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杀手尹锡悦:送朴槿惠入狱,与文在寅反目成仇(图)

核心提要:1. 尹锡悦出身高知家庭,是四代精英之后,历经9年通过司法考试后开启了平步青云的职业生涯。他在1994年完成司法研修院第23期课程,被任命为检察官。在韩国,检察官的权力很大,几乎操有近乎生杀予夺的大权。从戴上检察官的徽章那一刻开始,尹锡悦就活跃在检察厅最具权力的特别搜查部。

2. 尹锡悦最出名的是其彪悍的性格。1980年,他在大学活动中以模拟检察官身份要求判处全斗焕总统死刑,最终在家族荫蔽下才免于获罪。反腐和查办官员是尹锡悦检察官生涯的主轴线,他每两年搞定一个大案,时任总统卢武铉和李明博都曾受其调查。日渐膨胀的他连韩国国情院都敢调查,后被调离核心岗位,仕途陷入停滞。

3. 2016年,韩国总统朴槿惠案爆发。尹锡悦被任命组成检察团,将朴槿惠一派人马打的七零八落,后朴槿惠因崔顺实事件而被大韩民国国会通过弹劾。2017年文在寅取得总统宝座后,尹锡悦被任命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长。他办案以凶狠迅猛着称,在2017至2018两年内接连制裁朴槿惠和李明博两位前总统,“总统杀手”名号名副其实。

4. 2019年6月,尹锡悦被提名为检察总长后,对恩人文在寅的亲信曹国进行调查,致其引咎辞职。文在寅随即开始对尹锡悦身边的检察官展开“制裁行动”,二人展开政治上的近身缠斗。2021年3月4日,尹锡悦向文在寅总统提出辞呈,7月成为在野党国民力量党的总统候选人。并在辞职一年之后,成功击败文在寅所在政党推举的候选人李在明,当选韩国总统。

▎2021年,尹锡悦参加电视讨论会时被相机拍到手心画了个“王”字,来源:MBN

在一场被观察人士称为韩国民主化35年来最丑陋的选举中,保守的前检察官和“所谓”政治新人尹锡悦(Yoon Seok-youl),绝地逆转他的自由派对手、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前知事李在明(Lee Jae-myung)。文在寅的衣钵,终究还是没有传下去。

当地时间5月10日上午11时,第20届韩国总统就职典礼在位于首尔的国会议事堂举行,尹锡悦正式宣誓就职。

▎在典礼上,尹锡悦同妻子金建希一起向文在寅夫妇打招呼

前检察官出身的尹锡悦,背着其鲜明的右翼色彩和强硬的行事风格,走上前台。

“学渣检察官”尹锡悦

尹锡悦是首尔人,出生在韩国着名的延世大学附近的延禧洞。尹锡悦祖上荣耀,先祖为议政府右议政尹拯,是朝鲜王朝后期的着名文臣,学者及作家,西人党重臣。西人党分为老论、少论两派时,他成为少论党的首任党首。尹锡悦出身学霸家庭,父亲尹起重是延世大学毕业生和该大学的统计学教授。母亲崔贞子在梨花女子大学任教(结婚后辞职回归家庭)。

▎尹锡悦首尔大学法学院毕业照,图源:韩国《中央日报》

在如此学霸的父母督导之下,尹锡悦考入首尔大学法律系。然而脱离父母的尹锡悦,“学渣”本质终于显露出来。作为首尔大学法律系的学生,自然将来要成为韩国的治国理政精英。第一关是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取得律师资格。然而,尹锡悦在首尔大学四年级时通过第一轮律师资格考试,但在第二轮考试不及格,且之后连续9年没有通过,直到1991年才通过第33回的律师资格考试,此时已经距离尹锡悦1979年考入首尔大学法律系,已经过了漫长的12年。当然,客观说,律师资格考试的确超级难,比如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也花了十年时间才考过……

虽然是学渣,但是毕竟是四代精英之后,只要爬过考试的门槛,后边自然可以平步青云,坐上火箭把之前耽误的时间拿回来。司法考试通过之后第三年,尹锡悦在1994年完成司法研修院第23期课程,被任命为检察官。

