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人民海军的一次雄奇远征

来源:学习军团·中国军号

作者:钱晓虎

2022年5月,当我们的眼光聚焦辽宁舰航母编队越过宫古水道、驰骋在太平洋时,很少有人会想起,20年前,力量还很单薄的人民海军曾经有过一次了不起的跨洋远征——首次环球航行。

编队在海上航行。

2002年5月15日上午9时,滂沱大雨中,青岛舰、太仓舰带着506名官兵解缆启航,缓缓驶离青岛港,开始了人民海军历史上的首次环球航行。在接下来的132天里,编队横跨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和亚洲、非洲、欧洲、南美洲、大洋洲,穿越苏伊士、巴拿马运河,航经了15个海峡水道、22个海域海湾、45个群岛,横跨68个纬度,6次穿越赤道,7次成功避开了大风浪和强低压气旋的影响,先后圆满完成了对新加坡、埃及、土耳其、乌克兰、希腊、葡萄牙、巴西、厄瓜多尔、秘鲁和法属帕皮提等10个国家和港口的友好访问,于9月23日返回青岛港,总航程33126海里。

航行纪念图。

人民海军的首次环球航行访问历时之长、航程之远、规模之大、影响之深,都是前所未有的。它是中华民族航海史上的一大壮举,是人民海军在世纪之初进军深蓝之路上承前启后的重要一步,是中国海军对外交往史和人民军队军事外交史上里程碑式的航程。

编队两舰,堪称精锐

与正在战巡大洋的辽宁舰航母编队动辄数艘大型驱逐舰相比,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舰艇编队的阵容只能用“单薄”来形容。

导弹驱逐舰青岛舰。

本世纪初,人民海军的装备建设取得了长足进步,特别是作为052型二号舰的青岛舰,更是中国海军在改革开放之后借着经济高速发展的东风下水入列的新型战舰。但在当时,中国海军称得上现代化的舰艇并不多,较为先进的水面舰艇更是屈指可数。因此,虽然整个编队只有两艘舰,却代表了北海舰队乃至是海军的最高水平,可以说是“尽遣精锐”。

当时,随舰出访的记者是这么形容两艘军舰的——国产第二代驱逐舰青岛舰,集中了当时中国的最新科技。呈流线形设计的庞大舰体优美洒脱,令人赏心悦目。舰艏,双100毫米舰炮剑指前方、海红旗-7型舰空导弹昂首苍穹;舰体中部,4座双联装反舰导弹如威龙蛰伏;舰艉甲板的直-9“海豚”直升机,是履行航空反潜、远程打击、补给救生等作战使命的“海天精灵”……强大的火力配置构成了一个攻防兼备的海上流动作战平台。与青岛舰一起出访的综合补给舰太仓舰,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代远洋综合补给舰。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以来,它在远海大洋劈波斩浪,出色地完成了水下发射运载火箭实验、南沙守礁补给以及编队出访等多项伴随保障任务,开创了立体补给先河——“两舷四向”快速补给,被誉为大洋上的“浮动基地”……

编队昂首向大洋。

或许是一种巧合,从首次环球航行开始,中国海军进入了跨越式发展的快车道。之后,052B、052C型等一大批新型战舰陆续下水入列,承担起远航重任。而曾经绝对的主力战舰——052型舰很快接到了升级换装的命令:大约在两年后的2004年,鹰击83反舰导弹取代了原来的鹰击8A,舰艏的100毫米舰炮炮塔换成了隐身炮塔;第二次改装时,双37毫米舰炮改成了730型30毫米近防炮系统,作战指挥系统和电子战系统也作了相当程度的升级,以让它继续保持能战状态。

然而,不管怎么升级改装,辉煌一时的052型舰也无可避免地走进“老舰”的序列。太仓舰(后改名为洪泽湖舰)更是在2018年9月光荣退役。在它们身后,新型052D型驱逐舰以及055大驱,已经迫不及待地走进舞台中央。老将淡出、新手接棒,这对中国海军来说,是成长的规律,更是莫大的幸事。

两穿运河,遭遇迥异

青岛舰在微露的晨曦中起锚了,寂静的河口又开始了一天的喧闹——公元2002年6月12日,历史将永远记下这一天,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驶过苏伊士运河。这是随舰记者笔下穿越苏伊士运河时留下的记录。航行一路,穿越两大运河,无疑是此行的亮点,而两过运河的迥异遭遇,更是令人唏嘘不已。

