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美竞争日渐白热化,东盟欢迎第三方力量(图)

5月12到13日,美国总统拜登将在华盛顿会晤到访的东盟国家领导人,以“推动一个自由开放、安全、相互关联和充满活力的印太地区”, 而中国警告东盟说,美国的印太战略“不符合地区国家共同和长远利益”,甚至在“挑动军备竞赛”。分析人士指出,美中之间的激烈竞争已经造成东盟内部某种程度的分裂。他们说,东盟对美中两国都感到有些紧张,为了避免陷入不得不选边站的局面,东盟国家越来越倾向借助欧洲和日本等第三方的力量来平衡美中在印太的力量。

美中争相拉拢和施压东盟

关于这次美国-东盟特别峰会,白宫新闻秘书莎琪在4月16日的声明中说:“这次特别峰会将展示美国对东盟的持久承诺,认识到东盟在为该地区最紧迫的挑战提供可持续解决方案方面发挥的核心作用,并纪念美国与东盟建立关系45周年。”

声明说,这次峰会将以 2021 年 10 月的美国-东盟峰会为基础。拜登总统在那次峰会上宣布了 1.02 亿美元的新举措,以扩大美国与东盟在一系列议题上的接触,包括新冠疫情复苏和卫生安全、应对气候危机、刺激经济增长、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并深化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等。声明还说,“对拜登-哈里斯政府来说,首要任务是“成为东南亚强大、可靠的合作伙伴”。

主办这次特别峰会是拜登政府印太战略的一部分。拜登政府2月11日公布的《印太战略》说,美国致力于“推动一个自由开放、安全、相互关联和充满活力的印太地区”,而“更有力量的东盟(empowered ASEAN) ”与由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四国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机制等现代化联盟、美国的决心和资源等将是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根据战略,虽然与中国的竞争是印太战略的核心,但支持一个有凝聚力和韧性的东盟是推进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关键手段之一。

白宫声明中没有提及中国,但很多人相信中国问题、贸易以及乌克兰战争等将是这次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

尽管预计峰会不会产生太多实质内容,但观察人士表示,拜登在乌克兰战争还在继续之际花两天时间接待东盟领导人具有象征意义,这将再次证实,印太地区仍然是华盛顿的优先事项。拜登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前往首尔和东京访问,并参加在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

在峰会前,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康达原本计划于5月1日至7日访问柬埔寨和老挝,后来因确诊新冠肺炎而推迟访问两国。柬埔寨和老挝被视为东盟成员中最倾向中国的国家。

据报道,东盟10国将有8国领导人出席本次峰会。缅甸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Min Aung Hlaing)不被欢迎,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以菲律宾新总统在峰会召开时已经选出,而自己身份不合适为由决定不出席。不过,他派出了菲律宾外交部长代为出席。

美国-东盟峰会引发中国的高度关注。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峰会前积极与东盟国家领导人会谈,让他们“警惕和抵制”“域外势力”。

5月6日, 王毅同印度尼西亚对华合作牵头人、统筹部长卢胡特(Luhut Binsar Panjaitan) 举行视频会晤。印尼是东盟第一大经济体,也将是G20集团今年的轮值主席国。王毅告诉卢胡特,“美国推行的‘印太战略’逆时代潮流而动,不符合地区国家共同和长远利益”。他还说,“美国激活‘五眼联盟’,实质是鼓吹扩散陈旧的冷战思维;建立‘四边机制’(QUAD),实质是在本地区制造新的集团对立;推进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实质是在本地区挑动军备竞赛。”

5月8日,王毅同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举行视频会晤。柬埔寨是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在会晤中, 王毅强调了中柬的“铁杆朋友”关系。他告诉布拉索昆(Prak Sokhonn),“亚洲是中柬等国安身立命之所、发展繁荣之地。把冷战思维引入本地区,煽动制造阵营对立,将破坏多年来地区和平发展的局面,亚洲国家应共同加以警惕和抵制”。

分析人士指出,美中在世界其他地方对势力范围的争夺渐渐尘埃落定:美国与欧洲,美国与亚太的日本、澳大利亚以及印度的联系越发紧密,而中国也确立了与俄罗斯的“无上限”的合作,而东南亚将会是美中竞争最激烈的区域。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今年2月公布的“东南亚态势”年度调查显示,在被调查访问的东盟10国共1677人中,61.5%的人担心东盟已经成为大国竞争的场地,而东盟成员将会沦为大国的代理人。这个问题是东盟成员最担心的三大问题之一。

东盟已经因美中竞争出现分裂,陷入两难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安全与国际问题研究所主任、政治学教授蒂提南·蓬苏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美国之音,美中竞争早就造成了东盟内部的裂痕。

他写道:“越南、新加坡和菲律宾在较小程度上更倾向美国,而柬埔寨、老挝和文莱则倾向中国。断层线开始于 2012 年柬埔寨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时候,当时东盟45年来第一次未能就南中国海问题发表联合声明。”他说,自那以后,就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咄咄逼人的做法,东盟成员国的态度一直两极分化,越南和菲律宾在反对的一极。