▎大韩民国大检察厅,图源:tcatmon

在韩国,检察官是一个令人羡慕、有光环的职业。韩国实行三权分立,由行政、立法和司法三部分组成。检察厅虽然属于行政机关,隶属司法部,但却是相对独立的体系,检察官的权力很大,几乎操有近乎生杀予夺的大权。因为在具体案件上,韩国实行检察引导侦查制度,警察并非办案的主力,而是在检察官的指挥下行动。检察官决定需要哪些证据,如何取证,然后交给警察去落地实施,审判也是由检察官出庭指控。

最夸张的是,韩国的审判制度,公诉案件的整个过程都是以检察官个人名义完成的,而不是检察院。检察官的上司无法干涉案件,只能提“建议”。检察官作为个人权力大到什么程度呢,,检察官可以在判决之前,基于个人的判断撤销或改变控罪。也就是说,极端情况下,只要搞定检察官,即使杀人放火的重罪,也可以不起诉。

不但如此,检察官的权利还来自他们对于行政同僚们的强大钳制。韩国各个地方检察厅均内设有专门的肃贪反腐机构特别搜查部,专门检举查办官员案件。同时韩国的最高检察机关大检察厅也专门设置了“中央搜查部”,这个是着名的总统杀手,韩国前总统几乎无人逃过“中央搜查部”的魔爪,从全斗焕开始,除了拿过诺贝尔和平奖的金大中,几乎每个前任总统都被这个“中央搜查部”或轻或重的查办。轻的如朴槿惠、李明博,蹲几年大牢,重的如卢武铉,自杀身亡。

尹锡悦戴上检察官的徽章开始,就活跃在检察厅最有权利的特别搜查部。

彪悍的学二代
尹锡悦作为“学渣”,是个非典型的学二代。不过他最出名的,还是其彪悍的性格,让人很难将其和文豪之后四代书香文第的出身联系起来。

刚考上首尔法律系不久,大二的尹锡悦就因为彪悍出了名。1980年爆发518光州事变,全斗焕进行了相当血腥的镇压。当年,尹锡悦搞了一个模拟审判起诉时任总统的全斗焕镇压民众的罪行,他以模拟检察官身份要求判处全斗焕总统死刑。该模拟审判的情节在校园内外传开,尹锡悦声名大噪。当时韩国还是军政府,全斗焕大将更是杀人不眨眼政变上台的雄主,公开审判总统死刑,这可是相当大的罪名。尹锡悦曾因此离开首尔大学校园,逃到江原道躲避。

▎电影《1980光州事变》,图源:litv.tv

好在家族三代荫蔽,总算搞平了这件事。尹锡悦家族能量有多大呢?韩国是强制兵役制,不管体育巨星还是演艺大腕都要去当兵。(韩国队痛失亚洲杯的时候,全队痛哭,其中很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没拿到亚洲杯就不能免兵役,这些球员要被送去当兵)。元彬、宋承宪、张赫、韩宰锡这些超级演艺明星,都因为服兵役,影响了人气,当兵号称是韩国男星的“星路断头台”。

然而尹锡悦轻松就搞定了这件事,他1980年和1981年两次延期服兵役,1982年受判定因两眼屈光度不同而彻底免服兵役,其家族实力可见一斑。当然因为被认定两眼屈光度不同,导致终生不能领驾照开车,不过作为豪门富家子,请个司机实在是小菜一碟,这个代价微乎其微。

尹锡悦进入检察厅之后,反腐和查办官员,就是他的主轴线。

尹锡悦于1994年在大邱检察官办公室开始其职业生涯,升迁很快。5年之后就进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在这个位置上,他顶住同僚和内阁高官的压力,逮捕了涉嫌贪腐的高级专任委员。这件事也让他被外放釜山检察厅,调离了中央。外放之后,心灰意冷的尹锡悦曾经辞任检察官,开始律师执业。但是短短一年之后,彪悍的尹锡悦还是觉得跟达门显贵对抗更有意思。

