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美国与东盟开启“新时代” 峰会上没谴责俄罗斯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周五表示,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首次峰会,标志着美国与东盟关系“新时代”的开始。

综合国际媒体5 月 13 日发自华盛顿的消息,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周五表示,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首次峰会,标志着美国与东盟关系“新时代”的开始。

拜登宣布他将提名一位美国驻东盟大使,并表示美国将继续提升与该地区的“关键”伙伴关系。

自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担任总统以来,美国一直没有参议院确认的驻东盟大使。

法新社的报道说,面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拜登周五在华盛顿与东盟领导人会面时承诺将长期致力于东南亚。

拜登在为期两天的峰会开幕后的第二天对东盟领导人说,一个“自由开放、稳定繁荣、富有弹性和安全的地区是我们所有人都在寻求的”。

美国在此次峰会上宣布了扩大与东南亚国家联盟海上合作的新计划。拜登政府将拿出6000万美元用于新的地区海事倡议,其中包括向东南亚国家转让船只,以提高这些沿海国家执行海事法的能力,并打击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鱼活动。

“我们需要加强在东南亚的行动,”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对媒体说。“我们需要与东盟更紧密地合作。”

拜登在为期两天的峰会开幕后的第二天对东盟领导人说,一个“自由开放、稳定繁荣、富有弹性和安全的地区是我们所有人都在寻求的”。(美联社)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星期五在会晤印度尼西亚外长雷特诺·马苏迪(Retno Marsudi)时说,美国正在与这个东南亚集团合作,以“推进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共同愿景”。

马苏迪说,印尼坚持“尊重领土主权”的原则,并希望印尼和美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能够“促进该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

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表示,南中国海问题是美国-东盟特别峰会的重要议题。

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周五与东盟国家领导人共进工作午餐,讨论海上安全和其他领域的问题。她表示,美国“认识到该地区的战略重要性”。

去年8月,哈里斯在新加坡的一次演讲中谴责了中国对南中国海的“非法宣称”。她说,中国的行为“损害基于规则的秩序,威胁各国主权”。

拜登政府正准备推出一个全面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这将是自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以来,美国在该地区的首个重大贸易和经济举措。

白宫星期四宣布了超过1.5亿美元的新计划,包括对东盟的基础设施、卫生安全和教育方面的投资。

尽管美国推动,美国-东盟峰会上没有谴责俄罗斯

尽管美国总统拜登敦促东南亚国家在乌克兰战争议题上采取更坚定的立场,但是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星期五结束时没有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标志着在拜登政府寻求扩大欧洲以外的反莫斯科联盟之际,东盟地区地缘政治的复杂性。

峰会发表的公报说,“关于乌克兰,就所有国家而言,我们继续重申我们尊重主权、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公报呼吁立即停止敌对行动,遵守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

东南亚国家联盟避免公开批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入侵行动。东盟按照共识规则行事,成员国对乌克兰的看法各不相同。东盟成员国包括缅甸、越南和老挝等与莫斯科有着深厚经济和军事关系的国家,以及新加坡。新加坡是唯一一个因俄罗斯入侵而对其实施制裁的东盟成员国。其他国家,包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则寻求中立。

在峰会的讲话中,拜登完全没有提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我们都在谋求的是一个自由、开放、稳定、繁荣、有韧性和安全的印太地区,”他说。拜登指的是他政府的战略,旨在应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和军事野心带来的挑战。

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米尔德里德·莱恩·肯珀政治学教授史黛西·戈达德(Stacie Goddard)说,美国政府明白,在美国与中国的地区竞争中,东盟国家是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她对美国之音说:“美国不愿意因为一份关于俄罗斯侵略的声明而使双方关系恶化。”

就连与莫斯科关系较弱的国家也将俄罗斯视为地区平衡者。就像美中竞争一样,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在大国之间的竞争中受到损害。

美国和平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Peace)的东南亚事务专家布莱恩·哈丁(Brian Harding)对美国之音说:“从根本上说,对大多数东盟国家来说,入侵被认为是遥远的,不值得采取立场。”

私下压力

美国官员强调,乌克兰问题是此次峰会的重要议题。但这些表述尚未公开。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高级研究员波林(Gregory B. Poling)说,“你怎么能邀请八位客人飞了半个地球,就为了让他们在一堆镜头前感到不自在。”

波林对美国之音说,这份公报比东盟各国外长早些时候就乌克兰问题发表的声明更加强硬。此前的声明都没有提到“尊重主权、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他说,这些都是对俄罗斯入侵的含蓄谴责。

但华盛顿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的研究主任史多尔(Sarang Shidore)认为,拜登在俄罗斯与东盟问题上的让步表明,他的“民主与专制”全球斗争框架在该地区没有多少人接受。史多尔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应该“通过自信的地缘经济战略,而不是试图在地缘政治上排斥其他国家”来扩大其影响力。美国没有通过自由贸易协定提供市场准入,而这正是该地区许多国家所希望的。

20国集团峰会前,谨慎的印尼

印尼外长蕾特诺·马尔苏迪(Retno Marsudi)星期五说:“我们希望看到乌克兰的战争尽快结束,我们希望给和平解决冲突的机会。”他没有提到俄罗斯。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是20国集团轮值主席。尽管拜登和其他西方国家领导人威胁要抵制,但他顶住了将普京排除在他定于11月在巴厘岛主持的峰会之外的压力。即将离任的白宫新闻发言人莎琪拒绝回答美国之音关于拜登是否敦促佐科取消对普京的邀请的问题,只是重申拜登坚持他的立场,即20国集团“不应该照常进行”。

上一篇:特朗普:民主党要给乌克兰400亿 咱们孩子还吃不饱呢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