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入过万”?上海跑腿外卖小哥讲述真相…(组图)

【文/观察者网 邢晓楠】

最近,跑腿小哥,大概是整个上海“最抢手”的男人。

从基础的生活物资,到买药、送文件……暴增的需求之下,跑腿APP上一度“一哥难求”。与此同时,网上也有了不少未经证实的“传言”:

现在跑腿小哥日入一万,封控结束估计就“财富自由”了;

现在叫人送东西没有200元以上的打赏根本没人接单;

据说有的小哥抗原测试两道杠还坚持送单,就是为了赚钱……

4月13日,观察者网的风闻社区突然出现了一篇帖子,是一位正在上海跑单的跑腿小哥的自述。

他在帖子中提到,4月1日,滞留在外的跑腿小哥确实数量稀少,以至于跑腿费被哄抬到天价。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跑腿小哥走出社区,现在的跑腿费已经开始下降。

发帖的那天正值上海暴雨,他不能回小区,公司也没有提供住宿,于是只能在桥洞下过夜。

“蚊虫叮人?不怕的,床单蒙头睡。冷?别睡透,半睡半醒着眯一夜行了。”

帖子最后,他感慨道:“我希望一切恢复正常。生活,和跑腿费都回复正常。我不想挣这个钱,因为太难了,太难熬了。”

这位小哥姓罗。此前,他是上海10万名快递员和外卖员中的一位。封控刚开始时,他也被封在了家里。4月9日,拿着公司证明以及上级“鼓励保供人员返岗”的新闻稿,罗先生终于走出了社区,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17日,观察者网联系到了这位罗先生,询问了更多有关跑腿小哥现状的问题。

于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他在深夜给我们讲了讲“外面的世界”,和网上的那些“传言”。他还告诉我们,目前许多骑手们最急需的,是一个能遮风挡雨的住处……

观察者网:最近大家都待在家里,也不知道外面街上的情况怎么样了。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罗先生:现在路上基本没有车辆,偶尔过一辆车,要么是运送垃圾的,要么是运蔬菜的。有时候碰到那种小型车,肯定是有通行证的。而且在重要的路口,警察都会设关卡去查那个车辆的通行证。另外呢,店铺基本上都不开门,我有时候心里想,周围的那些小区的楼栋里面都住满了人,但是街道上却一个人都没有,心里面感觉还是有点压抑的。基本上是这个情况。

空荡荡的上海街道 受访者供图

空荡荡的上海街道 受访者供图

观察者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小区跑腿的,出小区都需要办理哪些手续?现在市面上大概有多少跑腿小哥在工作?

罗先生:我9日出去的。我们公司开了有两份证明,一份是跑腿人员归属于公司的工作证明,第二份是我们公司被政府授权为保供保运的企业,所以允许旗下的员工出来参与配送工作的那个证明。然后我还把上级关于允许快递小哥终端运送人员走出小区的那个新闻稿,拿给我们小区的居委会看了,这几个文件一结合,居委会就同意我出来了,但是不允许再回小区。

4月1日刚开始,外面的跑腿小哥真的是非常少,所以一些订单就被炒到非常高的价格,订单量也非常高,也传出了一天收入6000啊、8000的这些消息。确实是有的,我身边也确实有朋友挣到了,6000多、4000多都是有的。

但是后来,跑腿人员慢慢增加了。文件上说是16000人,但是我觉得应该有超过这个数字。因为上海那么大,浦东、浦西又包括各个区,至少我现在在静安、长宁这边跑,我看到马路上跑的小哥还是挺多的。但是这一万多人呢,我相信绝不是人人都会提供宿舍,很多都是发了帐篷,提供宿舍的比较少。

有的人本来有宿舍,但是提供宿舍的那个宾馆出现了阳性,就是一个宾馆里发现一例阳性,结果整个宾馆都被封了,不许进出,阳性被拉走隔离,其他人封控。从那以后,很多宾馆就不给人住了,我在最冷的几天也打过宾馆电话,没有宾馆接收人住宿。

观察者网:现在药物是比较关键,有的老人买药比较困难,平台上接单的也比较少。你认为原因在哪里?

