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外交政策杂志:当美国沉睡时 中国变得不可或缺(图)

编者按:美国《外交政策》专栏作家、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教授和长期驻外记者Howard W. French(傅好文)5月9日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当美国沉睡时,中国变得不可或缺》的文章,指出:在中国不断崛起之际,西方国家却囿于意识形态教条,缺乏动力进行制度创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对其最传统的伙伴,美国对几乎所有其他国家都采取一种漠视的态度。正是美国的这种自我封闭,让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被中国抛出的外交和贸易的橄榄枝吸引。在非洲、中亚和世界其他许多地区,当美国仍然处在睡梦之中时,中国已经成为这些国家和地区国际公共产品的重要提供国,而这将深刻影响未来大国竞争的格局。

以下是《外交政策》杂志文章全文:

大国之所以被称为大国,评判标准在于其行为,而非其话语。曾几何时,中国还未被公认为世界大国,但却始终以一个大国的标准行事,在最近几十年以来一直效仿近现代其他大国的行为模式,想要走上自身的崛起道路。

在国内,中国通过开展太空探索、强化基础设施、培育国家智库以及建立一整套独立的监管体系等举措,在多个层次加强了综合国力。曾经的美国也正是因为创建了联邦航空管理局和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等机构,确立了监管标准,并将其推广到其他国家,才得以大大提升了自身的世界影响力。在海外,中国也在不断扩张着自身的影响,尤其是在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广阔第三世界。与其他大国不同,中国几乎没有发动过任何侵略战争,也不像美国和苏联那样依赖联盟体系,因此可以标榜自己是一个既不追求霸权,又不干涉他国家内政的新型世界大国。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这些大国行为却没有得到自诩为世界领导者的美国的关注。当中国与非洲国家关系蓬勃发展的时候,美国只是将其作为想要投资非洲的众多国家中的其中之一,认为其并不会对美国在非利益构成挑战。甚至一直到几年前,当中国抛出“一带一路”倡议之时,奥巴马政府在一开始也置若罔闻。事实上,美国不仅对中国崛起这一问题反应迟钝,而且对除了其欧洲和东北亚盟友之外,世界许多国家发生的重大事件兴趣寡淡,甚至在这些地区逐渐被边缘化。

这背后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过度迷信自己编造的神话。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西方世界都相信现代性天然地来自西方,世界的正常秩序就应该是西方领导,其他国家追随,不管这些国家是否对此心悦诚服。在过去的数十年间,许多西方人认为这些东亚国家由于缺乏民主政治和所谓的“自由市场”等维持国家成功的根本要素,只能充当西方的模仿者,也很难具备真正的技术创新能力。时至今日,许多西方人依然沉浸在这一思维模式之中。在中国不断崛起之际,西方国家却囿于意识形态教条,缺乏动力进行制度创新。

另一个原因则是美国习惯利用军事手段解决世界各国面临的问题。美国对军事过于依赖,军事部门早已取代所有其他部门,包括日益萎缩的国务院,成为在处理海外事务的第一大部门。但问题在于,美国军事部门既不掌握与世界大部分地区发展良好关系所需的人力资源,又不具备真正解决问题所必备的强大财政能力,因此很难有所作为。

除此以外,除了对其最传统的伙伴,包括以英国为首的西欧国家以及以色列、日本和澳大利亚,美国对几乎所有其他国家都采取一种漠视的态度。而正是美国的这种自我封闭,让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被中国抛出的外交和贸易的橄榄枝吸引。例如,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冷战结束,非洲国家大都摆脱了长达数十年的独裁统治,建立了民主政府,但华盛顿几乎没有调动任何额外资源来支持的非洲民主政治和经济发展,认非洲人不应该指望美国为他们提供冷战后和平带来的红利,非洲议题也不应该得到美国的过多关注。

不仅仅是非洲,美国外交系统对第三世界的大部分地区都提不起兴趣,历史可以证明这一点。早在艾森豪威尔政府时期,美国领导人就把和第三世界国家打交道的任务推给了西欧,因为这样可以使美国将注意力集中在其认为更重要的地区。肯尼迪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这一趋势,在亚非拉国家上花了一些心思,发动了猪湾入侵,也卷入了越南战争,尽管这些行动都没有取得有利的结果。然而,林登·约翰逊政府又很快改变了美国的态度,使非洲彻底沦为美国外交政策的背景板。约翰逊甚至恢复了艾森豪威尔的政策,选择支持葡萄牙的安东尼奥·萨拉查的独裁政权,该政权对莫桑比克、安哥拉和其他非洲领土长期维持殖民统治。约翰逊还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努力遏制非洲大陆的民族主义。对于美国而言,这些非洲小国微不足道,甚至连领事馆都不值得设立。

美国对亚非拉国家的轻视一直持续至今。就在上个月,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了安全协议,这让美国措手不及,外交行动迟缓而又仓促。华盛顿对此诧异不已的原因正是在于其认为所罗门群岛并不重要,甚至没有在此建立大使馆,尽管这个岛国是二战时期着名的瓜达尔卡纳尔海战的地点。相比之下,中国为所罗门群岛提供了其所急需的基础设施,并资助了其他一系列发展项目,逐渐赢得了该国的青睐。

在与中国的长期竞争中,美国不但认识到不能依赖其惯用的军事手段,还发现越来越难通过非武力的方式向中国投射足够的力量。在这一背景下,未来两国竞争的焦点地带将集中人口密集的第三世界国家,远远超出美国传统的核心外交重点地区。而竞争最重要领域则是这些国家面临的实际问题,包括加强基础设施、提供公共服务以及保护生态环境。民主和人权这样老生常谈的话题固然重要,但缺乏物质根基,这些精神价值也难以实现。

从目前看,中国似乎比美国更好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非洲、中亚和世界其他许多地区,当美国仍然处在睡梦之中时,中国已经成为这些国家和地区国际公共产品的重要提供国,而这将深刻影响未来大国竞争的格局。

上一篇:总统杀手尹锡悦:送朴槿惠入狱,与文在寅反目成仇(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