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将历史作为政治工具 中俄其实都大同小异(组图)

为了确保他们的统治和政策实施,普京和习近平都不惮于歪曲本国历史。对于他们而言,为了确保自己的权力地位以及为政策辩护,本国历史可以随意“装扮”,任意扭曲。

普京和习近平的最近一次会晤在北京,时间是2022年2月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夕,

“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奥威尔举世闻名的小说《1984》中的这段话一语道出历史之于政治的意义所在。记者施塔拉尔德(Katie Stallard)在其最新出版的着作《在白骨堆上起舞》中继续对这一名言进行阐释:俄罗斯、中国和朝鲜的当权者如何出于各自目的而利用历史。这本书的副标题就是“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的历史与权力”。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施塔拉尔德表示:“专制政权很了解历史的力量。这是一个获得民众支持的关键工具。”历史创造合法性,与国民认同感息息相关,有利于专制者根据需要加以操弄。“经济成就来来去去。历史却是人们可以依赖的东西”,她表示。

历史作为入侵乌克兰的理由对历史的修正主义解读可能造成致命后果,俄罗斯目前对乌克兰发动的侵略战争就是一个明证。在战争爆发之前,普京就扮演了历史学家的角色。2021年7月,他发表一篇文章,标题是《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

今年俄罗斯胜利日阅兵式上的T34坦克

普京在这篇文章里指责西方“危险的修正主义”。历史学家安德里亚斯·卡佩勒尔(Andreas Kappeler)在为《东欧》杂志撰写的一篇分析中写道,普京试图以一名了解“历史真相”、“无所不知的政治家”的身份对此做出回应。根据普京的说法,真相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从来就是一个统一的精神共同体,是西方一直在尝试将乌克兰打造成“反俄罗斯”,俄罗斯对此决不接受,并会在必要时用武力加以阻止。5月9日,俄罗斯的苏联战胜纳粹德国纪念活动上,普京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甚至更进一步声称西方已经计划对俄罗斯发动攻击。普京的苏联式世界观

历史学家卡佩勒尔表示,所谓西方阻挠“俄罗斯-乌克兰统一体”说法是一种两极化世界观和强权思维的产物。在普京的眼中,只有俄罗斯、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强国才有资格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角色,类似乌克兰这样的“小国”没有自主议程。各强权国家则利用一切手段进行意识形态竞争。

独裁者斯大林将自己打造为苏联民族大团结的功臣,但其实是用血腥手段达到民族同化的目的。此处是鲍里斯·约根森的画作,名为“我们的英明领袖,敬爱的导师”

卡佩勒尔认为,普京所持观点的主要内容都可以归入阴谋论的范畴。这些思想与种族民族主义和“纳粹在乌克兰掌权”的说法糅合在一起。而所谓的“纳粹”则直接与“俄罗斯一体化意识形态最重要的元素:苏联战胜希特勒德国”相联系。普京的世界观正是一名前苏联特工人员的世界观。习近平:历史舵手

普京及其克里姆林宫支持者们的种族民族主义历史观样板在中国领导层中也有所体现。不过中国要比苏联做的更好,习近平一再将后者作为一种警示。苏联解体是因为其领导人没能根除破坏共产主义信念的“历史虚无主义“。

许多观察家认为,围绕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已经堪比毛泽东时代

为了避免重蹈苏联覆辙,中共在2021年重新编写官方党史。这一版本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制。官方喉舌将这位中国领导人描述为:“带领我们从历史长河、时代大潮、全球风云中分析演变机理、探究历史规律,在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都作出了正确抉择。”中共的这一官方话语通过传统媒体、社交媒体、影院甚至电子游戏不断传播。与此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则被视为非法。

党确保下的大一统多年以来,中共官方党史为中国的言论思想划下界限。对中国非常熟悉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曾表示,就核心而言,这是“为中共一再深入干涉政治、经济和外交领域提供合理化辩解的一个意识形态框架。”

中共声称自己的权力合法性来自历史:在中共掌权之前,中国积贫积弱四分五裂,因此备受西方羞辱。言下之意便是,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统一中国,并让中国重新恢复往日强大地位。

2021年中国共产党大规模庆祝建党百年

中共以此延续中国民族主义者在19世纪开所启动的事业,正如比尔·海顿(Bill Hayton)在其着作《创造中国》中所讲的。多民族国家中国被事后重新演绎为一个汉民族占主导地位的大一统文化。满族、蒙族和许多其他民族的历史传统被刻意回避,让位给一个自古以来便是大一统的中国幻象。对于这种大一统意志,如今身处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和藏人深有体会。他们的文化和语言正在因此而受到压制。

与此相对应的是,习近平在2013年对当时新进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发表讲话时曾提到清代学者龚自珍的一段话:“灭人之国,必先取其史。”他以此警告那些把中共版本的“中华五千年大一统”视为虚构产物的观点。

尽管从语言和儒学角度而言,中华文明具有一定程度的连续性。但是,如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疆域历史上始终由汉文化主导的说法却并非事实。事实上,明朝(公元1368年到公元1644年)是最后一个汉人政权。此前数百年,统治中国的王朝也来自其他民族,比如曾经控制如今中国国土大部分地区的蒙古族。中国最后一个王朝时由满人建立,从1644年一直持续到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

为了让如今的俄罗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一种历史从未间断发展的自然产物,就必须书写大一统的历史。而这又让话题再次回到普京身上。为了能够将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宣布为统一民族,他便否认和歪曲乌克兰历史。“再次赢得的领土”此外,俄中的两个体系中都存在一种对于领土问题的痴迷执念。普京的历史叙述中基本葫忽略了斯大林时代所犯下的罪行,但对于苏联的领土却给予相当大的关注,其中包括乌克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国家和中亚国家等。

而中国则多年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用历史作为论据。北京政府把面积相当于地中海的海域视为中国主权领海,但引用的历史证据却很有问题。与此同时又拒绝承认国际仲裁法院做出的“针对南中国海的所有‘历史性权利’主张并无法律基础”的裁决。

施塔拉尔德认为,将注意力转向领土问题有两个作用:一方面强调历史屈辱:有人从我们这里拿走一些本应属于我们的东西。另一方面凸显当前领导人的强大:我们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目的在于,保卫自己的主权,感受自己的强大,并能有保护祖国的自豪感。”

没有竞争观点尽管俄罗斯和中国的历史话语之间从内容上还有一些区别(比如中国更强调围绕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但基本模式还是很清楚的。两个体系都宣称其实从未存在的历史大一统和延续性。谁要是在俄罗斯或中国对此提出质疑,便可能面临严厉惩罚。两个体系都在与一个外在敌人进行斗争——也就是西方,只有普京或习近平才能保卫国家。这两个体系也都把历史和领土诉求联系在一起。施塔拉尔德就此写道:“出于政治目的而操弄历史的意愿不仅仅存在于专制体制内。”但是只有专制体制才会对不同观点采取行动。

上一篇:美专家:中国在练“杀船”,美军连驱逐舰都跑不掉(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