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司马南一伙为何背后插刀欲置胡锡进于死地?(图)

这两天,《环球时报》前总编辑,也就是被很多网民称为“老胡”的胡锡进,又一次成了网络的大热点。

  原因大家也都清楚,老胡写了一篇有关疫情防控的文章,对当前的疫情防控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后来老胡自己又把这篇文章删了,但小辫子已经被人揪住了。而揪他小辫子的人,绝大多数正是他原来同一战壕的战友如师伟、明德先生、子午侠士等,当然少不了四处煽风点火,嗅觉灵敏得和狗一样的司马南。他们对着老胡的背影,纷纷投出了匕首、标枪。

  其实,这不是这些战友第一次对老胡下手,而老胡也不是第一次表达出自己的不一样。

  比如,去年9月,正当李光满那篇杀气腾腾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在网上以摧枯拉朽之势,意欲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老胡横刀立马挺身而出,一篇《宣扬中国正在发生“深刻的革命”,这是误判和误导》的文章,使李光满立马熄火停电,回家抱孙子了。

  再比如,面对司马南置联想于死地的追杀,老胡说“倒过来追究联想是否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需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有不少民营企业和股份制企业都有所谓的类似‘原罪’。……我很担心,如果反过来追究,甚至形成一个运动,将会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造成打击,增加他们的不安全感。”

  再比如,去年圣诞节平安夜,老胡发了一个微博,表达了对圣诞节的看法:“平安夜首先是我与老人的团聚之夜,他们年轻时就是基督徒,整个村子都是,我尊重他们的信仰。”

  再比如,因为印度新冠疫情,老胡认为“普通中国人当然没必要做‘圣母婊’,但是官方机构的账号应当在这个时候高举人道主义大旗,表达对印度的同情,将中国社会牢牢置于道义的高地上。”

上述种种,让老胡被网民骂作“外国舔狗”、“两面人”、“墙头草”、“和稀泥第一名”,乌有之乡更厉害,大字报文章《新时代的中国舆论建设,从清逐胡锡进开始》,似乎胡锡进不除,新时代的中国舆论就建设不起来。

老胡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去年12月27日,老胡在公众号“胡锡进观察”上发表了《各路尖锐者都很牛,但国家需要持中守正》的文章,似乎从中可以一窥老胡的心底。老胡认为,“国家必须是持中守正的”,“因为物极必反,我们如此复杂的超大社会,经不起一刀切地只求其一而不计其余”。老胡还规劝司马南这伙人,“要清楚我上面说的道理,越是占据优势时,越应该关照朝着建设性的方向引导,避免产生破坏力。”

这就是胡锡进的可贵及存在的价值了。

纵观这些年胡锡进在舆论场的表现,虽然很多人对他颇有微词,认为他左右逢源,不管从哪个方向抛来的飞盘都能叼住,但从积极角度看,这未尝不是一种“持中守正”,是在营造和谐,打造共识,争取最大公约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相信,这才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说到底,老胡和什么司马南、师伟、明德先生、子午侠士有一个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对中国未来发展道路的不同认知。笔者认为,老胡从最深处看,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改革开放的拥护者,而以司马南为代表的那些人,应是极左的代表人物,他们的政治诉求就是彻底否定改革开放,重回计划经济时代。

当然,司马南他们是不认可这个评价的,他们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改革开放拥护者,属于“社改派”,而老胡则属于“资改派”—滑向资本主义的改革派。

这才是司马南一伙欲置胡锡进于死敌的根本原因。

老胡这次能否逃出生天,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引用网民雷斯林的一段话为结:一个有意思的观察是,十年前,胡锡进被一些人戏称为中国头号“五毛”,是激进民族主义者的代表。然而到了这两年,似乎越来越多人认为胡锡进“和稀泥”、“公知”甚至是“卖国贼”了。

究竟是胡锡进变了,还是这个时代变了?谁知道呢。

上一篇:普京动用核武器的红线在哪里?基辛格分析(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