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艺战士到基层排长,他用自己的奋斗让青春在军营绽放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让青春在军营绽放

■裴佳 彭帝烁

5月的一天,中午还没到饭点,第72集团军某旅食堂对面就围满了人。不一会儿,嘹亮的军歌声传来,一支队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正中间的排头兵格外引人瞩目: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英气逼人。“就是他!”人群中一名战士激动地叫出声。

他就是某通信连排长黄彬煜,去年9月刚分配下连。前不久,由他主唱的歌曲《我的青春在军营》MV一经播出就引起了热烈反响,大家都想一睹生活中黄彬煜的风采。

黄彬煜出生于温州市一个军人家庭,受父亲影响,他从小就在心底埋下了一颗“爱军习武”的种子。不过,他最先习的不是“武”艺而是“舞”蹈。

刚接触舞蹈,黄彬煜就展现出过人天赋,很快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11岁那年,他报考原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被考官一眼相中。

走进军校,严格的管理、严苛的训练,让这个年仅11岁的少年有些不适应。他常常想家,甚至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父亲得知后,多次打电话与他谈心,告诉他军人就应该守纪律、能吃苦,希望他能战胜自己,坚持下去。

在父亲的不断鼓励下,黄彬煜开始刻苦练功和学习文化课。为了完美呈现舞蹈,他一遍遍反复练习老师传授的动作要领。在一次高难度的舞蹈练习中,他不慎将腰扭伤,重重摔在地上。随之而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但不服输的他还是倔强地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不仅是一个舞者,更是一名战士。

就这样,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他的专业成绩突飞猛进,多次被评为优秀学员。那个最初常抹眼泪的懵懂少年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文艺战士。毕业时,黄彬煜以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为军校生活画上了圆满句号。

由于部队调整改革,2021年毕业前夕,黄彬煜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次选择。要么脱下军装到地方大学深造,要么放弃专业到基层当一名排长,黄彬煜犹豫了。他舍不得舞蹈,舍不得这段舞动的青春岁月。

很多个夜晚,他久久不能入睡,眼前总浮现出军营里的一幕幕场景:整齐划一的队列、有棱有角的军被、嘹亮的军歌、庄严的军礼……那一刻,他突然发现,5年的军旅生涯早已让军人情结融入了血脉,与其说自己放不下钟爱的舞蹈,不如说是放不下这身热爱的军装。他决定去基层部队续写自己的军旅人生。

2021年8月,黄彬煜来到第72集团军某旅,成为一名通信连排长。初当排长,虽然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基层生活还是给这名年轻的排长很大考验。

参加集团军新排长集训之初,他次次技能考核成绩垫底,体能成绩也不尽如人意……集训是按单位集体排名,每个人的分数都至关重要,黄彬煜担心自己拖了大家的后腿,急得心里直冒火。

好在多年的学舞经历让他学会了坚持与吃苦。整整一个月,他每天加班到凌晨,从陌生到熟悉,一步步提升技能,补齐短板。

集训队的最后一次考核是20公里战斗体能,这对黄彬煜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刚到一半路程,黄彬煜已累得筋疲力尽。看到他面色苍白、嘴唇青紫,一辆救护车停了下来,招呼他上车。

黄彬煜知道此时上车就意味着前功尽弃——没有成绩。他气喘吁吁地向医务人员摆手道:“我能行”。救护车驶离的那一刻,黄彬煜心头升腾起一个信念,即使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他艰难地继续向前,一公里、两公里……最终黄彬煜通过了此次考核。

今年4月,黄彬煜和排里的战士一起完成了单兵单装考核,获得上级领导好评。课余时间,黄彬煜利用自己的舞蹈专长为战友们送去欢乐。半年来,他和单位的文艺骨干们为集团军官兵演出10余次,丰富了战友们的业余文化生活。

上一篇:一开口就老法兰西了?马克龙建议泽连斯基投降?(组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为何创立副工程师?

    副工程师无非是为了,找人来帮常日班轮小夜大夜的职务,那也都有轮班津贴,难道有津贴没有人要做吗?直接找轮班工程师进来轮不是很好?干嘛弄一个副工程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