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入室消杀引争议 学者批此举违宪 官方回应(组图)

大白入室消杀?举着宪法也挡不住!

近日,徐州、上海等地防疫人员趁民众被隔离时进入民宅进行所谓“消杀”的视频在网络疯传。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指官方将民众强制送往方舱隔离为非法,且无权强行进入民宅消毒后,其微博立即遭封杀。上海官员5月10日强调,将加大消杀力度,但居民可在入户消毒前主动告知需保护物品。

防疫层层加码,上海居民担心所谓“终末消杀”

近日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一群被称为"大白"的防疫人员在居民家中对着地板、家具、沙发和冰箱内部狂喷消毒水,并将冰箱里的食物统统扔进垃圾袋。

据中国大陆新闻杂志《Vista看天下》报导,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坦言这段视频就发生在当地,并强调对确诊者住处全面消毒是经过专家指导后执行的,全部都有录音录影;至于把食物全扔掉,"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处置方式",因为病毒在低温下可能存活更久,所以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无线睢宁"微信公众号于7日、9日分别发布文章《终末消杀,必须做!》以及《终末消杀有多重要?》,回应公众的质疑。

在质疑政府防疫手段的言论和视频通常只有很短的存活时间的微博上,有网民写道,"这回应啥了?没人质疑消杀,质疑的是消杀的手段和粗暴破坏私人财物,好一个避重就轻","防疫成为免死金牌,不容反驳,不容置疑","哪个专家指导的,敢报上名吗?你敢去领导家里也这么来一下吗?欺软怕硬而已!"

荒谬而可怕

入户消杀的事件也发生在上海等地。上海黄浦区淮海中路街道西成里甚至传出强制入户消杀事件,引起民众强烈担忧。

网名"桃花潭李白"的博主批评说,入户消杀"很荒谬,也很可怕"。这篇网文写道,"根据现有的全世界科学界对新冠病毒的研究,病毒暴露在空气或物体表面,超过72小时,就基本没什么毒性和传染性了。新冠病毒,主要就是人与人之间飞沫口鼻传播。病毒物传人的证据,极其缺乏。这些都是科学常识。现在,人都给拉到方舱隔离14天了,人身上的病毒都死了,从阳性都转阴了,停留在人体以外的病毒,还能活吗,还能传染人吗?"文章继续写道,"强制入户消杀,是一件踩底线的事......如果那扇被称为家门的门,可以随时被人以一个理由撬开,普通人,还有什么最后的安全感可言?"作者呼吁,"个人的人身自由与财产权不受侵犯,是我国宪法的基本条款。那是每个人安全感的基石。任何人,任何组织,不能随意动这个基石。不能以防疫的名义,突破这根红线。任何地方政府,不能以防疫消杀为名,未经个人允许和授权,随意处置、破坏、侵害个人私产。"

家住上海、网名"敦煌妖迹"的博主写道,他的父亲是一位老一代漫画家,一辈子跟幽默打交道,但给他打电话时"开口就是一句话:我真的好难过呀。"这位博主写道,父亲担心,"我们家要是被人进来,全方位地喷消毒剂,我的书怎么办?我的画怎么办?我收藏的那些卷轴、国画,怎么办?"这位父亲还说,"我的老朋友,以前上海电视台的主持人叶惠贤,他跟我说,他家里藏书过万册,有很多精品,甚至是孤本,要是有人要进门消杀,他就从楼上跳下去......"

一张在推特上发布的照片显示,两名身着蓝色防护者试图翻居民楼的窗户入室。转发该照片的网民写道,转朋友转:上海一个朋友介绍说,现在搞入室消毒,主人隔离在方舱不肯交钥匙,就强迫入室了。

法学人士呼吁保障民生权利不受侵犯

上海律师刘大力5月8日在网上发文,紧急请求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依法审查新冠密接者全部隔离的防疫措施的合法性和适当性,并紧急讨论如何在防疫的同时,保障市民的民生权利不被侵犯。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5月8日也发文指,官方将民众强制送往方舱隔离为非法,且无权强行进入民宅消毒。他在《对上海新冠防疫两措施的法律意见》一文中说,防疫人员威胁居民并强制遣送居民去方舱隔离时,通常声称依据的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中第一项涉及紧急状态的有关规定,而上海市或上海市任何地区都没有依法进入紧急状态。此外,即便按照《传染病防治法》第39条的规定,有关机构也无权使用强制手段强制送居民到方舱隔离。因为该条规定中所指的可采取强制措施隔离的对象是"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病人",并不包括"密切接触者"和其他居民。童之伟还指出,上海任何机构无权强行要求市民交出住宅锁匙,并入内消毒。原因是中国没有任何法律授权任何机构和个人,让居民向公务人员交出住宅锁匙后离家,让后者进入住宅作病毒消杀。

