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李明哲遭中共关押5年!妻李凈瑜哽咽:终于回来了

记者黎冠志/台北报导

▲李明哲遭中共关押5年!妻李凈瑜哽咽:先生终于回来了。(图/翻摄画面)

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国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在关押时间期满并于4月15日上午返抵台湾,以及历经防疫等规定隔离期满后,他和妻子李凈瑜在今(10日)上午召开记者会,李凈瑜除了出面向大家道谢以外,也哽咽表示,「我的先生终于回来了」。

李凈瑜提到,她要特别感谢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一家,李明哲出事第三天她哭着告诉施明德,他说只有几种状况,一种是什么都不管,二是坚持原则用有尊严的方法公开抗争,但这一定要付出代价,「我必须承认,让李明哲像人一样回来所要付出的代价远超乎我的想像。

李凈瑜表示,是施明德夫妇的指导、鼓舞,他们一路上都在自己身旁,过程中有恐惧、思念、退缩,施明德提醒她,在营救李明哲过程中,不能背叛台湾的国家尊严。也因为顾虑到特殊政治意义恐模糊焦点,所以他们始终极为低调。

李明哲是在2017年3月经澳门入境中国时,遭到中国当局逮捕,同年11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和「剥夺政治权利」2年。李明哲在4月14日刑满出狱后,隔天搭乘厦门航空班机回台,随即进入居隔。

李凈瑜发言全文如下:

我的先生终于回来了。今天我终于可以带着非常快乐的心情在这里对社会发言。我想,这是我个人最后一次在这样的记者会上公开发言。

我必须藉着这个机会,在我人生非常深刻欢喜的时刻,表达我心里的感谢。

今天李明哲能够回家,是国内外人士共同的关切所达成的。我想藉这最后一次谈话,将这一切说明,给大家一个交代。

未来,我会回到原本的工作岗位,希望能安静地,与我真心相爱的人好好生活,经营未来。我曾经不敢奢望自己还会有这样的一天,可以与明哲计画明天、后天,每一天,我们要一起做的事情,不管是一起防疫、或是一起去超市买菜,甚至是替好久都没有新衣服的明哲添购衬衫,这些对我,都像最珍贵的礼物,是恩典。我想用最谦逊的态度,来接受这份世间的礼物。

首先,我要感谢在座的,以及所有曾报导明哲被中国非法逮捕一事的媒体同仁。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就因为工作的关係,与在场的几位同仁相识。我想最初明哲失蹤时,你们一定都很错愕。谢谢你们,认识的、与不认识的各位,这五年来对明哲的关心。我永远不会忘记。是你们让社会知道明哲被绑架的事情,是你们陪伴我在每一场记者会上、让我有陈情的机会、让明哲受到的不公义的对待,能够被世人知道。谢谢你们,这五年来,都没有遗忘李明哲,使他在中国监狱的处遇不致孤绝。

我也要感谢国际媒体朋友,谢谢你们的报导,让我在国际救援的陈述能更加完整。我要特别感谢今天特地前来出席的,台日交流协会田中佑先生,以及日本媒体这些年来的报导与关心。

再来我必须感谢台湾NGO组织的伙伴,多年来的相伴。谢谢你们陪我拯救李明哲。文山社大校长郑秀娟与前教学研究会执行长张琼龄、台权会的施逸翔秘书长、废死联盟的林欣怡执行长、劳工阵线孙友联秘书长、人约盟召集人黄嵩立教授、司改会的萧逸民主任与张驰副主任、郑南榕基金会的刘璐娜、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倡议经理潘仪、岛国前进基金会宋承恩董事、前台教会会长林秀幸教授、中研院廖福特教授、永社副秘书长洪崇晏、纪录片导演李惠仁、製作人吕培苓、尤美女律师、冯贤贤女士、王兴中老师、李登辉基金会。

以及李明哲救援大队的各个NGO团体: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台湾人权促进会、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台北市文山社区大学、永社、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社团法人华人民主书院协会、台湾劳工阵线、陈文成博士纪念基金会、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教社委员会、经济民主连合、台湾公民阵线、岛国前进、监所关注小组、台湾自由图博学生联盟(SFT Taiwan)、公民宪政推动联盟、冤狱平反协会、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台湾青年民主协会、人本教育基金会、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等。

特别我要感谢多次为了李明哲案前往联合国报告的人约盟黄怡碧执行长与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秘书长邱伊翎。虽然你们今天继续投入长达五天台湾的「两公约第三次国家报告及国际审查」无法到场,但若没有你们多次前往联合国报告李明哲案,李明哲今日无法平安归来。

还有,带着哭泣的我一路从零开始,启动国际救援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秘书长邱龄瑶女士。若没有你们带着我前往美国国会听证,将李明哲收录于CECC政治犯救援名单,李明哲多年努力的人权工作不会被看见。

