理事会在日前通过的“战略指南针”行动计划中,规划未来组建一支规模数千人的快速反应部队,不少媒体和分析人士将其称为“欧洲军”,并视其为欧洲启动防务自主的一个重要信号。

虽然几十年来欧盟一直尝试组建自己的部队,但始终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眼下欧盟再提组建“欧洲军”,在政治、产业与军事能力上都存在不小的挑战,更何况在北约的保护伞下,欧盟各国在加强军事建设方面仍缺乏紧迫感和足够动力。

2021年8月24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右)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出席记者会。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一直酝酿 从未实现

发展独立的军事力量、走防务一体化道路一直是欧盟的梦想。二战后,欧洲多国都主张过建设欧洲共同的军队。不过,按照欧洲媒体自己的说法,“欧洲军”就像尼斯湖水怪,人们口口相传,却只看到一个魅影。

上世纪50年代,美苏两大阵营冷战格局初步成形。出于抵御来自苏联威胁的考虑,法国提出一份欧洲防务共同体计划,由彼时欧盟的前身——煤钢共同体的成员国共同建立一支拥有超国家属性、统一指挥机构和共同预算的军队。

1952年,在美国的参与下,法国、联邦德国(西德)、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六国在巴黎签署《欧洲防务共同体条约》。但因法国不少议员担忧法国因此丧失独立防务,在国民议会否决了该条约,致使这次关于“欧洲军”的设想夭折。

1958年,法国戴高乐政府重新上台。戴高乐认为,美国的利益与欧洲的利益并不时刻一致,他主张构建一个欧洲安全共同体。不过,大多数西欧国家认为享受美国和北约带来的“安全红利”,比投入资源再造一支“欧洲军队”更合算,法国的主张并未得到其他欧洲国家的积极响应。

从宏观上看,在整个冷战时期,欧洲对美国的防务依赖逐步加强,组建“欧洲军”的呼声持续微弱。直到19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欧洲再次面临家门口的安全隐患,建设自己的“欧洲军”声音才再次增多。

彼时,欧盟也曾决定成立一支规模为6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但由于中东欧和北欧等靠近俄罗斯的国家更相信美国与北约的作用,对欧盟防务合作并不热情。“欧洲军”建设始终未达当初设想。

图片是2021年8月14日在比利时滑铁卢战役原址上举行的古装骑术比赛。新华社记者张铖摄

跛脚实践 未受关注

欧洲现有的安全机制纷繁复杂、相互重叠,构想中都包含建设一支独立自主的欧洲军队。而实际上,这些安全机制在欧洲人眼中的存在感极低,北约仍承担着欧洲防务的绝大部分任务,以至于不少媒体将欧盟称为“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矮子,军事上的侏儒”。

欧洲现存一支“欧洲军团”,由上世纪80年代末德国和法国组建的“法德混合旅”扩编而来,编制近6000人。“欧洲军团”多数时间都随北约行动。从其官网介绍来看,其执行欧盟任务仅有一次,只派遣了几十名军人在马里训练当地安全部队。不少媒体诟病,“欧洲军团”不过是一支单纯表演性的军队,士兵和军官一同上演表现欧洲思想的戏剧。

欧洲还有一支德国和荷兰共同组建的“414坦克营”,由100名荷兰士兵和400名德国士兵组成,这支部队也被一些媒体视为未来“欧洲军”的雏形。2016年,“414坦克营”开始筹备,以显示“欧洲安全合作”的政治意涵。这支部队后来参与了北约行动,2022年2月被部署至立陶宛。

法国2018年还曾发起“欧洲干预倡议”,由法国国防部主导,西北欧共13国参与,实现情报共享和相互援助。北欧五国2009年成立北欧防务合作组织,旨在加强地区防务合作。这些组织无论是知名度和存在感都不高,也鲜被媒体提及。

2019年5月20日,在德国蒙斯特,北约快速反应部队的“豹2”坦克参与演示。新华社记者单宇琦摄

防务独立 未来难期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府在多层面实行 “美国优先”政策,使得跨大西洋关系遭受严重考验。美国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让美欧关系跌至二战后的低点。尤其是2021年,美国拜登政府不与盟友通气,仓促从阿富汗撤军,致使欧洲盟国大量驻阿人员陷入危险。

在此背景下,欧洲战略自主意识再次被唤起,不少欧盟官员和防务专家纷纷又把组建一支“欧洲军”提上日程。

3月21日,组建快速反应部队被写入欧盟理事会“战略指南针”行动计划中。按照计划,这支部队的规模约为5000人,包含陆、海、空和网络部队。计划特别指出,这支部队与北约不存在竞争,而是对北约的一种补充,旨在承担救援、撤离、稳定与维和任务。

不少专家认为,这支快速反应部队或重蹈欧盟以往各类安全方案不了了之的覆辙。尽管美国希望欧洲国家能够多承担安全义务,但并不希望欧盟防务与美国脱钩,如果快速反应部队未来扩编为“欧洲军”,势必同美国利益以及美国通过安全事务控制欧洲的战略相冲突。

快速反应部队的概念提出后不久,欧洲政策分析中心主任、美国前驻欧洲陆军司令本·霍奇斯就宣称,欧盟完全没必要、也不应建立“类似于北约的结构”,因为这会导致“欧洲安全感并未提升的同时耗费资源”。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也曾告诫欧盟,欧洲军事能力建设应是对北约能力的补充,而不是与北约竞争或者建立一个北约的替代品。

相较西欧国家,波罗的海三国、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国更靠近俄罗斯,这些国家大都认为北约和美国的军事援助更可靠,不敢寄希望于效率低下、少有军事实践经验的欧盟军事协调机制。这些前线国家大多表态“不希望欧盟(因)军事自主而消耗过多资源”,从而分散并减少能够给予它们的帮助。

除了来自美国等的外部压力,欧盟构建“欧洲军”还存在诸多内部掣肘。

首先,欧盟协调各成员国防务政策有很大难度。其次,欧盟各国武器制式不同,很难实现共同军备采购,存在内耗现象。按照比利时艾格蒙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的统计,英国“脱欧”前,欧盟28国共有17套坦克系统、29套军舰系统和20套战机系统,这些系统的不一致性导致欧盟难以对它们进行统一调配使用。第三,欧洲安全防务已多年高度依赖北约,自身战力、装备不足且老旧过时,大部分部队缺乏实战经验。(记者:张远;编辑:刘海燕、丁宜、王申、唐志强)

上一篇:奋斗的青春最美丽|赵政:岩层深处绽放青春之花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