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记者:少洗热水澡少吃肉…西方民众能忍多久?(图)

(观察者网讯)少洗热水澡、少加点汽油、少吃肉、多穿两件毛衣……在俄乌冲突“制裁”俄罗斯的背景下,欧洲多国为应对能源等物资价格飙升,呼吁民众做出牺牲,提议的解决办法在“离谱”的路上一路狂奔,宛如脱缰野马。

俄媒“今日俄罗斯”网站(RT)近日刊登了美国作家、记者Robert Bridge的评论文,他灵魂发问道,当过了几十年富足生活的西方人突然吃不饱、穿不暖了,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西方所谓的“团结”,那西方消费者能容忍多久这种被迫接受的牺牲呢?

Robert Bridge还在文中表示,如果西方和俄罗斯的关系进一步破裂,潜在后果远比“多穿一件毛衣”要严重得多,欧洲经济和约4.4亿欧洲人恐将面对真正的生存危机:饥寒交迫、行业停摆、经济危机……

对于欧洲各国一些官员提出的,应对俄罗斯能源断供威胁的奇葩措施,Robert Bridge在7日发布的这篇评论文中难掩讥讽之意,“德国政客说‘没有人会因(能源断供)而死’,如果这句话用来作为政治生涯的墓志铭,那还不错。”

“仅一月之余竟发生如此巨变”,他感慨道,不久前俄罗斯和德国还为能保证欧洲过上几十年暖和日子的“北溪-2”项目剪彩仪式准备香槟;如今随着与俄罗斯能源供应脱钩的呼声日益高涨,欧盟官员却开始建议民众减少洗澡时间,花钱多买两件毛衣取暖。

担忧能源前景,德国民众囤积越冬木柴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欧盟竞争专员维斯塔格喊话民众洗澡关水时吼上一句“接招吧,普京”;德国一州农业部门负责人彼得·豪克也说要关闭天然气和石油龙头,称断了普京“财路”,欧洲才有自由。Robert Bridge认为这种逻辑实在是跳脱,“除非豪克在温暖的希腊克里特岛过冬,否则相信‘关掉天然气和石油’与维持‘欧洲的自由’有任何联系,其逻辑令人匪夷所思。”

Robert Bridge表示,他敢打包票,在欧盟发出上述这些“睿智”言论后,从克里姆林宫传出的嚎叫并非是因痛苦。西方制裁来制裁去,就压根没明白俄罗斯的能源生意是一条四通八达的汹涌河流,不仅仅向西方流去,它虽然也不想失去欧洲客户,但除此以外还有的是选择。

反之欧盟才是那个别无选择的,俄罗斯能源的中断可能意味着欧洲经济以及约4.4亿欧洲人的灾难,毕竟他们的生活水平乃至日常福祉皆依赖于此。

Robert Bridge警告称,如果西方和俄罗斯的关系进一步破裂,欧洲可能真的会出现生存危机: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欧洲大陆的严寒会给数百万人带来灾祸;一年都没有什么像样的粮食收成又会带来饥荒;更不要说一个商业季度没有足够的能源供应可能意味着全球经济的终结。

文中提到,全球化工巨头企业巴斯夫的首席执行官马丁·布鲁德穆勒尽可能委婉地戳穿了这一痛苦的事实,他承认迄今为止俄罗斯天然气的供给一直是该行业竞争力的基础,如果改从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能源价格将大大上升,造成“对德国和欧洲工业竞争力的挑战”。

有德国媒体近日报道也指出,如果不再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那么受影响的绝不仅仅是德国人的做饭取暖,该国众多能源型企业也将遭受重创,尤其是玻璃生产行业。

德国生产玻璃时需要将原材料加热并保持在1600摄氏度的高温,这一生产过程需要消耗大量能源。据德国联邦玻璃制造商协会的声明,如果不再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那么德国所有的玻璃厂都将停工,不仅玻璃生产将遭受损失,厂内的所有设备投资也将全部“打水漂”。

事实上,德国现在已经感受到了制裁后俄气价格飙升所带来的“阵痛”,该国食品、药品、汽车、建筑等行业都遭到冲击,目前已经有近80%的德国企业承认受到影响,还有10%则因能源成本激增,导致企业财务状况严重恶化。

然而让Robert Bridge感到无奈的是,即便已经被“打痛”了,欧盟仍没有减小反俄言论的力度。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还有美国拜登政府同样愿意冒着粮食和能源安全的危险,坚持其反俄立场。文中说起上个月拜登还在布鲁塞尔的峰会上,嚷嚷着他们面临着迫在眉睫的粮食短缺问题,尤其是大部分进口自俄罗斯的小麦,“制裁代价不仅仅加于俄罗斯,也包括欧洲国家和我们。”

但美国的能源管理也同样令人迷惑,人们以为拜登禁止俄气等能源进口,必定留有后手,比如重启特朗普时期从加拿大到美国的输油管道项目Keystone XL。但《华尔街日报》却称,拜登政府官员的确正在寻求从加拿大增加进口石油的方法,不过他们并不希望恢复拜登上任第一天就扼杀的Keystone XL项目。Robert Bridge吐槽“这就像在没有特朗普墙的情况下阻止非法移民”。

而更戏剧性的是,美国一边高举制裁大棒,一边背后生意又做得欢,趁着相关禁令生效前,疯狂进购俄罗斯原油,进口石油量较一周前增加43%,高达每日14.8万桶,转头还要去警告印度,跟人胡诌大量进口俄罗斯石油会面临“巨大风险”。

眼见欧盟和美国还在同俄罗斯之间玩着“到底谁更怕制裁”的游戏,Robert Bridge不禁想问,凭什么为了“使普京痛苦”,而要求欧盟民众作出巨大牺牲以支持对俄罗斯的制裁。再者说,西方消费者又能对这种被迫接受的牺牲容忍多久?

Robert Bridge表示,西方发出道德信号以示对俄罗斯的不屑,并不能在冬天为房屋供暖,也不能保证餐桌上有食物。这就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所说,用如此恶毒的制裁给自己的人民造成痛苦,这种意愿危及全球主义。“这是一种反向民粹主义——人们被呼吁少吃一点,穿多些以节省取暖费用,放弃旅行——所有这些据说都是为了抽象的北大西洋团结的利益。”

普京强调,这种“团结”有可能“将世界经济推向危机”,甚至造成一些最贫穷的国家挨饿。那么,问题来了,“谁该对此负责?”

Robert Bridge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西方人发现自己在几十年的富裕生活之后突然吃不饱、穿不暖,那会儿他们可能更不会相信“是‘惯犯’俄罗斯所造成的的困境”这种陈词滥调了。

上一篇:临时变卦?推特CEO:马斯克决定不加入董事会(图)
下一篇:飞行员猝死 乘客无师自通开飞机 坠机后“几乎无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