童之伟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表的上述文章立即被当局全网封杀,他的微博等社交账户叶遭当局禁言。童之伟的微博显示,"因违法社区公约,该用户暂时处于禁言状态。"

"举着宪法也挡不住白卫兵"

网民对此留言道,"童之伟教授的建议也要封删的话,是不是代表已经枉法了?没救了!"; "优先解决了站出来说话的人。";"几十年前举着宪法挡不住红卫兵,现在举着宪法也一样挡不住白卫兵。"

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5月5日开会宣示"一定能够打赢大上海保卫战"之后,上海的防疫管控再度收紧。浦东甚至有小区采取"一人阳性、全楼隔离"措施,徐汇、青浦、宝山等区多个街道和小区都下发通知,要求全体居民足不出户、暂停快递、外卖和团购。

上海官方:入户消杀在征询居民意愿前提下进行

5月10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海市环境整治消杀工作专班副组长、上海市住房城乡建设管理委副主任金晨表示,上海对于住宅小区"保持日均出动消杀力量约16万人次,对全市1.3万个住宅小区的公共空间和部位开展全覆盖消杀。"他还称,下一步,上海将结合复工复产复市,聚焦商超、沿街商铺、农贸市场、办公楼宇、住宅小区等重点场所,推动相关企业单位做好常态化环境清洁消毒工作,做到"应消尽消、不留死角"。

金晨称"开展入户消毒是整个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并提醒民众,"在终末消毒作业前,能主动告知屋内对消毒剂敏感的物品或需要特别保护的物品,便于消毒人员在作业时选取更有针对性的消毒方法。"

澎湃新闻网报道说,记者向黄浦区方面求证获悉,"淮海中路街道对重点区域西成里开展小区公共部位及楼道消杀,在征询居民意愿的前提下可进行入户消杀"。

据东方网报道,上海发布称,入户消毒针对的是阳性感染者家庭。但对于老旧小区内存在厨卫合用的情况,对与阳性感染者共用厨房、卫生间的住户室内,也需要开展终末消毒。

如果主人不同意呢?

对于上海官方"应消尽消、不留死角"以及有关入户消杀的表态并不能打消民众的担忧。在东方网该话题的微博留言中可以看到这些网民的声音:"入户消毒的必要性在哪里?或者说,入户消毒的依据是什么?";"家中所有的物品都需要保护";"造成损失,谁来赔偿、怎么赔偿、用什么担保?消杀前是否应当签书面协议?";这种消杀到底效果多大?会不会产生次生健康危害,和影响生态环境?;"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要公开公示所有消杀企业,包括所有工商登记信息,法人信息以及从业资质。政府每日公开更新抽查情况,消杀企业每日公开他们的业务情况并加盖公章,不然我们可以合理怀疑又是互相勾结的敛财行为"。也有网民写道,"如果主人不同意呢?"对此,官方并没有给出任何说法。

中国权威学者批强送方舱擅闯民宅违宪 个人微博遭清零

一位上海居民从封闭小区的围栏空隙中伸出头来张望

上海在封城期间采取的极端防疫手段引发强烈民怨。以中国宪法学权威童之伟为首的学者公开发文,认为官方把民众强制送往方舱医院隔离属于非法,而且无权强行擅闯民宅。文章其后被下架,学者的个人微博也遭封锁。与此同时,上海一名律师也要求审查把新冠密切接触者全部隔离是否合法。观察人士认为,权威法律学者集体发声非同寻常,反映上出海当局逾越了法治底线。

上海实施封控期间,市内部分地区传出实施“一人阳性、全楼转运”的事件,官员要求同楼层密切接触者一律送到方舱医院隔离。有官员则强制要求居民交出住宅钥匙和离家,并声称要入户消毒杀菌。

资料照:上海封城后静安区居民楼家家户户的灯光。(2022年4月21日)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童之伟5月8日在网上发文,认为这些措施违法,应该立即禁止。童之伟说, 上海有街道办及派出所人员引用“治安管理处罚法”强制民众隔离,但条例中所指的“紧急状态”必须经“有权机关”宣布,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现实是上海市没有依法进入紧急状态,因此强制隔离非法无效。上海市任何机构也无权强行要求市民交出住宅钥匙。