以及,两度陪同我前往中国的王丽萍女士,她不仅为了李明哲丢了台胞证,最后成为了中国政府入境的黑名单。
最后,我必须要衷心地感谢我的精神导师施明德先生。从2017年3月19日起后的每一天,每一步营救李明哲的路途上,都是施主席与夫人嘉君一天一天的指导我,鼓舞我。他们一路上都在我身旁,但是顾虑到不能让明哲的事情因为主席特殊的政治意义,模糊了焦点,或被外界扭曲,始终极为低调。

我2002年开始进入施明德先生的办公室,恰巧是美丽岛事件国家档案开放的初始。不同于其他助理,我是从埋头于国家档案的徵集,也就是施明德先生第二次坐牢的美丽岛事件的国家档案中,开始认识施明德先生。从党外助选团的特务的监控档案、美丽岛事件的逮捕、侦讯、开庭笔录,艾琳达女士启动的国际救援,到施明德成为美丽岛事件中唯一遭移送往绿岛的政治犯,到国民党政权为了孤绝施明德的意志,断绝施先生所有的对外通讯、与亲人的访视。施先生藉江南命案要求国民党结束恐怖统治、并释放美丽岛事件除其之外的政治犯,所启动的无限期绝食抗议。到国民党政府下令对施明德先生的强制灌食,使其不得死亡的处置,以及国际各个人权团体的国际救援。这些一页页,用生命、血泪,所写下的国家档案,是滋养我和李明哲这十多年来的成长。这些生命养成,成为了我们面临人生种种决断的人格与价值的选择。

李明哲出事的第三天,我哭着告诉施先生,他说,在这种状况,你有两条路:「一、是什么都不管,牺牲所有,全面妥协,然后卑微的私下与中国交换条件,期待他可能会把李明哲还给你,而这不一定能实现。二、是坚持原则,用有尊严的方式公开与中国抗争,保全李明哲的名誉,维护他的信仰。而这必定要付出代价。你希望李明哲怎么回来?」

我说,李明哲去中国不是作奸犯科,他是去做良善的事,是做帮助人的事。我只希望,李明哲像个「人」一样回来。我希望李明哲回来,是我的李明哲,不是只有他的身体,要有他的完整的灵魂。

这之后,施主席开始思考,该怎么把李明哲救回来。为我拟定了全面性的救援策略。他不断告诉我,李明哲是政治犯,我必须做政治救援,才能把他的人格完整的救回来。

像「人」的方式回到台湾,所要支付的代价,所需要的意志力与克制力,远远超出我的想像。我每次都慌张得去找施先生,因为这些日子里,面对一开始生死不明的明哲的困境,又知道台湾与中国之间的两国的紧张关係,各种多重的压力与因素,我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脑袋一片空白,每一次,我都得向施先生请教,该怎么说话、下一步该怎么做、每一个新的状况该如何应对,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办,但是施先生、施太太,他们一家,没有让我孤单,每天陪我,施太太常常安慰我,跟我讲话,一讲就到清晨,就算我哭到不能言语,还是陪我。施先生更是一字一句的用心为我写每一次公开发言的稿子,里头清楚、符合救援原则、切中要害、不背叛台湾国家尊严,这都是施主席的智慧。这些年来每一次公开发言,都是施主席与太太嘉君熬夜替我写稿,给我鼓励与开导,教我面对每一个困难,告诉我面对镜头的时候要怎么说。我个人,感觉到有一个能够依靠的家,让我有支柱,可以努力救援我被绑架失蹤、非法监禁的丈夫,孤单的时候有温暖。

但是这过程中,我有思念、有恐惧、有怯懦、有退缩。被思念綑绑,陷入绝望、自暴自弃,想放弃一切,不知道是不是妥协、卑躬屈膝、旁门走道会更有用,这些念头几乎每天都在我心中反覆来去。这些年来,社会上任何人对我的质疑与批评,其实都远不及我自己对自己的怀疑、我自己对世界的恐惧,来的严厉又兇猛。

几度,我觉得快熬不过去当口,哭泣的几度昏倒在办公室,施先生总会摸摸我头,告诉我:孩子,这是做为一个「人」,一个像样的人,所要支付的代价。你要挺住,挺过,李明哲才能像个「人」的样子回家。此刻唯有你的爱,能拯救李明哲,你不能放弃。

在每一个思念李明哲的夜晚,在每一刻我濒临崩溃的边缘,我会抱着施明德先生一生25年坐牢的国家档案静下心来阅读,砥砺着这五年来救援李明哲的每一刻。这是我自己让自己坚强起来的办法。

在这条路上,曾有过岔路让我选择,我可以选择不计一切顾虑与代价,花钱收买,或是苦苦央求妥协,对中国臣服,只求把李明哲的躯体带回来。但是那只会伤害了我所认识并且深爱的人。