2003年尹锡悦重回检察厅(韩国人最荣耀的职业,尹锡悦能如此来去自由,也彰显了其家族和个人的实力)。回归检察厅的尹锡悦,开始在一系列政治精英大案中,展露其铁腕。

2003年尹锡悦参与调查刚刚上任总统的卢武铉亲密战友安熙正收受“政治秘密资金”事件,声势巨大,给了刚刚登上大宝的卢武铉一个下马威。

▎2006年,现代汽车会长郑梦九被捕,图源:hankookilbo.com

2006年他作为核心检察官,引爆了现代汽车秘密资金事件,以区区议政府地方检察厅高阳支厅副检察长的身份,成功拘留现代汽车会长郑梦九。要知道当时总统李明博,就是出身现代汽车,跟郑梦九关系匪浅。而现代汽车的郑家也是韩国最大的财阀之一。如此通天手腕和无畏作风,让尹锡悦在业内成为让人闻风丧胆的铁面判官。

每两年搞定一个大案的尹锡悦,这才刚刚开始。

2008年尹锡悦参加了BKK证券公司违规操纵股价案的调查,这个案子直接牵连了李明博总统。2011年,他主办了釜山储蓄银行舞弊案,拘留起诉了李明博胞兄、前新世界党议员李相得,这个案子也成为李明博因为贪腐被判入狱17年的引子。

一连串胜利,让尹锡悦有些膨胀,2013年,他开始调查韩国国情院干涉总统选举案。韩国国情院这个名字听起来很书生气,其实是韩国最强大的情治机关,1961年朴正熙军事政变之后仿照美国中情局组建的。光海外工作人员就有六万人,39个情报站,每年预算达到8000亿韩元。尹锡悦调查韩国国情院,这可是踢到铁板上。不久尹锡悦又被调离核心岗位,在水原、大邱、大田等“江湖之远”检察厅辗转,仕途进入停滞。

总统杀手尹锡悦

尹锡悦的恩人,是现任总统文在寅。

2016年,韩国总统朴槿惠案爆发。韩国传统,一般是等总统下台之后,才去清算,朴槿惠当时还在位的情况下就直接审查总统,的确是个很难搞的活。此时,韩国检察厅想起了连国情院都敢调查的彪悍学二代尹锡悦。他被任命为“亲信干政门”特别调查小组组长。尹锡悦亲选20名检察官组成检察团,将朴槿惠一派人马打的七零八落。2016年12月9日,朴槿惠因崔顺实事件而被大韩民国国会通过弹劾;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裁定弹劾成立,使她成为大韩民国历史上首位因弹劾而下台的总统。尹锡悦取得其作为总统杀手的第一枚“战果”。

2017年文在寅取得总统宝座,志向不小的文在寅急需一把快刀。于是破格启用了尹锡悦。2017年5月19日,总统文在寅任命尹锡悦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长。甫一上任,尹锡悦这把快刀就见了血。短短两年,在尹锡悦的指挥之下,首尔检察厅起诉两名前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三名前国家情报局局长、前大法院院长,100多名前官员和企业高级主管。

连在韩国号称“出生、死亡、三星”的头号财阀三星集团的太子李在镕,都倒在尹锡悦的刀下,被判监禁。

尹锡悦办案以凶狠着称。比如朴槿惠案。2018年4月,朴槿惠因滥权贪贿等16项罪名被判囚24年。同年7月,尹锡悦再次出击,以收受资金及干预选举等罪名,增判监禁8年及罚款,总刑期增至32年,如果不减刑,出狱时朴槿惠将是98岁,基本上算是判了终身监禁(当然后来减刑了)。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则被判20年。