童之伟个人微博遭“清零”

童之伟还说,新冠病毒毒性不强,危害不大,应防止过度防疫,否则会得不偿失。防疫要与保障市民权利和自由兼顾;各级国家机关和官员应严格依宪法法律办事,不可为办事方便,违反法治原则、破坏法制。

多个微信公众号一度以不同标题转载童之伟的文章,但均已被删除。童之伟的个人微博专页也遭封锁, 主页显示“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该用户目前处于禁言状态”。原本的7000多篇微博也“被消失”。

上海律师刘大力同日也具名致函上海人大常委会,要求审查把新冠密切接触者全部隔离是否合法,并紧急讨论如何在防疫的同时保障市民的民生权力不被侵犯。

中国律师陆妙卿曾就武汉市封城措施代表市民对政府提出诉讼。她向美国之音表示,按照中国宪法和“突发事件应对法”第69条规定,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国务院才有权决定某个地区进入紧急状态。而迄今为止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尚未宣布任何一个地区进入紧急状态,因此任何机关以此为由限制人身自由和入侵住宅都是非法的。警方以“紧急状态”为由引用“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民众也是违法的。

律师:当局口头传令制造矛盾

中国律师陆妙卿曾就武汉市封城措施对政府提出诉讼。(陆妙卿提供)

她认为,要求审查把新冠密切接触者全部隔离是否合法的提议有理有据,认为作为法律从业者,应敢于提出“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不能任由政府权力无限扩张。

陆妙卿说:“特别需要指出的是, 任何政府机关发布命令必须以书面形式,并且对外公开发布,但现在各地采取防疫措施多为口头传达,有些机关之间的命令还相互矛盾。这是非常可笑,也是可悲的。这不符合法律的正当程序,也证明了政府管理的无能和低效。如果各地政府认为自己的防疫措施是合法合理经得起检验的,应该大大方方以书面形式张贴到政府网站,并通过媒体进行宣传,以供市民查阅遵照执行。市民在遇到任何人以‘上头有命令’为理由要求你配合,都有权利要求对方出具‘上头的’书面命令。这是市民的基本权利。”

68岁的童之伟曾任多所大学法学教授并兼任中国法学会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同时是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高级检察官带教导师。他在文中透露,文章结合了华东政法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共20多名教授的意见。

律师陆妙卿表示,中国的疫情已进入第三个年头。以童之伟为首的法律专家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声,主要是各地政府采取的防疫措施越来越没有人性,在上海集中呈现。上海曾经是国际大都市,市民对上海有自豪感,但现实给了他们当头一棒。市民对各种防疫措施怨声载道,权威法律学者提出的建议是民间声音的集中体现。

法政学者言论或可作为索偿理据

位于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法政学者显然注意到当局的防疫手法可能有违法治。这反映了上海,乃至中国公民社会正处于集体的焦虑和不安。

黄兆年说:“有很多中国国内外的人才、技术专家、企业家,他们之所以选择上海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国某种程度上提供了一些具有法治基础的环境。资讯相对流通和透明。现在一瞬间信任瓦解了。他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好像是国家随时都可以介入,随时都可以剥夺。这反映了上海公民社会普遍感受到不安全感。”

文章以童之伟的名义发表,却融汇了二十多名学者的心声。黄兆年认为,这在中国相当罕见。

黄兆年说:“法政学者集体串联提出这样的谏言是基于学者的社会责任,一方面反映公民社会的心声,此外也是中共政权利用国家的公权力,过度侵犯人民的的生命、自由和财产,逾越了法治的界线。如果欠缺了这样一个法治的条件。外来直接投资或这些专业的人才就会用脚投票。”

律师陆妙卿认为,从法律上讲,被强行隔离、住宅被非法入侵,包括财产受到侵害的市民,都可以根据学者童之伟和律师刘大力提出的理由和依据,向有关机关提出索赔。

陆妙卿说:“之前武汉疫情,有些受害者向相关单位提出了索赔,我知道有些人是得到了赔偿的,但是在目前各地政府普遍不守法的情况下,索赔会遭遇很多困难,譬如社交媒体被屏蔽、被删号,警察上门骚扰恐吓,法院拒绝立案等等,对此要有心理准备。”

背景报道:入户消杀过于粗暴,生活物品随意处置?官方回应了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5月9日晚,网传上海黄浦区淮海中路街道西成里进行强制入户消杀,引发居民群众担忧。