一个人的良知是生命的灌溉与意志的呵护所结出的果实,施主席告诉我,「没有人有权利替另一个人否定他的良知,今天明哲落入人手,做为他的另一半,你在外头要捍卫他的所有权益、他的健康,但你也要捍卫他的尊严与他所信仰的价值。不要让他在牢里寂寞。一个人可以承受孤单,但你不要让他寂寞。」

这是我在面对这个困境时,很重要的一个转泪点,我理解到,我不能做出配不上明哲苦难的选择,不能对中国低头,不能否定他所做的那些善良的事情,不能背叛我们之间的信任。

那么,我就为各位报告,施主席为救援李明哲行动,所订定的五个原则:

一、不能向迫害者低头、求饶。因为向压迫者低头求饶,只会满足其气焰,无助于救援,后遗症又无穷。

二、轻视法律救济,重视政治救援。在独裁政权下,法律只是其玩物,不要聘请律师,不要参与其非法的所谓「审判」。幻想依法论法,只会让受难者越陷越深,无法自清,更会让迫害者以「法律」合法化其罪行。

三、坚守国家主权地位,绝不背叛台湾,绝不迎合中国的立场。这是本。不能想讨好中国而説出任何伤害台湾主权的言行。背叛国家,连国人都不会同情。

四、维护受难者的尊严与荣誉。荣誉在,受难者就存。受难者在孤立及胁迫下的反应,正常人都应体谅,不可苛责。囚禁中,家属必须激励其斗志,协助其恢复荣誉心,和压迫者对抗,成为其心中的能量。

五、救援行动越公开,受难者越安全。压迫者只敢私下凌虐,不敢公然施暴。营救工作越公开,对受难者越有安全保障。特别是国际的救援行动,会使受难者的能见度大增,倍增安全度。营救工作必须整体思想、思考,不能随兴反应漫骂,没有章法,那样只是在发洩营救者自己的情绪。

这是我们这五年来用以检视救援李明哲行动的原则,我相信,这也是我们之所以能让李明哲这样回家,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我认为对台湾社会介绍这些是重要的,也希望这会对未来其他遇到相同困境的人,有所帮助。

另外,我要交代,在这五个原则底下进行的救援工作,每一刻,施先生非常严谨、慎重考虑各个细节,时刻叮咛我要谨记原则,不断的训练我每一次的公开发言,不容出错。所以在我出发前往美国国会作证时,主席因顾虑到政府的外交人员可能因为公务习惯,在翻译上,可能会有一些措辞,在政治犯的问题上,以及台湾主权尊严的要点上,不够精準,而特地派他的两个女儿,施蜜娜、施笳,陪同我到美国,进行翻译的工作,确保每一句话,都能被正确翻译表达。主席告诉我,救援李明哲的行动,在美国作证,这样的行为本质上,与一般正常外交有差异,因此,必须避免让外交辞令里常有的,模稜性,与妥协性的发生。每一句话,都关乎李明哲的安危与尊严,都是主席经过反覆思考衡量才定稿的。这些每一个对细节的照料,使得我救援明哲时,能对得起明哲、对得起台湾的国家尊严,在这点上,没有施主席操盘,我一个人做不到。

今天,李明哲回家了。而且他像个人回家了,是我爱上的那个李明哲,是许诺与我相伴一生的那个李明哲。我们没有被这五年的磨难击垮,反而滋养了我们生命成长的厚度。这些年来,主席答应我要为我做到的,真的成功了。这一切,是因为他自己坐牢25年,有独一无二的苦难经验与政治判断。他是过来人,他告诉我,一个在牢狱中被隔绝的人,最需要的精神粮食是什么,他带着我,一步一步走。

我和李明哲团圆了,然而,这些可以滋养着台湾后辈,前人以血泪写下的国家档案,在最新第六波的档案争集中,仍有高达46%机密档案,遭国家机器以「保护情报来源」为由组挠,50年后才能公开。徵集施明德先生国家档案迄整整20年,这条漫漫长路,我们还没走完。

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有启发他成长、养成他人生信念的那些人、事、物,对生长在台湾这片土地的我与明哲,那便是台湾历史里的苦难与光辉,是这些体认成为我们生命的养分,也是这些体认给了我们人生的许多课题。

我希望能与明哲携手,回到我们生命原本的道路上,做我们一直在做的事。

最后再次感谢。谢谢各位。谢谢每一个人。

上一篇:徐巧芯暗指「不要再找年轻人垫背」?朱立伦一剑封喉:主流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学生男友

    我跟男友都是大学生,我们几乎不出去玩的,不会跨县市的游玩当天来回也不会,平常就是逛街看电影吃饭,有时候甚至没有,他喜欢待在家里但我喜欢出去玩,我们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