▎2018年,朴槿惠因滥权贪贿被捕,图源:路透社

尹锡悦不但办案凶狠,而且速度很快。因为他知道,检察官的座位是很烫屁股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各种势力给撤了凳子。所以一切都要快,在对手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把案子办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比如李明博案,2017年10月16日,韩国检方启动调查李明博涉嫌滥用职权。仅仅半年,2018年3月22日晚上,李明博就以在总统任内涉嫌收受贿赂、挪用公款、逃税漏税、滥用职权等10多项罪名,被首尔中央区地方法院批准逮捕。二十天后韩国检方就以受贿、贪污、逃税、滥用职权等14项罪名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起诉李明博;然后禁用了不到六个月就完成庭审,10月5日,韩国中央地方法院就前总统李明博弊案一审判处李明博15年监禁,并罚130亿韩元。从2017年10月16日立案,到2018年10月5日判决,不到一年时间就把堂堂前总统收拾妥当,可谓世界司法史上的一个记录。

连总统的命运都握在自己手中的尹锡悦,可谓站上了韩国权力的顶峰。

恩人反目和改变命运之人

尹锡悦在连续大胜之后,2019年6月被提名为检察总长。风光无限的尹锡悦又犯了2013年同样的膨胀的老毛病。

尹锡悦上位之后,跟自己的“形式上的上司”法务部长关系不合。时任法务部长是文在寅的亲信曹国。曹国是个标准的韩国公知。他曾任首尔大学教授,特别喜欢高调批评权贵,因此被韩国社会称为“江南左派”。但是当上法务部长之后,大量丑闻被揭发出来,韩国民众直呼上当。

尹锡悦借势展开对曹国的调查,连恩人文在寅的面子也不给。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党对尹锡悦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大加鞭笞。但是尹锡悦声名在外,民众呼声之下,被调查的曹国只能引咎辞职。

▎ 时任韩国法务部长曹国(左)尹锡悦(右),图源:韩民族日报

给当任总统直接扇耳光的行为,自然不会被放过。接替曹国的新任法务部长秋美爱以尹锡悦未依命令提交部门重组计划,开始对尹锡悦身边的检察官开始“制裁行动”,大量检察官去职或调离。

尹锡悦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马上也组织力量进行反击。2020年4月,韩国检察厅高调开始调查共同民主党涉嫌违反选举法的案件,以及2018年蔚山市长竞选的内幕操纵案。这招非常阴狠,因为调查的是执政党舞弊上台案,所以直接动摇了执政党的合法性,同时如果文在寅敢于将尹锡悦撤职,那么也就间接做实了选举舞弊。可以说这招直接踩上文在寅的肺管子。

▎ 时任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左) 尹锡悦(右),图源:TBS

随后,文在寅跟尹锡悦展开了近身缠斗。

2020年11月24日,法务部以尹锡悦涉嫌违反道德、滥用职权以及干涉调查,将其停职。尹锡悦则向首尔行政法院提出停职令非法,要求暂时中止该停职令。在在野党的支持和尹锡悦深耕司法体系26年的人脉积累之下,首尔法院中止了停职令。一招不成,文在寅二次出击。12月16日,法务部再对尹锡悦提出重大纪律处分,实施两个月的停职。然而短短一周之后,借助在野党的力量,12月24日,行政法院接受尹锡悦所提程序不公的主张,推翻原停职令。

原本的伯乐现在的仇人,文在寅和尹锡悦战的不亦说乎。

眼看2022年选举逼近了。尹锡悦认为,自己虽然左支右挡,让文在寅不能将自己革职。但是毕竟只能是防守。作为检察官的他深知,不进攻是不能获胜的。因此2021年3月4日,尹锡悦向文在寅总统提出辞呈,7月成为在野党国民力量党的总统候选人。并在辞职一年之后,成功击败文在寅所在政党推举的候选人李在明,当选韩国总统。

▎ 文在寅(左)尹锡悦(右),图源:icph

oto

自己本身就是“总统杀手”,对把前总统送进监狱这事就轻驾熟。同时又跟文在寅有如此之厚的积怨,文在寅前总统的前路,怕是相当隐晦了。

不过对尹锡悦有知遇之恩的文在寅,这次也算是当了他第二回的伯乐。如果不是他在2019年底开始跟尹锡悦的恶斗,尹锡悦也很难走上竞选之路,并借力文在寅的打压塑造自己“清廉形象”,竞选成功,鲤鱼跳龙门。可以说,没有文在寅,就没有尹锡悦的今天。尹锡悦终将对改变自己命运之人举刀相向,这也算是命运的一个残酷的玩笑吧。