5月1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向黄浦区方面求证获悉,根据市区疫情防控及拔点攻坚相关要求,淮海中路街道对重点区域西成里开展小区公共部位及楼道消杀,在征询居民意愿的前提下可进行入户消杀。具体消杀工作由专业机构开展。为配合楼道消杀特准备配套设施供居民在路边休息,街道绝对不存在破门入户等强制消杀行为。为消除居民误解和疑虑,街道已要求居民区做好充分发动、宣传和解释工作。在下一步老旧小区消杀中尽量切块式,逐弄推进,确保在满足防疫消杀规范前提下让群众满意。

同时,在5月10日上午举行的上海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上海市环境整治消杀工作专班副组长、市住房城乡建设管理委副主任金晨表示,开展入户消毒是整个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根据要求,对阳性感染者生活居住的场所要开展消毒工作,疾控部门制定了一系列的消毒规范和评价规范。

金晨还表示,入户消毒针对的是阳性感染者家庭,但有一个例外,就是对于老旧小区内存在厨卫合用的情况,按照《上海市成片老旧小区终末消毒技术方案》,如果阳性感染者与相邻周边住户共用厨房及卫生间,对与其共用厨房、卫生间的住户室内,也需要开展终末消毒。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公开资料获悉,建造于1926年的西成里毗邻新天地,是典型的老式石库门里弄。同时,该小区属于衡复历史风貌保护区范围,是很多来沪游客必去的网红打卡地。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旧址、张大千故居等一众保护建筑均坐落于此。由于历史原因,狭窄的弄堂里人口密度高,社区老年人口、外来人口较多。近年来,淮海中路街道对其开展了一系列“微更新”工程,如修建集成厨房,改建公共卫生设施,增建文化设施及绿化景观等。 没想到一次入户消杀,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应。

连中国新闻周刊都紧急发布声明,声明中说到:

网传视频是根据当地防疫政策,对阳性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住所进行终末消毒。

消杀全程录音录像,按专家指导意见结合消杀要求执行。

冰箱内物品按要求处置。

事后已为居民补偿食品及消毒礼包。

但是还是有许多争议。

原因大家应该都听说了。

就是江苏睢宁组织了一次入户消杀。

这个安排在5月7日公众号无线睢宁上就发布了。

文章名字叫《终末消杀,必须做!》。

里面说得也很清楚:

根据《新冠肺炎疫情消毒技术指南》,确保消杀后的场所及其中的各种物品不再有病原体的出现。

消杀对象也特别提到,各种物品、家具的表面,冰箱及其冷冻食品、患者使用过的餐具、衣服、被褥等生活用品。

结果没想到,看上去是一个很正常的防疫政策,因为操作“水分过高”,引发了900多万关注。

是真的水分高。

视频传不上来,大家就看看动图吧。

工作人员把冰箱打开往里面喷药水。

电视机附近也喷洒了消毒剂。

甚至阳台上的衣服也没放过。

可以看到,地板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

那么大家就担心了,这种程度的浸水会不会损害地板?

这样消杀,会不会造成财产损失?电器会不会损坏?

很快吐槽就变成了焦虑、嘲讽,还上升到了法律、人权的层面。

像什么公民是有财产权的。

病毒只能在体外活8天,可人要隔离14天,消杀有必要吗?

还有很多毕竟难听的话,就不往外贴了。

然后新闻周刊前去做了一次采访,给出了开头的说明:

一切都是按照规则进行消杀的。

事后给了食物和大礼包补偿。

但因为“基本上都是认可的”,所以大家更焦虑了。

毕竟有消息说,这次消毒水用的是含氯消毒水。

而含氯消毒液只适用白色织物,它会让有色衣物褪色。

按照视频里喷洒的方法,别说褪色了,纺织物的使用寿命也会受影响。

如果家里的是贵重衣物呢?回应没有提。

至于消毒液对电器、地板、其他家具的损耗,也是没有说会不会赔偿。

当然,也有人说,相比起小命,损失点财产又如何?

但很快评论区回复他:去你家这么弄你愿意吗?

