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留:关于“大翻译运动”的成因演变及应对分析(图)

在“乌克兰美女恶俗言论”事件后,境外社交媒体上一个热衷于蹭热俄乌话题,专注恶意抹黑中国的“大翻译运动”The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开始受到境内外舆论的关注。

该“运动”以波兰文“Za wolność naszą I waszą”(为了你我的自由)为公开宣言,现阶段主要的运作方式是选取简体中文互联网区域各大社交平台上涉及俄乌冲突的极端言论、观点,进行以英文为主,覆盖日文、韩文、德文、法文、俄文、乌克兰文等外文的图文并列翻译转发,意在持续煽动境外舆论对华的负面情绪。这个运动的参与成员在接受采访时说得很直接,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告诉外国人,中国人是“骄傲,自大,民粹主义兴盛,残忍,嗜血,毫无同情心的集合体”。

经由环球时报“补壹刀”团队回溯,该运动最早源起海外社交平台Reddit上具有一定规模的中文社群ChongLangTV。在对“收留乌克兰小姐姐”等恶俗言论进行炒作获得了一定舆论关注度后,该社群成员觉得这方面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于是开始翻译更多简中区的“极端言论”,“大翻译运动”由此渐成规模。

当然,这个运动不是什么新鲜现象,没有太大的特殊性,本就是反华力量对大陆舆论博弈的常态操作。无论是911事件、日本大地震及福岛核泄漏等境外重大事件发生后,还是新疆七五、香港反修例、台湾反服贸等国内舆论热点中,这类反华力量都曾积极援引大陆部分民众的极端言论,以此煽动反华情绪,攻击和抹黑中国大陆。“大翻译运动”只是这股力量中部分成员的新进组合,它之所以会在近期受到关注,不过是因为俄乌冲突带来的热度罢了。

至于“大翻译运动”成员的抱团,这与境内的“清朗网络”行动有着直接的关系。其参与成员介绍,该社群的人员主要是以“神蛆、浪人、鼠人”自称的“神友”构成,媒体采访内容中也不难发现,他们当中“既有滞留台湾寻求‘庇护’的所谓‘正义人士’,也有在澳大利亚自称揭露中国‘真相’的‘公民记者’”,反正就是典型的境外反华人群。在他们的言论中,“除了反共、反中的极端立场外,还憎恨作为中国人的种族。他们称中国人为蜘蛛,即支那猪,平时在群组的讨论中, 屠支、蜘蛛切、核平中国、排华等等声音不绝于耳”。这类人群之前活跃在境内平台。接受采访的成员自己就曾于2019年在百度建立了一个专供“反贼键政”的贴吧,主要从事的活动就是转帖符合他们抹黑中国需要的内容,以及人肉搜索及在外网公布一些他们看不惯的人的“个人隐私”。在大陆加强“清朗网络”整治行动后,这类人群在境内的活动空间被极大压缩,不得不扎堆境外平台,苟延残喘。

在关注到“大翻译运动”的同时,境内外舆论都需要意识到这类人群、舆论和行为的三大特征:出现的必然性,存在的长期性,作用的有限性。其中,“出现的必然性”是由旧中国留给国际社会的记忆,以及新中国发展过程中留存的问题导致的,这既是当下的中国无可回避的问题,也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也都会面临的问题,程度大小的差异罢了。

“存在的长期性”是指这类反华舆论短期内是不可能消失的,会持续不断的蹭热国际热点来煽动反华情绪,抹黑中国,在重大事件中更会上蹿下跳,异常活跃。一方面,这是这类人群内心的阴暗情绪决定的,它们就是为了仇华而仇华,为了反华而反华,难以改变;另一方面,包括CIA、美国民主基金会及其他反华力量需要这类人群的存在,会持续不断的去发现,去笼络,去购买它们的持续反华行为。

“作用的有限性”是因为,这类情况本就是一直存在的,该煽动的负面情绪,能煽动的反华人群基本上已经成型,短期内难以发生质的变化。但无论它们以什么样的形态呈现及炒作,都是希望能够获得舆论的聚焦和关注。可“境外舆论空间被压缩”,而“中国舆论场越来越具有国际意义”的现实情况决定了,在境外舆论场这类舆论并没有太大的特殊性和吸引力,它们想要能够得到关注,只能依靠境内的热度,也就是“进口转外销”模式--只有在中国大陆舆论场被炒热了,它们才能真正获得国际舆论的关注。换句话,只要国内舆论场压缩它们炒作的空间,它们的存在价值就会大大降低,作用将非常有限。需要强调的是,这里说的压缩炒作空间主要是类似于“乌克兰美女恶俗言论”那样民间导入炒热的模式,而不是官方的自我封杀,默不作声,毕竟,境外谣言的境内炒热是防不胜防的,该辟谣,该回击的时候,正面的声音是不可或缺的。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中国作为崛起中的大国,在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过程中,必然要不断面对来自国际各方面各领域的挑战,必然要不断发现自己的短板和补上自己的不足。面对“大翻译运动”这样恶意攻击及抹黑中国的行为,“四个自信”愈加坚定的中国社会在战略上基本上可以蔑视它们的存在,但也不妨碍拿它们练练手,助力提升一下国内涉舆论博弈各方的实际战斗力,建议的应对措施如下:

01

依法治网

尽管西方势力及媒体平台对此类人群引用的极端言论有一定的需求,甚至还存在局部纵容的情况,但我们也应当明白,西方社会形式上的法治还是有的,这些人也并非可以肆意妄为。从ChongLangTV在Reddit上的旧社群被封禁的情况来看,只要善于运用平台管理的规则,对这类言论还是能够有效的予以反击。同时,对于常态转引炒作极端言论的代表性账号及背后的人物,还可以依托海外爱国华侨,就地以当地法律为武器,展开线下斗争。

02

弱化炒作

以此类案例为“教参”,强化对国内网民的认知塑造,提高大家的警惕意识,降低此类事件在境内炒热的可能,不给它们提供“进口转外销”的机会。同时加强对境外账号在境内活动的管理,可立法规定平台必须标注境外账号来源地,提高它们炒作的成本,降低反串的风险。

03

对等处置

民间对民间,机构对机构,媒体对媒体,官方对官方。本次“大翻译运动”无论背后是什么力量在支持,它也只是以民间的形态出现,对于此类情况,以民间力量对抗民间力量的形式进行处置即可。“大翻译运动”炒作中国大陆民众的极端言论,那类似的言论在日本、韩国、西方民众中难道没有吗?既然这类舆论无法消除,那不妨引导民间力量自发推动涉及更多国家和地区的此类信息出现和传播,至少形成舆论对冲的局面,有些锅不能只让中国大陆来背。

简而言之,“大翻译运动”作为老调新唱的一种反华舆论运动,它会造成一些新的负面影响,但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潮大势之下,也终究难以掀起太大波澜。“四个自信”愈加坚定的中国大陆,面对这样的行为,战略上的蔑视,战术上的练手,便是最好的态度。“出现的必然性,存在的长期性,作用的有限性”决定了,它们将是助力中国大陆提升自身在意识形态舆论国际博弈领域实战能力的最佳陪练。

作者:雷希颖 中国传媒大学港澳台与世界事务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海峡研究院(香港)理事长

上一篇:陆媒:俄乌战争第29天 普京又不按常理出牌了(组图)
下一篇:外媒:解开俄乌危局的“钥匙”在习近平手里?(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男友宁愿自己DIY

    -第一次发文 排版不好请见谅,-不确定发在这版对不对 若有错请告知我一下 我会立刻删除,———,跟男友交往1年多了,一开始我们的性生活还算和谐,基本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