韩国总统尹锡悦的新班底:留美背景的“老友记”

五年总统任期从龙山新总统府的地下掩体开始

5月10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尹锡悦出席就职仪式。图/视觉中国

在有惊无险的炸弹威胁中,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完成了一场强调创新、团结与自由的就职典礼。

面对4万多名观众,在两个月前的大选中撕裂的保守、进步阵营展现出难得的和解。前总统文在寅和朴槿惠共同出席了典礼,尹锡悦向文在寅离去的座驾鞠躬,随后正式搬进位于龙山的原国防部大楼办公。韩国总统府自此告别70余年的青瓦台岁月。晚上,韩国五大财团掌门人首次获邀出席新总统的就职晚宴,展现出政商共同振兴经济的新图景。当天,尹锡悦还收到了美国总统拜登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祝福……

但在另一边,尹锡悦的就职日并不平静。5月10日当天,韩国新政府最早发布的外交决策,就是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朝鲜最近的弹道导弹试验。更早的凌晨时分,尹锡悦选择在原国防部的地下工事中听取安全简报,了解朝鲜军事动向和韩军部署。

“虽然朝鲜的核武器计划对我们和东北亚的安全构成威胁,但对话的大门仍将敞开。”与文在寅五年前释放的“愿意等待”的积极和解信号不同,尹锡悦在就职典礼中发出了类似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承诺:“如果朝鲜真正启动完成无核化的进程,我们准备与国际社会合作,提出一项大胆的计划,将极大地加强朝鲜的经济并改善其人民的生活质量。”他还表示,韩国“必须在扩大自由和人权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暗示将重启被前政府搁置的“朝鲜人权”议题。

与此同时,一个与前政府截然不同的外交、安保与统一事务班底,也在5月10日当天投入了工作。

故人班底

尹锡悦的五年总统任期,从龙山新总统府的地下掩体开始。5月10日凌晨0时许,在名为国家危机管理中心的原国防部地下工事中,尹锡悦听取了韩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有关朝鲜军事动向和韩军战备的安全简报。随后,33次钟声在首尔标志性古建筑普信阁敲响,宣示新政府开始履职。

听取安全简报是历任韩国总统上任的“第一件事”。但和尹锡悦不同,前任总统文在寅、朴槿惠是在家中接听军方高层电话,李明博也是在竞选办公室听取简报。而早在就职前4天,新总统府地下工事尚未重新装修好时,尹锡悦就在此召开了一次“评估半岛安全状况”的新班底首次高层会议,作为新政府国家安全会议的预演。

在地下室中紧挨着尹锡悦就座的,是他的小学同学金圣翰,其次是尹锡悦在首尔大学法学院读书时认识的学长权宁世,尹锡悦、权宁世共同的老学长朴振,金圣翰的老同事金泰孝,以及金泰孝的老同事李钟燮。韩国媒体认为,正是这些尹锡悦的“故人”,塑造了没有外事经验的新总统对安全事务“特别重视”的态度。

1980年,大二学生尹锡悦在校内参与有关“光州事件”的模拟审判,力主判处时任总统全斗焕无期徒刑,闻名校园,当时权宁世正读大三。此后,两人一同备考检察官。受模拟审判事件牵连,尹锡悦连考九年才得以入职水原地方检察厅,成为权宁世的后辈。此后,他们都曾在首尔高等检察厅及法务部担任要职。

2002年,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的权宁世归国,被大国家党延揽,在首尔当选国会议员,并认识了首尔大学法学院及肯尼迪学院的“双料”学长朴振。2002年开始,两人均在首尔连选连任三届国会议员,并在大国家党2004年的领导人更迭中力挺朴槿惠上台。外交官出身的朴振,随即成为朴槿惠政府时期大国家党的首任国际委员会主席。

与此同时,从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获政治学博士学位的金圣翰,正在韩国外交与贸易部外交与国家安全研究所(IFANS)任教。因政策观点接近,他和同在该所工作的金泰孝逐渐成为大国家党外交政策的重要顾问。