这可能就没办法回答了。

所以现在网上出现了一些所谓的应对消杀的方法。

总共十二条提醒,条条严肃。

还配文说“希望大家都用不着,但万一遇到了,也不至于一无所知。”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末尾那句:

还以为是在看什么末日生存指南。

等到看到让大家贴保鲜膜、塑料袋这条,这有点夸张了。

工作人员就是去消杀的,你贴膜不是骗自己。

不仅是骗自己,万一病毒杀不死,那也是害自己。

无论如何,“于公于私”,消杀彻底肯定是必须且有意义的。

门把手、冰箱有没有必要喷的湿漉漉的。也要。

疫情防控期间,清洁消杀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而且对经常接触的地方进行消杀,效果特别显着。

全国其他地方也是这么做的。

比如2021年的上海,入户消杀,重点就是门把手,冰箱。

今年,上海也是如此。

当然,上海经济放在那里,所以选用了比含氯消毒液好一点的过氧化氢消毒液。

但普遍来讲,含氯消毒液仍是一种选择。

像有人说用紫光灯代替什么的,紫光灯的“副作用”更大,消杀效果还慢。

提到上海消杀,多说一件事,也是和入户消杀有关。

就是有个视频,说居委会消杀过后,厨房一片狼藉。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不是。

这是被剪辑、配音的视频,原视频是家里的小狗捣乱,导致厨房一片狼藉。

所以发布这种视频的人是什么目的?

现在带节奏的人真的很多,我们千万不信谣不传谣,不被坏人利用。

但话说回来,病毒要杀,财产损失肯定也是需要管的。

上至三大件,下至一棵菜,都是要花钱买的,都是辛苦干活挣来的家底,得知道心疼。

财产安全和防疫安全不冲突,这也是一直以来强调的。

“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但也不可一刀切。”

但现在不光是睢宁,很多地方都有点违反会议精神了。

比如这段发生在去年11月的周口的视频。

房子被消毒完后看着就像家里遭了贼。

除了入户消杀,还有上门杀狗的。

给防盗门打螺丝的。

指纹锁密码锁住户直接在门外打孔插别棍。

只要打开大门就会被顶住。

甚至,还有下面这种图片。

还有一些视频因为不能甄别真假,所以就不放了。

反正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有疫情的地方就有封控和消杀。

那既然如此,就更应该正视这个问题,正视民意。

隔离工作为什么费力不讨好???

为什么大家要钱不要命?

归根到底,工作不到位,信息有偏差。

就像江苏睢宁这次,消杀前在公众号出了一个像通知一样的说明。

看了一下,阅读量只有1.9万。

往前,5月1号,发了一个家庭消杀的科普。

里面其实很多干货,但阅读量只有几千。

然后舆论发生后,昨天又发了一个终末消杀的科普,阅读还是很低。

一个官方发声的窗口,关注度太少了。

想起那不久睢宁县的那个幼童死亡案。

不就是因为回应信息太少,才演变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吗?

所谓公上行下效,靠的从来不是过犹不及,而是直面真相的担当。

消杀的任务通知下去,科学宣传也要到位才行。

都说要人性化、精准化,那就是让大家在开始前,能提前知晓消杀前后的影响。

明白要怎么做才能更好地配合防疫工作,才能尽可能将财产损失降到最低。

心中有数就没有这么多问题了。

否则像这种爬墙进去的照片,如果没有上面那行字,有几个能接受?

还有消杀时能不能分门别类?

看上海的工作其实是分了两部分,一次喷物品,一次喷空气。

两次的消毒液用的剂量还是不同的。

另外,对一些电器,用擦拭的办法会不会更好一些。

温柔细致,比喷洒的效果到位,也不会太麻烦。

最后,确实造成重大损失的,有没有一个补偿的标准?

其实我们是有一个「国标文件」——

它特别详细的规定了对疫源地物品的消杀流程。

对不同物件消毒也有详尽的操作标准。

这样的文件还不少,有些对冰箱和食品处理更是精细到了“冰箱内壁”。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在睢宁发布消杀通知的那篇文章里,也引用了这个文件截图。

截的还挺全。

还画了重点。

但不知道为什么执行起来,含水量那么高。

是不是有点不走心了。

都已经自己录像了,还是要规范作业才好。

刚刚写文的时候,上海也新出了一个消息说:

入户消毒前可主动告知需保护物品,便于消毒人员针对性作业。

说白了,未知、遮掩,就会产生对立,回应、真诚,才能达成共识。

既然抗疫是全民战争,那就要团结人民,和人民商量对策。

好的政策不可被偏废,也不能让老百姓觉得吃亏。

在入户消杀工作开展的同时,站出来回复人们的疑问。

消除人们心中的焦虑,堵住造谣者的嘴。

心安了,家里自然就踏实了。

上一篇:俗语:「老不泄残精,少不食壮火」下半句更经典 不得不听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