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竟“没人要”!他们是得过新冠 不是犯了罪(组图)

对新冠患者的歧视,越来越多了。

前几天,上海某小区门口出现了一个“没人要”的孩子。

 

这个孩子刚从方舱出来,在跟随母亲回家的途中被小区拦在门口。

 

于是他妈赌气将他扔在小区门口,赌小区不会那么绝情。

 

而现实是孩子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搭理,最后还是在居委会和警察的帮助下入住了隔离酒店。

 

最新进展是,孩子已完成隔离顺利回家。

但我不敢想象,在这段“流浪”的日子里,这个年仅12岁的小孩内心有多么煎熬。

 

新冠痊愈者无家可归的现象,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

 

有人在治愈后回到住所却被房东赶走,住酒店也惨遭退房。

上海一运送物资司机从方舱出来后,也是被社区拒绝进入。

根据新闻给的时间,他已经在外面风餐露宿14天。

另一边,新冠患者的歧视,正在一步步扩大。

 

他们不仅可能面临无家可归的困境,生活各方面也极受影响,比如亲戚朋友拒绝见面,公司拒绝回来上班等等。

 

甚至在小红书上患过新冠开始被当成是恋爱市场的扣分项。

 

(小红书的帖子)

连工作都是,一些工厂甚至还备注:得过新冠的不要...

不知道的以为他们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刚从监狱放出来呢,这歧视犯人看了都摇摇头。

不止如此,这种歧视逐渐演变成了语言暴力。

网上流传着一张图,有人居然把新冠确诊患者比喻成了「羊」。

 

甚至羊还被赋予了性别,只要是女性,就叫母羊。

更令人震惊的是,一些基层工作者居然把排查阳性患者的工作,称为捉羊。

而阳性患者所居住的楼层,也被称为「小洋楼」或「毒楼」。

看到这些称谓,老徐产生了难以言喻的不适感。

 

很多人不知道,过去人们将供人吃食的人类叫做两脚羊。

这不是耸人听闻。

在五胡乱华时期,胡人将一些掠夺来的汉族人像家畜一样饲养,随时随地用来发泄或宰杀烹食,甚至拿来充当随军军粮。

 

人类的存在,和口粮无异。

虽说这个残忍的称谓和如今小羊人所呈现出来的意义不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将人异化为牲畜的恶行再一次发生了。

 

老徐私以为,这是去人格化的开始。

 

试想一下,大家把患者称为「羊」并百般排斥,打压,和当初我们被侵略者叫成蟑螂老鼠黄皮猴子有何区别?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若长此以往,其实与过去吃人无异。

 

另一边,不要忽视语言的威力。

 

诚然,很多人起外号可能起初是为了方便叫,或是大家叫就跟着叫了,没有想太多。

 

但并不是大家都在做的事,就是对的。

 

在无数的灾难中,我们要做的是铭记和警惕,而不是用低智化语言去弱化灾难所带来的痛苦,和剥夺苦难群体作为人的资格。

 

语言即思想。

 

语言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的影响能够潜移默化。

 

若这种风气不被制止,那么以后再严肃的事情可能都会被人拿来低智化,玩笑化。

 

后果不堪设想。

 

肯定有人会问,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谨慎一点,有错吗?

 

没错。

人在疾病面前拥有恐惧与焦虑的情绪很正常,这是人性。

 

但恐惧,不代表那些被感染的人活该被歧视。

 

他们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被感染不是自愿,更不是主观恶意。

 

除了极个别感染后故意乱跑妨碍抗疫的,99.999%患者都是不幸中招。

 

更残忍的现实是,他们在感染过后并不是像网上鼓吹的只是小感冒,很多人还有一系列的后遗症。

 

比如,肺功能的损坏。

 

香港的玛嘉烈医院传染病中心曾经对首批10名出院的病人进行跟踪,发现有3名康复者的肺部功能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只要走快几步就会呼吸不畅,更别说跑步或爬山之类的运动。

 

有专家说,这种状况一般是肺已被病毒影响产生实变,肺已经不是肺了。

 