2007年,李明博成为大国家党总统候选人后,朴振出任其竞选团队的外交、统一与安全事务首席顾问,并在李明博胜选后主持了相关部门的交接。历经李明博、朴槿惠两届保守政府,朴振担任国会外交、贸易和统一事务委员会委员长,权宁世被朴槿惠提名担任驻华大使,金圣翰出任外交部副部长,金泰孝任总统办公室外交安保室外交战略秘书。

当时与金泰孝同在安保室工作的国防战略秘书,是曾任国防部政策规划司副司长的职业军官李钟燮。韩国媒体披露,除了和金泰孝的同事关系,李钟燮还有一位“过从甚密”的朋友,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学长金龙贤。尹锡悦胜选后,金龙贤被提名担任新总统的警卫处长。

曾长期任职青瓦台的韩中友城协会会长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在这些人中,与尹锡悦关系最久的金圣翰和权宁世是新总统在外交、安全和统一事务上真正的“核心智囊”。2021年6月,此前从无从政经验的尹锡悦宣布参选总统后,首先将金圣翰与权宁世招募到核心团队。金圣翰被韩国舆论称为尹锡悦的“外交安全家教”,并全盘负责了新旧政府外交、安全、统一事务交接的工作。

4月10日,尹锡悦(中)在韩国首尔公布新一届韩国政府首批内阁成员人选提名。图/澎湃影像

权起植指出,文在寅竞选总统时的首席外交顾问郑义溶后来也担任了国家安保室长,但尹锡悦以“减小总统府,还政于内阁”的名义,将总统府高层结构从过去的“3室长、8首席秘书”缩减到“2室长、5首席秘书”。身为“2室长”之一的金圣翰,在总统府内的地位更显提高。金圣翰的老同事金泰孝获任国家安保室第一副室长,也打破了青瓦台时代国家安保室第一副室长由军方人士担任的传统,亦展现了金圣翰的人事“话语权”。

权宁世则因国会经验丰富出任尹锡悦的总统交接委副委员长,一度被外界视为总统府秘书室长的潜在人选。今年4月12日,尹锡悦在胜选后探望前总统朴槿惠,权宁世是交接委唯一陪同出席的人员。最终,他被提名为统一部长候选人。

此外,朴振先是成为尹锡悦竞选团队中仅次于金圣翰的外交政策顾问,随后被提名为外交部长。李钟燮先出任总统交接委外交安保委员,后成为国防部长提名人。外界预计,前述五人及尚未提名的国家情报院院长,将构成尹锡悦时代韩国国家安全会议的基本班底。金圣翰的高丽大学校友、前驻美公使权春泽,金圣翰的老同事、前外交部副部长金奎显等,也被认为可能出任剩余的外交、安全、统一事务要职。

留美背景

如此“故人班底”并非韩国政治的常态。2017年文在寅就职总统时,选择的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外交部长康京和、国情院长徐薰都是职业公务员出身,且多为朝韩事务专家。如今,尹锡悦的班底却几乎全部为政治人物,金圣翰、权宁世、朴振、金泰孝和李钟燮都出身保守派选区,也都与新总统“有旧”。他们中并无对朝事务专家,但都有留美背景。

权起植指出,尹锡悦是本世纪以来唯一未经国会选举就胜选总统的人,而当前国会多数党又是进步阵营的共同民主党,因此,他非常需要有经验的助手加强和国会沟通,选择更多熟悉的政治人物并不令人意外。高丽大学教授、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前所长南成旭则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尹锡悦认为文在寅的外交安保团队过于专注“南北关系”,忽视了韩中、韩美、韩日事务,因而在人选上亦有方向调整。

其班底中,除权宁世担任过驻华大使外,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的金泰孝是首尔高级智囊中少数强烈主张韩日“建设性关系”的专家之一。在尹锡悦发表“日本自卫队在紧急情况下可进入朝鲜半岛”的言论后,韩国媒体梳理发现,早在2012年,金泰孝就因发表过相关立场的论文而遭到朝野的严厉批评。