蓬苏迪拉克认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推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前总统特朗普发动的对中国的全面贸易战以及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都给东盟国家带来挑战。他说,随着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东盟成员受到来自双方的压力并被迫站队。柬埔寨和老挝已经成为“公开的全天候”中国盟友,而新加坡和越南则越来越倾向于美国。

他说,只是到2019 年,在泰国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东盟得以重新团结,制定并推出了旨在维护东盟中心地位的《东盟印太展望》,使得东盟在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下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自主权和自由度。2020年,东盟在越南主持下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也体现了东盟的团结。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的年度调查还显示,假如东南亚不得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大部分受访者(57%)还是会选择美国,该数字和一年前差不多持平。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东南亚内部分歧明显:文莱、柬埔寨、老挝分别有64.2%、81.5%、81.8%的民众认为应选择和中国站在一边,缅甸、菲律宾、新加坡、越南则分别有92%、83.5%、77.9%、73.6%的民众认为应选择美国。

对美国在印太地区成立的新的联盟--“四方安全对话(QUAD)”机制以及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东盟内部也有不同的看法。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58.5% 的人认为,加强 四方安全对话以及在疫苗安全和气候变化等领域的切实合作对东南亚来说是“积极和令人放心的”。来自六个东盟国家的受访者的数字更高:菲律宾(81.6%)、老挝(75.0%)、越南(65.9%)、印度尼西亚(64.9%)、新加坡(63.5%)和缅甸(61.4%)分),而柬埔寨的受访者就不同意。40.7%的柬埔寨受访者对“四方安全对话”表示担忧。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区域战略与政治研究高级研究员钟伟伦(William Choong)告诉美国之音说,只是在“四方安全对话”机制作出中期调整,并致力于向东南亚国家提供切实可行的利益后,东盟才越来越接受“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的存在。

对于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东南亚国家的反应更加复杂。36.4%的受访者认为 AUKUS 将有助于平衡中国的不断增加的军事力量,但也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它会造成地区军备竞赛升级或是破坏核武器不扩散制度,还有大约百分之五的受访者认为这会削弱东盟的中心地位。从国家层面的数据来看,63.7%的缅甸受访者和60.0%的菲律宾受访者更倾向认为AUKUS更能平衡中国日渐增长的军力。只有9.1%的老挝受访者认同这一点。

钟伟伦认为,东南亚人对QUAD 和AUKUS的看法显示了东南亚人的两难处境。他说:“他们一方面希望这样的安排能够帮助该地区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信心,但他们又担心这种安排的后果,可能会引发地区军备竞赛或担心东盟会受到损害。”

他说,东南亚人对QUAD和AUKUS的接纳要放在对中国保持警惕的背景下来看。虽然有76.7%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在东南亚最具经济影响力的国家,但有64.4%人对其经济影响力感到担忧,而对其政治影响力感到担忧的,则有76.4%。其中有49.6%人解释指,忧虑“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或会被用来威胁自己国家的利益和主权。”

东盟希望有第三方力量,欧盟和日本最受欢迎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大部分东盟国家,特别是区域大国都希望避免陷入美中之间的竞争,而在寻求与第三方的合作来平衡美中的力量。

他说: “东南亚对美国和中国都感到紧张,因此它与澳大利亚、日本、印度、欧盟、韩国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以此作为对大国的对冲。”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的年度调查也显示,在大国竞争中,尤其是中美竞争中,46.1%的受访者倾向东盟加强团结和韧性来抵御来自两个大国的压力。东盟应该更积极寻求“第三方”来拓展自己的战略空间和选择。最不受欢迎的选择是在美中之间保持中立,因为这是不太现实的。

在第三方中,欧盟是优先的选择,其次是日本。澳大利亚、英国、韩国和印度也在考虑之列。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拉惹勒南国际问题研究院的战略与防御研究所副所长陈思诚(Tan See Seng)告诉美国之音,日本、欧盟、印度和澳大利亚都是东盟的对话伙伴。东盟欢迎这些国家在印太地区的角色,帮助因太地区成为和平、繁荣和安全的地区。虽然这些国家与美中都有这样和那样的关系,但它们各自为确保美中战略竞争不会失控所做的贡献是东盟共同的目标。

这些国家也加强了在印太地区的活动。日本现在是东南亚的重要的角色。无论从经济、外交和文化上,日本在东南亚的力量越来越重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上个月底这个月初刚刚结束对印尼、越南和泰国的访问。在泰国他还与泰国总理一起宣布双方将缔结新的防务条约,推动日本向泰国转让国防装备和技术。就连与中国有着“铁杆友谊”的柬埔寨也加强了与日本的联系。

俄罗斯也在东南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俄罗斯与东南亚国家互动密切。新加坡是东盟10国中唯一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国家也证明了俄罗斯在东盟的强大影响力。

俄罗斯是东盟第一大武器供应国,其中越南和缅甸是俄罗斯的武器第一和第二大买主。另外,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老挝等国的一些军备也来自俄罗斯。由于西方的制裁,缅甸军政府不得不依赖中国,但是为了不完全受制于北京,缅甸军政府与莫斯科积极合作。

上一篇:美国众议院通过400亿美元援乌法案:我们等不起(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