除了肺功能弱化,嗅觉和味觉的失灵也是家常便饭。

 

早在2020年,就有媒体报道在北京的200多例患者中,有54人遭受了此类后遗症的折磨。

 

茶饭不思,精神疲劳的状态将会缠绕他们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前面这些都还是媒体报道,科学性可能存疑。

 

老徐专门去查了这方面比较权威的文献。

 

「柳叶刀」上就有由国内顶尖呼吸科学术代表发表的研究报告,参与者包括国家呼吸医学中心等。

 

研究显示的新冠后遗症把我吓了一跳。

 

1733例新冠患者在出院后,尽管已经没有传播性,但大多数在半年间都还没完全康复,有的会咳嗽,有的会发烧。

 

最普遍的后遗症是肌无力、焦虑、抑郁和睡不着。

 

至于重症康复患者,经过半年休养也不能完全恢复肺功能。

 

如果说变异后的新冠后遗症没有上面说的如此严重,那么另外一个伤害却没有因为病毒毒性的减弱而减少。

它就是,心理上的创伤。

 

有的新冠康复者一年后才敢跟身边人说起这个事情。

 

明明自己不是成心感染的,却有一种是自己黑历史的自责。

有的人因为在微博上求助暴露了自己的电话,收到的更多是各种污言秽语的诅咒。

 

还被人称为「行走的病毒」。

 

甚至她曾抑郁到产生了寻死的想法。

还有一些人对确诊患者的排外已经疯狂到了连坐的程度。

 

有网友说自己遭受了小区居民网暴,仅仅是因为自己父亲在另一个小区内被确诊。

 

人性的极端与无知,在此刻暴露无遗。

新冠康复者,具有传染性吗?

科学证明,无论是在哪个国家,痊愈的人都没有传染性。

 

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组专家胡必杰早前专门解释过,根据国内外文献和资料,复阳或复发的新冠康复者,还没有引起过感染事件。

至于有人说他们会复阳,可是科学也证明,复阳后的他们也没有传染性。

换言之,他们身上的都是死病毒。

所以,科学上新冠患者们本质上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

 

甚至,他们比我们更需要被关心。

 

即使没有歧视,他们重新融入这个社会本就有难度,比如长时间隔离后社交能力会变差,有的人还因为新冠丢了工作等等。

 

有研究证明,新冠患者康复后有不小的概率会落下心理病,最常见的就是焦虑和抑郁。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还要冷漠暴力地将他们推开。

 

这种对待,对他们真的很不公平。

 

老徐曾经扪心自问过自己三个问题。

 

1、假设我未来生病了,痊愈后却无法回归社会,我愿意吗? 

2、如果我或家人确诊后痊愈,却惨遭辱骂无家可归,我愿意吗?

3、十几亿人用动物的名字叫我,我愿意吗?

 

我不愿意。

 

另一边,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发生什么。

根据媒体报道,奥密克戎的传染性比德尔塔变异株添加了37.5%。

并且随着它的多轮变异,它的传播速度只会越来越快,隐匿性越来越强,重点还有很多是无症状。

 

防控,只会越来越难。

 

虽说如今全国有疫情的各地区,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排查和防控,但鉴于奥密克戎的传播性,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你又怎么能够自信的保证,自己一直会是个幸运儿呢?

 

在灾难和悲剧面前,我们除了具备自我防御的机制,也不能忘记最重要的同理心。

 

因为爱和共情是人类与生俱来最特别的力量。

 

我们坚持动态清零,是为了保护更多的老人和小孩,但歧视之下,这种风气慢慢变异。

仿佛得了新冠就是跟去监狱服刑了一样。

各位,别忘记了他们是无辜的啊!

在这个共患难的疫情时代,我们从来都不是旁观者;拒绝歧视,就是保护未来的自己。

新冠患者痊愈后不具备传染,即使复阳了也不具备传染性,他们也不叫「小羊人」,以上这些,希望能给更多人科普到。

痊愈后的他们,都是活生生的我们。

上一篇:上海一老人回小区时被封门外用砖拍门 网友热议 (图)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