苏伊士运河风景。

先说说过苏伊士运河。按照一般规律,通过运河的舰船都要提前在苏伊士湾锚地抛锚等候。前一天下午,环球航行编队就进入锚地,并且排在候船队伍的第一和第二位。可第二天一早,一艘美国伯克级驱逐舰“苏利文”号(舷号DDG-68)不知何时抢在了中国军舰前面,还有一条埃及小炮艇和一条拖船在它前面护航。刚开始我们对美舰的行径有些气愤,但当我们渐渐驶入运河,才明白其中的无奈——在运河航行的十个小时,随处可见两岸密密匝匝的铁丝网、满目疮痍的战壕工事。通过运河大桥——穆巴拉克公路桥时,偌大的斜拉索公路桥上,竟然连一辆车都没有!原来,自从美舰“科尔号”在亚丁湾被炸后,在这一带活动的美舰可说危机四伏。不仅有水上、岸上的威胁,还可能有来自运河桥梁上的炸弹!

与苏伊士运河的“战争”味道不同,巴拿马运河却让我们品味了浓浓的同胞情。

8月2日上午,青岛舰和太仓舰缓缓驶入运河北侧入口处的利蒙湾。华人华侨得知军舰路过,纷纷表达上舰慰问的想法。由于当时巴拿马尚未与我国建交,侨胞上舰需要办理出国手续,既要花钱又很麻烦。即使这样,希望上舰的还是有上千人,最后只好让旅巴各个团体推选出106名代表,参观军舰并参加了甲板招待会。

当天晚上,编队过巴拿马运河,进入第一道船闸时,下起了瓢泼大雨,指挥员正要下令让站坡人员解散。突然,官兵们听到了呼喊声。大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右舷百米远的隔离网外,近百名华侨正在雨中挥着手、呼喊着。战舰缓缓前行,人群也跟着前移。

通过巴拿马运河彼得罗米盖尔船闸。

经过7个多小时的航行,编队驶出最后一道船闸时已是凌晨1点50分。编队左舷一百多米远的岸边,一排车灯同时打开,灯光照向我们的军舰。战舰拉响了汽笛,风雨声、呼喊声久久回荡在太平洋上空。

海外游子对祖国血浓于水的同胞深情,深深地敲打着每一名官兵的心,在环球全程甚至以后的人生航程上,一路陪伴着我们、激励着我们。

探索极限,触摸深蓝

2022年3月,一名“战舰神医”光荣退休的消息传遍了军媒圈。

这名服役45年的老兵,叫刘东风,是全军知名的舰艇监测专业技术专家。他提出“主动维修”理论,通过监测提前发现故障隐患与事故症候,使舰艇在航率大幅提高。人民海军首次环球航行期间,编队完成了超越装备极限的航行,创造了全程重大故障为“零”的奇迹,这其中,离不开以刘东风为代表的装备人的智慧与汗水。

红海补给鸟瞰图。

事实上,完成环球航行,对506名官兵来说,都是一场严峻考验。一路上,编队不靠港补油、也不接岸电,全过程都依靠自己的动力和电力,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就完成不了环球航行;环球航行过程中所有装备机械都会超强度运行,如果没有连续运行及其维修保障能力,完成环球航行也将是十分困难的。

再比如,在浩瀚大洋上航行,再大的军舰也不过是一叶孤舟,风浪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军都是公平的考验。编队离开青岛港不到1小时,9级大风卷着巨浪扑向舰艇,战舰在波峰浪谷中摇摆起伏。80%的舰员呕吐,半数以上的舰员没吃午饭。不少官兵勒紧了腰带,手提塑料袋,一边呕吐一边坚持值更。第一次上舰的翻译梅海涛一周内瘦了3斤。编队到达新加坡时,他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告诉远在北京的妹妹――电影演员梅婷:随舰出访决不是想象中那样浪漫,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下舰!

地中海夕照。

一路上,编队把恶劣环境作为砺练精兵的舞台,把提高远洋综合作战能力贯穿环球航行的全过程,不断提高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在陌生海区、不同条件下的机动作战能力,先后在南中国海、印度洋、红海、地中海、黑海、大西洋、加勒比海、秘鲁以西海域,塔希提岛附近海域和南太平洋、西北太平洋等航经的主要海区组织战斗操演300余次,在自行搜索导弹攻击,大洋舰机协同反潜、导弹超视距引导攻击、舰机联合搜救、大洋声纳使用等多方面取得突破性成果,积累了在陌生大洋、海域及低纬度环境下作战训练的宝贵经验,迈开了进军深蓝的坚实步伐。

