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瑞典有望快速加入北约 普京如何破解?(图)

当地时间5月12日,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和总理马林发表联合声明,赞成芬兰迅速申请加入北约。虽然还有一系列国内、国际程序需要完成,但这份领导人表态被外界视为“确认了加入北约的最后一步”。此前芬兰总统曾表示,可能会在 6 月 29 日北约峰会开始前就是否加入北约做出最终决定。

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和总理马林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支持芬兰申请加入北约的决定。(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现在所有执政联盟政党、反对党及整个政府几乎都赞成加入北约。”芬兰着名政治学家、于韦斯屈莱大学政治学荣休教授佩卡•科尔霍宁5月13日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议会和政府下周就会正式决定申请加入,具体时间在周一到周三之间,取决于议会辩论的时间长短。”

芬兰总统、总理在联合声明中强调,加入北约可以增强芬兰的安全。俄罗斯外交部则警告称,这将“对俄芬关系及北欧的安全造成严重损害”。

在今年2月24日俄罗斯发起针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后,芬兰政府确认加入北约,是“欧洲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变化”之一。如果芬兰成功加入北约,意味着北约成员国与俄罗斯间的陆地边界几乎增长一倍,也意味着今年初俄罗斯和北约有关“不再东扩”的谈判回到原点。此外,瑞典政府也将在5月16日做出是否加入北约的决定。

自冷战以来一直拒绝加入北约的芬兰和瑞典,此番为何急切地改变了长期政策?北欧完全被纳入北约的势力范围,到底是增进了地区稳定,还是制造了更多的安全威胁?

“芬兰事实上已经无法中立”

5月13日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前,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刚和芬兰驻俄罗斯大使及一些芬兰资深学者讨论了北约问题。“我的感觉是,俄罗斯的军事行动让芬兰社会产生了一种不确定感。虽然他们不相信俄罗斯会对芬兰发动战争,但希望通过加入北约来减少这种不确定性。”科尔图诺夫说,“而芬兰领导层必须考虑到民意的变化。过去几个月间,大多数芬兰人都希望看到自己的国家加入北约。”

2月24日俄罗斯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前,芬兰和瑞典已经是北约的密切军事伙伴。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两国都曾参与北约主导的联合军事演习及训练,军事装备也符合北约标准。但在科尔图诺夫的印象中,有关“加入北约”的讨论,过去只存在于政界和学界,“一般民众并不支持”。直到2021年,芬兰各项民调中支持加入北约的比例仍低于50%。但现在,最新的支持率是76%。

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政治学荣休教授科尔霍宁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自冷战结束以来,芬兰一直在外交、安全政策中保持一种“北约选项”:和包括俄罗斯、北约在内的所有周边力量保持良好关系,不申请加入北约,仅将结盟作为一种“安全局势急剧恶化”下的应急选项。“30年来,莫斯科也接受芬兰的这一立场,并认可保留这种选项是芬兰自身的主权问题。”

俄芬之间特有的“默契”,缘于复杂的地理和历史因素。芬兰紧邻俄罗斯,有约1300公里的边境线。芬兰曾长期处于沙皇俄国的统治下,在文化上和俄罗斯关系密切。在赫尔辛基的国家博物馆中,沙俄时代的文化痕迹至今被精心保留。1939年到1940年,芬兰和前苏联爆发“冬季战争”,双方总计伤亡超过40万人。此后的二战及冷战期间,作为“搬不走的近邻”,双方一直保持着谨慎友好的关系。

虽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中立国,但芬兰和中立国奥地利、瑞典一样,在美国主导的西方世界与前苏联、俄罗斯之间具有“和平与桥梁”的特殊意义。1997年,俄罗斯和美国为首的北约正是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划定势力范围”的峰会,塑造了之后20余年总体稳定的欧洲安全体系。

然而,芬兰的“有限中立”也因此依赖于俄罗斯和北约关系的整体稳定。2008年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发生后,俄罗斯-北约关系在骤然紧张后一度回归建设性对话。但此后,欧洲各国因经济危机大幅削减军费,“欧洲战略自主”的构想基本被搁置。随着美国在北约的话语权进一步提升,北约和俄罗斯的关系再次陷入低谷,2014年后双方中断了除政治接触外的全部对话机制。

科尔霍宁指出,以2014年为转折点,在此之前“芬兰是中立的,因为芬兰是北约、俄罗斯的伙伴,而俄罗斯也是北约的对话伙伴”,但俄罗斯与北约陷入全面对抗后,“芬兰事实上已经无法中立”。随着俄罗斯失去对北约的信任,芬兰认为俄罗斯不再尊重其“北约选项”的政策立场,一种对自身及欧洲安全体系感到“不确定”的担忧开始在赫尔辛基蔓延。

“改变游戏规则”的关键

在此背景下,加强和北约合作成为一种貌似可行的解决方案。“每隔5到10年,俄罗斯和周边国家会发生一些武装冲突,这大概率不会涉及芬兰,但从防务角度考虑,北约可以成为芬兰后方的保障。”科尔霍宁说。具体而言,芬兰的对外贸易及交通几乎都必经波罗的海,俄罗斯与周边国家的冲突很可能“让芬兰成为孤岛”,此时“北约对空中和陆地交通线的保护显得非常重要”。