罗先生:买药还是要找专门的买药平台,还有我不知道那些药店自己有没有专门的公众号可以买药。其实现在开门的药店还是挺多的,我送单路上,凡是碰到药店啊,发现它们总是在上班时间,白天总是能开个一条缝对外营业,对外销售一些消毒用品什么的。

但是可能有的药店药不全,导致你下一单代买,跑腿小哥去了却买不到。还有方圆三公里内,是不是就正好有一个开门的药店的情况。所以这也就导致接这种代购药物的单子的人会少一点。

药是对民生特别重要的,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现在所有能够对外营业的药店,你既然营业了,就像那种可以做核酸检测的医院一样,把对外营业的药店标识出来,甚至可以去和那些地图合作,显示一下有哪些药店在营业。这样跑腿小哥一搜药店,那周围所有营业零售的药店立刻就在地图上显示出来了,买起来就会方便很多。

观察者网:这两天气候变化很大,一会酷热一会暴雨,你们怎么扛下来的?辛苦吗?

罗先生:酷热暴雨这个是我们经常体验的,每年的七八月份,三十七八度,我们都要在外面跑单。包括暴雨,上海每年都有一两次台风,那个风多大雨多大,对我们来说都不是问题。只要你辛劳一天,回到家能够换洗衣服,洗个热水澡,吃口热的饭菜,一天的疲劳也就没有了,第二天可以继续工作。

但是像现在这样没有住宿,就确实有点难扛了。天热就会热一身汗,然后晚上要想办法洗澡。下雨呢,轻易也不敢跑单,跑了衣服干不了,第二天穿着湿衣服可能会生病。我也看到有一些朋友在雨中跑单,结果第二天衣服湿了,在群里和我们说干不了,没法跑。所以没有住的地方的话,雨中跑单是非常不合适的。

观察者网:你们现在怎么解决住宿和吃饭问题?

罗先生:我出小区的时候,核酸检测是阴性的,然后又做了抗原,都是合格的“一道杠”。出了小区以后,居委会是不允许再回去的。但我也有知道,有的那种单身公寓,或者是那种门面开在马路边上的楼房,好像管理的是比较松,是可以进出的。

有极少的平台安排住宿的,有部分平台不安排住宿但是提供睡袋帐篷,还有就是像我一样的,小区解封前回不去、但是平台又不提供住宿、甚至没有帐篷的小哥。

14号夜里是真冷,我把所有带出来的衣服都穿到身上,还是冷,风还大。到处找能稍微能挡风的地方,找到一个公司的停车棚底下,没有车停,两面不通风,和衣盖着被单抖抖索索半睡半醒的凑合了一夜。第二天就赶紧到处买被子,根据群友的信息,从静安区一直跑到嘉定南翔才买到被子,后面几天睡觉有被子盖暖和多了。

白天我会把被子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比如藏在公园或者是哪个角落,就是别人很难发现的地方,包括环卫工人都很难发现的地方。然后晚上再回到这个地方,把被子取出来接着睡。其他的伙伴呢,就是睡在这个路边呀,桥洞,我发一些图片给你看。

桥洞 受访者供图

路边 受访者供图

吃饭呢,就是偶尔会看到一个小店开个门缝什么的。那么我们就尽快买一点那种够一两天吃的东西,所以吃的还是不愁的。当然饭店是没有,很少碰到饭店。

还有一个充电问题。有的外卖小哥或者快递同城,电动车是换电模式,这样他们就没有充电的麻烦。还有一种电车就是充电模式,要充民用电。回家和公司提供住宿的都能解决充电。困难的就是我这样的,不回家也没有地方充的。我就找商店门口能充电的地方,充一夜电。我也在商店屋檐下睡一夜。手机充电就是随身携带2万毫安的充电宝,晚上充满,白天用。

观察者网:我看你在平台回复,跑腿小哥们现在是要上传核酸才能接单。你们在哪里做核酸?除了上传核酸,平台给跑腿小哥的防疫手段还包括哪些?

罗先生:我们现在基本每天做核酸才能符合平台上规定的48小时内要求。因为核酸出来是有一段时间的,如果你不每天做的话,可能第二天你跑着跑着,突然就被禁止接单了,核酸有效期就超过48小时了,所以我们现在都是每天做核酸。还有就是让你带一瓶消毒液,给手、箱子或者送的物品消消毒。还有就是不跟别人接触,包括自己的朋友、同事等等,都保持在一两米之外说话,绝对不能在两米内。

现在也传出了一些什么外卖小哥抗原检测两道杠啊什么的,我觉得那就是他们所在的平台要求不严格。我在的平台,我说的是实话,很早就采用这个核酸48小时的制度,没有核酸就强制你下线,APP打不开了。

做核酸的地方,有一些专门的医院是一直对外营业的,我通常就是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些医院做。现在路口也有警察也会查跑腿小哥的核酸记录,必须向警察同志出示48小时内有效的核酸阴性证明才允许通过。

受访者核酸截图

观察者网:现在网上有很多关于跑腿小哥的传言,比如说日入一万不止,这都是真的吗?

