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欧盟商会致信胡春华:你们这样无法挑战Omicron

虽然世界其它地区终于摆脱了以恐惧为驱动力的威权主义封锁和强制令,但中国却正加倍实施“清零”政策,以控制最近在主要城市爆发的伤害程度较低的新变种Omicron疫情。这不仅为上海等大城市民众带来不必要的生活困难,也严重威胁与中国相关的国际经济秩序。连一向对中国经济政策少加评论的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以下简称欧盟商会)也就此表态,希望中国政府修改疫情封城的政策。

据路透社4月11日报导,在4月8日写给中国国务院和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的信中,中国欧盟商会说,“大规模检测和隔离的‘旧工具箱’无法应对Omicron变体带来的挑战。”路透社就这封信函的副本得到了欧盟商会的确认。

这封由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签署的信函说,“目前为试图控制最近在中国爆发的COVID-19疫情而采取的措施,正在造成重大干扰,从物流和生产一直延伸到中国境内的供应链。”信函还举例说,中国德国商会在前一周进行的一项快速调查显示,51%的德国公司的物流和仓储以及46%的德国公司供应链,“完全被中国目前的COVID-19情况所扰乱或严重影响”。

欧盟商会建议中国政府修改防疫措施,包括允许没有症状或症状轻微的阳性病例在家中隔离,并让中国民众获得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欧盟商会发言人说:“欧盟商会正在与有关当局保持联系,并期待尽早跟进信件的内容。”

众所周知,中国一直对COVID采取“清零”战略,寻求对所有阳性病例进行检测、追踪和集中隔离,并在上海和东北的吉林省实行封锁,试图遏制疫情的爆发。一刀切的封锁措施迫使许多工厂停止运营,即使是一些闭环操作的工厂也受到了供应商关闭的影响。

就上海的情况看,4月5日,工业重镇和主要港口的上海被全面封锁,业界对全球供应链的新忧虑大增。物流运营商报告显示,封锁限制已使货物运输和保持工厂满负荷运转变得更加困难。运送原材料的船只已经排队等候两周多,拥堵已扩大到附近的宁波舟山港。许多船东拚命将船只转移到中国其它港口,以避免卡车司机短缺和上海的仓库关闭。

欧盟商会上海分会主席兼商会副主席许倍帝(Bettina Schoen-Behanzin)曾在4月6日警告说,欧盟商会成员估计上海港口的吞吐量周环比下降约40%。她表示,虽然港口“在技术上照常营业”,但物流仍面临卡车司机短缺的挑战,卡车司机被困在封锁中或需要频繁获得阴性病毒检测。

彭博社4月11日报导说,在中国港口附近的海面上有477艘散装货船,等待着向中国运送从金属矿石到粮食的各种资源。截至4月11日,上海有222艘散货船处于等待状态,比一个月前增加15%。 宁波舟山港有134艘船,比上月增加0.8%,而更北的日照、董家口和青岛三港的船只合计增加33%,达到121艘。

《华尔街日报》引述世界银行东亚和太平洋地区首席经济学家阿迪亚‧马图(Aaditya Mattoo)的话说:“这对全球供应链是一个风险。干扰的严重程度取决于它持续的时间。”

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4月8日就曾经表示,拜登政府正在密切关注上海的新冠病毒疫情封锁。白宫担心,上海封城可能导致航空货运延误。对强制封锁造成食品短缺和亲人分离等乱象的防疫政策,美国国务院给予批评,同时发布对华旅行警告。对此中国外交部表示不满,称这是“毫无根据的指责”,表示要“坚决反对”。

由于坚持“清零”防疫,对中国经济所产生的明显负面影响,连中国总理李克强也不得不无奈的承认。4月6日,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 ,称“国内外环境复杂性不确定性加剧”,“有的超出预期”,“新的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2天后,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重复说“有些突发因素超出预期,对经济平稳运行带来更大不确定性和挑战”。

李克强没有明说封城封路带来的影响,也没有明说港口堵塞的真正原因,只好笼统提出要求说:要“保障交通主干线、港口等骨干网络有序运行,在服务货车司机、缓解货运经营者困难、降低物流成本等方面研究采取针对性措施,促进国际国内物流畅通,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上一篇:台军:不造第二座长程雷达 也不买美国退役舰艇(图)
下一篇:德媒:上海民众担心断粮 痛苦和恐惧与日俱增(组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