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养老积蓄被掏空!讨债现场崩溃:黑压压全是讨钱的

7月29日,央视《朝闻天下》栏目讲到专门针对老年人的骗局时提到了北京中安民生。

中安民生用“卖房养老”的骗局,骗600余名老人抵押房产,涉及资金十多亿元。目前公司88名嫌疑人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非法集资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杭州也有近百老人被卷进了“中安”困局,骗的倒不是房子,而是买所谓的金融养老产品,目前有3000万元拿不回来了。

将这些老人拉入泥淖的是浙江光大中安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中安”)。

光大中安与北京的中安民生之间高度关联。目前,杭州市江干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已经立案。

300元十节书法课

养老公司提供一揽子养老服务

老李,63岁,杭州公务员退休。

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他路过杭州莫干山路德源大厦,看到一楼门面房窗明几净布置温馨,橱窗上贴有宣传“书法课,300元/期,每期10节课”。

老李素爱笔墨丹青,也有意退休后好好研习,他推门而进。公司前台背景墙上书写着“光大中安——你身边的养老服务专家”。

根据公司简介,光大中安养老是一家由国有企业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和拥有多年养老服务行业经验的中安民生共同投资建立的创新型养老服务企业。

光大中安曾经在杭州莫干山路的近千平方米的营业厅

“一开始的课程确实蛮好”,这是诸多到报社来反映情况的老人的共识。光大中安主打“八大养老服务”,其中书法课、太极拳等都属于“文化养老”序列,此外还包括医疗养老(健康咨询和陪老人看病配药)、旅游养老、甚至还有老年人婚介等服务。

2018年上半年,在一次公司组织的老人旅游中,公司请来了讲师向老人们推荐金融养老产品。

讲师强调这不是理财产品,而是没有风险的“金融养老”。把钱交给公司去运作,每月、每季、或者每年都能以“养老金”的形式拿到利息,本金等到期后一笔返还,并称这是北京公司继“以房养老”后的又一个针对老年人的资金养老产品。

光大中安的宣传册

投入100万

每个月能拿9000元养老金

讲师口中的“北京公司”就是北京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项目也就是最后导致北京数百老人即将失去房产这个最后庇护的巨大骗局。

那么,杭州的光大中安和北京中安民生是什么关系。

根据天眼查,光大中安养老是由中安民生(25%)、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30%)与何声扬(30%)共同投资设立,法定代表人为何声扬。

而这个何声扬也是中安民生的实际控制人,也就是在今年3月8日突然失踪,让中安民生彻底爆仓的人。

杭州光大中安总经理卢某说,公司股东中,光大国旅的加入主要是落实老人旅游项目,而并不参与公司其他业务。两只金融养老产品也是何声扬亲自引进到杭州的,一个叫“艾科路”,指向的是浙江绍兴上虞的一家运用韩国技术的铝业公司;还有一只叫“北京玖安”。

但老人们说他们当时都是对“浙江光大国旅”这个国企招牌倍感信任,推荐金融养老的时候光大国旅也有负责人前来站台。

老李在去年10月分三次投入50万元到“艾科路”。

相比老李,60岁的史阿姨在光大中安参加的活动更多,年轻的养老服务员还陪她去看过病,所以当养老服务员推荐给她比银行利息高得多的投资产品时,史阿姨将一辈子的积蓄共计100万元统统投入了“北京玖安”,为期一年,利息10%,每个月能拿到9000元养老金。

老人们通过现场刷卡或者现金等各种方式将钱汇入投资合同指定账号。不同产品不同周期的年化收益不一样,大致在7.5%—12.5%。

过年后突然发现回款回不来了

老人们都慌了

征兆其实在2019年春节前就出现了。

史阿姨的100万一年期产品原本在2019年2月4日到期。因为正值春节,公司方面说,等2月13日上班后回款。

13日,公司方面称要请示北京公司,让史阿姨再等几天。22日,卢经理跟史阿姨说,钱好像回不来,要不你去下北京公司。

100万,一辈子的积蓄啊,史阿姨在当天下午就跟女儿飞去北京,“公司在相当高档的写字楼里,但是一走出电梯就看到黑压压的、都是讨钱的人”。北京受骗老人说,2018年底就不对劲了,大量钱款无法兑付。

但是,那段时间,杭州光大中安还在拼命推荐老人投资,在杭州受害人的统计中,有老人在今年2月还被说服投了钱。

3月7日,北京中安民生实际控制人何声扬召开视频会议告诉各地公司的负责人,大家要挺住,“光大中安”的卢经理也听了会,次日,何声扬失踪了。

而杭州这边,当2月22日史阿姨把消息带回杭州后,光大中安的整个局面就不受控了。有的老人去银行回查自己当时POS机打款的路径,发现当时说是投资两大金融产品,但是钱款流水显示走向五花八门,有到贵州某账号的,有到怀化的账号,还有的到了某度假村的账户里,甚至还有人投了11万后来显示是到富阳某家电商行。

杭州光大中安总部在江干区新传媒产业大厦,保安说,今年3月份就搬走了。莫干山德源大厦的营业部在今年4月份也关了门。

一个看上去很美好的老年服务项目

走着走着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光大中安卢经理说,两年前公司刚成立时,设想的是用“互联网+”的思维关注养老产业,给老年生活提供一揽子服务,这部分其实是没有什么利润的,当时公司看中的是老人信息这一块大数据的积累,有了大数据,看看以后是否能定向对接一些可盈利的商业通道。

2018年,何声扬引入这两个金融养老产品说考虑到一线员工收入太低,销售这两个金融产品员工可以有一块提成。

在杭州老人中推广时,员工用的POS机都是北京给的,老人的投资款也没有留存在杭州公司。“艾科路”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看起来也是个正规的金融项目。

根据相关报道,后来“艾科路”负责人也报警了,声称钱款被中安民生提走了。

卢经理说他也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最后变成这么个烂摊子了。他现在个人也在筹款兑付老人,但是杯水车薪。

郭某是光大中安莫干山路营业部的店长,他说,他父母和亲戚也投入了将近30万,而杭州公司有30多个员工自己都投了,“加起来也有六七百万元,我们也是受害人”。

杭州市拱墅区仓基新村是个老小区,居民中老年人比例比较高,2017年10月光大中安借用社区用房建立了光大中安的杭州首个社区驿站,据该小区的老人说,当初养老服务员是一户户人家敲门推荐的,老人们参加过各种活动,也有老人投了钱,很多还不敢跟老伴说,又急又压抑都生了病。

有位老阿姨说,他们(指养老服务员)比儿女还叫得应,还能背我去看病,如果最后不是把钱给骗走了,他们推出的那些服务我们老年人真的很需要很喜欢的。

老阿姨手里有一张当时公司给老人过集体生日的照片,“多少年了哦,没人给我过过生日了”。

截至发稿,记者从杭州江干警方了解到,已接到近百名受害者的报案,警方已立案调查。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老人养老积蓄被掏空!讨债现场崩溃:黑压压全是讨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