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年轻总统到国际领袖 马克宏政治精英之路

▲法国总统大选底定,马克宏估以58%对42%打败极右派雷朋,连任成功。(图/翻摄自马克宏脸书)

法国总统大选底定,马克宏估以58%对42%,二度打败极右派雷朋,连任成功。儘管过去执政抗争不断、政绩褒贬不一,但不能否认这位法国史上最年轻总统已彻底改写法国政治生态、左右国际局势。

马克宏1977年出生于北部城市亚眠(Amiens),父母为医疗人员。拿到人文学系硕士文凭后,马克宏进到巴黎政治高等学院深造,毕业后参加国考,进入有政商领袖摇篮之称的法国国家行政学院(ENA),后因表现优异,依制获举荐进入政府要职。

2004年,刚毕业的马克宏到机构财政检察局报到。3年后,经济学家阿塔利(Jacques Attali)把他纳入麾下,为沙柯吉(Nicolas Sarkozy)总统委任的法国自由与发展委员会撰写研究报告,马克宏也在此收穫不少人脉。

2007年,马克宏与长他24岁的中学戏剧课老师碧姬(Brigitte Trogneux)结为连理。马克宏当时就已少年情窦初开,多年寻觅后终成眷属,不变的真心也在竞选时形象加分。

2008年,马克宏离开公职,转换跑道至罗斯柴尔德银行(Rothschild & Co)。他再度展露头角、快速晋升,短短3年间成为经营合伙人。

4年后,马克宏迎来生命转折点。时任总统欧兰德(Francois Hollande)因阿塔利等人推荐,注意到这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任他为总统府副秘书长。

在没有从政经验、从未参选过的情况下,2014年这位前银行家被任命为经济产业数位部长。几个月后,他推出被称为「马克宏法」的经济成长、活动与机会平等法,放宽週日工作、长程客运市场等的职业与企业规範,目标「解锁」法国经济。法案获企业主欢迎,却也饱受批评,使马克宏知名度大增。

马克宏过去曾加入左派社会党(PS),却没机会施展抱负。2016年4月,他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前进!」(2017年改名为「共和前进!」)。4个月后他辞去部长一职,随即宣布投入隔年总统选战。他说在过去工作中,「触碰到了政治体系的限制」。

就在政党没有任何国会席次情况下,马克宏「幸运地」面对执政失利的社会党、爆出妻子侵吞公款丑闻的右派候选人前总理费雍(Francois Fillon),并获老牌中间派政治人白胡(François Bayrou)奥援,壮大声势,以非左非右的中间派共主之名,意外杀出一条血路。

最后政治黑马马克宏藉着被外界称为「媒体候选人」(candidat des médias)的大量曝光与反制极右派动员打败雷朋(Marine Le Pen),以39岁之姿改写历史,一举成为1848年法国总统拿破仑三世以来最年轻的共和国总统。

检视马克宏过去5年政绩,任内历史事件与大规模社会运动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黄背心风起云涌

2018年11月,马克宏政府宣布计划调高燃料税,作为绿能倡议的一环。首当其冲的运输业者最先发难,穿上车内必备的黄色萤光背心,站在交通枢纽与加油站示威,很快运动如雪球般愈滚愈大,演变成全国反政府运动。

参与者要求降低燃料税和其他经济负担,表示人民正为马克宏的改革和振兴付出代价,尤其是低收入家庭。抗议人士在全国各地封堵道路和加油站,接着便是每週六的全国示威抗议,不断爆发警民冲突与暴力事件,社会动荡,马克宏民调也掉至最低纪录的23%。

政府不得不让步,取消调涨燃油税的既定措施,并推出加班费不课税、领取基本工资的劳工增加津贴等措施。

但许多民众的愤怒其实来自更深的长期挫折感,认为赋税不公平,诉求因此从反对调涨燃油税转为要求更多直接民主及社会正义,运动持续一年多。

「黄背心」也从此成为法国社会运动的象徵,之后所有大小街头示威都可看见其身影,也成为马克宏执政的一大伤疤。

● 退制改革与史上最大罢工

2019年12月5日,黄背心运动才稍歇,铁路、地铁等工会就发动史无前例的「无限期全国大罢工」,抗议总统马克宏提的退休制度改革。全国各职业工会集结80多万人上街抗议,国内大众运输停驶,学校等机构劳工罢工,日常生活大瘫痪。

退制改革是马克宏竞选时的政策,认为退休制度相当陈旧,与社会脱节,且有破产疑虑。民众起初多同意改革,但政府提出的方案却让所有劳工都更加贫困,其中将退休法定年龄从62岁延至65岁更是引发不满。

大罢工横跨耶诞节与跨年假期,许多人都因罢工而无法返家团聚,导致怨声载道。然还等不及最终定论,隔年3月Covid-19便席捲欧洲,改革因此搁置。

● Covid-19与抗疫政策

为期2个多月的罢工落幕,生活终回常轨,Covid-19却开始在亚洲引发恐慌。马克宏2020年3月6日才呼吁民众不要担心多出门走动,却在6天之后下令关闭所有学校;再2天后,关闭所有非必要商家;再过2天,全国封城,由此可见法国政府防疫早期的轻忽与政策的混乱。

所幸政府意识到严重性后,成功与欧盟共同协调口罩与疫苗,推广疫苗施打,终于2021年底看见疫情曙光。但随后开始有民众抱怨政府仍不鬆绑口罩与通行证,尤其1月初起变相强制民众施打疫苗后,更引发前后长达数个月的街头抗争,高喊马克宏为「公卫独裁者」,剥夺自由。

欧盟自主团结、自由主义与制度改革为马克宏一直以来的政见主轴。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局(INSEE)数据,马克宏的确减少了法国人在意的失业率。2021年底,平均失业率从2017年的9.5%降到7.4%,为15年来最低;失业比例最高的15到24岁青年族群,也从23.5%大减至18.9%。

经济成长也在2020年因疫情冲击全球而衰退的-8%后,复甦至2021年预估的7%;另外,法国GDP成长也是欧元区最强劲的国家。

现正为欧盟轮值主席国元首的马克宏在外交上也有许多表现,他以法国利益为準则,推动跨大西洋与印太地区的各项战略与经济合作,为欧盟当前最具话语权的领袖。乌俄战争中,他积极在乌克兰、俄国、北约、欧盟中穿针引线,是唯一让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俄罗斯总统普丁(Vladimir Putin)都表示友好的国际元首。

但马克宏在国内因帮富人、企业减税,以「解锁企业投资弹性、增加经济成长」,导致他被批为「富人的总统」。他高举工作的「价值与美德」,呼吁民众不要只想依赖政府,要「多工作、多赚钱」。

「若失业,我不会等待其他人,而是会先试着自己奋斗」、「法国劳工薪水太高了」、「法国大规模失业都是因为劳工被太过保护」、「我走过这条街,就能帮你找到工作」等关于劳工的争议发言,也让中低薪阶层砲轰马克宏「菁英政府」,完全不懂民间疾苦。

如今马克宏成为法国自2002年来首度连任成功的总统,意味着法国将继续捍卫欧盟共同价值,扮演跨大西洋合作协调者的角色。

在欧洲面临二战以来最大战事之际,这位外表自信得体,总是能言善辩的马克宏将如何在接下来5年内,带领法国及欧盟走出疫情与乌俄战争阴影、调解对立与创伤,同时推动成长复甦,世界聚焦。

上一篇:俄边境城市储油设施传爆炸 熊熊大火照亮夜空
下一篇:遭疑浪费医疗资源 北市卫生局澄清再曝周玉蔻二採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