不过,虽然强调在东北亚相关各国间保持“新平衡”,但尹锡悦最重视改善的还是韩美关系。有尹锡悦交接委员人士对媒体透露,李钟燮得到重用的原因就是“与美方人士关系甚好”。李钟燮以研究“韩美同盟”主题的论文在田纳西州立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朴槿惠执政时期,李钟燮晋升中将,一度专门负责韩美联军指挥权改革事宜。

此外,尹锡悦提名的总理人选韩德洙也出任过驻美大使,副总理兼教育部长人选金仁喆长期担任富布赖特韩国校友会会长。权起植指出,除了韩美关系本身的重要性外,韩国总统的个人倾向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影响一个时期的外交、安保和统一政策走向。文在寅素有“重返北方”的“水晶球之梦”,而尹锡悦则有“白宫情结”。在规划新总统府时,他就毫不掩饰“亲美”的执政风格,要求办公室及周边栏杆的设置也要学习白宫。

有分析认为,尹锡悦没有从政经验、没有自己的政治班底,也是他在仓促之间任命如此有“倾向性”的团队的原因。有交接委人士对媒体透露,法务部长等重要人选甚至可能是“临时替换”。

尹锡悦外交政策团队成员金洪均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新总统的外交安保交接班底在3月底开始运作,要逐一审查现任政府的外交政策,以提出新政府的愿景、政策和行动计划,包括针对具体国家、地区的新政。这一过程的时间颇为紧张,金圣翰本人常常工作到次日凌晨。

然而,政治化、私人化的班底让韩国朝野质疑新政府的“共治”诚意。已经公布的18名内阁部长提名人,还有尹锡悦和权宁世的检察官老同事、法务部长韩东勋,尹锡悦的高中及大学学弟、内政安全部长提名人李相珉。与此同时,尹锡悦在竞选时承诺“提名多位30多岁的年轻部长”,但目前最年轻的人选为49岁,其余几乎都是尹锡悦的同代人。此外,即使是保守阵营不同派系推荐的部长人选,也均未被尹锡悦考虑。有共同民主党议员因而质问:“当总统就是把朋友都任命为部长吗?”

对此,尹锡悦解释称自己“不看出身,只看重专业能力”,候任总统秘书室长张济元则就年龄问题辩解道:“要精通国民团结、外交、经济、通商等各方面的问题,不是都需要时间吗?年龄就是经验的象征。”对于“美国背景”,尹锡悦强调,“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有国际化工作经验”,才能带领政府治理走向现代化和国际化。

5月10日的就职典礼上,尹锡悦走上主席台前,接过了来自代表进步阵营的“光州女孩”和代表保守阵营的“大邱男孩”递来的花束。这一特别设计的环节应和了他随后呼吁“朝野团结”的讲话。但权起植认为,尹锡悦提名的政府高层人选,已经损害了国会多数党共同民主党对他的合作期待。截至5月9日,其新政府团队只有5位提名人通过国会表决,另有两位提名人因进步阵营的攻讦而宣布辞任。尹锡悦的外交、安全和统一班底,是否能如愿就位,尚待观察。

对朝政策

“想必大家都已经认识到,当前的半岛局势出现了恶化。”5月2日,刚刚访问美国归来的韩国外交部长提名人朴振在国会质询中表示。当共同民主党议员质问他是否是说“文在寅政府为朝鲜挑衅制造了条件”,这位候任外长回答:“依赖于朝鲜善意的对朝政策难以成功。”

私下里,尹锡悦阵营更将过去五年的对朝政策称为“屈从外交”,认为文在寅不能吸引朝鲜回到无核化的谈判桌上。自2019年2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朝美领导人会晤破裂后,朝美双方在“先解除部分制裁”还是“先推进无核化”上陷入僵局。为维持半岛局势问题、推动对话恢复,文在寅政府始终拒绝在韩国部署更多反导系统、拒绝触及“朝鲜人权问题”,并一再寻求缩减韩美联合军演、在南北经济合作上突破制裁限制。