罗先生: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两个,是超过1万了。这个情况是有的,但是随着这个消息出来,第二天那个平台立刻就避免这种情况了,就不允许个人收入太高,把那个单价降了很多。

网上流传的“日入过万图”

当然很多跑单员因为平台把单价降的太低,现在都不愿意接单了,这个也是难免的。第一天有超过6000的,第二天有超过4000的,然后第三天就3000了,现在每天的收入就是1000多吧,然后普普通通的话,七八百块钱是能保证的。

日入1万就是偶尔的一天、偶尔的一次,然后那个收入的人呢,又喜欢把自己的收入截屏炫耀到网上,结果好像人人都收入那么多,不可能的,那都是特殊的情况、赶上的。

还有的就是要说明这个,就那个日入1万他是开汽车送的,他不是开电动车的,电动车你累死了你也送不了那么多。汽车一趟可以接很多单,30单,50单,就算一单50块,你接50单就是就2000多块,一天跑个三四趟就上万了,那是很特殊很特殊的情况,出现了一例就被放大了。后来人越来越多,挣钱就越来越难了,尤其是平台也限制了,就不把这个订单过于集中到一个人手里。

我之前出来的几天,有超过1000收入的时候,但也就1200、1300。后面几天都是七八百块,现在我说实话,收入能达到600块,我就很满足了。

至于说那个打赏200才有人接单那个事啊,那也是某一天的某一个例子,那天单量爆了多得不得了,那如果是你的话,别人让你挑,一个订单收入200,一个收入20,那你也会去选高的那个嘛,双向选择对吧。但主要还是因为那天跑腿小哥太少了。现在人越来越多,你哪怕打赏10块5块都有人抢,那个金额自然就降下来了。

我觉得网上就是,一个事情一旦出现,网上就把这个事放大,变得好像每一个订单都是这么高,没有的,不是的,像昨天,订单金额就已经下降很多了,每单比平时多个5块、10块的小费。

不是疫情的时候,我们跑腿收入也就每天在300块左右,这是很正常的收入。比如你晚上七八点回去了,可能200多,如果你多跑一会,跑到10点,那大概能有300,如果你早上起早一些,不间断的跑到晚上10点,那可能你能跑到四五百吧。现在可能也就是那个时候的两倍。

观察者网:最近送的印象比较深的单是哪个?

罗先生:每天送的东西非常多,各种各样的日用品。吃的、喝的、用的、烟酒。还会到医院去取药,到药店买药,到超市买东西等等,主要就是生活急需用品。

与其他外卖小哥擦肩而过 受访者供图

有两单送药的印象比较深。我当时一接单,客人就说这是我爸爸的药,我爸爸急着晚上要吃这一顿,叔叔麻烦你快一点给我送到,我就说好好你放心没问题,然后用最快的速度送了过去。我平常骑车都是很稳当的,那个时候也要超出平常的速度去送,到了以后还叮嘱保安,说这个是我们使用者急需的,麻烦保安朋友你能不能尽快送过去啊,这样。

还有一天我给人送了一个订单,那个下单的人就把我手机号记住了。他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他那个地方没有吃的了,鸡蛋什么都没有了,撑不了一两天了。他说自己从网上买不到东西,让我看能不能买点东西代购。我说我很少帮别人代购,因为也不知道哪里开门,买不到的话,这个单子就就停在我的手上了,我只能说顺路碰到了我就给你买一次试试看。

然后有一天我路过一间超市,里面东西挺多,我就赶紧联系对方问了下他要买什么,我去里面给他买了一些,也给自己买了一些。最后他问我,师傅你需要多少钱?我跟他说这个排队的时间呢,就算了,因为我自己也要买东西,所以我也需要排队,你就给我这个跑腿费就行了。客户当然是非常开心的,我自己心里也很踏实,没有多问客户要钱。

钱挣得不多,但是心里很踏实,这种感觉我觉得还是很重要的。其实这些天,就挣的钱已经比平时多了。虽然个人辛苦一点,但是跑单的心情还是很舒服的,既满足了自己,也满足了顾客。这几天那个心里的充实感,是平时无法比拟的,这几天送单真的特别的充实。

上一篇:“小三”爱上正宫儿子?INS网红家庭现状曝光(组图)
下一篇:实名制快筛最快5月上路!单剂有机会压低至百元上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为什么不可以色色

    时代在走,但台湾的色色产业却停滞不前,日本的种类、玩法已经多到数不清,也体验过,当下就是很自然的路上挑店,然后进店说要的种类、是否指名、出示证件,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