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独家丨贝壳再裁员,有部门比例高达7成,首席科学家或将离职

作者 | 郭菲菲

出品 | 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就在贝壳敲响港交所上市钟声的同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范围裁员也在内部悄然进行中。

5月11日,多位贝壳内部员工向作者证实公司确在新一轮裁员,部分比例多在5成左右,涉及产品、研发、运营、集团职能等岗位,波及业务还包括新赛道的家居家装、普惠居住业务。截至目前,裁员仍在进行中。

“我在风暴的中心。”一位CTO线员工对作者表示,CTO线的产品、研发及运营整体裁员比例在50%左右,这其中,员工规模有数百人的人工智能科技中心更是重灾区,裁员比例高达7成,“原来七八位总监,现在仅保留两个人,相当于中心解散了”。

作者了解到,人工智能科技中心负责人为贝壳技术副总裁、首席科学家叶杰平。作为业内AI大牛,他此前是滴滴副总裁、AI Labs负责人,2020年10月入职贝壳,一手组建了该中心。这次部门遭遇大规模裁员,叶杰平或将因此离职。与此同时,可能还有多位VP级别高管就此离职,其中包括品质运营副总裁葛静(花名仙姐)。

一位家装家居业务员工对作者表示,新赛道业务还处于开疆拓土阶段,此次裁员比例相对较低,约在30%左右。

作者了解到,此次裁员从五一假期结束后开始落地,贝壳给出了行业惯例的“N+1”个月薪作为赔偿方案,此前高管内部曾透风“调整结束”,因此员工对此次裁员普遍感到意外。

这或许与2022年行业销售仍未回暖直接相关。贝壳研究院数据统计,2022年前 4月,重点62城商品住宅签约面积累计同比下降44%,较3月跌幅进一步加深5个百分点,未见“小阳春”行情。其中,链家业务核心城市上海,疫情导致整体市场交易惨淡。

一位技术线被裁员工表示,周一还在正常工作,突然例会、项目会、分享会都取消了,然后被告知部门要裁员。“我们都感到措手不及,很错愕”,现在员工可以向领导申请进入裁员名单,还未到hr沟通阶段,预计调整在本周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仍处孕期的女员工对作者表示,自己也被hr告知裁员,如果不接受“N+1”、哺乳期继续交社保的补偿方案,那就转为待岗状态,只发基本工资的七成,等到哺乳期结束解除合同。“我和周围三期女同事(孕期、产期、哺乳期)交流过,给到我们的都是同一个方案。最终的方案,现在还没有落定,hr说内部再上去沟通。”

受制于外部地产寒冬影响,贝壳内部早在 2021年10月,就有包括上海等多个区域金融、研发等员工被裁。

有内部员工告诉作者,一线城市公司受市场环境影响较早,属于第一波裁员。2022年至今,集团陆续对COO运营线做了架构和人员调整,12个运营中心也被精简合并至6个,随着业务调整,现在开始对成本较高的产研团队动刀。

截至发稿,贝壳并未就裁员相关内容向对外进行回应。

贝壳此前在2022年3月对外回应称,公司没有整体优化调整计划,受疫情防控常态化影响,各城市公司根据当地市场情况及自身业务发展,进行组织动态调整,属于公司组织常态化运营优化机制,不存在比例、数量等要求。同时,公司在发力租赁、家装、家居等领域业务,为员工提供内部转岗机会。

贝壳的调整与2021年下半年以来的房地产市场急剧下行息息相关。

财报显示,2021年四季度,贝壳平台总交易额为7324亿元,环比下降11.8%,同比下降34.6%。这直接拖累2021年业绩由盈转亏,全年净亏损为5.25亿元。不过,贝壳手里余粮颇丰,截至2021年年底,贝壳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计561亿元。

“2021年是前所未有的艰难之年。“贝壳董事长彭永东在全年财务业绩电话上表示,2021年底,贝壳“一体两翼”战略升级,“一体”即存量房和新房交易业务,“两翼”指家装家居及普惠居住业务。

贝壳此前在展望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时仍不乐观,其预计净收入总额在115亿元至125亿元之间,较2021年同期下降约39.6%至44.4%。

本文版权归“腾讯新闻”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

上一篇:钢琴大师在上海离世:李云迪叫她师祖,和傅聪师出同门,曾因钢琴失去手指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