美国朝鲜问题专家马克·巴里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韩国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尴尬位置缘于无力突破美方的限制,必须寻求同华盛顿协调的策略。而拜登政府在强调对朝鲜“开启接触不设条件”的同时,一直坚持“先无核化再解除制裁”的立场,被视为鹰派的新任美国驻韩大使戈德堡近期更强调“为了无核化必须保持强硬姿态”,导致“第一步”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在此背景下,尹锡悦政府试图基于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建立起“有原则”的新框架,即“综合制裁和施压、对话与劝说的方式,引导朝鲜走向无核化道路”。在实践层面上,尹锡悦政府提出,在无核化取得进展前不寻求改变国际制裁,也不考虑谈判《终战宣言》。

巴里认为,和文在寅政府的积极试探相比,尹锡悦政府的对朝政策本质是往后退,试图引导或迫使朝鲜走出“第一步”。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倒退回李明博、朴槿惠执政时期对朝敌视、紧张甚至发生军事冲突的地步。最重要的证据,就是新总统提名权宁世出任统一部长。

尹锡悦胜选之初,有保守阵营人士期待新政府重提撤销统一部。2007年大选后,李明博交接委就曾将取消统一部列为施政计划之一。虽然最终结果是“冷藏”,但也让统一部在此后连续两届政府无所作为,被2017年上任的文在寅政府视为“积弊”。2018年朝韩重启会晤后,青瓦台及国情院代替统一部主导了对话进程。韩国媒体爆料称,本次选举前后,政府内的经贸部门亦希望能将朝韩合作基金等机构从统一部“夺走”。

但在尹锡悦看来,统一部不仅不能撤并,还需要增加更重要的任务。与朴振攻击文在寅对朝政策的表态不同,权宁世在国会质询中强调自己的使命是“协调两党共识性的对朝政策”,以增加统一事务的可持续性。韩国媒体分析称,这与尹锡悦近期有关宪法的表态一脉相承,他在访问仁川时强调“和平统一是韩国宪法中规定的总统义务,是国家的目标和价值”,这体现出“作为宪法专家,他本身坚守和平统一的道路”。

因而,虽然在言辞上批评文在寅政府,但在实践层面,新政府已经为共识性的对朝政策留下窗口。与李明博政府上台后即推翻前总统卢武铉达成的朝韩合作协议不同,国防部长提名人李钟燮已公开确认,对文在寅时代朝韩达成的建设缓冲区的军事合作协议,将在审核后予以保留,“不主张废除”。

李钟燮还确认,新政府将选择从即将卸任的文在寅政府继承至少两项对朝政策:努力缓解与朝鲜的紧张关系,并合作归还在朝鲜战争期间阵亡的韩美军人遗骸。此外,保守阵营各派系参与的交接委,在最终发布的110项施政计划中未提“重新部署萨德”,亦显示出尹锡悦团队已就共识性对朝政策,在阵营内部进行了一些协调。

高丽大学教授、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前所长南成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综合各种因素,尹锡悦的对朝政策很可能取决于朝鲜对韩国新政府政策微调的下一步回应。“他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无核化是当务之急。一旦朝鲜无核化取得进展,他将寻求经济合作。没有无核化,在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下进行经济合作实际上很困难。”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判断新政府的对朝政策能否维持当前半岛总体稳定的局面,两个具体问题的走向值得注意。首先,李钟燮已经明确提出,文在寅时期暂停大规模的韩美联合军演是“一个需要改进的事情”。其次,文在寅政府自2019年以后一直没有加入联合国朝鲜人权决议案共同提案国,但新政府计划上台后立即作为共同提案国参与朝鲜人权决议案,并建成被文在寅政府事实上搁置的“朝鲜人权基金会”。而共同民主党领导的国会是否能减缓新政对朝韩关系带来的冲击,尚未可知。

上一篇:上海地铁突然全停 朝令夕改 基层干部、民众无所适从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人生一事无成

    目前我现在大二,读的学校也很普通,很认真唸了,但是一直被当,也没认识什么女生,更不可能有女朋友,想说玩个交友软体,可惜长得也不帅配对到的人自然就少,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