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生集会抗议要求拆墙续”只能按政府说的做”

北京当局继续收紧防疫措施,周日(5月15日)宣布朝阳区、房山区等四区继续实行居家办公和点对点闭环管理,禁止餐厅堂食服务,缩减公交地铁运营,加剧人民的不满情绪。 与此同时,网传北京大学周日晚间在未通知学生的情况下在万柳校区筑起“隔离墙”,将学生宿舍与教职工区域隔开,快递点、理发店等设施在教职工区域内,而教职工及家属可以自由进出,学生区域出入受限而且不允许点外卖,引发学生不满。 

彭博社报道称,北大校友会成员在私人聊天室里讨论周一发生的事件,有成员表示,该校区的北大学生受限于新冠限制措施,无法离开宿舍区,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前往主校区里的图书馆、实验室或参与社交生活。

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部分北京大学学生深夜在宿舍下的马路和露天廊道聚集抗议,要求校方拆除隔万柳公寓周围的隔离墙。视频中,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陈宝剑拿起大喇叭自报姓名,他表示将为大家解决问题,会前往各个楼层与学生沟通,请学生先回到宿舍,但台下的学生发出嘘声。 

在陈宝剑说话的同时,后方有学生动手拆掉金属墙,引起台下学生欢呼鼓掌。此时陈宝剑继续发言说,“请大家把手机放下,保护北大。” 视频中有学生质疑:“这叫保护吗?我们的权益呢?”  

不愿具名的北大学生对法新社表示,周日晚间至少有300名学生聚集在万柳校区的宿舍楼外抗议。

一名学生表示:“看到校区夜间立起隔离墙,每个人都相当生气并出门抗议。”该名学生还补充说,限制措施“完全摧毁了每个人的正常生活”,而且对学生的规定比教职员工严格。

网上消息指出,晚间11点左右隔离墙被拆除,学生逐渐散去。有学生代表在学生离去后请校领导签署不追究学生的承诺书,但不确定校方是否签署。也有学生在网上称,辅导员鼓励学生根据现场照片互相举报。 

法新社报导称,在抗议学生散去后,校方同意让学生更容易从万柳校区前往大学其他地方,并且提供杂货配送。

法新社记者周一目击两辆警车停在一个安静的校区外。

该社记者联络北大校方询问有关昨夜的情况,北大表示该事件不是抗议,“只是学生表达诉求“。中国媒体没有针对该事件进行报导。

相关话题很快在微博上受到审查,该起事件令人回想起1919年爆发的大规模学运“五四运动“。此外,北京大学也是天安门广场抗议运动的发源地。

不少网民在推特等社媒上赞赏北大学生的勇气,称“北大不愧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五四精神在北大”。也有人将北大的这起事件与“六四”做连结,在推特上表示:“五四精神来了,六四就不远了”、“北大本身就是六四运动起源之一,北大牛逼!”、“这是六四的前夜”。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曾锐生(Steve Tsang)对法新社表示,北大具有政治重要性,政府会“迅速、强烈地做出反应,在抗议势头形成前结束抗议活动“。

他指出,北大学生是中国最精英的学子,学生中有很高的比例是高级干部后代。“即使当前事件只是集中在具体的不满上,例如封锁措施,也会被领导层认真对待。“

中国知名公众人物、如今身在美国的方舟子在推特上讽道:“北大才封校,学生就闹事,把万柳公寓的围墙拆了,去劝说的副校长只好和学生打成一片,跟着拆。北大学生没有上大学生好管的。干脆一直封到6月4日,然后再出动坦克进城。” 

据法新社今天自北京报道称,自5月初以来,中国首都一直处于严格的防疫措施之下,几乎每天都有检测,并大力鼓励居家工作。餐馆和其他非必要的企业已经关闭,许多家庭也已经被封锁禁足。尽管这个拥有2000多万人口的大都市在最近几周只记录了大约1000个病例,但共产党政权仍然坚持其清零政策,面对全世界数百万人的染疫死亡,中国因称清零与禁封政策被誉为是一个防疫成功案例。

但是,一些因担心受到惩罚而要求匿名的学生说,有300多名学生在周日晚上在万柳校区内进行抗议,万柳校区是规模庞大的北京大学的所在地之一,他们被限制在宿舍区里一周。在法新社核实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学生们在重复口号,并对一名大学官员发出嘘声。这些学生刚刚推倒了学校为防止他们离开住所和订购食物而设立的围栏。

据一名学生周一作证说,"当围栏被竖起来时,每个人都非常不满与不安。"

而根据一名学生转发的视频,一名大学副校长最后通过扩音器向抗议者讲话,呼吁他们 "以平静的方式回到宿舍"。大学当局随后承诺允许学生进入主教学园区,并允许外卖送餐。

一名学生告诉法新社说,"我们只能按政府说的做,让他们拿走所有的自由。"

当被法新社联系到时,"北大"(北京大学)的管理层拒绝称学生的抗议是 "示威",只说是 "学生表达了他们的要求"。

法新社说,1989年,这所着名的大学是天安门民主示威的摇篮,1989年6月3日至4日晚,天安门示威以一场血腥屠杀告终。因此,当局将北大视如火上煮着的牛奶,对该大学施以当局最严格的审查。

中国微博上出现评论称,今天我们看到北大的学生抗议的传统从灰烬中重燃。

但该帖文迅速遭到删除。

在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上海,抱怨声也很明显,该市2500万居民自4月初以来一直处于隔离状态。为了给民众带来一些希望,当局在周日宣布,企业将 "分阶段 "重新开放,但对于仍被限制在家中或隔离中心的数百万人来说,这一前景并没有改变什么。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馆老板告诉法新社,能否很快重新开业,我丝毫不抱希望。"为什么人们仍然相信这种东西?自4月1日起,我们每天都看到很多笑话。

在4月底每天超过25,000个病例之后,上海周一将其人数减少到不到一千名新感染者。自3月中旬以来,中国的经济首都也记录了近600起死亡事件。

法新社说,即使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这些数字仍然微乎其微,但中国当局仍然忠实于清零,尽管中国经济因此深受影响,防疫措施越来越不受欢迎。

上一篇:出口商品总被卡?立陶宛媒体质疑台湾“没诚意”(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