2014年后,芬兰和瑞典先后和北约签署“东道国支持协议”,允许北约在“灾难、破坏和安全威胁”等紧急情况下提供援助,并增加演习、训练及军事合作。2017 年,两国加入英国领导的远征军联合部队(JEF),该部队使用北约标准和条令,可以与北约部队一起行动。2021年,芬兰与美国达成购买F35战斗机的重大交易。2022年俄罗斯启动“特别军事行动”前夕,芬兰、瑞典及八个北约国家在波罗的海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

不过,俄罗斯一直没有直接以军事方式回应北欧邻居。科尔霍宁注意到,直到现在,俄罗斯在芬兰方向上也没有多少军力部署。但今年2月的“特别军事行动”开始后,“对总体安全形势、对俄罗斯否定‘北约选项’的担忧被强烈激化了”,民意的变化最终促成了北约问题在赫尔辛基政策界从“量变”(增多合作)到“质变”(直接加入)的转折。

科尔图诺夫也指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成为了‘改变游戏规则’的关键,它真的改变了一些欧洲国家对北约问题的思考方式。”

2022年4月,芬兰国会多数议员就加入北约问题达成共识。5月8日,芬兰执政联盟中唯一一个没有确认支持北约立场的政党“左翼联盟”最终做出了决定。此前加入联合政府时,该党曾重申长期坚持的反北约立场。但这一次,“左翼联盟”表示:即使芬兰政府批准加入北约的申请,该党也不会退出执政联盟。至于该党在议会中的 16 名议员,则“被允许凭良心自由投票”。

俄罗斯的“三线安全挑战”

如果芬兰议会表决通过、政府正式向北约秘书处申请加入,芬兰或将刷新北约接纳新成员国的速度纪录。北约接纳新成员,需要全体成员国一致同意。1950年代,西德、土耳其和希腊仅耗费四个月时间就加入北约,是因为当时只需要12个成员国同意。

如今,北约成员国已达30个,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承诺,芬兰将受到“热烈欢迎”并“顺利和迅速”加入。在芬兰国内流程尚未完成的情况下,除了土耳其明确表示不支持外,包括美国在内的多数北约成员已经明确表示支持其申请,有北约官员甚至对媒体披露,芬兰和瑞典能在“几周内”完成加入程序。

瑞典议会8个主要政党已于5月13日共同发布安全政策报告,支持加入北约,瑞典政府将于16日对是否加入北约表明态度。此前芬兰、瑞典政府曾多次表示将按两国合作传统,在北约问题上采取统一行动,但外界多认为瑞典会比芬兰稍慢一步。

“瑞典具有较长的中立国历史,在过去的200年里基本没有参与过战争,所以瑞典对北约的态度比芬兰更谨慎一些。”科尔图诺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另一个因素是,瑞典不像芬兰那样维持着强大的国防力量。对芬兰而言,加入北约并不意味着迅速大幅增加军事预算,而瑞典必须考虑这一点。所以我对于芬兰在加入北约问题上‘领先’于瑞典,并不感到意外。但瑞典很快就会赶上来。”

此外,北欧的北约成员国挪威、丹麦和冰岛将在近期和芬兰、瑞典发表关于北约及地区安全问题的联合声明,以展现“斯堪的纳维亚各国的一致立场”。挪威媒体援引内部消息称,联合声明将对芬兰、瑞典正式加入北约前的“灰色时期”的安全提供保障。

北欧被完全纳入北约势力范围,会对欧洲的地缘政治和安全格局造成怎样的影响?从莫斯科的角度,科尔图诺夫将之归纳为海上、陆地和极地的“三线安全挑战”:

首先,紧邻俄罗斯的波罗的海“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北约的‘内水’”。除俄罗斯外,沿岸国全部是北约成员。作为沿岸城市的俄罗斯经济中心圣彼得堡,及波罗的海舰队,都面临全新的安全形势。

其次,芬兰与俄罗斯的陆地边界长达1300公里,这意味着俄罗斯与北约国家接壤的边境增长了一倍。科尔霍宁则指出,如果正式加入,芬兰将成为北约内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之一,拥有近100万名受过军事训练的适龄男女,可以组建28万人、装备齐全的军队。

最后,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意味着北极理事会的八个域内国家除俄罗斯外都是北约成员。考虑到未来半个世纪内北极可能完全解冻,如何避免这里成为北约和俄罗斯的对抗舞台,是双方都要面临的新考验。

“芬兰、瑞典加入北约是一种全新的形势,对莫斯科的安全构成了全新的挑战。我们将看到克里姆林宫如何应对挑战:它可能会采取更温和的方式,也可能会采取更激进的手段。”科尔图诺夫说,“但有一天,俄罗斯可能会因北约内部有芬兰、瑞典这样的国家而受益。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今天,也不会发生在明天,但会发生在未来。”

上一篇:情侣约会「车子狂摇」!她2个月惨被警榨乾 结局超展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