编队与秘鲁海军联合演练。

20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如今,“帆樯林立”的中国海军几乎在全球主要港口、海峡都留下了足迹。昔日“不出岛链”的黄水海军已成过去,一支快速成长中的“深蓝海军”已登上世界舞台的中央。

女兵远航,开创历史

这是记者在舰艇编队官兵站坡时拍摄的一张照片,排在前面的4名女兵身着洁白的海军礼服,英武中透着秀气。从左到右,她们是护士周敏、文化干事郝琨、护士詹宪凤、通信军官郭丹。

这是中国女兵对世界的亮相,也是中国女性对千古历史的亮相。环球远航是人民海军历史上的第一次,而她们则是中华女性环球航行历史记录的开创者。也许正因为如此,在中国海军环球航行舰艇编队的官兵中,她们格外引人注目。4个多月里,舰艇编队每到一个出访国港口,她们的出现总能引来当地人们惊羡的目光。一路上,她们播洒汗水、不负众望,把中国女兵的美好形象留在了异国他乡,留给了华人华侨、当地民众。

葡萄牙女兵学用筷子。

在世界海军的舞台上,女性上舰被认为是各国海军现代化的标志之一。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海军院校就有女学员跟随舰艇航海实习。但四名女军官首次环球航行的成功,却是一次更大胆、更完全的尝试。今天,在新型驱护舰、两栖舰、航空母舰上,一批批优秀的女舰员正从浅蓝、深蓝奔向更深的蓝,她们和男兵们一起,共同绘就着人民海军的新航迹。

和平之旅,友谊使者

环球航行不仅仅是一次能力检验之旅,更是一次和平之旅、友谊之旅。

秘鲁华人华侨舞狮耍龙欢迎出访编队。

军舰作为国家流动国土的一部分,它的出访有两个特点:一是既可当客人又可当主人,具有双向性。外方请我们去,我们是客人;我们请外方登舰,我们就是主人。二是军舰的访问,是一种全方位的访问,可以开展多层面的交流。交流的对象非常广泛,交流手段也具有多样性,既可以进行官方活动、军事活动,也可以进行民间活动;既可以采用拜会、参观、会谈的形式,也可以采用体育、文化、娱乐等多种形式。

参观外国军舰。

一路上,编队进行了多次很有意义的军事外交活动。在土耳其,靠在同一码头的10个非访问国军舰的舰长受邀到青岛舰进行友好交流,37个国家的92名武官,应邀登舰参观或参加我甲板招待会,加深了了解、传递了友谊。在访问的最后一站——法属帕皮提,中方的坦诚与热情深深感动了法方当地政府主席弗洛斯。在临别前举行的家宴上,弗洛斯当着法国政府高级专员等近百名军政要员和社会名流的面,郑重表态:推动台湾当局原领事馆房地产归属问题的解决,用来组建中国文化中心。中法之间遗留30多年的老问题得以顺利推进,写下了中国军事外交史上的一段佳话。

历览寰球,祖国万岁

大洋航行,祖国无与伦比。

刚刚离开青岛的那几天,由于离大陆较近,电视、广播都能接收到,因此也就没有远离祖国、远涉重洋的感觉。第一次感到自己从此就要离开祖国,是在舰艇编队驶离祖国传统海疆线的一刹那,轰鸣的礼炮、豪迈的誓言在海空间回荡,让人一下子感到了“从此天涯孤旅”的真实。

我编队在巴西福塔莱萨举行隆重升旗仪式。

20年前的通信能力,和现在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当时,数据信息要通过舰用短波网传递。短波要靠地球的电离层反射传递,信号受大气、海况等自然条件的影响很大,传送速度时快时慢,信号时强时弱,因此每天传输、接收信号都是一件既费时又费力的差事。但每天一早,经过通信部门整理的一份国内外新闻集总是准时地出现在餐厅的新闻栏里,大家争相传阅、读得津津有味,那场面真是令人感动。

华人华侨欢迎我编队来访。

编队凯旋。

一路上,从外军同行羡慕惊讶的眼神里,从华人华侨热泪盈眶的面庞上,从官兵们自豪骄傲的神情中,我们看到的是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看到的是中华民族血脉相连的强大凝聚力,看到的是日益强大的综合国力和蒸蒸日上的国际地位。很多官兵感慨地说:“环球一周,看了十个国家,哪个都不如祖国好。心里经常会情不自禁地冒出四个字——祖国万岁!”

作者丨解放军报记者钱晓虎

来源丨学习军团(ID:xuexijuntuan)

(学习军团·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上一篇:情暖异乡!我第二十批赴黎维和医疗分队服务当地民众侧记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